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hp]阿兹卡班代理人 > 第31章 听说这是个游戏

我的书架

第31章 听说这是个游戏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斯威特和伊芙琳回到小房间,就看到抱着快递不撒手的三人挤在一块往坩埚里丢东西,不时还发出惊叹。

“你们在做什么?”斯威特凑过去。

乔治:“实验新产品,岩浆糖,”

弗雷德:“就是你吃的那个,冰冻糖,”

两人:“灵感来自你赠送的隐形衣。”

法内:“比起直接吃它们更适合放进饮用品里,”

三人:“我们在看多个混合在一起会发生什么!”

“韦斯莱三兄弟?”伊芙琳说出了斯威特想说的话。

坩埚里蓝色与红色交汇,起伏不定,时而结冰时而沸腾,斯威特看着微微颤抖的坩埚有种不好的预感。

“砰——”

“统统加护!”斯威特迅速点击卡牌。

这就用上复制卡的伊芙琳比起他只慢了不到一秒,看了眼沉迷实验结果的三人脸色不虞地说:“这周末我就把属于你们的那份拿走!”

“!!!”三人齐刷刷看向斯威特。

斯威特无语地撤掉众人身上的盾——位于坩埚边的三人身上的魔咒不出他所料的被炸出了零星小洞——他又对着地板用了个清洁咒,“看我干什么,我说过,站着的人才有资格享用卡里米准备的周末晚餐,哦对了,再加上未来一周的甜品零食。说实在的,乔治弗雷德,你们的攻击如果能有这种威力,那张卡牌也挡不住。”

“毕竟它就比我的普通魔咒强上一点儿。”

所有人中法内才是最愁的,他可不擅长决斗,斯威特当然知道这个,“魔咒,魔药,或者别的东西,使用前给卡里米检查一下就好了(乔治:“听起来不像什么正经决斗”)当然不是,你们就当玩好了,这样吧,每个月输得最多的那个人得答应赢得最多的那个人一件事,比如伊芙琳你让法内去拉文克劳休息室,弗雷德你们的某个新产品伊芙琳不能拒绝品尝什么的(双胞胎:太棒了!)嗯卡里米,这里能用作决斗地点么?”

“当然”卡里米话还没说完,斯威特自己就否定了这个想法:“算了,这里不太合适,那就有求必应室好了!”

双胞胎:“没问题!”

法内和伊芙琳:“那又是什么地方?”

“一个神奇的地方,不过比起这里不太方便就是了,它位于霍格沃茨八楼,嗯”

斯威特思索片刻,最终制定了规则雏形:

1开始时间为每周五晚宴后,先到黑塔小屋集合,小屋内不允许露出魔杖

2集合时将所有携带物品交给卡里米检查,过检的每种道具只能使用一次

3所有东西检查完毕,还能正常离开小房间的人10分钟内到达有求必应室,才能参与接下来的决斗项目

4最先到达的人有先手权,魔咒使用限1次

5所有相关地点以及内容均不能告诉他人

“有什么别的漏洞等下周五再补上,”斯威特暗说自己像个狗策划,又限制了下双胞胎,“到时候记得把地图交给卡里米。”

乔治弗雷德:“哦!真是严格!”

“像个闯关游戏。”法内说。

伊芙琳下意识摸了摸耳钉问:“裁判是谁,你么?”

“我也是参与者。裁判是卡里米,但她只会在这里,以及有求必应室,途中她可不会看着你们,”斯威特笑得十分灿烂,“大家还有什么别的想说的么?”

法内凑到好友身边犹豫地说:“我的胜算好像不大?”

“我可没说不能找人帮忙,”斯威特低头小声提示。

这句话同样被伊芙琳听到。

当晚卡里米使出浑身解数准备了一桌丰盛的晚餐,几人包括斯威特都敞开肚皮往嘴里塞——说实在的,他也不敢说自己一定能赢,再说了,作为提议者,遵守规则是必须的。

然后开学第三周的周五,斯威特、伊芙琳、乔治还有弗雷德齐齐躺倒在黑塔小屋冰冷的地板上昏睡不醒,法内唤醒大家后不敢置信地问:“我是不是赢了?”

法内只带了一瓶药剂,某次小灶的意外产物,加热后散发的味道能让半米范围内的人陷入昏迷。

双胞胎醒来第一时间就缠着法内询问配比,可惜后者也忘了——他当时在走神!说起来解剂还是从斯内普那弄来的。

伊芙琳坐在单人沙发上陷入自闭,斯威特哭笑不得。

他居然也被法内类似“给大家看个宝贝”的话吸引了注意力。

“晚餐吃什么好呢?”

