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天雷能有什么坏心思呢 > 第73章 偷天雷(二合一)

我的书架

第73章 偷天雷(二合一)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不会。

从来没听说过补发雷劫的, 得出这个结论后,纸狗浑身的黑血几乎要凝固。他这幅状态倒是取悦了杜圣兰,可惜没有办法为它描述更美好的未来,半个身子嵌入界壁时, 杜圣兰觉得快要被压碎了。

突如其来的疼痛下, 他毫不怜惜地狠狠捏紧纸狗的后颈皮:“你故意的吗?”

“你……不懂。”纸狗状态也不是太好。

如果原来的仙躯未废, 他们还需要承受更强的压迫感, 现在这些都不算什么。

纸狗的脑袋爆发出夺目的光彩, 仙运萦绕, 界壁识别到了和献祭法身同源的气息, 窒息感顿时少了很多。杜圣兰终于能掀起眼皮, 他还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接触界壁,‘时光’中,也只在远处看过。

界壁的纹路像是动物的肌理, 每一根脉络混杂着千万种不同的阵法。

只一眼便让人心中一惊, 他的阵法造诣和这面界壁比起来,可谓是沧海一粟。与其说界源是打开界壁的钥匙, 不如说是用来破阵的工具。

终于, 杜圣兰的脑袋挤过了界壁。

压力在这一刻陡然增大,先是脑袋, 紧接着四肢……界壁像是吐泡泡一样,挤压吹弄, 最后三千青丝划出一道弧线,杜圣兰身子朝前一栽,彻底进入了另一方世界。

他摸了摸袖子,指尖触碰到冰凉的鳞片,心下一安, 确认顾崖木跟着一起进来了。没有开口说话,杜圣兰立刻调息,体内的真气正在不断暴走,费了很大的功夫,他才让沸腾的血液和真气暂时平复。

“这便是灵压吗?”

真的能害死人。

骨骼被挤压的痛苦勉强还能忍,杜圣兰抬头打量这片天地,银龙也从袖子中游出,暂时趴在杜圣兰的肩头,两人一起仰头看。

“土狗。”纸狗骂他们没有见识。

杜圣兰懒得和它计较,附近没有修士的身影,谁也不会没事靠近界壁。浩荡无际的仙雾缭绕,像是回到了秘境里的松海,他脚下正好踩着一条河流,咆哮声在耳边呼啸而过,再看水又是静止的。

万千星辰倒映其中,就连身体都仿佛要融入其中。

踩着这奇异河流和地面感觉是一样的,但杜圣兰还是连忙离开了宽广的河面。

仙界的灵气不像下界驳杂,纸狗沉醉地吸了几口,傲慢解释:“此河名为岁月,映照无上超脱之道。据说以帝君威能,可自河中捞出日月星辰。”

仙界让人琢磨的点不少,现在不是研究的时候。按照先前商量好的,杜圣兰拿出地图,开始做最后确认。

银龙的爪子准确按在一处山脉上:“我在这里接应你。”

纸狗忍不住伸长了脖子去看,先前他们讨论时,纸狗光顾着幻想天雷精被师尊打得魂飞魄散时的画面,根本没注意听。

一人一龙分头行动。

上界随时有可能遇到仙人,杜圣兰身上没有仙运可以伪装,摇身一变,也变成了一只狗。

玉面刀:“……”就这么喜欢当狗吗?

“分我点仙运。”

玉面刀身上只残留着微末的仙运,自是不舍得:“仙运不能分……”

话音未落,杜圣兰召唤出宝剑悬在它头顶。渡归一劫混战的时候,他亲眼看到玉面刀将仙运分了一些给孙氏姐妹。

纸狗选择妥协,暂时匀过去一些仙运,咕哝着:“你无仙根,这仙运最后还得回到我身上。”

杜圣兰只顾眼前。

两条狗走在一起,果真没遇到什么怀疑。杜圣兰当初连小阴犬都能变,更何况一只普通的狗妖,压根没人能看出端倪。

行走在氤氲的仙气中,终于遇到了第一位仙人,后者周身散发着强烈的威压,刺得人不敢直视。看到两只小狗妖,他‘嘁’了一声。

杜圣兰身体颤抖得很有频率:“我们乃是灵青道君门下,看,看门的。”

“就你们这点修为,还看门。”大概是被杜圣兰的话语乐到了,男子没去专门为难只看门狗。

杜圣兰来时做过功课。

灵青道君实力高深,少与人结怨,唯一的乐趣就是养仙宠,种类不重要,全看他当日心情。上界的妖兽普遍出生就有练虚期的实力,它们的后代能承受灵压,可往往寸步难进。人类修士恰恰相反,还有进步的空间,但基本不可能再诞育子嗣。

“今日梵海渡三九劫,不去看看?”

