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前浪 > 第153章 空降

我的书架

第153章 空降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燕京城,四环边上一栋写字楼的二十八层。

  孔泉跟在稍远的身后,看着这个叫安敏之的女人,带着一个助手,在楼间到处走动、查看,心理情绪有些莫名的复杂。

  一方面,他是很高兴终于能有个人来分摊自己肩上的担子的。

  最近这半年,尤其是最近两三个月,彭向明和他的工作室,以及现在已经是两人合资持股的经纪公司的规模,都在急剧地膨胀壮大,所带来的结果就是需要他去处理的事务,渐渐多到让他自觉难荷重负的程度。

  虽然且忙碌且欢喜,他深知自己越忙,越意味着事业的飞速成长,但是在此之前,他并没有预计到自己的事业会有如此的突飞猛进,因此当初自觉已经做足了的功课,做满了的思想和能力储备,渐觉不敷使用。

  他是一边兴奋又一边心慌。

  大张旗鼓地招聘,同时还要顺势挖人,来充实经纪公司的骨架,但依然挡不住那种来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之后的茫然与失措。

  他当然希望能来个有能力的人,来分担自己繁重的各种事务。

  但另一方面,他却又深知,担子越重,就意味着权力越大,同时也意味着跟彭向明的关系更亲近,更得到他的信重,一旦来个能力很强的人,自己的地位随时都有可能会受到威胁。

  但他却仍是没有想到,来的这个人会是安敏之。

  而且一来了就直接是马里亚纳的执行总裁——明显是要替彭向明执掌他手里的半壁江山了。

  外人或许不知道,但作为彭向明的经纪人,孔泉心里还是很有数的,对于彭向明来说,做音乐,在很大程度上,就是为了挣钱。

  挣了钱干嘛?

  不是享受,而是要拿来拍电影的。

  所以尽管这家名叫马里亚纳的电影公司刚刚草创,但是,对彭向明相当熟悉的孔泉,却已能隐约窥知他的心意。

  在他心里的规划中,这家电影公司肯定是他旗下所有事业的核心支柱。

  音乐公司和经纪公司,都是要往后排的。

  如果是从外面招个职业经理人,或者干脆让赵建元过来管这家电影公司,孔泉都会很高兴,但偏偏……是安敏之。

  此前接触不多,只知道她是个影视公司高管,自身也相当有导演功底,而且,最重要的是,她跟彭向明肯定是有一腿的。

  只是不知道感情深浅罢了。

  但后来,自从带陈宣去参加《青春无悔》的试镜开始,接触渐多,尤其是从昨天开始,她忙完了《青春无悔》的杀青,把所有拍摄素材直接封存,马上就转入到这边的工作上来,却是一接触之下,孔泉就敏锐地发现,这个女人论起思路敏锐,尤其是论起经验丰富,都稳稳的在自己之上。

  而且她做起事情来,雷厉风行,极为果决。

  但偏偏,因为她的身份太过特殊,对于她的空降,孔泉几乎毫无反抗之力,连最基本的表达下隐约的担忧之类的小话,都完全不敢说。

  笑话,自己说什么,能比得上人家的枕头风?

  而且事实上,陪着她到处看楼层的这一天多,她做事情的果断风格,判断的精细和准确,还有那种孔泉几乎不可能、也不敢有的决断,也是隐约让他自己心生佩服的——暂时根本就跳不出什么毛病来。

  只能先好好地配合。

  身前不远处的物业管理公司经理殷勤地介绍着,安敏之则站到巨大的落地窗前,极目远眺——她各自不算太高,但身材很好,线条笔直,一件深灰色的大衣,收出纤细的腰肢,也衬出了笔直瘦削的小腿,头发盘起来,身姿绰约,气势强大,正是一个女人、一个职场女性最强大最动人的年纪。

  “一天四万?”

  她忽然回身,打断了物业经理的话。

  那物业经理赶紧道:“是!一共是5208平,每平方每天的价格是八块钱,您如果是整租的话,我能给您压到四万块一天。”

  孔泉咳嗽了一声,提醒说:“这个是备选的,因为有点超标了,角儿说过,控制在三四千平就行了。”

  安敏之缓缓点头,忽然说:“价格太高!你这里空置了两个多月了是吧?这个位角,没那么热门对吧?”

  物业经理呵呵地笑了笑,既不得罪也不承认,说:“倒也不是,我们的楼其实也不愁租的,只不过这位孔经理来的时候说,贵公司是准备整租,而且有可能会长租,所以才一直都给您留着这个整层,没往外租。”

  安敏之笑了笑,说:“太贵!降到每天三万,物业费给我打个八折吧!”

