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吃了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冥都。

这里就像是另外一个世界, 混乱和秩序的丧失,使得厮杀遍布在城池内的每一个角落。

相较于一般大城市,冥都的布置很特别, 没有主道,四通八达的蜿蜒小路散乱地分布在各处。树枝上吊着几具被吸干血肉的身体, 他们穿着天机楼的衣服,生前曾是天机楼的情报贩子。

青衣剑客走在街道上,不远处披头散发的小女孩冲他招手, 长发下是一张纯粹的面皮,没有五官。同一时间,墙缝中钻出数条细长的胳膊, 剑客身后的长剑自动飞出,那些胳膊被齐齐斩断, 没有预想中的鲜血飞溅,满地碎纸屑随风飘扬。

小女孩见到这一幕, 缩回胳膊不再招手。

冥都恃强凌弱, 你强, 很多东西就不敢近身。

小女孩想要离开, 脸皮突然崩得很紧,她的眼睛似乎是长在脸皮下, 隔着一层肉膜, 可以朦胧看清东西, 此刻, 她隐约瞧见剑客在朝自己走来。

长剑抵住喉咙, 男子冷冷开口:“带我去见冥都未来的主人。”

未来的主人?

面皮皱了皱, 像是疑惑。

就在她反应过来什么的时候, 阴森森的笑声在街道上回响, 小女孩听到这个声音,反而安心了很多。

一道黑影出现,街道上变得安静无比。

它是现任统治者的弟弟,体型上它们差不多大小,同样隐藏在黑雾中,不同的是,这只阴犬的眼睛是青色的。

“我不在外面谈事。”黑影天生散发着无穷无尽的恶意:“胆子够大的话,就随我来。”

青衣剑客脚步不停,平静地跟在黑影身后,一人一犬消失在了暗巷的尽头。

街道上那些藏起来的魑魅魍魉有些还挺遗憾,这么好的食物被捷足先登。显然在它们眼中,进了那条巷子,便不会再有活路。

……

裴萤一进院子,就听到‘以杀止杀’,见是杜圣兰教雪花狮子说话,不禁摇了摇头。真是一个敢教,一个敢学,她不知该说什么好。

杜圣兰注意到有人来了,先一步抬头问:“怎么了?”

裴萤负责情报网,有消息就会及时通知:“天机楼折损了大量情报人员,正在从分部紧急抽调化神期以上的高级情报者,过两日就会派去冥都。”

杜圣兰已经听顾崖木提起过有情报探子死亡,但万没想到天机楼居然如此不计代价。

重要的事留在最后,裴萤缓缓道:“杜青光又去了冥都。”

顾崖木正好从外面回来,裴萤看到他,仅仅是点头示意,又去忙自己的事情。她和无可为一样,更喜欢和杜圣兰打交道,不是对顾崖木有意见,而是他们性子本身就很冷,杜圣兰身上自带的温和气息,相处起来很舒服。

当然,这温和气息一半是天生圣人的加持。杜圣兰本身更像是一把剑,锋利坚韧。

早在走近前,顾崖木已经听到二人对话,雪花狮子看到他就发怵,僵硬着短腿跑得无影无踪。

杜圣兰合上族谱,没有隐藏面上的疑惑:“也不知冥都究竟有什么独特之处。”

“或许和怨念有关。”

杜圣兰抬起头。

“从前我以为冥都的统治者一直是同一条阴犬,没想到还涉及权利斗争,如果天机楼的消息没错……”顾崖木眯了眯眼:“那这事就有趣了。”

杜圣兰仰面看天,沉吟片刻明白了对方所指:“阴犬的形成是以强烈的怨念为养分,冥都能有如此充足的怨念,这不合理。”

倘若是邪魔每日外出肆意残杀无辜,这还能解释得通,但历史上冥都一旦封都少则百年,多则千年,哪怕里面居住的生命体爆表,内部消化始终是有限的。

如此充裕的怨念,源头是来自哪里?

顾崖木:“除非我们亲自走一趟。”

他这话说得有些缓慢,可以看出在吐出每个字的同时,顾崖木都做着权衡,过了一会儿,他轻轻敲了敲桌子:“再等等吧。”

至少要等杜青光从冥都回来。

天空中飘起小雪花,不适合一直坐着,二人先后起身,穿过石门朝着后面的园子里走去。

园内的一草一木都是挑选的特殊品种,冬日里也拥有充足的生机。刚跑远的雪花狮子听到脚步声,眼睛倏地一下瞪圆了,大概没想到这头龙又出现在附近。

顾崖木从它身边经过,连多余的眼神都没分出一分。

杜圣兰摸着手上的戒指,目光定格在狗毛幻化的花纹上:“如果让阴犬知道外面的人干预它的家事……”