杜圣兰回过头,看到是后面又来了一位仙人,正在和刚刚那名过路男子说话。

“有何可看?梵海苦修近千年,若连个三九雷劫都过不去,那他梵门也该到头了。”

“顶尖道君后期的三九雷劫可不是好过的,从他渡劫时能有几分余力,我们也可判断此人是否有望过六九雷劫。”那人深吸一口气:“日后一旦成为帝君……”

先前嚣张不可一世的男子沉默下来,他们在帝君面前,也不过是蝼蚁。

两位仙人最终结伴而行,前去观劫。

纸狗得意洋洋:“那两人都是道君,但也得忌惮我师尊。”

杜圣兰边走边一言不发地思忖,不知想到什么,黑溜溜的眼珠光亮不减。

梵海尊者选择渡劫的地方在皇极山。

此山乃是梵门势力范围内的仙山,共计三千六百二十三峰,数万里云雾遮盖,根据玉面刀的记忆,皇极山每一座山峰都被削减过,还有百座人工建成的高山。是梵海尊者相赠重宝,请来三位道君、六位星君,九位阵法大师联手,才布下了一个鬼斧神工的大阵。

聚拢云雾为棋盘,以山峰为棋子,不知棋局走向的外人如果误入,很可能会被拉入云海下积蓄的死水当中。此阵最绝的一点在于,有两个阵眼,其中之一就是梵海尊者本人。

他可在此界自由行走,他不死,阵不破。

今日观劫之人不少,能力强者在外峰拨开云雾观望,稍弱一些的,有仙人乘鹤,或御器,相熟者不时低头讨论一二。更远的地方,两只狗仰着脖子,什么也看不见。

头顶飞过的仙人,都赶来围观渡劫,没人去注意一只狗。

梵海尊者此次渡劫意义非凡,预示他有成为帝君的资质。更重要的是,不少人都想来看看梵海的死对头罗刹道君会不会搞破坏。

内山附近,梵门精英弟子封锁在各条入口,他们也不敢接近核心圈,恐受雷劫波及。除此之外,梵海尊者还请来了六位道君好友为他护道。

隔着老远,杜圣兰都能感觉到严防死守的阵势,空中有阵法设防,可见在上界渡个劫确实不容易。

“来了。”不知是谁低喝一声。

小狗头一直没低下来过,静静凝视半空中。

劫云未至,虚空先传来轰鸣巨响,通天的雷光照亮云雾,站在那里的人影终于露出真容。

梵海尊者立在半空中,法身未出,但虚影就在他身后,约莫百丈。他和杜圣兰在‘时光’中看到的一模一样,数千年过去,容颜不改,手中刀依旧是当年刀,只是刀身已经进阶,刀主人身上从前依稀还感觉到的一点霸气,如今全部被岁月沉淀成无尽的算计。

劫光闪烁间,映照出一张刻薄寡恩的面庞。

两只狗一动一静,静的看天,动的在地上打滚。

阴犬制作纸狗时,曾在纸上布下数条禁咒规则,但凡要针对杜圣兰实施歪心思,纸狗就会头疼欲裂。

雷光渐近,铺天盖地地朝梵海尊者上空区域涌动,缝隙间像是夹杂着寒潮,细看还渗透着一丝血雾。上界的雷劫和下界完全不同,不是紫红色,也不是传统的银蓝,而是沉稳到极致的锈红,微带有一点银光,让人不禁头皮发麻。

梵海尊者面无表情望着虚空雷劫,对他而言,三九雷劫如同囊中之物,自信完全可以过去,唯一麻烦的是罗刹那家伙。

须臾思考期间,虚空同时降下三道雷劫。

梵海尊者脚踏云雾,一刀横断三道天雷。

他虽为道君,但更喜人称他为尊者,围观雷劫之人不乏有仇怨嫌隙者,面对这一刀,也忍不住浑身一颤。

杜圣兰:“好强。”

