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天雷能有什么坏心思呢 > 第59章 偷塔之徒(二合一)

我的书架

第59章 偷塔之徒(二合一)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偷走塔楼天圣学宫势必要发疯,哪怕过程再顺利,也不可避免地会爆发一场战斗。届时这些人都将是天圣学宫的助力。

仁义堂不能直接参与其中,冥都也不好大规模派出阴物,既然自己这边没有办法增加人手,只能尽可能减少敌军。

回忆刚刚冲进塔楼内的人数, 杜圣兰心满意足地想,这样双方就能站在同一起跑线了。

邯三思和导师正要封住塔楼,地面突然出现一阵剧烈的地动,周围刚赶过来的学员惊了一下,连忙腾空而起。那三思正要皱眉查看时,一道高大威严的身影从远处走来,他左边站着的人像是个普通书生,气场却最不容忽视,此人正是杜青光,右边则是阵法协会的副会长。

眼看三人走来, 人群中胥洲面上重新有了笑意。

邯三思∶"院长, 你怎么……

天圣学宫院长摆了摆手,示意暂时不用说话。邯三思好奇退到一边,就在这时,地面岩石崩碎, 其下缓缓升起一座高台。树桩一样的年轮纹路覆盖表面,沉睡的器灵被唤醒,待到高台完全暴露在世人面前, 立刻有人辨认出来。

"血脉灵台!"

天圣学宫的地底怎么会隐藏血脉灵台 学员大为困惑。

血脉灵台表面还有几道电弧在游走,渗入地底的几道电流不知在何时被捕捉到。

是杜家的血脉灵台。

杜圣兰在高空俯瞰,看到血脉灵台出现的刹那无奈一叹,不知是该感叹胥洲有本事,居然能想办法让杜青光联想到自己,还是该感叹杜青光心狠,他既然人在学宫,杜北望出事时居然完全无动于衷。

伴随着电流不断被分解测试,血脉灵台上逐渐有了萤光,光芒还在不断扩张增强。

一般法器可以检查血脉,但只有血脉灵台能筛查灵魂。因为这个特性,当初杜圣兰能帮顾崖木瞒过裴家人,同样的原因,此刻他瞒不过杜青光。先前数道天雷攻击地面,每一次碰撞,血脉灵台都在做着辨别,直至这一时刻,靠着捕捉到的电流,血脉灵台终于作出完整的判断,一道恐怖的光柱从地面直射天空,直指云霄中的一道闪电。

所有人都在望着那道光,胥洲不加掩饰眼底的笑意。

换作其他任何一位家主,他都不容易让对方产生联想,但杜青光不同,他极端聪明又生性多疑,早前就因为天雷只针对一些特殊的大势力产生过怀疑。

胥洲编了个小小的谎话,让阵法协会会长告知杜青光,他们曾在杜家人渡劫时做过实验,其中有一道雷不对劲。一般阵法只对活物管用,这一道雷能被阵法困住片刻,说明覆盖着什么活物强烈的意怜

"果真是你……"望着那被光芒包裹的雷,杜青光眯了眯眼。

当日幽兰禁地杜圣兰莫名其妙渡合体劫,又突兀地葬身在雷劫中,他一开始就不相信杜圣兰会如此轻易死亡,特意检查过魂灯 ,一度不想彻底公开死讯。

联系天雷出问题的节点,再往前推,九川大陆只出现过两件比较大的事,幽兰禁地兽潮和无尽海域的鸿蒙源宝出世。

阵法协会会长的一句活物意识让杜青光立刻联想到杜圣兰,如今血脉灵台真正佐证了这一点。

杜青光身如长虹,瞬间朝那道雷飞去,天圣学宫院长也在同一时间朝雷光掠去。杜青光提出要提前藏下血脉灵台时,他还觉得这推测太过天方夜谭,真相摆在面前,院长心中的恼怒可想而知。

学宫葬送了多少精英弟子,杜北望甚至还未留下寒月尊者的传承,就已经命悬一线。

情况变化要比杜圣兰预想的糟糕一些,在他计划中,要等自己逃离阵法,这些人事后总结才会慢慢回过味来,不料他低估了胥洲。

"想抓我,也得看你们有没有本事。"

