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前浪 > 第91章 风暴

我的书架

第91章 风暴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周舜卿哭了至少好几分钟。

  好几分钟之后,她才想起来,自己还没给彭向明的微博那边贡献播放量,于是抽噎着,回到微博——果然,这个时候,晚了不到十分钟,彭向明的微博上也已经发布了这条短视频。

  她先转发,加上两个字:泪转。

  然后点开,又看了一遍。

  这一次是从头哭到尾。

  此前她就很喜欢这首歌,但听了那么多遍,她却从来没有像刚才的两次那样,感觉这首歌竟是如此的“痛煞我心”,也是第一次知道,原来这首歌竟然是他为缉毒警察写的,或者说,是为那些牺牲了的人写的。

  他才只比自己大了两岁而已。

  真不知道他写这首歌的时候,是怎样悲痛的心情,而他又是怎样把如此悲伤的故事,写成那样平淡而隽永的旋律,写成那样不染丝毫烟尘的歌词。

  她想:他的那颗心,一定是自己无法理解的,他的那双眼睛所能看到的,一定是自己无法看到的。

  但毫无疑问,那都是值得自己去仰望的。

  …………

  当她终于从悲伤中稍稍回过神来,忍不住点开微信,给他发了一条消息:我好想见你!

  然而等了好久,她没有等到任何的回复。

  甚至一直到这天晚上临睡前,她都没有收到任何的回复。

  一直到第二天早上醒来,她打开微信,就看到了他的回复,而且是两条——

  第一条:过几天。

  第二条:你找个借口溜出来,咱们约个地方见面。

  …………

  8月17日的下午三点半,和周舜卿近乎同时间的,很多人都在天天音乐上看到了这样的一条七分钟长的《追梦人》故事版MV。

  大旗唱片的微博账号,和彭向明的个人微博账号,都在天天音乐发布之后不久,也上传了这支加长版MV。

  然后忽然一下,它当即就火了。

  此前的歌曲大卖,网络各种推荐、议论、称赞,一直到纯音乐版MV上线之后大家对背后故事的猜测,等等这一切,好像都是为了这一刻在做铺垫一样。

  到了这个时候,完全没有经过任何的发酵,它在上线之后甚至不到一个小时,点播数据就蹭的一下子飞起来了。

  无数的评论,无数的转发,无数的点赞。

  它在天天音乐,在微博,在微信群,在QQ群,在朋友圈,近乎被每一个看到了它的人疯狂转发和传播着。

  仅四个半小时左右,也就是截止到晚上八点,全网合计点击量破亿!

  很快,齐元看到了它,柳米看到了它,陈宣看到了它,周宇杰看到了它,霍铭看到了它,彭向明的班主任刘冠庭看到了它,安敏之看到了它,蒋纤纤看到了它,周玉华看到了它,宁小成看到了它,戴小菲看到了它,关茜看到了它,孙晓燕看到了它,彭向明宿舍的另一位舍友郭大亮看到了它……

  铺天盖地!

  如同一场向每一个人扑面袭来的汹涌风暴!

  无数人看到了它,或即将看到它。

  晚上八点半,彭向明接到老妈打来的电话,问那个视频里的彭向明是不是他。

  彭向明从小到大所读过的学校、班级,加过的所有现实中朋友与亲人们所在的QQ群、微信群,全都狂响不止。

  几乎每一个有他微信号,有他QQ号,有他手机号的人,都试图联系上他。

  有个女孩疯狂地加他的微信、加他的QQ,留言翻来覆去只有一句话:向明,我想你了,真的想你了!

  那是和原主在高中时谈过两年恋爱的一个女孩。

  他被迫关掉手机,断掉一切的对外联系方式。

  用孔泉的手机给柳米打个电话,给齐元打个电话,给安敏之打个电话。

  犹豫一下,最后给蒋纤纤打了个电话,然后把孔泉直接赶走了。

  她只用了三十分钟,就火速赶了过来。

  当天晚上,“追梦人七分钟版”就登上了热搜第一,天天音乐方面,《追梦人》的单曲销售,前半天卖了两万多份,后半天卖了143万份。

  当天晚上十一点四十分,视频全网播放量破两亿。

  截止当天晚上十二点整,彭向明的微博收听人数,从下午时候的三十来万,火速突破四百万。

  第二天,即8月18日,“追梦人七分钟版”依然热搜第一。

  在这一天,《追梦人》单曲在天天音乐上,总销量破千万张,并创造了单日销售238万张的历史最高记录,但它很快就又被打破了。

  第三天,即8月19日,“追梦人七分钟版”热搜第一,“彭向明好帅”热搜第二,“追梦人歌词剧情解析完全版”热搜第六。

  这一天,单曲销售403万份。

  第四天,8月20日,“起底彭向明”热搜第一,“彭向明演技”热搜第二,“追梦人七分钟版”热搜第三,“一个歌手的演技”热搜第九。

  这一天,单曲销售178万份。

  第五天,8月21日,“起底彭向明”热搜第一,“追梦人七分钟版”热搜第二,“彭向明的演技水准”热搜第六,“彭向明的导演水准”热搜第十七。

  单曲销售254万份。

  第六天,8月22日,“导演彭向明”热搜第一,“演员彭向明”热搜第三,“网友晒《追梦人》百万份订单”热搜第四,“追梦人七分钟版”热搜第五,“胡玉成隔空邀请彭向明加盟新片”热搜第八,“编剧彭向明”热搜第十二。

  单曲销售394万份。

  在这一天的凌晨四点多,《追梦人》已经昂首杀过单曲销售两千万张大关!