纸狗从地上爬起来,大为得意。

“不能再任由他这么强下去,”杜圣兰目光深邃,“我要让他卡死在这个境界,然后慢慢追赶。”

“……”

三九雷劫每次落三道天劫,共落九次,雷劫的威力也将一次比一次强大。

纸狗捏紧了爪子,潜意识里自然是希望梵海尊者能成功渡劫。怨毒的眼睛不时盯紧杜圣兰,对方说是来偷雷,但现在全无任何行动。

杜圣兰在等。

等第五次落雷。

先前遇到的那两位仙人,从他们无意间的交流,落实了六九雷劫的恐怖,仇家如果等六九雷劫下手,缠斗中稍有拖沓,极大概率会一并陨落在雷劫中。

三九雷劫是最后的良机。天劫一般以第五道雷劫为分界线,前几次落雷,梵海尊者游刃有余,但他再厉害,五次落雷后,也不可能继续轻松下去。

雷光刺眼,杜圣兰一直仰头观望,对比修士的傲然,这雷劫仿佛才是傲视苍生。

他不被注意到是因为离得够远,修为在仙人眼中不值一提。然而在虚空中,还有一些看不见的存在,他们借助道则早早隐匿于此,一滴雨在空中久坠不落,水珠中有浓缩的花草树木,自成另外一方世界。

罗刹道君正藏身在这一处空间。

此人在天上威名不逊色于梵海尊者,有通天修为,生得一张天生严肃的面庞,他甚至不像是一个人,仙界曾不止一人猜测过,罗刹道君真身乃是一头凶兽。

“五刀。”第四次落雷后,梵海尊者用了五刀断雷。他的刀法奥妙不是杜圣兰现在这个境界能看懂的,但其中蕴含的剑道意志,杜圣兰却能感觉到几种。

他不动声色思索起后路,梵海尊者在世间恐怕不止留有一处传承,如果斩月山弟子失败,自己必须要再跑几次秘境,弄来一个传承喂给剑灵破解。

天空一片血光,星君之后,每一次渡劫都是逆天而行。这也是三九雷劫中蕴含血雾的原因,上界雷劫中红为不详,为逆天。

第五道雷光的血雾深刻不少,雷中外有浊气,内蕴戾气,三道天雷同时降落,梵海尊者的面容终于有了一丝波动,不再只依靠手中刀,召唤出一面白幡进行缓冲阻挡。

杜圣兰望眼欲穿地等待着,终于,刺杀的人出现了!

罗刹的出现所有人都不惊讶,如果他不来,众人才会惊讶。两位结伴而来的道君感叹:“罗刹的道也更强了,不知他刚刚藏身何处。”

大部分仙人来此,都下意识搜寻过皇极山周围,并未发现罗刹的踪迹。

无数仙人视线凝聚在飞身直接入阵的罗刹道君身上,他视皇极山的阵法为无物,穿梭自由,六位道君联手对他展开截杀。

罗刹冷笑一声:“梵海,难道就你会请帮手?”

话音落下,身后出现三道人影,虽人少,但各个实力拔尖。

刀光剑影,石破天惊,山峰开始自由移动,幻化成不同棋局困住外敌,罗刹道君直入劫光之内,以身承载雷劫,和梵海尊者间的战斗让人看得热血沸腾。他们背后的法身同时在交手,每一次碰撞,虚空震颤地动山摇。

纸狗都看得目不转睛,一回头,杜圣兰却不知何时不见了。

别人斗得难分难舍,杜圣兰正十分无害地借助劫光想要遮掩自己。

天空中已经开始第六次落雷。

他需要先找道雷练练手,闭目运转合欢心法,气息如绵柔之冰,吸引着那边的闪电。

三道齐降的雷,其中有两道短暂在空中一顿。

有用!