杜圣兰毫不犹豫施展惊弓之鸟,几乎是一刹那间,虚空中无数电流朝四面八方逃散,闪电在一阵兵荒马乱中夺命狂奔,它们完全贯彻了主人的意志∶只要我跑得够快,谁也别想抓住我!这些闪电跑得姿势还不一样,有的猛虎投林式猛地冲过去,有的咕噜噜地像是一枚石子,疯狂从云层中滚动。

下方的学员看得大惊失色,有的嘴就没合上过。

杜青光冷冷一甩袖子,不少闪电条在他强硬的攻击下湮灭,耐不住这些闪电越来越多。

修炼《幽兰心法》的好处彻底体现出来,海量的真气支撑让杜圣兰不间断施展惊弓之鸟。

"杜青光。"他开口,天空中成千上万道闪电同时跟着开口,回音震散云朵,整片天地都在回荡着他的声音。

已经许久没有人敢这样直呼他的名字,杜青光冷冷望着天空中的闪电大军。

杜圣兰一边亡命狂奔,一边不带喘气地说话。有多少闪电就有多少张嘴巴,先是一阵不加掩饰地嘲讽笑声,紧接着齐刷刷开口∶"天道不能帮我除恶,我便化身九天雷劫!我开心时,劈一个;我忧愁时,劈两个;我伤心时,劈三个…

下方聚集而来的学员导师越来越多,他们逐渐反应过来什么,欢快的声音让他们寒毛直竖头皮发麻。

"不能放他离开!"邯三思面色一变,加入了捕捉天雷的队伍。

越来越多的人飞身上天,可惜先前布下的阵法已经被破解的差不多,杜圣兰基本没受到什么阻碍,亡命的闪电们排山倒海地继续进行宣言∶"十日为一旬,前五日劈杜家,后四日人渣中随机挑选幸运…

"杜家''被他特意用重音念了出来,人渣一词则让不少人想到了杜北望和镜族圣女死前的惨状。

"十号我放假。"做雷要劳逸结合。

杜圣兰摆脱了血脉灵台的光芒,成功冲出天圣学宫的包围圈,然而声音还在随风呼啸∶"嫁娶日不劈,服丧日不劈,年末岁尾不劈。"

"想到再补。"

严谨地道出最后四个字,闪电狂奔的速度更快了。

说着最狠的话,跑得比谁都快,望着那些像是箭一样射出的闪电团体,追逐者们恨不得喊上一句,有本事你别跑!

期间杜圣兰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所有的闪电跟着回头,随主身一起感叹∶这才是真正的追光者们。

从他每一次施展惊弓之鸟泄露的真气,杜青光大致能判断出杜圣兰的方向,紧随其后,天圣学官的院长也是很有本事,没有跟错方向。杜圣兰见状不忧反喜,跑吧,最好随自己跑到天边去。

天圣学官。

地动,又是地动。

只不过这一次的地动比先前还要强烈,浮空悬着的岛屿甚至出现裂痕。

那些常年闭关的学员们再也坐不住了,陆续走出洞府,想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很快,他们的目光同时望向地动最强烈的地方,已经屹立在学宫千年不止的塔楼竟然开始摇晃,巨响仿佛撼动了天地,连天色一度也变得昏昏沉沉。

惊天响动中,塔楼拔地而起,下方是一片巨大阴影,驮着巨大的高塔不断前进。

宝物都能化大化小,但塔楼因为住着太多神念,哪怕再小,也有干米高,亦不能被收入储物戒。

天圣学宫周围布置着不少对付外敌入侵的阵法,这些都抵不上塔楼自身的意愿,它没有反抗,甚至似乎给阴影覆盖着天圣学宫的气息。

藏在聘礼箱子里的巨蟒从地底游走钻出,阴柔男子坐在蛇身上,拦住想要冲上来的学员,同一时间冥都纸面人脸如同没有生命的怪人,从腰间抽出纸刀,一刀下去,竟能不断削减人的生机。

"快去通知院长!"

"院长追雷去了!"