“借刀杀人?”顾崖木挑了挑眉:“是个主意,但估计成效不大。”

阴犬如果能轻易杀死渡劫期,那日在青台山,早就连墨苍等一并吞了。且它既然离开冥都,应该也料到里面的兄弟会不安分,不可能完全不留后手。

杜青光想要轻易动摇冥都的统治,并不容易。

两人渐渐走远,雪花狮子抖了抖头上落的雪花。

“吼——”

它的声音像是拟态的身体一样羸弱。

借刀杀人。

雪花狮子还是吐不出人话,但又学会了一个新的词语。

好像是听到它的嗷呜,已经走远的杜圣兰回头看了一眼,没太放在心上轻轻一叹:“希望杜青光早点离开冥都,我们也好一探究竟。”

……

冥都,街道。

尽头出现一道身影,见到青衣剑客竟然活着从那一位的地盘上走出,街道上的生灵便都不敢靠近他。

“兵人……”

杜青光快要走出城门时,驻足回想刚刚的交谈。

纸面人脸的首领被称作纸面兵人,冥都的统治者在它的咒语中才能将血脉和怨念融合,诞生出新的子嗣。所以只有那对阴犬父子死透,阴犬这位想上位的弟弟,才能获得兵人认可,拥有子嗣传承。

冥都的死规定,上位后必须立刻拥有一名子嗣。否则纸面人脸便会暴动,将它赶下王位。

这是最早的冥都之主,担心有阴犬懈怠想要一劳永逸永远统治冥都,立下的规矩。

冥都不喜生人,但现任统治者的弟弟,偏偏看中了杜青光外来者的身份,它需要借助杜青光查到小阴犬的下落,同样,杜青光也需要这位野心勃勃的篡权者上位,打开冥都某个尘封已久的东西。

离开冥都,杜青光去了趟天机楼。

管事笑眯眯卖了同一份情报。

一般人来是要签订协议,禁止高价买入消息后低价群体售出,类似绝杀殿殿主和杜青光身份的人,当然不会做这种自降身价的事情,也就省了这一步骤。

当管事直接总结完情报,杜青光暂时没有要走的意思。

“我再出一倍灵石,找到黑雾飘去枫叶林当日,御兽宗弟子进入枫叶林的时间和名单。”

管事面上挂着职业笑容:“乐意效劳。”

杜青光一走,他嘴角的笑容消失,是巧合吗?绝杀殿殿主和杜青光都在查冥都的消息。还有一件事,管事心中也是存有诸多疑虑,旁人总会下意识将天生圣人当做绝杀殿殿殿主的附庸,但天机楼一直没有查到有关天生圣人过去的资料。

这个人像是突然出现,过往岁月没有在世间留下一点痕迹。

管事招来下面人:“天生圣人最近在做什么?”

“坐堂。”

管事:“什么?”

“当坐堂大夫。”

……

三日期限已到,顾崖木去裴家等着长老们做最后的决定。杜圣兰闲来无事,准备回馈一下修真界。

今日仁义堂外全部是送礼的大势力,可以用人满为患来形容。其中还有天圣学宫的学员,人群中,有一女子黑纱遮面,跟在天圣学宫的队伍后面。

杜圣兰带着温柔的笑容,每次只请一个人进入。

“自我突破成功,如今哪怕是化神修士,也能治愈一些。但我对力量的掌控没办法做到从前那么细致,会有治疗失败的风险。”

天圣学宫的学员突破失败,已经快沦为半个废人,哪里顾得上这么多,咬牙道:“我治。”

杜圣兰让他放开识海。

学员下意识防备。

杜圣兰依旧一脸温和。

对陌生人开放识海,是一件十分危险的事情,一旦被攻击将会神识俱灭。

双方跟无仇无怨,对方下杀手天圣学宫肯定会追究责任,这么一想,学员最终还是选择按他说得做。

杜圣兰一面用淬体法帮助学员修复身体,一面悄无声息地在对方精神意识世界布下暗手。这是杜圣兰第一次尝试在人的识海中布阵,以淬体法的力量作为阵眼,其中散发的毁灭道则一时半会儿看不出异常,但时间久了,会一点点地吞噬体内灵气,让对方的修为进展十分缓慢。

学员感觉到体内的伤势好了七成,大喜过望。

留下丰厚的看诊费,学员一出去,便被天圣学宫长老叫去一边,今天还来了一位学宫的高级导师,检查后同样摇了摇头,表示没有发现异常。

导师:“莫非他不知道合欢宗之事有我学宫参与?”

