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天雷能有什么坏心思呢 > 第80章 低调做人(三合一)

我的书架

第80章 低调做人(三合一)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老黄牛特地写得是人话。

杜圣兰看它最后还稍微停顿了一下,似乎是想写什么,又放弃了,他深刻怀疑是脏话。

阴犬走上前,最后问了一遍∶"想好了"

牧童面色沉重地点头。

杜圣兰揉了揉眉心, 强调道∶"问牛。"

老黄牛内脏肠子流了一地, 求生欲很强, 硬是撑着口气没咽下去。

不可名状的诅咒力量让众人后退了一小步,半空中,黑色雾气包裹着一张崭新的白纸,和纸狗粗制滥造的做工不同,这张纸先是在鲜血中浸润过,彻底染红成一张血纸后,被黑气萦绕穿透,像是正经历一场窗花的裁剪。

为老黄牛制作神魂载体需要的禁咒更多, 一团黑气下,众人什么也看不清。

冥都生灵并非不死不灭,禁咒会随着岁月逐渐消失,到那时灵魂将永远沉沦于黑暗不得超生,值与不值,谁也无法评判。

牧童私心是想要老黄牛活下来的,失去爱人之后,漫长岁月下他只剩这么一位朋友。

等待的过程中,牧童终于开始谈及发生了什么,先前他一出冥都就预感到异常。在可疑气息靠近前, 牧童立刻虚空绘制了传送阵。

"我仗着不灭的灵魂,认为来人无法奈我何。"牧童早就不再清澈的双目里淬满了寒意∶"不料对方以黄牛安危作威胁,逼我交出手鼓。"

飞雪道君∶"手鼓现在在哪里"

牧童道∶"时间紧急, 随机传送。以阵法的能量来估计,应该在靠近南北域交界处的区域。"

说了等于没说,那片区域面积十分宽广。

牧童随后又道∶"我会随你们一起去找。"

临到近处,他可以感觉到手鼓的存在。

眼下也没有更好的法子,飞雪道君直接问道∶"天道碎片是不是在鼓中"

牧童眼神闪烁,没有否认,片刻后才道∶"只是部分不完整的碎片。"

说话的功夫,黑雾逐渐消散,黄牛结实的身躯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头纸牛。它的身体给人感觉很空,肚子里仿佛什么也没有,黑气彻底消失的时候,纸牛身上开始长出皮毛,对比纸狗的丑陋,这头牛勉强还能看。

它的腿是跛的,走起路来有些费劲。

阴犬道∶"以血水为引,可以延长禁咒存在的时间,但会保留生前的残缺。"

牧童走到纸牛身边,轻声道∶"活着就好。"

不管别人是如何定义生死,至少这一刻,他是欣慰的。

傀儡牵来步辇,拉扯下几个暗处的铁链,伴随一阵机械运转的声音,步辇形状发生改变,最后竟变幻成一辆兽车,飞雪道君让众人上去。

阴犬因伤势未愈,先行返回冥都。

兽车内部丝毫不逊色于飞舟,杜圣兰不由感叹∶"雪花狮子一定很喜欢。"随即他向飞雪道君打听∶"师兄可了解灵青道君,为人如何"

飞雪道君神情有些古怪,一挑眉反问∶"好端端的,怎么突然问起他"

"我有个朋友,在给灵青道君做厨子。"围攻墨家前,杜圣兰只来得及和阴犬说明小阴犬的近况,虽知道它生命无虞,但毕竟是上界,大家少不了还有担心。

"厨子"

杜圣兰三言两语介绍了一下小阴犬。

在听到对方能做出让人智商变低的饭菜后,飞雪道君眼角细微的纹路抽动了一下;"难道不更该担心灵青道君的安危"

杜圣兰想了想,好像也是。

兽车疾驰在万丈高空处,它的飞行高度让经行的飞舟都很难注意到。

顾崖木正对着交接处附近的地图研究,杜圣兰身子微微倾斜,跟着一起看,偶有几次蹙眉∶"梵海尊者没有下界,却能猜出天道碎片所在。

顾崖木∶"他本就是九川大陆的修士,这些年应该没少琢磨。"

需要探讨的问题很多,目前更需要把时间留给寻找碎片。

顾崖木圈出了三个地方,分别是幽兰禁地,十万大山,和自由城。

其中幽兰禁地在交接处较为中心的区域,自由城离得很远,但前些日子有秘境出现,通道被吞噬后周围能量紊乱,有一定概率成为手鼓传送点。

盯着这三个区域看了片刻,顾崖木沉吟道∶"先去十万大山。"