胥洲隐没在人群中,他机关算尽,唯独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变动。

天圣学宫只有一个院长,但却不止一个副院长,立刻就有几道强势的气息追赶而去,最先掠出的那道身影在飞出一段距离后,前方云层中有火海滚动而来,起先他没有放在心上继续追踪,临近火海想要挥袖打散时,意外发现火苗不灭。

"龙息。"火焰中蕴含着强烈的腐蚀性元素,副院长大惊失色下有了判断,正当他努力消磨火光时,兵人无声无息出现在后方。

危险!副院长察觉到危险逼近,迅速闪躲。他躲过了身后的刀,但没有躲过刀带来的锐气,刀芒直入心脏,火焰后又有银龙袭来,前后两大高手夹击,以最快速度解决了对方。

意识消散前,副院长目中还带着不可置信,不明白为什么同时有两大渡劫期,龙是哪里来的,另外一个又是什么东西可惜想明白前,他便带着疑惑魂归地府。

顾崖木∶"我先回去。"

他还要在裴家进行一番表演,最先追上来的追兵是最难缠的,解决掉他,后面的人冥都应该能有应对之力。

短暂撂下一句话,顾崖木当场撕裂空间离开。

余光冷冷扫了一眼坠地的尸体,他被镇压之前,可不讲什么仁慈,即便如此,顾崖木仍旧看不上天圣学官所作所为。

塔楼内有一部分神念是近百年才出现,这些神念基本是生前遭受追杀,关键时刻被天圣学宫所救,因为身负重伤命不久矣,遂将传承一并留在塔楼。自从杜北望等人打碎神念,天生学宫没有立刻进入塔楼处理学员,这些神念隐隐感觉到不对劲。

有的想通了来龙去脉 ,一时接受不了事实,萎靡不振隐隐有消亡之态。

天圣学宫留给世人的印象过于高大,派学员历练,路见不平慷慨相助,口碑要比四大家族好上很多。毕竟对世家,人们对学府有着天然的好感。

不过今后可就说不定了。

顾崖木离去,阴犬驮着塔楼,速度难免要慢上一些。差不多在无尽海域时,追兵终于到了,塔内藏着的纸面人脸倾巢而出,被抬进去的嫁妆箱里钻出不少阴物,接替阴影的位置负责堵门,只放自己人进出。

塔楼内力量会被压制在元婴境界,这种限制对阴物似乎比较小,哪怕里面有几位厉害的高级导师,它们干封门的活儿绰绰有余。

另外一部分立刻出来准备迎接战斗。

两边就像是战场上隔着一段距离的军队,一场大战一触即发。

阴犬这边,画卷里的女子走出画,不断咳嗽,身上停着的冥鸟时刻散发着腐烂的气息。纸面人脸以兵人为首分列两边,阴物没有实体,站在最前面作为先锋兵卒。

对面天圣学宫的力量也不容忽视∶三大副院长,六名高级导师,数十核心学员和百名内部学员,面对同境界,每一个都是能以一挡十的存在,后面还有援兵正在赶来。

无尽海域的妖兽哪里见过这种阵仗,两大势力对峙于空间领域,越来越多的妖兽浮出水面,搁在平日,这些不对盘的妖兽早就开始自相残杀,但它们现在俱是一个个探出半边身子,想搞清楚发生了什么事。

冥都的人长得很有特色,一看就能认出是哪股势力,当看到阴犬背上的塔楼时,这些只知道厮杀的妖兽也是震惊了。

"交出塔楼,否则我天圣学言与你不死不休。''

妖兽们齐齐偏过头,只见天圣学宫的一位大能者目光凌厉,浑身萦绕着沸腾的杀意。

"呵……"发表演说的电流从塔楼内走出,靠着最后一点力量大笑质问∶"你怎么不问问这塔楼,愿不愿意跟你们回去呢"

妖兽们重新把头转回来,个个惊讶地目睹闪电开口。

"荒唐!一群窃贼不知悔改,塔楼如何能开口…"

"你不问,我帮你问。"分身扬声打断∶"塔楼,你有什么想对天圣学宫说得吗"

塔楼内,那些为了夺宝闯进去的学员一股脑扎进深层区域,很多被神念控制住。

此刻这些学员被当做绣球一样抛来抛去,有的从一个区域扔到了另一个区域,还没缓过劲,在神念的强硬要求下,他们被迫释放浑身真气,施展出一记绝学。紧接着由神念操纵,塔楼内的景象模糊地呈现出来。

先前绝学爆发时产生的光芒,经过排列组合,赫然罗列出三个大字∶给、爷、滚。

无尽海域过半妖兽血盆大口张开,不识字的着急求问,交流完毕后,慢半拍地张大嘴巴。

"得道者多助,"一直咳嗽的女子虚弱开口,"天圣学宫放任学员吸收先辈神念,该诛!"