长老皱眉不语。

这批学员都是在合欢宗群体渡劫被劈,难保对方不多做联想。作为第二祖的传人,没理由以德报怨,为这些学员医治。

学员只知道自己身体好了,想也不想道:“天生圣人和合欢宗本身没什么交集,总不能因为一份传承,彻底落了学宫的面子。”

想不到第二种可能,学宫长老终于点头:“我学宫没有计较他拿走传承离开一事,他投桃报李也说得过去。”

何况这次他们确实带来价值不菲的东西。

有了第一例治好的,后面的人更是等不及,有的直接当场喊出了自己带了什么宝物,希望圣人提前给他医治。

杜圣兰一副医者仁心的模样,依旧选择按秩序来。

“下一位。”

黑纱遮面的女子进来,她年纪轻轻,但身子微微佝偻,雷劫中脊柱周围的电流还没有完全消散,时刻折磨着她。

杜圣兰似笑非笑看着她:“裴姑娘,要做个好人啊。”

裴枝雀强忍住心中恨意,孱弱一拜:“希望圣人垂怜。”她痛苦地攥着拳头:“我没有圣人好命,天生媚骨生来就被当做货物送人,很多事情情非得已。”

倘若不是杜圣兰看过她小人得志的样子,说不定还真被这一番言论哄弄住了。

“我可以帮你医治。”

裴枝雀眼中刚出现亮光的时候,杜圣兰微微一笑:“徒步走去北域,跪在合欢宗宗主面前认罪,如果你能得到一份她的谅解信,我就治。”

裴枝雀脸色一变。

杜圣兰:“不要妄想借助学宫的力量施压,我会找人盯着的。”

裴枝雀指甲泛白,她是真的能忍,哪怕到了这个时候也没有大吼大叫,而是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走出去。一见到学宫长老,才开始啜泣说出天生圣人的无理要求。

旁边人忍不住道:“你和我们不同,你曾经是合欢宗的人,去谢罪也正常。”

裴枝雀不可置信地看向那名学员。

“没错,圣人已经很宽容,否则完全可以当场治死你。”

为了治好伤势,这些人话里话外称赞天生圣人。

裴枝雀面容微微扭曲,她深吸一口气,知道此时争辩只会让自己成为众矢之的,倒不如什么都不做,还能获得一抹怜惜。

“学长说得对。”裴枝雀惨淡笑道:“我现在就出发去北域谢罪,当初我不该抹黑合欢宗,教唆大家跟我一起去逼合欢宗迁宗,连累各位万分抱歉。”

没想到她居然一个人扛下了所有罪名,先前说话的人目中闪过一抹歉意,抱了抱拳没有再开口。

杜圣兰听着外面的荒唐对话,笑而不语。

学宫长老没有发现异常就好,这群道貌岸然的,一个也逃不掉。

“下一位。”

……

局势一天一变,从青台山离开后,五蕴和尚并未立刻回金禅寺。阴犬吞吃了剑灵,他担心对方实力暴涨后会为祸世间,所以暂时留下观察情况。

最近到处都是有关冥都和四大家族阴私的传闻,不过很快就被另外一条消息盖过:天生圣人重新开始接诊。

五蕴和尚戴着斗笠,收敛起息悄悄隐藏于人群中。

数不清的灵石异宝被抬进仁义堂,一位修士刚刚从内堂出来,口中感叹:“圣人真是仁慈,他还鼓励我认真修炼,争取早日再次渡劫。”

五蕴和尚那双如枯木古井的双眼第一次出现明显的波动。

绝杀殿殿主亲口承认雷劫有异和天生圣人有关。换言之,天生圣人操控雷劫劈了这帮人,如今收了大量礼再去医治,然后鼓励他们继续渡劫。

“……”

五蕴和尚眼皮微微一颤,能做出这样事情来的人,必然有在这些修士体内留下后手。

在这点上,他看得要比学宫长老明白多了,学宫长老吃亏在并不了解杜圣兰才是始作俑者。

乌云遮天蔽日,仿佛也看不下去这一幕。

此时此刻,杜圣兰正在接诊一位杜家人。

从血缘上讲,这算是他二叔的儿子,也是杜北望的忠实拥护者。杜圣兰幼年时养过一只鹦鹉,特别聪明,见人就说漂亮话,后来有次他被关了禁闭,出来发现那只鹦鹉被拔了舌头。

对方似乎算准了他出来的时间,没要直接杀了鹦鹉,而是让它刚好在自己面前血流而亡。

杜圣兰抬起头,那好像也是这么一个雪天,他还记得那只鹦鹉最后费劲地张开嘴巴,浑身抽搐的样子。而杜古月带着几人站在远处,满脸讥笑地望着这一幕。

“圣人。”杜古月心中不满,怎么治病中途还发起呆来了?

