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前浪 > 第三十四章 高兴

我的书架

第三十四章 高兴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两人一路聊着,回到了学校里,到了女生宿舍楼下,齐元摆摆手上楼了,随后也和赵建元、陈宣在男生宿舍楼下分开,只剩下彭向明,送孔泉去前门打车。

  一直到门口,他们还没聊完,又站着说了好一阵子,直到齐元打来电话,却响了两声、没等接就挂了,两人才算勉强谈完。

  孔泉自己往那边的大道口去打车了,彭向明又重新掏出手机,给齐元拨过去。

  电话接通,齐元问:“你们聊完了吗?”

  “聊完了呀!胖哥走了。有事儿?”

  “废话,当然有事!你在学校门口?”

  “昂!咋了?啥事儿?”

  “你别问啥事儿了,在那里等我一会儿!”

  于是电话挂断,彭向明就在校门外等着,过了不大会儿,齐元就跑出来了,手里还拎着个黑色的大塑料袋。

  等人的工夫,其实彭向明还沉浸在喜悦之中呢,毕竟260万对他来说,的确是前后两辈子加一起都没挣过的大数目!

  正是因为高兴,就有点走神,一直到齐元都走近了,他才看见,就看看那袋子,问:“什么东西?”

  姑娘打开袋子,彭向明探头一看,“洗衣液?你拿这东西干嘛?”

  “你想,自己想!”

  说完了,熟练地挎上彭向明的胳膊,拽着他往前走。

  一旦注意力被拉回来,稍微一想,彭向明很快就明白过来了。

  洗衣液嘛,洗衣服的嘛!

  她这是要上赵建元那大房子里洗被套去!

  想明白了之后,彭向明不由得感慨,“心挺细的呀!别是经验丰富吧?”

  “呸!”

  姑娘当即扭头,横他,“嘴里塞炮仗了?你才经验丰富!”

  顿了顿,她说:“不是你说的嘛,赵总他妈是个特别挑的人,咱用了人家东西,当然要赶紧给洗一下呀!”

  啧啧……

  坦白承认,今天这都快一整天了,彭向明是真的压根儿没想到这一点。

  对他来说,上午临出门之前,还惦记着把被子给叠起来了,就已经是很大的自觉了。

  还是女孩子心细。

  又是一路溜达过去,反正时间还早,两人也不急,走得慢,边走边闲聊。

  姑娘问他:“你跟孔泉你俩落在后面嘀咕半天,商量什么了?”

  彭向明笑笑,“胖哥去帮我谈合同了呀,你又不是不知道,就你们试镜那部电视剧的片尾曲嘛,昨天晚上喝酒的时候说下的。”

  “哦,我知道。”姑娘点点头。

  这要是搁在正常的年轻人,这会子高兴得估计能蹦起来,迫不及待就得开始炫耀了,彭向明毕竟好点儿,还能控制着不怎么露出太过得意的神色,但也是呛不住,特别想跟面前这个女孩子分享,“哦,对了,胖哥还顺手帮我谈了点别的。”

  “嗯?什么?”齐元顺嘴问。

  彭向明笑嘻嘻的,说:“那部电视剧还需要两首插曲,胖哥也帮我谈下来了,除此之外还有整部剧的配乐,也拿下了,就差签约了。”

  齐元闻言忽然站住,满脸惊喜,问:“真的假的?”

  彭向明故作淡定,“当然是真的呀。”

  “那……你一共能挣多少钱?”她关切地问。

  这个问题问得好!

  彭向明略合计了一下,回答说:“那部剧的音乐方面,我基本上算是全包了吧,只不过主题歌是先签给周宇杰了,我只能从他手里拿一点,不过他还挺厚道的,上午胖哥去给我谈下来,是一共给了六十万。今天下午又跟剧组谈的,这边就是杂七杂八加一起,一共谈下来260万!”

  齐元闻言顿时瞪大了眼睛,“我去!这是……三百多万呀?”

  彭向明淡然点头,“差不多吧!三百二!”

  齐元愣了几愣,“我去!你这都……开始论百万的挣钱了?”

  “嘿嘿。”

  “大佬大佬!”

  “嘿嘿。”

  “你嘿什么呀?”

  “我嘿了吗?嘿嘿。”

  齐元哭笑不得,在他胸口捶了一把,“德性!高兴傻了是吗?”

  彭向明赶紧说:“没有没有。高兴是的确高兴,不过,能跟你分享,更高兴。”

  齐元闻言愣了一下,隐蔽地瞥他一眼,忽然松开他的胳膊,自己的胳膊伸过来,踮着脚尖搂住彭向明的脖子,把他拉下来,凑上去在腮帮子上亲了一口,然后笑嘻嘻地松开,“奖励你的!”

  “呵呵。”

  又边走边说,但到底还是兴奋,彭向明这时候分享出去了,兴奋未减,关键是齐元也跟着兴奋起来了。

  好半天,姑娘忽然说,“下午回来的时候,我心里还说,我跟陈宣一块儿试镜,大差不差的情况,人家一集还多给我一千块钱,这应该就是昨天晚上你说我是你女朋友,蹭来的一点面子价了,结果没成想,我那一千块钱算个屁呀!”