胥洲陨落在十万大山附近,溢散出的气运弥散在群山万壑间,气运强的区域更容易吸引一些宝物降落。

九头妖兽飞行速度极快,今年春日到来得早,隔着一段距离举目远眺,远处山间隐隐有一片青绿。

飞雪道君忽然说道∶"信仰之力其实和气运有异曲同工之妙,得到的信仰越多,同这片大陆间联系就越紧密,有助于找到天道碎片。"

一句话直接点出了梵海尊者要在九川大陆传播信仰的原因。

他又提起灼日道君∶"此人资质一般却气运昌隆,师尊要给你的一件东西还在他那里。

杜圣兰∶"给我"

飞雪道君颔首∶"师尊在下界留下过传承,对于关门弟子自然是要准备一些。他一共留给你两件至宝,其一便是那日的龟甲仙泉,另外一件宝物为红鲤,是一活物,但此物必须有气运孕养,我们几个师兄弟气运不够。"

"师尊失踪前,将红鲤交给灼日保管。"

杜圣兰陷入沉思,幽兰尊者能修炼到帝君,手段必然非凡,这种完全不留后手的交待,很是耐人寻味。

飞雪道君笑道∶"这就是师尊的高明之处。他早就知道灼日会将宝物据为己有,前期红鲤可助人修行一日干里,代价是仙运稀薄。"

杜圣兰曾和顾崖木探讨过仙运和气运的区别,如今听来二者不可兼得。

"倘若不是过分依赖气运,如何会在修行分身法时出现意外。"飞雪道君道∶"师尊是拿他的气运当做池塘给你养鱼,能不能捞回来就看你的本事。"

杜圣兰忍不住问∶"灼日道君就没怀疑过"

飞雪道君冷笑∶"师尊以远游探索世界为由交托宝物,他那时也才上界不久,到现在都以为师尊出了意外回不来,捡了大便宜。"

话锋一转,他说道∶"红鲤另有他用,灼日用错了方法,才会落到今日地步。他太贪了,不然只动用原本师尊给得保管费,也不至于走了岔路。"

语毕,飞雪道君拿出一根鱼竿,一本秘籍∶"今日来找宝物,灼日必然带着红鲤。稍后以气运为饵,有机会把鱼钓回来。"

时间紧迫,兽车已经停在十万大山外,飞雪没功夫-—教他,气运化饵的方法就在秘籍中,说了句随机应变,飞雪道君便叫上牧童,带着傀儡一并离开,并未留给杜圣兰任何傀儡。

在渡劫时给予的帮助有多慷慨,日常罗刹门就有多苛刻,完全是放养。

鱼竿触感冰凉,表面上印有繁杂的花纹,毫无疑问是一件至宝,杜圣兰明白飞雪道君带自己来的原因,让他在混乱中找准机会钓鱼。其中的风险自不用言说,有关天道碎片,稍后必会爆发一场残酷的争夺。

十万大山生存的妖兽不少,村圣兰和顾崖木尚算小心地走在其间。顾崖木停步看向前处,一名死去修士的尸体倒在路边,死相凄惨,被开膛破肚,像是经过了严刑拷问。

杜圣兰查看了一下伤口,和老黄牛类似,创口边缘皮肤焦黑,存在灼伤的痕迹。

"看来灼日道君也来过这里。"

不但提前一步来了,对方还抓了个倒霉的修士进行拷问。

再次望向十万大山时,杜圣兰的目光有了些变化。气运用在找宝物上很好使,两方作出一样的判断,手鼓大概率被传送到了这里。

顾崖木提醒他∶"专心钓鱼。''

天道碎片涉及的因果太大,一般人根本接不下。

杜圣兰点头,他亲眼见识过手鼓的厉害,相当有自知之明,不会妄想去掌握。

"这次我们一定要低调。"像是为了强调这一点,说话的时候,他自顾自轻点了两下头。

山间妖兽活动得十分频繁,接下来的路程中,杜圣兰足够谨慎还是撞上了几只。顾崖木稍稍释放了一点真龙的气息,先前还虎视眈眈的妖兽立刻跑得没影。

伸手在空中虚握了一下,顾崖木道∶"有能量波动的痕迹。"

杜圣兰作出最坏的推测∶"灼日道君快了一步,又有红鲤指引,说不定已经找到了手鼓。

冥都是最后一道防线。回到上界必须通过界壁,然而仙人手段万千,每日都有往返界壁的,仅靠冥都的力量无法阳拦。

思前想后,只能寄希望于对方还没离开十万大山。

轰隆!

