第550章:嚣张气十足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今年过年我们会和爹地一起过吗?”浩浩黑葡儿萄似的眼睛里充满期待。

“嗯,会。”季悠悠一边说着,一边捏了捏浩浩的脸蛋儿。

浩浩雀跃一声,然后又想起什么似的,期待的问,“那顾叔叔呢,他也会和我们一起过吗?”

季悠悠笑容一僵,拍了拍浩浩的小脑袋瓜,道,“顾叔叔公司里有事出国了,今年不跟我们过,不过他给你留了礼物哦,妈妈过年再给你,现在,浩浩跟妈咪一起回家准备年货。”

“噢,好吧。”浩浩应了一声,虽然顾叔叔不在挺可惜的,但是能跟爹地一起过也挺好的。

他翻下地来,乖巧的跟着季悠悠回到别墅,找出纸和笔,配合的跟在季悠悠旁边。

往年的年货都是季悠悠准备的,浩浩也总是在旁边守着,所以都知道妈咪准备年货的基本流程了,先列个清单下来,然后在一样一样的买回来。

季悠悠摸了摸儿子的头,一大一小就你一笔我一笔的把各自需要的东西写了起来,画面非常和谐。

然而这样的和谐并没有坚持太久,很快就被别墅里的李管家惊讶的声音打断,“夫人?您怎么回来了?”

季悠悠和浩浩几乎同时转头,一眼就看见陆岑拖着行李箱从别墅的门外慢吞吞的走进来,体态很优雅,面色却不怎么善意。

见到陆岑,相比李管家的震惊,季悠悠只短暂的惊讶了一下,就平静下去。

也是,陆岑回国了,始终是要回到这里的。

不过看见她回来,季悠悠刚才准备年货的好心情一下子沉了下去。

任谁看见这么一个对自己没有善意的人走过来,心情恐怕都不会太好。

“妈咪,她是谁啊?”浩浩一眼就注意到陆岑不太友善的脸色,仰起头问季悠悠。

季悠悠没有回答,只是开口平静的喊了陆岑一声,“陆伯母,您回来了?”

现在让她和儿子解释陆岑是谁,她还解释不清,叫奶奶么,好像也不合适,她只好暂时避开这个话题。

“这是我儿子家,我当然要回来。”陆岑不客气的道。

她步伐优雅的走过去,目光一扫季悠悠桌上的年货清单,眼里闪过一抹毫不掩饰的蔑视,“这是什么?”

“快过年了,这些是我准备采购的年货。”季悠悠平静道。

她喜欢这样自己准备年货的过程,为家人忙碌,在她看来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原本是打算一家人好好过个年,现在陆岑回来了,恐怕十有八儿九得乌烟瘴气。

“我知道是年货,”陆岑冷嗤一声,轻蔑的看着季悠悠,讽刺道,“季家虽然不如我们霍家,但怎么样也是有钱人家,怎么养出来的女儿这么上不得台面,这种东西,让佣人和李管家去处理就好了,用得着你亲自做?”

“我知道,我只是单纯的喜欢置办年货而已。”季悠悠脸色依旧冷静,没有因为陆岑的话激起半分怒火。

反而是浩浩,看见陆岑明显在欺负妈咪,目光已经隐隐有些不善了。

陆岑听她这么说,脸上的讥讽就更加明显,“听说你在季家是被刻薄长大的,也是,无父无母的孩子,自然什么事情都得自己兜着点儿。”

她句句话都夹抢带棒的,李管家在一旁听得心惊胆战,脚下退了退,就想溜出去给少爷打个电话通风报信,眼前这个情况,他已经没有资格插话了,恐怕也只有霍长临回来才能解决了。

可惜陆岑对他这种喜欢通风报信的习惯早就已经很熟悉了,见李管家脚底抹油似的,立马就看破了他想做什么,冷声道,“李管家,你又想去哪里?”

李管家为难的顿住脚,“夫人,我只是想起还有些事情没做……”

陆岑冷哼一声,“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干什么,站在这里不准出去,今天谁敢给长临透露半个字,也就不用再在霍家做了。”

李管家只好尴尬的站在原地,连带着旁边的佣人们也都不敢出声。

陆岑喝斥完他们,回过头来冷脸道,“还以为你有多大本事,除了靠着我儿子,我看你也没什么可厉害的。”

自从在季氏公司受了气,陆岑现在的火都还没消呢,一看就季悠悠她就温和不下来,一想到这个女人将要嫁给她的儿子,她就更加不能忍受!

反正嫁进她霍家的儿媳妇,哪怕不是她看中的夏安然,也至少不能是这个季悠悠!

季悠悠被她生生怼了两句,依旧好脾气的没有说什么,只是看见家里的佣人们和李管家都尴尬的站在原地,一个个不敢吱声,于是平和的道,“陆伯母,先让佣人们下去吧,大家在这里看着也不好看,让他们不要告知霍长临就是。”

陆岑冷着脸色没有说话。

季悠悠于是让佣人和李管家都先离开,去忙各自的事情。

就剩她牵着浩浩和陆岑的站在一块儿了,她才平静道,“陆伯母,上次在公司,是我太不会处事,可能多有得罪,我给您赔个礼。”

这个礼是看在霍长临的份儿上赔的,再加上陆岑的确也算得上是半个长辈,季悠悠觉得赔礼也合理。

然而陆岑却不打算就这么跟她化干戈为玉帛,见季悠悠赔礼,不但不解气,反而冷笑讥讽道,“怎么,这会儿知道道歉了?在你公司的时候不是挺横吗?那时候让你道歉怎么不道?”

季悠悠冷静道,“这个道歉是因为我的确有冒犯您的地方,在公司不道歉,是因为夏安然那件事情,我没有错。”

陆岑被她噎了一下,冷冷的坐下来,“好,就算你没有错,道歉就凭你口头上一句话而已吗?长辈回家,连杯水都没有?”

“您稍等。”季悠悠于是亲手倒了一杯水放在她桌前。

陆岑喝了一口,忽然“啪”的一声重重的放回桌子上,故意找茬的喝道,“这么烫,你想烫死我?”

季悠悠挑了挑眉,拿起杯子喝了一口,淡淡道,“抱歉伯母,可能您的承受能力比较差,我这是按照正常人适合的温度倒的。”

陆岑脸色更加不好,“你什么意思,你这话是说我不正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