杜圣兰心中也不免有一丝激动。

不过这雷劫蕴含的天道意志有限,稍微挣扎了一下,依旧以大无畏之势落下。杜圣兰心中暗道可惜,如果能偷走中间的雷操作难度会小很多,可惜就跟他当日夺舍雷劫是一个道理,只有足够威力的雷劫,才有操纵的空间。

抱着一丝侥幸心理,杜圣兰继续运转合欢心法。

他伪装出自然的气息,试图召唤雷劫回到自己的怀抱。

来吧,孩子们。

这种吸引力是致命的,纸狗一瞬间都被蛊住了,想跳上天拥抱这道雷喊爹。

顶尖道君的较量撼动了皇极山周围的修士,杜圣兰坚持散发着温和纯净的气息,可是直到倒数第二次雷劫砸落,都没有任何成功的迹象。到了这个地步,杜圣兰也不由有了一丝焦虑,上界灵压压榨着他体内的真气,导致无法全身心地投入到功法施展当中。

前两道雷已经被梵海尊者削了,只剩下最后一个还在锲而不舍地劈。

孩子,我是你爹啊!杜圣兰试图传递自己这里才是温暖的港湾。

然而仅存的那道雷还在一根筋地往下劈,最终被像竹笋一样一节节削断。

八次落雷后,皇极山雾蓝色云雾彻底被天空的血光覆盖,云朵中燃起了火红色的烈焰,翻涌的劫光和赤红融为一体,千军万马奔腾汇聚成三道粗壮异常的血色电柱。

九道雷劫终至。

罗刹道君长|枪直刺劫光中的梵海尊者,后者左手竟出现一把剑,梵海尊者喝道:“世人只知我手中刀的厉害,罗刹,今日我以刀剑同时会你。”

远处散发迷人气息的天雷身体都快要绷成一道直线,面对流光,就差喊一声你是我爹也行,赶紧回头看孩子一眼!

距离也是限制合欢心法的原因。

杜圣兰不断放出电流,潜入那些雷劫当中,可惜得到的回应实在是太少。

杜圣兰彻底转变战略,身体缩水成寸丈,这里的雷是如寒潮般的血红,它就像是营养不良的幼苗。杜圣兰释放出绝望的气息,你是我爷爷,回头看一眼,就一眼。

三道粗壮的雷劫,终于有一道顿在了半空中。

它是其中最为血红的雷劫,从开始凝聚时它就发现了杜圣兰,不得不说,对方的怪异举动成功引起了这道雷的注意。

孙子?

上界雷劫蕴含的天道意志更强烈,但本身没什么亲缘意识,杜圣兰传递而来的情绪太过强烈,给了雷劫一个信号:我们是一起的。

有了这个概念后,雷劫生气了,大家应该一起劈,怎么能有落队的?还有,为什么那道闪电苗子的外壳是银蓝偏紫的,如此叛逆不成体统。

梵海尊者已经许多年没有笑过,此刻笑声震散云雾:“罗刹,你拦不了我了!”

罗刹终究是慢了半拍,自己在他之前渡了三九雷劫,雷劫一过,一身真气将会彻底浑然一体,实力也将今大幅提升。

刀剑同出,破灭了一道雷劫。

正当梵海尊者斗志被激发到顶点,准备一鼓作气继续出招时,空中的雷劫突然停了下来。

先前被杜圣兰所迷惑的雷劫最多停留瞬间,没有引起注意,此刻这道雷劫却是正儿八经地静止。

观劫的仙人各有猜测,多数认为是不是梵海天赋太过妖孽,导致这道雷劫尚在蓄力过程中,就在众人屏息以待,要见识浩荡雷光的期待中,异常最粗壮的雷劫在众目睽睽下……缩回去了。

它、缩、回、去、了。

雷劫逆光而行,于漫天雷光中游向了远处的闪电苗。

杜圣兰已经做好了拔腿就跑的准备。

雷劫要拽上他回去一并劈人,真正接近杜圣兰,反而被拉了一把。

雷劫有异,梵海尊者神情一厉,在他追上来前,有惊天动地的威压先一步涌来。杜圣兰好像听到了身体里骨头碎掉的声音。

望着头顶比自己大出好几倍、如宫殿红柱一样粗的雷劫,杜圣兰下定决心,只见白光一闪,闪电自原地消失不见,一名身着斗篷的神秘男子扛起雷电疯狂往天边冲。

“罗刹兄!我先走你殿后。”

不用他喊,罗刹也在后面,他请来的几名道君惊骇一瞬,原来罗刹道君还留有这样厉害的后手!

