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hp]阿兹卡班代理人 > 第35章 听说会和会是不一样的

我的书架

第35章 听说会和会是不一样的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斯威特刚从图书馆出来,就被一个矮个子女孩撞了个趔趄。

“对对不起,”琼双手死死地抱着个什么东西,脸颊通红的抬起头怯生生地望着被自己撞到的黑发学长,浅灰瞳孔水雾蒙蒙,像是立马就能浸出泪来。

可惜向来无往不利的招数并没有起到她想象中的作用,待见到他身后的伊芙琳时眼前一亮,委委屈屈地喊:“伊芙琳我”

“劳拉,谢谢,”伊芙琳看也不看她一眼,跟着斯威特径直离开。

琼低着头,死死抱住手上的东西现在图书馆门口,来往的学生统统不自觉的绕开她,暗中观察许久的肯特·埃弗里轻笑,从拐角处走了出来,骨节分明的手搭在轻抽的纤细肩膀上,“没事吧,琼。”

手下的女孩像是被他吓到一样猛地颤抖一下,蚊子般嗯了一声,慌张地跑远。

肯特眯起眼,别过头对紧紧很在他身后的安德鲁说:“真是个好女孩,对吧安德鲁?”

“是是的哥哥,”安德鲁垂眼,唯唯诺诺地应声。

“记住它的位置,晚上我会在门外帮你看着,别害怕,你会帮我这个小忙的对么。”

“是的,哥哥。”

安德鲁回答道,低着头木楞地看向脚尖,肯特见状,嘴角勾起一道轻蔑的弧度。

另一边,斯威特和伊芙琳走进一间废弃的教室,互相交换了手上的东西,他给的是几枚迪西特,而伊芙琳给的是刚从图书馆借出来的大部头——里面夹着的那本费尔奇从禁书区找来的内容仅有几页的小册子,斯威特大致扫了一眼就揣进口袋。

之所以这么麻烦的原因是想从图书馆带走任何一本书,都得由平斯夫人登记才行,否则不论你拿走的书籍是什么内容,都会在不经意间遗失。

这还是前晚费尔奇把册子放在抽屉里,睡醒后里面空空荡荡,找了好久也没找到,最后急中生智在早餐时问了下同事平斯夫人才知道的。

“说起来你的工作比我辛苦多了阿格斯,通常我只需要清点好数目就能下班,就算有学生逾期未还,家养小精灵也会帮忙把书送回来,哦对了,你还记得那本书的书名么?”

费尔奇用没注意看为理由搪塞过去,平斯夫人放下餐叉气势十足地往工位走。

“慢用,阿格斯,我该看看又有哪些不听话的学生把书损坏了不敢还回来。”

而得知这个的斯威特问过卡里米,后者告诉他只要经过批准,自己的同事就不会去管,于是斯威特先在平斯夫人那登记借阅,然后把费尔奇藏在禁书区外最近的书架边的册子夹进去,再让伊芙琳拿去试试看能不能行。

“没问题主人!”卡里米看了眼封面,“但上面的印记只存在三天”

而普通书籍借阅期限为1周,还要继续借就得去重新登记。

“印记?”斯威特把两个巴掌大的薄本子翻来覆去看了半天也没发现,递给伊芙琳,后者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两人疑惑地看向卡里米,老精灵捂着嘴,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表示自己不能说。

斯威特:“嗯辛苦你了卡里米,去忙吧。”

“好的主人!”

即使认识这么久,伊芙琳还是不太理解斯威特和家养小精灵的相处模式,不过没再说些什么,拿好东西对他点头转身离开——那本大部头书本来就是她要借的。

斯威特先用清洁咒把脚边大概是凳子腿的小节木棍弄干净,然后手腕从下往上小幅度旋转半周,杖尖对准木棍将其变成一把垫有方格软垫的靠椅,“嗯花纹比上次整齐多了。”他咂咂嘴,单手把椅子拖到窗边坐下,拿起那本没有名字的薄册子。

冷冽寒风刮过破木窗户的缝隙发出如同哀鸣的呜呜声,斯威特下意识紧了紧围巾,就着光亮翻开那本封皮空白、内里仅有4张8页的册子——它的字迹潦草大小不一,横版竖版弧形都有,比起书它更像谁的笔记本。

