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前浪 > 第二十三章 要做掌控者

我的书架

第二十三章 要做掌控者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俩人喝得糊里糊涂的,直到电话挂断,也没说清楚柳米家住哪儿。

  不过彭向明还是大大地松了口气,心想还好这俩丫头不算太蠢,要喝酒还知道找个绝对安全的地方——家里多好啊,喝多了就睡,难受了就吐,喝得起劲了想打架就打架,但别管她俩闹出多大事儿来,东西依然装在盒子里,安全得很。

  挂断了电话,把了解到的具体情况跟赵建元和陈宣一说,他俩虽然也忙活了快三个小时,累得不轻,却也没什么抱怨,听到两个女孩很安全,也是跟彭向明一样,都长出一口气的样子。

  街头随便找家面馆,一人来了碗面条垫垫肚子,这才开车返回学校。

  当然,这一夜彭向明睡得不大安稳。

  可以说是百般滋味,都到心头。

  以至于早上起来跑步的时候,他顶着黑眼圈和眼睛里很重的红血丝,还又被小冰嘲笑了一番。

  不过上午的时候,随着祝梅那边逐渐把各路消息打探到,又传到彭向明这边来,来自《剑仙奇缘》剧组的那只靴子,终于还是落地了。

  综合各条渠道传出来的消息,宁小成应该是有点把柄,落在了郑瑞国手里,这个把柄,有人说是宁小成偷了郑瑞国公司的剧本跑出来单干,但人家已经注册过了,偷也没用,也有人说,这剧本的剧情架构,人家郑瑞国公司里的几个编剧当初也有份参与,到底版权该归谁,官司有的打。

  总之就是,有点牵绊。

  按照那短短一面,宁小成留给彭向明的印象来看,彭向明觉得,像他那种喜欢把什么都掌握在手里的性格,以及他对这部新戏的那种深入把控和诠释,大概率上,这两个流言都不会太靠谱。

  当然,他的小辫子应该是肯定有,而郑瑞国前面假意放纵,后面又忽然出手,正好卡在宁小成已经完成了前期筹备、正要发力的当口,应该是手里的确攥了宁小成一点东西,这才能顺利的逼他就范。

  不过,据祝梅打听到的消息来看,宁小成虽然被迫重新回到郑瑞国的麾下,但也很难说他吃了什么亏——据说,郑瑞国直接许诺,《剑仙奇缘》目前已经完成的组局继续有效,但他要再投进来一亿两千万,把这个盘子直接翻番。

  而且据说这一亿两千万砸过来,他只要走了男一男二和女一女二,这四个角色的选角权,其他的依然由宁小成全盘把控,多出来的这么多钱,除了需要给新入局的大牌男主角等人支付片酬之外,其余的就可以全部砸到特效上了。

  谁不希望自己的资金越充裕越好?谁不希望自己的片子做出来之后的特效越美轮美奂越好?这个条件,正常情况下也会让很多人心动,更何况自己还被人抓住了一些把柄?——宁小成的屈服,倒是没那么难理解。

  更何况,郑瑞国这种级别的大佬蓄力十足的忽然出手,可不止是给出了这么点东西,他应该是真的特别看好宁小成的将来。

  所以据说他是直接给出了五年三部片约的承诺——先来一部《剑仙奇缘》,投1.2亿,拍完之后他会直接投资一个亿,让宁小成先来一部电影练练手,毕竟电视剧转电影,也算转型了,然后,只要这部片子不赔钱,他就承诺会投资三到五个亿给宁小成,让他拍一部仙侠大片。

  你瞧,这就是真正的大佬!

  这就是资本的力量!

  从祝梅口中听说了这些不知道是真是假的业内八卦之后,彭向明不由得心生感慨:天后又怎么样,连着给你砸几次钱,最后不还是合唱了?

  资本这个超能力,才是最大的超能力!

  而事实上,他能感觉到,在这样的资本力量面前,自己压根儿连个受害者都算不上,充其量只是被大佬掀起的台风扫到了一点尾巴,成了城门失火后被殃及到的那个池鱼而已!