一声巨响突然从天空传来,打断二人说话,银白色的光芒在眼前一闪而过,掠过大树的时候,几只鸟惊得飞了出去。

杜圣兰仰头看天,电流脱离自然规律前往一处,分明是有人渡劫的征兆。

顾崖木问∶"去看看"

杜圣兰一脸深沉∶"往热闹的地方窜,不太符合我低调的作风。"

话音未落,山间传来一声狮子吼,飞雪道君清朗的嗓音回荡在天地间,几乎盖住了雷电酝酿初期的轰鸣。

"小师弟,上天劈人-

杜圣兰∶"来了!"

飞雪道君亲自发声,他也不耽搁,立刻化雷随天地间的牵引之力游往中心密集的地方。途中杜圣兰扒拉一下旁边的闪电,觉得强度很一般,又捏了捏前面的那道雷,确定渡劫人的实力普通。

远远地他看见了正在对峙的两方人。

飞雪道君和傀儡处一边,对面则是灼日道君和几位梵门弟子,中心区域正在渡劫的……社圣兰眯了眯眼,确定没看错。

何不鸣

灼日道君着一身红袍,没了面对梵海尊者的那种卑躬屈膝,他神情冷凝道∶"飞雪,论实力我远不如你,但你罗刹门可没几个人能下界。我已将此处一切汇报给梵海,,稍后自有人来接应。

飞雪道君手握折扇,笑意不达眼底∶"小师弟,来了吗"

天上传来一道模糊不清的声音∶"我在。"

"速战速决,劈死这个用来拖延时间的工具,手鼓也在他身上。

杜圣兰大约理清了事情发展,两大道君对上,下界彼此能动用的实力有限。灼日道君为了万无一失,将手鼓交给何不鸣,用渡劫来拖延时间等待支援。仙君再厉害,也不能攻击渡劫者。

他唯一想不通的是,何不鸣是如何卷入这场风波中

"是不是好奇我为何会在这里"

何不鸣注视着苍穹,冷笑道∶"我在秘境中得到了传承,对方收我为梵门弟子。

听他的意思,梵海尊者早就在为今日做准备,提前准备一个随时可以渡劫的修士,关键时候用来拖延时间。

何不鸣缓缓扯开笑容∶"杜圣兰,宝物可不止你有。"

从领口处可以窥见他里面的软甲,头上的发冠也显露出一种威严的气息,一看便知是宝物。何不鸣没有背着他那把常用的古琴,手上拿着一把伞,显然也是防御类法器。

这些宝物琴宗是拿不出来的,杜圣兰彻底领略到了梵海的城府之深,私下布置了这么多暗手。

下方灼日道君大笑∶"小子,只要你尽可能扛住,日后还有得是好处。"

何不鸣正在渡得是化神期的天劫。他天赋有限,天劫威力也很普通,可供杜圣兰发展的空间不大。

身后涌现出无形的推力,预示着第一道雷劫已经酝酿完毕,该他上场劈了。

杜圣兰没有藏拙,俯冲直下的刹那,直接拎起锤头砸了上去。天道规则下,第一重天劫发挥出的实力有限,锤子大部分的力道又被伞面卸掉,何不鸣站在伞下,毫发无损。

灼日道君脸上的得意更甚,他现在只用轻松待在一边,等着援兵来就好。

虚空中,杜圣兰望着何不鸣满身的法宝,暗道有些麻烦了。

第二道天雷他尝试施加合欢心法的力量,何不鸣受到影响身子微微一颤,软甲如爬山虎自动延伸护持住头颅,最后他硬生生靠着法宝坚持了下来。

好不容易等那阵酥麻又疼痛的电流过去,何不鸣露出快意的狞笑,缓缓吐出三个字∶"无用功。"

他对杜圣兰的愧意,早在被劈废时便烟消云散。

杜圣兰冷静地琢磨起其他法子。手鼓在何不鸣身上,如果能有办法偷过来就再好不过。可这件事的难度不比前一件少,谁知道手鼓藏在哪里,假如收在储物戒,如此多的防御法器下,自己根本接触不到。

眼看事情按照预想中的顺利发展,灼日道君放松下来,视线落在了老黄牛身上,似乎诧异它还活着。不过很快,他嘲讽地对牧童说∶"先前你乖乖交出手鼓,还能白得上一笔好处,何必呢"