杜圣兰微微一笑,耐心重复跟每个病人说过的话:“我对力量的掌控没办法做到从前那么细致,会有治疗失败的风险。”

杜古月不耐烦点头,压根没放在心上,毕竟先前无一失败的案例。

杜圣兰:“把手给我。”

杜古月伸出手,上面被盖了一张帕子,他有些无语:“您还真是讲究人。”

一般只有民间特别注重男女之防的地方,才会这样做,他们两个大男人,隔什么帕子。

……怕脏。

杜圣兰垂着眼,没有说出心中所想,慢慢施展天雷淬体的力量。

柔和的力量修补着经脉,杜古月通体舒畅,那股力量在慢慢蔓延,忽然,它就像是变湍急的河流,猛地冲向喉咙口。

杜古月瞪大眼珠,双手用力捂住喉咙,和吃饭噎到的人一样,拼命想要吐出来什么。

他颤抖地向杜圣兰伸出手,拼命呜呜着,示意赶紧给自己解决。

杜圣兰在他眼中看到强烈的求生欲,和当时那只鹦鹉黑豆眼里透露出的光是一样的。他静静凝视对方,封锁住杜古月的全身真气。

杜古月的脸憋得通红,他倒在地上,如同一条翻肚皮的鱼,几下抖动后彻底没了气息。

至死,他还有一堆脏话没有骂出去。

确定人凉了,杜圣兰从储物戒拿出族谱,身边没有纸笔,他招呼不远处的雪花狮子,后者立刻把准备做雪人的一根树枝叼过来给他。

杜圣兰蘸着地上尸体先前挣扎间掌心的血迹,用树枝轻轻在杜古月的名字上划了一笔。

“拿去吧。”

雪花狮子眼睁睁看他划掉名字,重新叼走树枝。

杜圣兰站起身,松了松发髻,解开斗篷,寒风中身体显得很单薄,他脚步虚浮地走出去,靠着门框咳嗽:“诸位明日再来吧。”

语气带有几分愧疚:“我本想强撑着再治疗几人,没想到失手了。”

失手?

不等众人反应,杜圣兰看向在场一位杜家人:“节哀。”

那名杜家人脸皮抽了抽,这也太倒霉了,怎么刚好轮到他们族中人就出事了?

没有人怀疑是杜圣兰故意动手脚,墨苍前不久和绝杀殿殿主闹得很难看,刚刚一位墨家子弟都平安出来,还有裴枝雀,天生圣人也只是让她去下跪认错,没道理专门对付杜家人。

考虑到还要依靠对方治病,哪怕是杜家人也没过多苛责,说了句生死有命后不了了之。

杜圣兰低咳几声,那副弱不禁风的样子比裴枝雀演得还入木三分:“欢迎各位下次光临,我先去休息了。”

天色昏暗,人潮渐渐散去,仁义堂外金灿灿的牌匾像是落日前的一盏明灯。

……

冥都是不下雪的。

阴冷,血腥是这里终年的主题,日常也看不到什么太阳,永远被云层遮蔽着。

杜青光离开还没两日,暗巷里那个阴暗的存在已经有些等不及了。

“为什么还没有消息?”

不是说人类的办事效率很高?

它自言自语的同时,没有五官的小女孩走进来,作为最先投靠的一批存在,她拥有着自由进出的特权。小女孩没有嘴巴,无法言语,安静比划着。

阴影逐渐凝为实体,青眼阴犬冷冷道:“你让我亲自去找。”

小女孩摆动手臂。

青眼阴犬:“你抓了混入冥都的生人,我那好大哥闯入御兽宗,但无功而返?”

小女孩重重点头。

天机楼的情报人员在被残忍折磨的过程中,透露出这条消息。阴犬去了御兽宗,因为停留时间过长,被御兽宗宗主发现,双方似乎交流了什么,阴犬没有杀生,后直接离开了御兽宗。

青眼阴犬发出渗人的笑声:“看来它当初是想将那小畜生送去御兽宗。”

显然这个过程中出了纰漏,否则这时它们应该已经开始返回冥都。

青眼阴犬突然想到一个绝佳的计划:“大哥一直想让自己孩子学会仁爱和光明,都是一家人,叔叔当然要带着侄子一起玩。”

人类以血缘为纽带,建立宗族,重视孝道,崇尚礼仪。

它要在外来者的帮助下,先一步找到小阴犬,让对方先品尝到亲情的滋味,再在小阴犬全身心信赖自己的时候下狠手。

想到这里青眼阴犬喉咙一动,充满怨恨的亲侄子的灵魂,吞噬起来一定格外美味。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