纸面人脸面上就差没写着 ''为前辈讨回公道''。

爆炸性的消息太多,这些妖兽都有些消化不良。

"一派胡言!定是你们使用了什么妖术,蒙蔽塔楼感知。"

两方对骂,无尽海域的妖兽一会儿左转头,一会儿右转头,天机楼作为消息通,趁机徘徊外围开始统计海洋妖兽数目。

"战!"不知是谁先喊了一声,两方势力终于动手。

天机楼管事还在拼命记录没见过的妖兽种类,一道闪电突然来到身边,他吓了一跳。

这次来得是主身,话说之前杜圣兰一路朝石淮镇的方向跑,中途用传讯符联系天机道人,让他帮自己想想办法。天机道人骂爹骂娘,在听说杜圣兰快要步入合体境界,自己血咒有解时,立刻变了张脸,热情地作出提示∶

"朝西侧面去,有我曾经布下的迷魂阵,砍断梅花树,能激活阵法。""南席村地下有上千通道。"

"方便的话可以来原始森林,我另有办法助你。"

狡兔三窟,天机道人一次性给出十几条方案,杜圣兰没时间听完,继续向西侧面狂奔。

迷魂阵短暂拖住了追兵,他抓住机会最大限度施展分身术,主身感知分|身位置,窜回了无尽海域。天机道人愿意帮忙再好不过,按照原先计划,真要面临绝境,杜圣兰会提前联系顾崖木,到那时候,需要收拾的残局着实太多。

"你个合体期,怕我做什么"闪电状态跑得比较快,杜圣兰暂时没有化作人形∶"告诉我,另外一只阴犬的位置,回头多少钱我结给你。"

天机楼从不赊账。

规矩在利益面前,脆弱了很多,天机楼管事眼珠一转,合理范围内坐地起价∶"八十万灵石。

"成交。"

天机楼管事报出一个位置,杜圣兰窜回阴影身边∶"我来带路。"

他跑得太快,阴犬背负高塔跟在后面,冥都人也不恋战,一路退走。

这里离回冥都反而绕了一截路,正当阴犬要追问杜圣兰走这条路的目的,突然感觉到了一脉同源的气味。对方显然也感觉到了它,一回首,魇就看到自己的大哥背着一座巨塔朝这里冲来。

阴犬顿时明白杜圣兰的如意算盘,有生以来第一次用温和的声音唤道∶"王弟,拦住他们!"

魔不明所以,下意识想要对阴犬动手,阻止它前进。

一道诅咒袭来打断他的动作,魇回头望去∶"九奴"

女子那气若游丝的声音第一次如此清晰地回荡在天地间∶"王储,靠你了。''

"王储!"身后快要支撑不住重伤的阴物连忙跟着喊∶"请王储扬我冥都之威!"

魇生性狡猾,看到后面的追兵顿时明白他们想拉自己挡刀,沉声道∶"诸位……"

心知解释没用,准备抬手先弄死两个阴物作为投名状,可惜同为阴犬,少有人知道冥都内斗,长相决定了别人心中它的立场。在阴物们殷切地期待中,无数刀光剑影朝魇袭来,已经杀红了眼的学宫众人可没给魇展示立场的机会。

魇自然不能乖乖站在原地任由他们作为,避开大部分攻击,避无可避时,吞噬了一个学宫学员。

此举激怒了天圣学官,下手愈发狠辣。

"杀了它,夺塔!"

学员结阵,数位副院长联手,魔在重击下化为血水。然而这是一个让虚弱女子也有些头疼的存在,不杀个千百次死不了,血水很快再度凝聚,看到魇的重生,惊到了天圣学宫的众人。

上次在冥都,虚弱女子活生生将魇的头颅捏碎,腥臭的黑气四散。那一次攻击看上去女子轻轻松松摘取了魇的脑袋,实际她也付出了一些代价,与之相比,天圣学官纯粹的力量攻击让魇只化作血水而非雾气,差不多是就地重生。