  “别这么说,回头我还是要找机会跟人家道谢的,你也别嫌钱少,还是要好好演,要是演得好,出了名,钱就多了嘛!”

  齐元斜眼儿横他,笑,“哎呦,还知道劝我这个,看来还没高兴傻!”

  “切!这不是钱还没到手嘛!”

  齐元哈哈大笑。

  …………

  俩人一路赶到赵建元的房子里,姑娘很快就把彭向明指使得团团转。

  所有昨天晚上掏出来用了的,有使用痕迹或者容易留下气味的贴身的东西,被子的被套、铺的床单,包括枕巾、枕套,全部扒下来,扔到洗衣机里洗上,齐元还又跑到主卧的大卫生间里,蹲地上认真地找自己的头发,发现了就捏起来。

  彭向明就站在卫生间门口,倚在门框上,看姑娘蹲地上认真地找。

  忽然,他问:“嗳,元儿,你说将来,要是咱俩有自己的房子了,你是不是就不用这么小心翼翼的了?连掉根头发都怕让人看见。”

  齐元蹲在地上,动作停滞了一下,笑得含混不清,“你就算有房子了,我头发干嘛掉你家呀!”

  彭向明想了想,忽然走过去,从后面俯下身子,搂住姑娘的腰,紧跟着整个人都趴到人家后背上去了,姑娘“哎呦哎呦”直叫唤,“你起开!我蹲不住啦!”胳膊肘乱捣,终于捣得让彭向明松开她,站起身来。

  姑娘随后栽歪了一下才站起来,又气又笑,“你自己多重心里有点数行吗大哥?你一米八五,我不到一米七,我能驮得住你吗?就往上趴?”

  “那你说,你头发不掉我家,你掉哪儿去?”

  “关你屁事儿!我当然掉我自己家!”

  姑娘瞪他一眼,蹲下身子,继续找头发。

  然而彭向明居然又从后面趴了上去。

  当然,留着力呢,既压着,又不至于把姑娘真的压趴下。

  齐元笑得不行,使劲儿顶也顶不动,“姓彭的,你能不能先别闹,你让我先把这点活儿收拾完行吗?”

  彭向明装听不见,脑袋贴上去,在她后脖颈上来回蹭。

  齐元奋力反抗而不得,气喘吁吁,忍不住骂起来,“你特么想摸也让我站起来再摸行不行?我都喘不过气儿来了!你大爷的彭向明,你起开!”

  彭向明让她骂的有点讪讪,终于还是放开她。

  姑娘蹭的一下站起来,回身,怒视彭向明。

  她的头发完全被蹭乱了,呼吸急促,俏脸通红,恨恨地瞪了彭向明一阵子,抓起彭向明的手,PIA,摁在自己胸口,“摸!摸!摸吧!你今天魔障了吧?脑子里就这点事儿是吗?摸呀,大吗?软吗?要不要掰开看看白不白?”

  彭向明嘿嘿地笑了笑,不好意思地松开手,申辩,“我刚才……又没摸!我就是想抱抱你……”其实刚才他的动作真是蛮老实的,没瞎摸。

  “废什么话!不就这点心思吗?当我眼瞎还是心瞎?喝几杯酒就想浪是吗?要不要这会儿我再给柳米打个电话,给她叫来,我俩一块儿伺候你?”

  彭向明脸皮再厚,此时也被怼得讪讪无言,“你瞎说什么呀!”

  “呸!臭德性!再敢压我我报警啊!”

  好吧,看来姑娘这回是真生气了。

  对峙好半天,姑娘又蹲下,彭向明自己蹭蹭鼻子,特不好意思地凑过去,也蹲下,装模作样的帮着找头发。

  齐元扭头瞥他,他就嘿嘿笑。

  姑娘终于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语气凶横,“你到底什么意思?”

  彭向明认真起来,说:“我能有什么意思,你认识我又不是一天两天了,你还不知道我?我就是……高兴呗,又不好跟别人分享,跟建元说吧,人家那个……你就看这房子,你说我能有什么成就感?人这房子够我给多少部电视剧配乐的?要不,我告诉给陈宣?听他恭喜我两句?告诉老郭?我都不愿意告诉他!”

  齐元也渐渐认真起来,虽然还蹲在地上,但注意力早就不放在地面了。

  彭向明又继续说:“我能告诉谁去?也就告诉你跟柳米呗?可你说两三百万,咱觉得不少了,大钱了,在人家柳米哪儿,可未必就算什么钱,对吧?”

  齐元忽然噗嗤一声笑出来,抬手,摸摸他的脸,柔声道:“好了好了,知道你高兴,牛逼啦!大才子!你以后肯定会赚更多钱的!”

  “你这……不真诚!”

  “怎么才真诚?”

  “你让我再尝尝。”

  “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