"蠢货,"牧童嘴角动了动,露出一个渗人的微笑,"你杀了黄牛,它快要被吵醒了。"

不等灼日道君仔细琢磨这句话的意思,一股气流反冲向何不鸣体内,原本小小一枚的储物戒,突然爆发出夺目的光亮,它在不停地膨胀,就像极限拉扯的橡皮筋。周围空间小幅度扭曲,强烈的危机感传来,何不鸣的身体比理智先行一步,扔掉了储物戒。

他做了一个无比明智的决定,几乎就在一瞬间,储物戒在半空中爆炸,无数物品纷纷扬扬砸落,唯有一道光亮,猛地朝天上的闪电窜去。

牧童见状也有一丝诧异,后知后觉反应过来什么,低吼道∶"快闪开!你掌握不了天道碎片,它想为你重塑道体,送你去补天。"

他不是在担心杜圣兰的安危,而是杜圣兰补天去了,以后谁来接替自己

杜圣兰夺舍雷劫前,天资绝世但境界有限,修行旅途漫漫,只要和手鼓做过交易,牧童有信心他在补天前就死了。现在不同,对方已是大乘期,距离飞升恐怕也不远了。

面对疾速而来的流光,杜圣兰险些直接骂爹,他就知道,不要轻易凑热闹。

逃是不可能的,参与修士的雷劫时,必须要等雷劫彻底结束才能离开,杜圣兰不但不能逃。虚空中的电弧已经酝酿完毕,他被迫随着雷劫冲下去。

眼看手鼓就要接触到自己,一道光芒隔绝了双方的碰撞,灼日道君被雷劈得肩膀颤抖。

杜圣兰惊讶∶"没想到,第一个来救我得会是你。"

""

早在储物戒炸开的瞬间,灼日道君已经飞身,这使得他比顾崖木和飞雪道君早到了杜圣兰身边片刻。

手鼓早就不是当初的死物,尘封已久的天道碎片苏醒,手鼓巧妙地利用雷劫,围着何不鸣转圈圈。

灼日道君连忙收敛仙威,防止伤到何不鸣引来天罚。

手鼓守株待兔, 等着杜圣兰下一次冲下来。

天道碎片宛如活物,甚至智商不低,这是谁也没有料到的,灼日道君面色难看∶"现在怎么办"

没有人愿意让天道碎片和杜圣兰融为一体,万一碎片在这个过程中自动分解化为道体的一部分,那可真就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灼日道君脸色发青∶"少说也有四道。"

何不鸣算是天骄,但并非绝世天骄,化神劫差不多是在七道雷左右。

现在只有两种法子,直接杀了何不鸣,亦或是一直守在周围,阻止手鼓冲向杜圣兰。

前者没人愿意干,击杀渡劫者要耗损大量仙运。另一方虎视眈眈,谁的实力有削减,对方必定会趁此机会反扑,夺鼓杀人。

另外一种法子相对缓和点,即便不小心波及到了何不鸣,遭受天罚也能在可承担的范围内。

第四道雷劫冲下来时,几人同时拦住手鼓,奈何手鼓离何不鸣太近,这个过程中,哪怕不动手,他们也会被雷劈到,算是间接分担渡劫者的雷劫。

"换着劈。"顾崖木冷声道。

他和飞雪道君先一步下来,灼日道君负责阻拦第四道雷劫。

"你出个声。"灼日道君面对无尽劫光,分辨不出杜圣兰的位置,一点好脸色都没有。

"这里。"外围的一道闪电配合发声。

灼日道君抢先一步挡在他和手鼓面前,想要顺势掌握手鼓,可在天罚下,他被劈得没有余力去做其他事。

手鼓和不断承受天罚的灼日道君,二者相互僵持制约。无人注意的角落,虚空中出现一条无形的细线,一根鱼竿从半空低低垂下,金色的鱼钩在灼日道君周围钩来钩去。

"…"灼日道君嘴角一抽∶"你在干什么"

杜圣兰沉默。气运化饵的法子他还没来得及学,只能尝试一下愿者上钩的把戏。

顾崖木和飞雪道君没敢走太远,一旦灼日道君守不住,他们可以立刻接上。终于,第四道天劫过去,灼日道君半边脸不知道是被劈黑的,还是气黑的,肉体在迅速愈合,他飞身下来时,狠狠瞪了一眼天空中的闪电。

杜圣兰此刻也重新回归雷霆万钧中,天空中全是游走的电弧纹路。

西云型良,膨胀,俯冲。

伴随一声轻轻地 ''走你'' ,五重天劫到来,鱼线在半空中划过一道完美的抛物线。闪电敷衍地劈了何不鸣一下,坐在对方的伞上,分出一股电流操纵鱼竿,试图虚空垂钓红鲤。