法内对着菜单指指点点,上面的内容是五人分别选出的最美味的食物——全球各地的都有,伊芙琳还特地送给卡里米一堆关于美食的书籍。

要知道,卡里米是大家公认(包括斯内普)的霍格沃茨最棒的厨师!

剩下四个人只能捧着清粥嚼着咸菜眼巴巴看着——斯威特手上的是大米粥,卡里米腌制的咸菜味道也是不错的。

可喜可贺,四人口味已经被斯威特带偏了。

后者表示发扬种花美食是举手之劳。

吃饱喝足后,几人在黑塔小屋玩新玩具——正是乔治和弗雷德带来的改良版充气棉花糖(立体椭圆,最大直径17~22m)和新品岩浆/冰冻糖。前者与其说是棉花糖,不如说是一团被隔膜包裹的水汽。

只需要取出魔杖指着糖纸念出“砰砰”,糖果就会迅速胀气变大,变大过程中把岩浆/冰冻糖丢进去,就能获得一个发热或者发凉的‘床垫’(法内是这么形容的,他简直爱死了双胞胎的新作品),从变大再到它‘漏气’成一块薄薄的透明胶片总耗时5~30分钟不定。

弗雷德说只有它们——他抖了抖掌心红蓝相间的糖果堆——能改变充气棉花糖的温度和颜色,但是双胞胎死活不肯告诉大家棉花糖里的水汽是什么,一脸得意地重复:“商业机密、商业机密。”

“可以吃的,味道还不错。”乔治神神秘秘地和伊芙琳讲,后者表示并不想当这个试验品,双胞胎可惜地叹了口气。

斯威特对着面前的棉花糖用了个变形咒,毫无变化之下只能退而求次选择改变它表面的颜色,可惜也只是将纯白糖衣变成了浅绿,不细看都有些看不出来的那种——可他的变形咒都刷上2级半了,据观察其他同龄人大多不过在1-2级初徘徊!

“梅林!”

“你是怎么办到的?”

“我们还以为它只能是这个颜色?!”

但这种程度就已经让双胞胎惊叹不已。

斯威特想了想说:“可能跟魔力有关。”

“你们制作的时候用上了魔杖?”法内也问。

乔治:“被你们发现了?”

弗雷德:“它诞生的地方正是坩埚。”

两人齐声:“斯内普的最爱!”

法内翻了个白眼。

“越是强大的巫师,制作的魔药效用也会更强,或许是因为这个。”伊芙琳说完,对着棉花糖就是一个变形咒,可惜什么也没发生,她开始怀疑是不是哪里出了问题,紧接着的火焰熊熊也不过是燃起一点火星。

果然有问题!伊芙琳想。

“加油,我们连火星都没有。”双胞胎贼兮兮地笑了,把兜里所有新品分享完后穿上隐形衣迅速离开小屋,法内奇怪地掏出怀表看了看,才后知后觉地尖叫道:“十点半?!”

他猛地看向斯威特,“宵禁了!”

后者无奈对伊芙琳耸了耸肩,法内是他们当中最少违反校规的人。嗯,实际上。

斯莱特林即使违反规定,也不会轻易让别人发现,以至于蓝眼男孩老用‘你带坏我和伊芙琳’的眼神看斯威特。

“哈啊~”斯威特打了个哈欠,他是真困了,“走吧话说我是不是该让卡里米隔出一件卧室?”

“好主意,干脆在这儿上课怎么样?”法内气呼呼地叉腰,他算是看出来了,除非必要,斯威特根本不会挪脚,“真是难为你琢磨出周五的活动。”

“我错了法内,”斯威特躲过戳向胳肢窝的手指,边套隐形衣边说:“难不成你想让我去骑扫帚?我都快无聊死了!”

法内穿过门板,“魔法还不够你玩?我看你每天练习得挺起劲。”

“那可不一样。”空气中传来斯威特的嘟囔。

同样隐藏在隐形衣下的伊芙琳紧紧跟在他的身后——她能通过耳钉感应到那枚袖扣的位置,斯威特得知这个才将袖扣作为日常携带品。两人并没有返回休息室,而是去到了城堡一楼,属于费尔奇的房间。

斯威特看了眼周围,确认无人才指骨轻敲木门,“我们来了。”

房间内等候多时的费尔奇打开门招呼他们进去,伊芙琳在隐形衣的格挡下毫不避讳地捂住鼻子,而城堡管理员灯泡般的眼睛里满是兴奋,显然已经迫不及待。

斯威特收好隐形衣,俯身摸了把洛丽丝夫人问:“感觉怎么样,阿格斯。”

“这种感觉简直太棒了!”费尔奇拿着收藏了几十年的二手魔杖,对准那根灰扑扑的羽毛念出熟记于心都快刻进骨髓的咒语。

“wingardiumleviosa!”