斯威特囫囵翻到最后,发现出现次数最多且字体最大字迹最为凌乱的,就是“错了”、“不对”和“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这些词句的前文都是“这个魔力回路”。

可惜通篇前言不搭后语,仿佛笔者记录时是随机翻页横竖看缘然后提笔就写。

“呜——儿——呜——”

窗外的风更大了,斯威特又拢了拢围巾,合上看了老半天连个咒语都没找到的册子——觉得自己宛如智障。

他一边给补上失效边缘的保暖咒一边嘟囔:“为什么我要在这凿壁偷光,我不回寝室去?”

身后原本勉强合拢的木窗再也抵挡不住狂风的侵袭,雨丝稀稀拉拉狂欢似的冲进房间,窗沿与墙壁的激烈碰撞仿佛是在伴奏,远处阴暗天空上速度极快地飞过几个骑在扫帚上的人影,被糊了一脸的斯威特后退几步,眯起眼看了看。

——格兰芬多。

他是通过那两个游走球似的红头发认出来的,大概因为再过几天就是魁地奇比赛,而狮院新队长伍德在上一届队长熏陶下——尤其是看完世界杯精彩瞬间的转述,伍德暗恨为什么暑假要跟着家人探亲——变得有些过度兴奋,乔治和弗雷德已经连着半个月被抓去训练了。

偶尔还赶在宵禁前几分钟统一返回休息室,两人不止一次和斯威特抱怨这给他们的夜游活动造成了不小的困扰。

斯威特举起山毛榉魔杖,对准看起来快把自己撞坏的两扇大窗,脑子里把自己所有会的魔咒过了一遍。

“”

他理了理被吹乱的头发,若无其事地收回魔杖,推门关门转身离开的动作一气呵成,并在心底默默地说:“抱歉霍格沃茨,我没想出来用什么咒语才能把它关上。”

外面被突如其来的风雨淋湿的小巫师们冲回城堡,楼梯上的斯威特看见十几个赫奇帕奇叽叽喳喳围在一个黑发男孩边——塞德里克·迪戈里,赫奇帕奇本届最优学生,斯威特各科加分的有力竞争者之一——迪戈里微红着脸,大概是即将施用的咒语还不太熟练,反复挥动魔杖数次后人群中传来一声惊呼。

“你成功了塞德里克!哦梅林我就知道肯定能行!”

“教教我怎么样,它实在是太好用了!”

“我不明白为什么教授不教这个”

“我记得在哪看过,说烘干咒只是清洁咒的变种咒语之一,只是被淋湿的话根本用不上它。”

“现在用的上,所以我们能学么塞德里克?”

叽叽喳喳讨论的小獾齐刷刷看向黑发赫奇帕奇。

“当然可以,不过得等我更熟练它,晚点请学长学姐帮忙复制一下让大家都看看吧?父亲说有助于我对家用魔咒的掌控,”塞德里克笑着说,同寝的人都知道他有一本从家里带来的冷门日常咒语大全,他又举起魔杖挥动三遍后再次成功,小獾们一边惊呼一边慢吞吞地往下走。

走到楼梯中央,斯威特都快撞上前面把返回休息室的唯一路径堵了个满满当当的队伍,他回头看了眼楼梯上方眼熟的黑白四人组眼神不善的停在那,揉了揉额角,“抱歉,借过一下?”

两个体验过烘干咒自觉落在最后交头接耳的小獾被吓得一激灵,两人猛地回头,其中一个在见到那条绿格子围巾和长袍上的斯莱特林院徽时还打了个嗝儿——他甚至都没抬头看出声的人。

“借过,或许你们该靠边一点,并不是只有赫奇帕奇住在下面,”斯威特拨弄开从耳边滑落的刘海,才发现自己用清洁咒时忘了算上自己的头发,取出魔杖后那两个——包括下方一二年级混杂的赫奇帕奇齐刷刷地盯住他的手。

“”斯威特手腕动作难以察觉的僵了一瞬,然后若无其事地将杖尖对准自己,那个打嗝儿的小獾又嗝儿了一声,慌张的捂住嘴,只听两个阶梯上的斯莱特林小声说:“清理一新。”