  所以,既没有什么懊丧,也就更谈不上什么痛恨。

  昨天晚上回宿舍之后他特意翻了翻合同,还上网查了下资料,也不知道到底是行业规范,还是不成文的规定,反正剧组的演员合同,一般都遵循片酬的30%到200%的违约金这个范畴。

  而落实到自己的合同上,当然,新人演员嘛,没什么议价权,所以合约规定:如果自己因为除不可抗力之外的其它原因不能履约,必须按照片酬的200%,也即120万,赔偿给剧组,算是顶格的惩罚,而如果剧组不能履约,则就是反过来的,剧组只需要赔偿30%,也即18万给自己。

  不过也行了,就跑了两趟,落笔签了几个名字,就白拿了18万。

  到现在为止,最让彭向明最感觉遗憾的反倒是,他根据昨晚打来的手机号,申请加宁小成的微信好友了,但一直都没通过。

  上午十一点多,彭向明还没下课,就又接到了祝梅的今天不知道第几个电话,溜出教室去接通了,祝梅告诉他,她刚才正式接到了《剑仙奇缘》执行制片人丁琥的通知,彭向明的角色,正式黄了。

  同时丁琥还说,宁小成特意叮嘱,可以补偿给彭向明三万块钱,他已经把这件事安排给财务了,近期彭向明当初签约留下的银行账号里,就会收到钱。

  前面还好,毕竟是已在意料之中的事情,后面却是让彭向明有点懵。

  他当时就忍不住问祝梅,“违约了不是应该按照合同规定的违约金来赔吗?怎么还……宁导特意叮嘱,才给我三万?”

  于是祝梅就跟他解释,“这也算是行业惯例吧,很多人都觉得不舒服,但咱们这个圈子就是这个规矩,你要真是找过去,问剧组要违约金,兴许也能要过来,但很大可能是不会有人理你,对方甚至会直接告诉你一句,你去打官司吧!但是,你能真去打官司吗?”

  她叹口气,“有合同在,当然是铁定会赢的官司,但是一审二审终审,对方那边养着律师呢,跟你磨呗,各种上诉,各种申请推迟,他们养的那些律师,在应对这种事情上的经验,丰富得很。等三审的官司全部打完,少说也得两三年,你难道整天忙着打官司吗?还干不干别的?还接不接戏了?你有那个时间和精力跟对方磨吗?前期垫付的律师费又得多少钱?”

  “而且诉讼期结束,接下来还有个执行问题呢!就算你赢了,而且申请了强制执行,但是你别忘了,对方跟你签合同的公司,一般都是皮包公司,人家随时都可能宣布倒闭的。甚至可能官司还没打完,人家公司已经倒闭了,你找谁要?”

  “当然,就这些也还是小事,影视公司欺负人,这谁都看得出来,可问题是,你是演员啊,你本来就是弱势啊,你的工作机会就是人家给的呀!一旦你因为这个,跟某家公司打起了官司,你在影视公司那边的名声,可就臭了,一般稍微重要点的角色,哪个公司还会给你?”

  “也正是因为这个,这么些年了,你听说过几次演员告影视公司要违约金的新闻?说白了,大小也只是一个角色,没了就没了,时间还是自己的,没了这个机会,再去找下一个罢了,说不定转头大家就又有合作的机会了呢?实在是没必要干这种得罪人的事情!”

  说到这里,她叹口气,又说:“所以,在眼看合作不成的情况下,宁导还能惦记着特意嘱咐给你一点赔偿金,真的是对你另眼相看了,这跟钱多钱少都没多大关系,能记着叮嘱这么一句,就可见他有多重视你了!”

  “……”

  从疑惑不解,到愕然,到失笑,最终彭向明无言以对。

  他以前是真的没想到,外面看起来光鲜亮丽的影视圈,居然还有这种规则。

  不过……也无所谓。

  昨天晚上翻来覆去那时候,彭向明就已经下定了决心,以后绝不再奢望别人给的什么所谓机会,他要做那个给别人机会的人。

  转过身去,只走自己的路!