咒语和手势一点没错,可惜桌面上的羽毛毫无动静。

“不是,不是这样的,”费尔奇猛地后退两步,斯威特赶在他再次念咒之前制止了他。

“魔力是需要恢复的,况且现在你的魔力只等同于1岁左右的幼童,看样子你施咒成功过?真是个奇迹”斯威特安抚着手足无措的城堡管理员。

伊芙琳闷闷地声音从隐形衣里传出:“的确是个奇迹,从来没有年龄在30岁以上的哑炮能成功吸收迪西特,可能是我看的书上记载的并不全面。但即使数量足够,它也只能让你的魔力恢复到普通巫师11岁左右的程度。”

最后那句话是对费尔奇说的。

这是伊芙琳早就告诉过斯威特的检查结果,可以成功,但迪西特消耗数量庞大——49枚,比起她的姨夫多了一倍不止,伊芙琳直觉斯威特不会轻易给出。

费尔奇不断提醒自己不能着急,眼神不时飘向魔杖,洛丽丝夫人灵巧地跳上桌面,一屁股坐到了魔杖上,仰头绵长地喵了一声。

斯威特笑着说:“真是个好姑娘,我想赫尔米不会介意她的小零食被我分给她的朋友。”

伊芙琳指尖微动,她喜欢长毛的小动物,绝对不是因为觉得洛丽丝夫人可爱,这只长毛猫的叫声可太难听了!

费尔奇动作轻柔地抱起猫,对斯威特说:“我都不知道该如何报答你们我只是,只是个哑炮,除了学生们用过的,还有书上教过的魔咒我什么都不知道,这里也只有从那些不听话的学生那儿收来的破烂,哦对了,这是我”他说着从枕头底下掏出一个钱袋。

“看样子你还不太清楚一枚迪西特在别人眼中价值几何。”伊芙琳发出一声嗤笑。

“不用这个,”斯威特摇头,费尔奇露出不知所措的表情。

“你很幸运,遇到了我——啊,还有伊芙琳,要不是她我也不会知道迪西特的具体作用,恰巧,我手上的迪西特足以让你恢复到你的极致,”斯威特头顶骤然出现一堆在灯光下散发绚丽光彩的白色圆珠,待费尔奇看清,他又将它们收回系统。

洛丽丝夫人被主人用力的怀抱勒得发出一声惨叫,费尔奇连忙道歉,只是他的眼神还停在半空——那里曾出现过他的希望。

斯威特笑着说:“恭喜你,阿格斯,从现在起,你是个巫师。”

“我并不希望这个事实太快被别人知晓。至于你什么时候能得到它们,将由我和伊芙琳来决定,她才是你的主治医生,听从医嘱是每个病人应当办到的。”

“而我,则需要你的帮助——禁书区。”

“不,”费尔奇下意识拒绝,“你会触犯校规!”

“没那么严重,去拿书的是你,你可以决定我能看到什么,”斯威特语气诚恳,一副对知识十分渴求的模样,“你一定有办法办到,我们不过是互相帮助,阿格斯。”

伊芙琳仿佛在费尔奇身上看到了当时的自己。

“我就知道你不会那么好心,”伊芙琳在斯威特进去寝室前小声说,斯威特侧身面向她,“我当然是好心,但如果不要点有分量的报酬,谁敢接下它们?”

“我可是斯莱特林。”

“你更像头恶龙,用财宝吸引可怜人的到来,诱惑他们用更宝贵的东西换取。”

斯威特微笑道:“没这么严重,这只是个游戏。”

“也没错,只不过你是游戏的制定者,”伊芙琳解开头绳,长而顺滑的黑发如同瀑布般倾泻而下,带着点点金光。

“你的手环快没用了,明天记得戴上我送你的那个,”斯威特撩起飘到手边的头发,绸缎般的手感令他不自觉摩挲两下,赶在主人生气前将他们放下,转身握住门把手,“还有,谢谢你的夸奖。”

他示意伊芙琳可以返回寝室,关门前愉悦地对她说。

“晚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