  物业经理笑笑,摇头,“那不可能的!”

  安敏之说:“我跟你签十年。”

  “呃……这个……价格太低了,我们……”

  “签十五年,每平米每天三万,物业费给我打六折!另外,马上要过年了,很多事情都做不起来,我要两个月装修期!”

  她没等对方回话,抬起手腕看看表,已经继续说:“可以的话,你就可以跟我的助理谈细节了!”说完抬头看向孔泉,“走吧,其它的先不看了,今天谈不妥这个的话,明天再看。”

  孔泉还在懵。

  彭向明明明交代的是三四千平就够用了,换了他,是绝不敢不请示一下彭向明,就拿主意跟人谈的——这可是五千多平!

  一旦谈下来这个,那些空置的面积,也是要每天都花钱的!

  “哦,好,安总请。”

  对方追上来,“安总,三万真的太低了,三万五行不行?您签十五年,我给您按三万五,物业费我也可以做主给您打到八折!”

  但跟在安敏之身后,从头到尾几乎没怎么发话的那个叫程一规的人,却忽然伸出手,拦下了那物业经理,说:“还是咱们谈吧!”

  物业经理看着安敏之带着孔泉一路走向电梯,神情有些纠结。

  孔泉甚至还回头看了一眼,临走开之前,他听到的最后一段话是,那个物业经理似乎在吐槽,“你们安总给的这个报价太让人难受了,这样我们就完全没有利润了,连管理费都出不来。”

  而程一规说:“长租!十五年呢!另外,你们的空置率太高了……”

  进到电梯里,安敏之掏出手机,孔泉就站在旁边的角落里,还试图想劝一下,尽自己的职责,“安总,老板说过的,三四千平就够用了,您要是……”

  安敏之冲他点了点头,做出一个稍安勿躁的手势,很快电话接通,她说:“我!刚才小孔带我看了一个楼面,面积稍微超标,五千二百平,但价格砍下来之后,我觉得不贵,就做主跟他们谈了。”

  电话里传出来一个声音,“嗯,行,你拿主意。”

  “好!挂了!”

  电话挂断,孔泉哑口无言。

  这怎么比?

  他已经是最受彭向明信重的人了,很多事情都是可以直接替他拿主意的,就算偶有失策,彭向明也并不会怎么责怪他。

  但问题是,像这么大的事情,他是根本就不敢自己拿主意的。

  偏偏安敏之就是敢。

  …………

  当天晚些时候,程一规把合同谈妥了。

  双方签约十五年,并用这份长约,和最终压到三百万的违约押金,换来了整层每个月90万、季付,且物业费管理费七折的优惠条件。

  同时,因为马上就面临过年,对方最终同意给出超长的装修期,45天。

  第二天上午,在赶去参加春晚排练之前,彭向明特意过来,跟物业公司方面签订了合同——安敏之在原公司的职务尚未脱离,目前只能是马里亚纳的实际控制人彭向明来签字。

  于是,他名下的三家公司就算是有个新家了。

  等合约签完了,打发物业公司经理走人,安敏之才带着彭向明到处看,一处一处指给他,“这一片,加个隔断,但这一片办公区都完全可以保留,不用再装修了,装修费会省不少,你来看这里……”

  她把彭向明带到楼层的西南角,指着,说:“在这里,我计划拿出三四百平,就这一片,做成一个休闲吧,你在影视圈、在音乐圈的朋友,都可以到这里来坐坐,喝杯酒、喝杯咖啡之类的。公司自己人当然也可以过来休息下,这里看似是多余的,既要多掏租金,又要花钱装修,但是相信我,它会很有利于公司的管理,也有助于形成一个以你为中心的小圈子。”

  “人脉,这个东西无影无形,但作用很大的。”

  “但人脉,可能只是因为这个人到你这里来喝了杯酒,你就有了。”

  彭向明失笑,“行,都按你说的办,既然说了交给你,那我就完全放心。不过……我自己不是太喜欢这种交际啊!”

  安敏之说:“如果这家公司需要你整天站出来交际,那咱们离倒闭就没几天了。只要你在这里撑着就行了!不然的话,要经纪人和我们这种经理人干什么?”

  彭向明缓缓点头,似乎是恍然有所悟。

  而跟在两人身后的孔泉,则是忍不住再一次的目瞪口呆。

  因为这个话……他同样是绝对不敢说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