魇每次死亡会丢失近几日的记忆,青色的眼珠闪过一丝迷茫。

好多人啊。

下一刻天圣学宫的人低吼一声,再次攻来。

魇来不及弄清楚发生了什么,凶狠地重伤其中一位大能者,又吞噬向远处阴犬逐渐缩小的身影,隐约推测出什么。

这些人大概率是他的''好大哥''引来的

魔立刻要追上去一并加入追杀,谁知那位被他重伤的大能者自知逃脱不了被吞噬的命运,一怒之下竟然选择自爆。

魇被强大的冲击力量重伤,另外一名核心学员拼死刺来一剑,青眼阴犬当场暴毙。这次它的身体受损程度较小,不过须臾间复苏,青色的眼珠再次出现迷茫。

好多人啊。

天圣学官∶"…"

这孽障为何杀不死甚至每次复苏,对方的力量几乎没有削减。

魇心中也生出怒意,外面的人什么时候已经如此猖狂,再想想他大哥,居然想在冥都搞什么秩序, 分明只有血腥才是镇压的渠道。

"杀!"它要让冥都的残暴重新在世间流传。

率领冥都人,杜圣兰这时候已经快要跑出一万里,回头鼓舞士气∶"魔拼了命让我们逃脱,再不跑快点,怎么对得起他的牺牲"

"为了魔!"他振臂高呼。

冥都的阴物拔腿跟上,下意识跟着喊 ∶"为了魇!"

喊出去突然觉得哪里不对,他们到底没厚脸皮到那种境界,杜圣兰第二次喊口号时,没人附和了。

杜圣兰片刻不敢懈怠,唯恐杜青光等人追上来,一旦杜青光出现,魔就有了开口的机会,届时将要面对的就是两拨追击人马。

阴犬背着塔楼,速度反倒越来越快,快和杜圣兰并肩时,冷声问道∶"血脉灵台是怎么回事"

杜圣兰崛起是近十年发生的事情,正常时间下冥鸟要在明年才会被派出,阴犬对杜圣兰这个身份了解的并不多。

"虽然不愿意承认,但那确实是我血缘关系上的爹。"

阴犬闻言想到在焚城时,杜圣兰伪装成小阴犬直面杜青光,还喊了一声自己爹。

"我爹选择了帮扶你弟弟算位,我选了你儿子,我还给你当过儿子……"闪电奔跑间幽幽地发出一声叹息∶"这就是缘分。"

你杀我我杀你的孽缘。

此处距离冥都还有万里,天圣学宫在外历练的弟子不少,有的接到传讯想要阻拦,看到冥都人多势众,放弃了孤身阻挡的斗志。另一边,天圣学宫的院长同样也收到消息,怒极下险些没控制住真气,天空中的鸟兽被震昏过去砸在地上。

他和杜青光一同破解了迷魂阵,杜青光见他要折返,皱眉∶"还有什么比追击雷电更重要"

"塔楼"院长恨声道∶"有冥都人混入,偷走了塔楼!"

杜青光袖间的手指微微一动,心境俨然有了起伏,塔楼绝对不能落在冥都手中,一旦塔楼镇守界壁,要再开启黄金时代,难度将无限放大。

九千里,八千里…

距离冥都越来越近,杜圣兰第一次有了归心似箭之感。

"儿子,你跑的好快。"虚弱女子在背后击掌赞叹。

能不快吗如果杜青光不计代价瞬移,双方的距离会很快缩短,虽说先前杜青光在追自己时,被一些分身误导有些耗损,但这绝对不是对方的极限。

冥都是阴犬的地盘,它敢来偷塔楼必定另外有所依仗,只要能回去,安全就有了很大保证。

"斩月山选徒,你是我王家的骄傲……"老者带着自家小少爷御器而行,突然看到前方里压压的

一片,连忙护住身后的孩子,如临大敌。

不过那黑压压的一片似乎压根没有停下来的想法,最前面的闪电是队伍里最亮眼的存在∶"拜师学艺来冥都。"

老者反应过来时,他们已经跑远了,一老一小回身一看,远远地还能瞧见那座高塔上闪烁的光芒∶来吧。

过了无尽海域,到了人多的地方,杜圣兰召唤出十余分身,电闪雷鸣中声音响彻云霄∶"拜师学艺来冥都!"

塔楼内学员被迫一次次施展绝招,闪烁出''来吧''二字。

下方的修士看得目瞪口呆,还没回过神,又过一会儿,天空中另有一队人经过,愤怒咆哮∶"孽障!留下塔楼。"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