"

几位梵门弟子不敢去看灼日道君的脸色,偏偏后者同样不敢走远,他要确保手鼓所在。鱼线坚韧,无法砍断,怒极下,灼日道君伸手抓住鱼线用力一扯,闪电险些从伞面滑下来,幸好及时抓住了伞面边缘。手鼓妄想要来个双向奔赴,被龙尾抽走。

灼日道君这也算在干扰天雷,猛地又被劈了一道。

先前的场景看得人触目惊心,一位梵门弟子压根不在乎灼日道君被劈了几次,忍不住道∶"你扯他做什么"

险些就功亏一篑了。

另有一梵门弟子劝道∶"别和小孩子计较。"

杜圣兰的年纪,他们称一句小孩不为过。

这手鼓万万出不得差池,原本是大功一件,如果天道碎片在眼皮子底下没了,梵海尊者必定会降罪。

半空中,杜圣兰很后悔先前没有抓紧时间看一眼秘籍,钓了这么久,连红鲤的影子都没瞧见。

劫云重新在天空中凝聚,杜圣兰恋恋不舍地收线,跟着回到队伍当中。

第六道天劫是由飞雪道君来阻拦手鼓。

这一次杜圣兰也放弃垂钓,过了五重天劫的强度分水岭,操作的空间会稍大一些,他想看看能不能顺势搞死何不鸣。

雷电卷起风暴,周围的火元素和风元素全部被卷入其中,雷霾盘旋着砸落,何不鸣瞳孔中映照出惊恐,单手以空气为旋律弹奏,试图阻碍雷劫的降临。

他这点微末功夫有点作用,但不足以化解天劫。劫光透过伞面,软甲开始解体,伞却是格外坚挺。有了伞做缓冲,何不鸣幸运地捱过了这一道天雷。

以他的天赋,如今应该只剩下最后一重天劫。留给手鼓的机会也不多了,一旦天劫消失,飞雪道君几人出手便再无顾虑。

大家都在等待第七道天劫,十万大山外出现数道强大的气息,是灼日道君先前苦等的支援。

就在灼日道君又一次以为要尘埃落地时,天劫降临,手鼓作出义无反顾往下冲的势头,在遭遇阻拦前,它却半途折返腾空,显然刚刚只是一个假动作。

同一时间,手鼓中爆发出的光芒直冲天际,一道爆响炸开,苍穹中出现黑洞,半边天空被瑰丽的色彩铺盖。

"天有异象,至宝现世!"

十万大山附近的修士看到天边异象,纷纷朝山中涌来。

手鼓逃窜,灼日道君正要去追,突然又停了下来,他担心稍后飞雪道君以杜圣兰为饵,引诱手鼓出现。

此刻何不鸣靠着宝物刚刚渡过他的最后一重天劫,体内充斥着崭新的力量,好像重新活了一遍。激动的心情才刚刚涌现在面上,宝剑破空刺来。

何不鸣立刻用伞去阻挡,被忽略的后背遭遇了一记重锤。

杜圣兰动手的时候,灼日道君丝毫没有阻拦的意思,一颗棋子罢了,没必要多费工夫。梵门弟子却是第一时间围上去,收走其法宝。

杜圣兰冷冷望着下方生死不知的何不鸣。

重伤下,何不鸣手指轻轻颤抖着,痛恨梵门人的绝情。没有外力协助,化神期哪里是大乘的对手。

包围圈去杀,他更关心天道碎片。收起锤子,杜圣兰耸了耸肩道∶"就这么对峙着,也没意义。"

灼日道君内心早就焦灼无比,生怕手鼓落在别人手中。

"不如这样,我躲起来,你们自由争抢。"

灼日道君冷笑∶"谁知道你们会不会有其他联系。"

杜圣兰∶"可以立誓。"

灼日道君目光闪烁,隐隐被说动了,随着十万大山涌来越来越多的高手,他终于还是选择妥协。

杜圣兰也不含糊,立下天道誓言,期间余光悄悄瞥向顾崖木,指了指地面,又勾了勾手指,顾崖木微微点头。

这个细节被灼日道君发现,当下呵斥一声∶"你现在立刻离开。

飞身远离这片区域前,杜圣兰突然又看向牧童。

似乎知道他想问什么,牧童开口道∶"手鼓主动出击害人时,无法做到精确定位,哪怕有交易联系。"