  这个时间,距离《追梦人》在天天音乐正式上架销售,过去了不到35天,距离销量过千万张,仅仅过去了不足100个小时。

  大旗唱片的人告诉孔泉,这首单曲的最终销量绝对不止三千万张!

  它很有可能会打破国内自有网络音乐销售以来的最高纪录!

  那是庞星保持了三年的三千三百万张!

  …………

  风暴中心。

  这是安敏之在七年前买的房子,位于四环附近,近两百平的大平层,据说到现在贷款都还没还完,据说装修也花了近三百万。

  很奢华的一套房子。

  安敏之漱了口回来,直接躺到了彭向明身边。

  “啥味的?”

  “腥。”

  彭向明哼唧了一声。

  一动都不愿意动。

  但安敏之明明刚才已经完全瘫了,却只躺了几分钟,就又忍不住坐起来,盘腿坐在那里,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彭向明。

  似乎要把他看穿一样。

  他终于回过神来,看她,“哼?”

  安敏之拉起他的手,来回地梳理,手指从他的指缝里穿过,再回去,继续穿过,就这么玩了少说半分钟,才忽然说:“我们老板已经知道了。”

  “嗯?知道什么了?”

  “知道你往我们公司投递过拍摄基金的申请啊!”

  “那不用说,他也知道我被你毙了?”

  “是啊!好大的挂落!埋怨了我好几分钟!”

  “嗯哼,活该!”

  “切!你几天没开手机了?”

  “呃……好几天了,从那天晚上,我那个号就不敢开机了。”

  他抓过旁边的枕头,垫起来,身体往上窜了窜,靠着,“孔泉给我招助理呢,招到了助理之后,那个号就让助理帮我拿着吧,以后熟人就打我自己的号!就是很头疼,微信跟手机号是绑定的。”

  “嗯。我们老板可能想请你演我这部戏的男主角,但一直都打不通你电话……哎,他要是找你,你接不接?”

  “接呀,干嘛不接?”

  “真的?”

  “但是我接戏,那就同时得把导演给我,把原来的导演开了!”

  “切!”

  安敏之伸腿,踢了他一下。

  然后顿觉索然无味,干脆回身躺下,“感觉你……已经过了那个劲儿了?怎么一点都不激动?”

  “激动?激动个屁!刚开始激动,然后就发现,我现在出门居然得戴口罩了,手机废了,想出门找个女孩约会,不敢,想去酒店开个房,也不敢!”

  “嘚瑟吧你就!你就是纯粹嘚瑟!”

  “呵呵!是哈?这么说是不是有点欠揍?”

  “切!……差不多!”

  安静片刻,安敏之忽然翻身,拿过遥控器来,歪在彭向明胳膊上,打开了电视。开机是华通有线电视网的第二频道,特别巧的是,刚一打开,就见一个男嘉宾正在那里说得激动——

  “……差是肯定不差,人物完成的很出色,但你要说他的演技真的就有多好,那我不这么认为,他比起几位顶尖的男演员,还是有一定差距的,表演有些生涩。所以我只能说,在他这个年龄段来说,他的演技的确是出类拔萃的!”

  “另外,我觉得他真正厉害的地方在于,咱们国内演艺圈一向都是往年轻了演,二十四五岁去演高中生,三十岁了演大学生,都是很正常的,整个娱乐圈,包括观众,都是这种偏畸形的少年向审美,别管男女,就爱看年轻!”

  “你让一个三十岁的演员,按说三十岁,演技开始成熟了,但你让他去演个四十岁的角色,那不成,他不敢演,一是怕演不好,二是怕演过中年角色之后,就没人找他演年轻人了,中年角色又不值钱,而且向来被轻视,戏份少!”

  “但彭向明就不一样,他才二十一岁,对吧?大学还没毕业呢,他上手第一个角色,就已经敢去‘扮老’,你懂我意思吧?嗳……二十岁的年轻人,主动去挑战一个接近中年的,三十岁上下的角色,而且挑战的还算挺成功,至少是一点都不违和,我觉得这个才是最难得,也最值得鼓励的!”

  另外一个女嘉宾这时候接过话来,“他在这个短片里,是有两种形象的,一个是少年时,虽然没有对白,只有画面,但是通过后面我们听到他跟女朋友分手时候的对白,可以推导出来,他当时应该是在警校学习,也就是说,这个形象,应该就是他生活中本来该有的年纪,该有的形象,帅气逼人哈!”