杜圣兰肩膀上的闪电柱几次想要抽身去劈人。

杜圣兰丝毫不懈怠地施展合欢心法,飞速奔跑中胡说八道:“劈完渡劫者我们也就消失了,爷爷,你这是要谋害亲孙。”

他虽然变成了人,散发地依旧是小闪电孤苦无依地气息。近距离下,合欢心法的功效发挥到了十成十。

背后不知是谁追上来了,仅仅一小道余波就让杜圣兰吐了口血,他不敢回头看,也不敢想象身后群仙此时会是怎样的表情。

“诸位和梵海有仇者,帮忙拦路,事后罗刹兄必有重谢。”

罗刹道君手持长|枪和梵海尊者在半空中对峙,斜眼瞥了眼莫名多出的‘弟’,并未否认。

此时此刻,双方的目的是一致的,不过瞄见扛雷夺命狂奔的斗篷人,他也不禁微微凝眸。

杜圣兰都快跑出了八百米,大受震撼的仙人们终于回过神。

梵海尊者的雷跟人跑了?

三九雷劫变成了三八雷劫?

不,确切说是二十六道雷劫。最后落下的雷中,一道已经被梵海打散,还有一道正在劈着,也正是那一道雷的存在,拖慢了皇极山梵门弟子的速度。

众人面面相觑,少了一道雷,岂不是说明梵海尊者会永远停留在渡劫状态中?

梵海尊者比他们更清楚这一点,径直朝该死的窃贼追去。

杜圣兰迎来了人生中又一次披头散发的吐血逃往旅途,半道遇上一位仙人,后者身边跟着一堆妖兽。

“灵青,帮我拦住他。”

“灵青,勿多管闲事。”

两道厉喝同时传来,致力于收集妖兽的灵青道君,望着肩扛电柱的少年,再看看身边一群毛茸茸,突然觉得这一生的爱好有些肤浅了。

“道友,让让。”

杜圣兰有七成把握对方不会拦截自己。

一旦出手,无疑是直接得罪了罗刹道君,站队梵海。

灵青道君确实没有拦杜圣兰,反而离远了点,理由也很充足:“此人带电,会灼烧我的妖兽皮毛。”

杜圣兰不是仙,但闪电般的速度在仙界绝对能跻身前十。

他一路目标明确,直飞远处只能看到模糊轮廓的高山,哪怕身后有仙威逼近,也不转身挡一下。

跑就对了。

仙宫仙殿,无数景象自眼前一闪而过,杜圣兰目不斜视全力冲刺,仙威压迫下背部满是鲜血。

后方,罗刹道君不再阻碍梵海尊者去打散仅剩下的一道雷,反而趁此间隙一枪打落了对杜圣兰穷追猛打的几名梵门弟子。

确定身后千米内暂时无人,杜圣兰施展分|身法,主身扛雷俯冲山间。

“这里。”

约定好的山脉下,一只皮皮虾正在挥舞拳头。

地道已经挖好了,电柱太粗有些塞不进去,顾崖木所化的皮皮虾对着地表一拳下去,地面又开了一个口子:“走。”

被合欢心法迷惑的雷劫清醒了几分,它是雷,为什么要钻地道?

杜圣兰和顾崖木商讨从地下走是有原因的,常人也不会想到雷钻地道,从下面走安全一点。全力运转敛息功法,杜圣兰跟着顾崖木在地道中疾驰。

“快,封锁东山脉!”

杜圣兰放开神识,隐约听到了远处的动静,一阵刺痛突然自脑海中传来,他连忙收敛神识。外界看似苍茫无涯的大山,空气中突然荡起涟漪。

顾崖木:“加快速度,有人的神识笼罩到了这片山。”

轰隆隆的巨响不断,这已经不是搜山了,而是掘地三尺。山川倾塌,有仙人抬掌拍下,地面凹陷,部分地界直接被打穿,喷出了岩浆。

杜圣兰咬牙逃命,这要是能逃出去,他能骄傲一辈子。

顾崖木挖得洞很深,但还不够,巨响的余波已经冲击到他们所处的这条地道,皮皮虾一拳又一拳,继续向下开道,挖掘出一条更为深邃的地洞。

梵门精英弟子有的尚未赶来,但是普通弟子和刀侍在接到命令后,立刻加入搜寻。

众人合力对着群山轰炸,杜圣兰逐渐有些吃不消。

合欢心法稍微运转慢了一点,雷劫立刻有要遁走的趋势,杜圣兰不顾伤重继续强行运转真气:“爷爷,我做得一切都是为了救你。”

绝望的气息根本不需要伪装,杜圣兰浑身上下写满了孤苦。

砰!