  做一个掌控者!

  所以,就当学习了解了一下娱乐圈生存法则吧!

  更何况,还是有三万块可拿的,不是吗?

  于是他叹口气,说:“那行吧,那就这样呗!”

  对面“嗯”了一声,叮嘱说:“那回头你把昨天签的合同给柳米,让她给我带过来,我帮你送回去,权当是结个善缘,宁小成那么看重你,说不定下次合作的机会很快就会来的。当然,最好是你亲自去,亲手把合同还给丁琥,在他那里也争取留个好印象。”

  彭向明想了想,“嗯”了一声,算是答应下来。

  但紧接着,祝梅却又说:“还有,咱们之间的合同,恐怕还得再商量商量了!”

  彭向明闻言一愣。

  祝梅又继续道:“之前你能拿下宁小成的新戏,还是男主角,我这边就有底气扛住公司内部的压力,甚至我已经做好了把手里已经带出来的这几个人都丢出去,来减少阻力的心理准备,但现在,这个角色没了,要是还按照五年和15%的条件来签约的话,我根本扛不住公司这边的压力的。”

  彭向明抬头望天,无声失笑。

  祝梅又说:“所以,你看你什么时候有时间,咱俩约个地方,再好好谈谈吧,我依然对你充满信心,依然特别想把你签下来!我虽说干经纪人也干了七八年小十年了,但我自认看人的眼光肯定不如宁小成导演,他既然那么看重你,就说明你身上有红起来的特质。所以,反正现在合同也还没签,咱们再谈谈,我还是会争取给你拿到我能力范围内最宽松的条件,好吗?”

  彭向明仰天打个哈哈,嘴上说:“理解理解,不能让你为难嘛!不过你也知道的,我本来就不是学表演的,这事儿纯属机缘巧合,接下来我也没打算再去试镜角色什么的,你知道的,我学导演的,最近又特别喜欢音乐,所以最近这段时间,准备毕业短片啦,想做点音乐啦什么的,挺多事儿的,咱就算谈妥了,签了合同,也是白放着,所以,过段时间再说吧!”

  但心里面,他却是不由得越发冷静、且镇定了下来。

  你瞧,一个角色而已,连经纪人那边的口风都变了——签了字的合同都能说作废就作废,这边还没签呢,你还能怨人家?

  正常!

  说白了不过利益二字罢了!

  你身上有利益可沾,当然人家就看重,就愿意让步,可一旦从你身上蹭不到什么利益,那你又凭什么让人家让步呢?

  要是自己现在正大红大紫,要是自己是掌握了机会的那个人,会一再遇到这种狗屁倒灶的破事儿?

  所以想想,还是老老实实埋下身子来,做点自己能完全掌控的事情吧!

  祝梅还要再说,但她很快就察觉到,彭向明似乎是已经打定了主意,不准备再跟她签什么演员经纪合同了,又劝几句,发现没用,只好放弃。

  跟祝梅这一通电话,聊得时间不短,看看时间已经快要下课了,彭向明索性也不急着回去,站到教室外头的走廊上,又开始拨起了齐元的电话。

  这回居然打通了,看来是已经醒了。

  “喂!你们在哪儿呢?”

  齐元的声音微微带了一丝沙哑,回答说:“坐柳米车呢,我俩正往学校去,快到了!”

  彭向明就又松了口气,“你们昨天晚上喝了多少?没事儿吧?”

  齐元的声音越发慵懒,“不记得了,就是还有点头疼!”

  “该!你俩疯了是吧?”

  结果没等齐元说话,旁边忽然传过来另外一个带了些沙哑的声音,“我们疯不疯,关你屁事!彭向明你为什么不先给我打电话?”

  齐元赶紧说:“看路看路!大姐你开车呢!”

  然后声音又回到了话筒近前的感觉,“先不说了,我们马上到学校了,先就这样,拜!”

