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傅尘传 > 第004章 虞朝商国

我的书架

第004章 虞朝商国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先前昏迷了很久,刚醒来的脑子也有点迷糊,现在回过神来傅尘才发现情况不对。

  他是确切的记得自己从高空坠落受了重伤昏迷,到现在全身都还疼着,这点毫无疑问。

  如果是原来世界的人,要么不救,救的人也百分百送他进医院,怎么可能只是给他服用草药?

  而且这些人虽然也说汉语,可从衣着服饰、言谈举止,到房内的陈设装饰和周边的环境,都没有丝毫现代社会的痕迹。

  这里不是曾经生活的世界,这一点已经能确认无疑了。

  作孽啊!怎么就莫名其妙的摔穿越了呢?

  傅尘心里那个恨啊,也不知道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报,才能得遇逆天的机缘和传承。

  报答家人的话尚且不说,而且师父提过,地球在不久的将来还有一场灭世危机,需要他处理化解呢。

  傅尘的内心乱成了一团,唯一庆幸的事,就是造化新生和传承都还在。

  一旁的两个女孩听的一头雾水,紫云疑惑不解:“美人口中所言之剧组、影视基地是何物?”

  “那个……唱戏看过吗?”傅尘谨慎犹豫的试探着问,见两人点头后才松了口气回答:“噢,看过就好,就是指戏班子、戏台子。”

  真是庆幸了,庆幸这里也有唱戏这东西,不然还解释不清呢。

  在陌生的世界,又重伤未愈不能动弹,傅尘提醒自己:之后说话得谨慎小心些,尽量不惹出麻烦才好。

  紫云听了一怔,恍然大悟后惊讶、无奈,苦笑道:“美人竟以为我等在做戏欺骗?委实、谨慎太甚了。我职责在身不能久留,美人便好些休养吧。浅雨,仔细照看好美人。”

  旁边的萝莉侍女原来叫浅雨,她躬身应答:“奴婢遵命!恭送紫云大人!”

  ***

  傅尘伤势严重,只能老实的躺在床上,吃药喝水都由侍女照顾。

  除了浅雨外,还有另外那个名叫晴云的,两人年纪相仿,分日夜轮替,照看的尽心尽责。

  躺着无所事事,傅尘通过和两个侍女陆陆续续的交谈,对身处的这个世界有了初步的了解。

  这个世界和“前世”系出同源,只是发展轨迹截然不同。

  从古至今,这里竟然都只有一个朝代统治天下,名为大虞,和“前世”由舜建立的、只存在传说中的不同。

  这里的大虞没有多年内战、朝代更迭,更没有帝王大肆焚书,在历史的传承方面清晰而明确。

  举世皆知,此大虞由初祖轩辕黄帝建立开始,传承到现在已经是第十五任虞帝。

  之所以这样,因为大虞朝有着比其历史更加悠久的仙道传承存在,并把仙道作为立国根本。

  大虞很早就有了明确而完整的修行相关制度,以确保:

  下自平民百姓,上至帝王将相,不分男女,不论出生,只要年龄、资质满足,就可以从家族或者学堂得到相应的功法,踏入修行路。

  历代中,凡是能成虞帝的,皆是实力超凡者,在位时间少的数百年、多的上千年。

  至现任虞帝,已经是黄帝5017年,又被称世人称作大虞仙朝。

  这在“前世”是难以想象的,说出去鬼都不信,不愧是神话世界,奇迹一样存在的王朝。

  得知这么一个让人震惊的信息,傅尘担心泄露底细,不敢过多的追问,心里却是喜忧参半。

  喜的是,这样的大环境确实比“前世”的世界更适合他按照传承踏入修行的道路。

  由此推断,自己会来到这里,应该也是师父造成的,等将来修为够了,也一定可以想办法回去。

  忧的是,在这种背景下,修行高手必定很多,尤其在无双宫这样的上层圈子,他不敢贸然开始修行。

  这两天的晚上,暗中参悟过脑中传承的功法后他已经了解,修行到一定境界的人,都五感敏锐。

  如果直接修行,让人发现自己受伤前后的异常,被当作意图不轨给直接杀了,那就太冤了。

  有了这个顾虑后,傅尘仅仅只敢暗中参悟,连一次真正的尝试都没有。

  只有离开无双宫,才可以放心的开启修行、提升实力,不然身处这仙道世界,连起码的自身安全都保障不了。

  奔着这样的目的,傅尘在和侍女的闲谈中,旁敲侧击的大概了解到一些基本的地域信息。

  这个世界统分为海内神州、海外和大荒三大部分。

  海内神州,就是由大虞统治的天下总称,因从轩辕黄帝时期就被分为了九州九国,也称为九州。

  侍女限于年龄、身份、地位的局限,所知的除了这些笼统信息之外,较为确切的只有本土的情况。

  本地名为玄洲城,是大虞朝九国之一的商国国都。

  商国地处大虞九州东南部的扬州,临接东海,西靠荆州,北接徐州。

  玄洲城地处于扬州的中心偏东北位置,分为内城和外城,由高高的城墙分隔。

  内城中心是商王宫,以及周围王子公侯等贵族的府邸宅院;外城是工农布商、贩夫走卒的普通平民居所。

  而无双宫,就坐落于玄洲城中心的商王宫正东十里,在内城和外东城中间,远离喧嚣,环境清幽。

  偶尔的闲聊套话之外,傅尘每天就是安静躺着,吃药,发呆,晚上参悟功法传承。

  姜医官无愧紫云的超高评价,医术超凡入圣,妙手回春,傅尘的伤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痊愈。

  仅仅只是三天时间,他就已经可以独自下地行走。除了动作幅度大的时候脏腑还有些许疼痛外,伤势已经好的七七八八。

  站在高大的铜镜前,傅尘第一次看见了自己新生后的模样,终于明白为什么被人叫做“美人”。

  镜里,他身材颀长而匀称,至少有一米八五,凌乱短发下五官神俊,美的梦幻、不真实。

  十七八岁的脸上,有着雌雄难辨的矛盾气质,却不显得阴柔妖异,反而浑然天成,完美无瑕。

  穿着白色长衫,潇洒飘逸,卓尔不凡,“陌上人如玉,君子世无双”,分明是谪仙下凡尘。

  震撼吃惊过后,由侍女浅雨领着,傅尘第一次走出房间。

  穿过长长的回廊,看见了如诗画一样的清澈美景。

  远见碧蓝如洗万里澄空,白云悠悠,鹰击长空万里;近看芳草群花争相斗艳,蜂蝶飞舞,百鸟啼鸣方圆。

  天空大地、山川草木,不但没有丝毫工业污染,还都泛着一层隐约的晶芒,蕴含一股生机勃勃的气韵,比起原来的世界简直天壤之别。

  深吸一口,能闻到空气的清新和纯净,傅尘心旷神怡,忍不住赞叹:“这里……真是,人间仙境!”

  听他夸赞,浅雨与有荣焉连连点头,很自豪:“殿下寝宫,从花草树木、假山流水,到水榭亭台、陈设布局,尽皆不凡,是太上王不惜人力物力倾心建造,耗时十年之久,前年春天方才建成的。”

  傅尘赞叹的是这个世界环境,倒不是眼前宫内的所谓奢华美景。

  对着侍女笑了笑,转身沿着走廊,穿过庭院,朝着园里走去,心里却在考虑着自身的处境。

  想要离开,就绕不开他的救命恩人,无双宫的主人、侍女浅雨口中的殿下。

  她是当今商国君王最小的妹妹,和商王一母同胞皆是嫡出,一出生就受万千宠爱于身。

  五岁时,被她的父王、当今商国的太上王赐封号“无双”,并下令为她修建宫殿,是现如今唯一有封号和专属宫殿的公主。

  几天来缘锵一面,只因无双殿下的修为到了要紧关头,那日回宫后就立刻闭关修炼以求突破去了。

  想到这里,傅尘转身询问侍女:“浅雨,你们殿下还要多久才能出关?”

  “奴婢不知”,浅雨惊慌低头,偷偷环顾周围后小声劝道:“殿下之事只有近身亲卫知晓,严禁下面私自打探议论。美人如有紧要之事,奴婢可向紫云、落雨两位大人禀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