耳间出现嗡鸣,前方道路被截断,滚滚烈焰从断裂处涌进了通道,其中混有刺鼻的气体,爆炸发生的前一刻,皮皮虾抓住杜圣兰,窜天而起。

“等等我。”

杜圣兰回头一看,一只狗咬着自己的衣摆。

这纸狗居然还活着?

他现在身上有玉面刀的仙运,足够界壁识别和顾崖木一道离开,所以对于玉面刀的死活,他倒也没太过在意。

玉面刀终于聪明了一回,杜圣兰上天的时候,他就先开始往山脉跑,总算是赶上了。

前方地道爆炸,冲出地面的是一串身影:皮皮虾夹着一个人,人背上背着闪电,衣角挂着条丑陋的黑狗。

“找到了!”

半空中拦路的两位梵门弟子看到这一幕,狂喜之情变成了惊愕之色,但他们很快持武器就要攻来。

“等等!”

杜圣兰猛地将血色雷劫挡在身前,左手拿锤喝道:“再敢靠近一步,休怪我手下无情。”

血红色的雷劫猛地跳动了一下。

更加懵的是拦路的两位梵门弟子,冷静下来后一人冷笑:“师弟不用担心,除非是顶尖道君,一般人哪里有能力毁了师尊的雷劫?”

杜圣兰恶狠狠道:“我这一锤子下去,不死它也得变虚弱。”

雷劫越强悍,修士渡劫后的好处越大,三九雷劫,属这道雷劫最粗壮,它弱了,梵海尊者得到的好处自然就变小了。

“你们先前轰山,有没有想过万一伤到了雷劫,怎么对得起你们师尊?”

纸狗都被这义正言辞的口吻惊呆了,一个人怎么能厚颜无耻到这种境界?

“还不快退!”

杜圣兰厉喝一声,单只胳膊挟持着雷劫,一手拿着锤子,气势逼人。

身前皮皮虾瞬间变大数十丈,杜圣兰跳到他身上,鹰一样锐利的眼神死死盯着两位梵门弟子。二人想要上前拦截,杜圣兰高举锤头,未经掩饰的鸿蒙源宝散发着强烈的毁灭道则。

“冷静!”梵门弟子忙道:“有话好说,你想要什么?”

“放我们离开。”杜圣兰咬牙道:“我也不想走到这一步的。”

梵门弟子嘴角抽搐,你还委屈上了?

“我梵门至宝无数,只要你开口……”

看出他们要拖延时间,皮皮虾猛地直冲前方而去,梵门弟子连忙飞身追赶,杜圣兰挥舞锤子:“再跟着,我就杀了雷!我说真的,届时看你们怎么跟梵海那老东西交待。”

这雷可是千金之躯,伤不得。

伤了一分,对梵海尊者未来证道都有大损。

梵门弟子投鼠忌器,只能眼睁睁看着那道可恶的身影在视线范围内消失。

退出一段距离后,杜圣兰连忙问:“爷爷,你没事吧?”

血红色雷劫沉默。

纸狗看不下去,插话道:“你如果把锤子从它身前拿走,它应该会没事。”

一记眼刀倏地射过来,纸狗识相闭嘴。

此刻,杜圣兰手腕微微有些颤抖,大量消耗真气和仙界的灵压,已经让他很吃不消。

山上的巨石因为先前的无差别轰击不断坠落,皮皮虾锤头快得像是残影一样,飞速打碎那些掉下来的山石。来到地面无疑暴露了自身存在,远处不断有强大的气息追赶而至,杜圣兰坐在皮皮虾身上,高举锤头:“无论是谁,只要上前一步,我就碎了这雷。”

“都别逼我!”

“谁逼我碎雷,谁就是跟梵海尊者作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