“麻烦让让,谢谢,”黑发斯莱特林收好魔杖,又重复了一遍,下方的人群动作缓慢的往左边挪了挪,斯威特贴着墙一点也没碰到它们,路过最前方被两人夹在中间塞德里克时瘪瘪嘴,“迪戈里,他们对我是不是有什么误解,那个一年级看起来都快哭了。”

“咳,”塞德里克不自在的轻咳一声,刚要说什么,斯威特自己越过他们往地底深处走去,徒留一句“刻板形象”回荡在几人耳边。

随后路过的罗尔四人或轻蔑或鄙视地看了塞德里克众人一眼也下了楼。

“嘁,斯莱特林的毒蛇,”贴着护栏的赫奇帕奇轻嗤,塞德里克探头往下看了一眼,那个和他同样发色的斯莱特林已经不见踪影。

“走吧,这里实在不是个实验咒语的好地方。”他说。

队伍又开始讨论起来,不过更多的是互相交流对斯莱特林的看法。

已经回到休息室并舒舒服服仰躺在床的斯威特无所谓别人对他、对斯莱特林的看法或意见,他只是在想自己从入学以来是不是有些过度依赖系统,虽说他敢肯定自己目前的魔法水平比同年级所有人都高,但他会的咒语并不算多——老师教的、随便在伊芙琳给他的小恶咒大全上挑拣的、通过系统作弊学的、双胞胎分享的、还有暑假期间让他浑身难受几个月的清洁咒和一忘皆空。

再算上女士安不知道通过什么方式教给他的回溯记忆,认真算下来还不到30个,乍看之下数目不少,比一般的学生会的多得多,但实际上他常用的只有清洁咒、光亮咒、漂浮咒这三个而已,其他咒语的熟练度几乎全靠课上刷。他发誓最近真的没有偷懒!

好吧,最关键的并不是这些。

“漂浮咒漂浮咒4级为什么我连关个窗户都做不到?”斯威特呢喃,指尖无意识挥动,周身零碎物件晃晃悠悠地飘到床铺上空,当他想着让它们动起来时,那堆东西仅仅呈波浪状起伏旋转不到半分钟就齐刷刷地掉在了地上、床铺,还有他的身上。

斯威特拿开砸到脸的枕头,猛地坐起——一年级他还用无掌漂浮咒让飞天扫帚带他飞了一小圈,虽说只有那么一次,现在漂浮咒都被刷上4级,即使它卡经验了——是的没错自从满4级,不知道为什么经验条就再也没动弹过。

“也不至于啊”坐起来的斯威特有些迷茫,“怎么会这样?”

仿佛被摄魂怪追赶的安德鲁急匆匆关上门,还没来得及放下手上那堆东西就听见室友的自言自语,看了眼他床铺地上的羽毛笔羊皮纸还有零零碎碎的珠宝疑惑地问:“什么?”

“我能让扫帚飘起来,并且带着我飞一圈,却不能用它关窗户??”斯威特一边掏出魔杖手势从抽屉里掉出来的东西,一边难以置信地自问。

“这不可能!”安德鲁反驳,“我是说,没有人能用漂浮咒飞行,而且你确定不是扫帚本身的作用?”

“你的意思是我的错觉?”

“当然,”安德鲁回答,他顺手把那堆东西丢在自己床上,取出自己的魔杖也收拾起来——当然是漂浮咒,在斯威特的影响下,这个魔咒是他用得最熟练的其中一个,而且比起斯威特面前那堆动作曲线有些僵硬重复的珠宝,在他的漂浮咒下四散的羊皮纸甚至跳起芭蕾,斯威特看得眼睛都瞪大了,“wtf?!”

“wtf?”安德鲁皱眉,疑惑的重复了一遍,看了一会儿室友动作后总算发现不对,他收拾好最后一张羊皮纸问道:“为什么会这样?”

“我也不清楚,实际上关于这个魔咒我能办到无杖无声。”

“无杖无声?!”这回换做安德鲁瞪大了眼。

“没错,”斯威特手指作魔杖划出一个简短而标准的动作,羽毛笔晃悠悠回到桌上的墨水瓶旁边,“但我不能让它们像你那样,我今天甚至不能用它关上一扇窗户。”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