  “那我觉得,两边对比,就能看出,他饰演这个卧底警察的彻底成年后的形象,带着些暮气,很沧桑的感觉,因为他是卧底嘛!很压抑的生活!他让人感觉一点都不出戏,这本身就是很成功的了!而且我不知道你们注意到没有,短片里有一个细节,就是他走路,这里是有着很鲜明的对比的……”

  彭向明忽然哼了一声,像是冷笑,又像是有点羞耻。

  安敏之忽然说:“你不认识她?”

  “嗯?不认识,谁呀?”

  “她是一个……应该算是很出名的影评人了,叫杜剑屏。”

  “哦!有印象,我应该也看过她做节目……不对,她去我们学校讲过课!”

  “嗯,很出名的。我上部戏,被她批的狗血喷头!”

  “哈哈!”

  画面切回主持人那里,彭向明一下子就明白了,这是《今日畅谈》,主持人叫肖岚,算是华通有线电视网这边,很著名的一个节目了,每天半小时,找相关嘉宾来,畅谈当下热点,收视率一直不低。

  不过这个时间点,还是在第二频道,应该是重播。

  这个时候,主持人说:“那,我不知道两位老师看到了相关的消息没有,有记者采访到燕京电影学院的臧国维校长。”

  “臧校长说,这个故事版MV他也看了,他认为彭向明作为电影学院导演系的大三学生,已经基本达到了毕业要求……”

  “请注意,臧校长说,是‘基本达到’!这点评的,应该是彭向明作为导演,在这样一部短片中所展现出来的基本功,和表达能力。”

  “两位老师对此有什么看法?”

  两个嘉宾都笑,电视外,彭向明也笑。

  执掌燕京电影学院这种殿堂级的学府,老臧在学术界也好,在影视圈也罢,地位都是有些超卓的,两个嘉宾既然都是点评影视相关的,那想必也都跟他比较熟了,这个时候似乎也不好说什么。

  男嘉宾就说:“我觉得,臧校长应该还是挺高兴吧?”

  杜剑屏也说:“对呀,自己学校里出来一个这样的学生,大学还没毕业,就能用作品,给自己,也给自己的母校带来相当的荣誉和称赞,那换了我做校长,也会很高兴。只不过他还是会拿捏一下腔调!”

  男女嘉宾一起哈哈地笑起来。

  安敏之也笑,忽然又问:“嗳,我看微博上,胡玉成说,要邀请你加盟他新电影,他真的联系你了吗?”

  “嗯,”彭向明点点头,“微博上艾特我了,也给孔泉打电话了,剧本都送过来了,但是我没时间呀,再者说了,他那本子,我觉得挺没意思的,他应该就纯粹是想蹭个热度,那就让他干蹭去吧,演的话就算了。”

  安敏之点点头,也顺嘴点评,“胡玉成拍商业片其实还是有一手的,他这些年,别管片子烂不烂,总是能赚到钱,也是本事。”

  “那倒是!”

  “嗳,刚才你那经纪人给你打电话,我听你们说话,不少公司要买改编权?”

  “嗯,好几家了,都打听卖不卖。还有的说希望打个包,原班人马直接搬过去,我继续导演加主演,把故事抻长一点,做个九十分钟出来,我也推了!”

  “干嘛推呀!这不挺好的嘛!”安敏之激灵灵坐起来,很认真的样子,“你毕业作品一下子就有了,而且摆明了能赚钱呀!”

  彭向明伸个懒腰,“单纯说这个故事,既然七分钟已经能干净利索的讲明白,讲到大家还都算认可,那就说明该点到的地方都已经点到了,没缺什么。就算要细致点,抻开了讲,二十分钟,也足够了!抻成九十分钟,就纯粹骗钱了!如果要拍,我也是要拍一个更复杂的故事,绝不是简单的抻长。”

  “哦!”

  如果搁在以前,安敏之肯定会发出质疑,甚至会很霸道地说出自己的想法和判断,但这个时候,她就只是“哦”了一声,就不说话了。

  这个时候,电视画面上,主持人肖岚已经在做最后的总结了——

  “……我们还是要特别的感谢一下,一个仅仅二十一岁的年轻人,这仅仅只是他的第一首作品,他就写了一首致敬警察、致敬奉献的这样一首作品,饱含深意。并且,这首歌,是如此的出色,这让我们很有理由去期待他的下一首作品。”

  “当然,就像两位老师刚才点评的那样,他通过这首歌,和这样的一支MV,展现了自己非常全面,而且非常出色的才华,那他作为一个导演系的学生,我们同样期待他的第一部真正的电影作品!”

  “好的,谢谢两位老师今天的莅临,为我们分享了那么多独到的观点。”

  “明天晚上九点四十五分,请提前锁定我们的频道,本节目将邀请彭向明在生活中、事业上的两位好朋友,来到我们的节目现场!”

  “他们一位是《追梦人》这首歌的音乐监制,著名歌手陈凯杰,另外一位,是他的夫人,也就是在《追梦人》的MV里扮演了彭向明女友这个角色的,著名演员曾柔!他们两位将为大家来分享《追梦人》这首作品,从音乐到影像,那些台前幕后的故事!各位亲爱的观众朋友们,我们明天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