  …………

  十几分钟之后,彭向明也就刚到学校门口没多大会儿,果然就看见柳米那辆玛莎拉蒂开了过来,然后无比生猛地蹿上马路牙子,停下了。

  彭向明走过去。

  俩女孩一前一后,分别从两边下了车,都是一脸疲倦。

  走到跟前,彭向明叹口气,想说话,却又忽然发现齐元脸上有些不对,下意识地瞪大眼睛,凑过去看一眼,抬手摸上去,扭头再看柳米,才发现她脸上也大差不离——“你们这是……干嘛了?让谁抽的?”

  他有些愤怒。

  俩女孩脸上都有些微微的浮肿,巴掌印还隐约能看出来,看来应该就是刚不久之前发生的事。

  俩人都有点虚,但齐元还是笑嘻嘻的,说:“没谁,我俩互抽了三巴掌,说好了,可以用出吃奶的劲儿,但抽完之后,过去的恩怨就一笔勾销。”

  柳米接上说:“而且约法三章,以后路归路,桥归桥,各凭本事!但是不能互相拆台,不能背地里说小话,也不能在公开场合挑衅、讥讽之类的找茬儿。”

  卧槽!这也行!

  彭向明有点愣,又看一眼齐元脸上,然后转身,手掐下巴,扭动柳米的脸,也仔细看看,实话说,挺心疼的,“你俩这也……怎么都使那么大劲儿干嘛呀!”

  柳米冷笑,“这还不解恨呢!”

  齐元居然附和,“就是!”

  得!反正不是抽我!我都多余心疼!

  松开她俩,下意识地鼻子又嗅了嗅,“行了行了,随你俩咋闹,没出事儿就行,都赶紧回宿舍吧,拾掇拾掇身上这股子酒味,要还困就补个觉!”

  然而俩人都没走。

  柳米问他:“你那个角色,真没了?”

  彭向明倒是坦然,点点头,“嗯,没了。不过有三万块钱违约金可拿,呵呵。”

  柳米认真地看着他,片刻后,视线往他嘴唇上一滑,但又很快飘开,低了头,倒是挺诚恳的,说:“昨天的事儿……对不起,我有点昏了头了!”

  这次反倒轮到彭向明愣了一下。

  扭头瞥了齐元一眼,齐元抱着肩膀,笑嘻嘻的,一副看戏的模样。

  也对,她那里不需要道歉了,三巴掌,恩怨一笔勾销了。

  不过柳米跟自己道歉这个,彭向明就多少感觉有点臊得慌——毕竟是没经验,别说九年,就算是在床上躺个九十年,也躺不出这种经验来,所以他事先是真没想到,嘴唇上破了一个口子,居然会戳出那么大乱子来。

  于是他不好意思地笑笑,说:“嗨,这种事儿,你俩说清楚了就行,我就……”

  柳米忽然抬头,“你以为我在为什么道歉?”

  “哈?”彭向明没太听懂。

  柳米说:“昨天本来是你的大好事,要庆祝的,后来又出了这种事情,无论哪一种,我就算有天大的不满意,也不该在那个时候瞎闹,尤其是还当着你那么多朋友,当时肯定特别让你下不来台……我是为这个道歉!”

  说话间,她又瞥了一眼彭向明的嘴唇,声音放低了些,却犹自有些负气的感觉,“但不是说这个事儿我就不该闹!”

  得!也不知道你这到底算是善解人意,还是别的什么了!

  不过……无所谓啦!

  彭向明丝毫没有因为柳米不放过自己的嘴唇被人咬了这件事,而有任何的不高兴,虽然觉得自己脸上也多少有点皮质增生导致的发烫,但他还是少有的主动搂过柳米的肩膀,笑嘻嘻的,又扳着她,伸出另外一条胳膊搂住了齐元。

  “哎呀,无所谓啦,你就直接骂我渣男好了,骂我人渣我都不生气!只要你们俩不闹,大家和和气气的,多好?你俩怎么对我,其实我无所谓的!”

  齐元斜眼乜他。

  柳米则直接竖起了中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