从规则制约上说,是手鼓先违反了交易条例。说完牧童心中也是暗恨不已,同样是违背规则,制定规则的存在和普通执行的人,完全是两种下场。

倘若换作他对杜圣兰出手,早就被手鼓吸纳,永世不见天日。

有了牧童的保证,杜圣兰这才放心离开。他没走太远,生怕天道碎片在暗处盯着,到了一处差不多的地方,施展《八神妖术》变身成一只皮皮虾,对着地面砰砰两拳。

石块被凿穿,黄土被翻出,打地洞这个活儿不是谁都能干的,杜圣兰挖洞的速度远不如顾崖木。

皮皮虾坚持不懈地出拳,终于,一个相当深的洞穴成型了。杜圣兰轻轻一扬手,上方的土堆石块被真气卷起,四散到其他地方,旁边的灌木丛被强行移动到洞口。

地底很凉,对于修士来说,这点温度不是问题。

杜圣兰用电流制作出一盏小灯,开始研究气运化饵的方法。翻看几页后,忽然幽幽叹道∶"不成仙,终究处于被动…"

倘若他今日是仙人实力,面对已经飞升的修士,天道碎片的目的就不可能达成。

杜圣兰心思重新回到秘籍上,丝毫不担心手鼓被灼日道君抢夺。先前他已经暗示过顾崖木自己藏在地底,他喝过龙血,顾崖木随时可以找到这里。一旦手鼓被灼日道君得到,杜圣兰便会立刻联系冥都,短暂封锁界壁出入口。

届时他只要守在界壁。

杜圣兰有自信,只要自己出现勾勾手指头,手鼓都会疯狂暴动想要来找他,灼日道君没可能浑水摸鱼回到天上。

十万大山间,正上演着一出激烈的争夺战。

手鼓本身的光芒似乎已经无法掩盖,它凭借难以想象的速度穿梭在山林间。一边摆脱追杀的修士,一边试图定位杜圣兰的踪迹。

连续几次都扑了空,手鼓像是无头苍蝇一样乱窜。

就在这片区域,为什么找不见

手鼓只在局部范围内活动,越来越多的修士形成包围圈。飞雪道君手下拉兽车的九头怪物都在追击天道碎片,后面赶来的修士并不知道这手鼓到底是什么宝物 ,但连仙人迫不及待想要得到,想来定是至宝。

天空有修士设了防线,为了确保能守住宝物,不少人开始组队,甚至当场形成雇佣关系。黑水商会更是派出了三艘飞舟守在外围,商会会长亲自带队赶往十万大山。

紧张到几乎室息的氛围下,远处突然传来一声巨响。

手鼓像是感觉到什么,微微悬停,先前逃跑中它使用了过多的能量,表面已经有了裂痕。此刻手鼓任由裂痕扩大。借助磅礴的能量,它爆发出比先前形成异象时更加孩人的光芒,刺目的亮度使得不少修士忍不住别过脸。

找准其中最脆弱的防线,手鼓猛地冲了过去。

::

不远处,山脉旁的树林中。

灌木丛被移开,地洞渗诱进白昼的亮芒。杜圣兰正在用气运老老实实搓鱼饵,一脸懵逼地抬起头。

"找到你了。"

天圣学宫院长面上带着残酷的笑意,冷冷望着下方。

自从塔楼被偷走,他每时每刻都想要杀了杜圣兰,墨家遭遇围攻后,天圣学宫院长更是明白了先下手为强的道理。

"老夫就知道,有热闹的地方少不了你。"

最重要的是 ,他先前看到了顾崖木,发现对方没和杜圣兰在一起后,更知道是杀死杜圣兰的天赐良机。

洞的另外一边,探出一只狗头,魔恶毒道∶"没错,今日你必死无疑。"

杜圣兰怔了下,魇不是一直跟着杜青光混

他惊诧的表情深深取悦了青眼阴犬。

"倘若不是我来了,你以为自己的行踪是如何被发现"

然而杜圣兰只是静静看着上面,目光越来越古怪。

夜长梦多,魇聚敛黑雾准备轰击地洞。就在这时,一股气流急速冲来,它下意识用先前积攒的黑气震退。天圣学宫院长也是反射性伸手一拍,两股气流冲击,手鼓卡在双方间半空的位置,下方正对地洞。

还没等他们看清这是什么东西时,忽见天空中飞舟法器聚集,周围不知何时出现无数仙人和大势力的头目,全都面露疯狂死死盯着他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