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天雷能有什么坏心思呢 > 第35章 ‘茶话会’(修)三大家主和冒牌家主……

我的书架

第35章 ‘茶话会’(修)三大家主和冒牌家主……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晚, 裴家举行一场紧急秘密会议,有关裴家家主的人选究竟要放在谁身上。

“琉焰是家族的底牌,不建议让她『露』面太多。”

“但裴木寒是家族的叛徒。”

“有反骨, 不可信。”

一番激烈的讨论后,所有的视线落在长老身上, 老者闭闭眼:“裴家,需要一个渡劫。”

简单的一句话, 让场面顿时安静下。

“但也不如轻易地让他坐上家主之位。”

漫长的黑夜中,顾崖木耐心靠在一棵树下等待着,里面开会,也没人请他进去坐坐, 不过顾崖木并未因为这种怠慢而愠怒。

他盯着裴家外的高墙,这个家族在奢侈上做到极致, 外墙都不忘砌些宝石明珠做装饰。

不知过去多久, 顾崖木终于被请进去。

进门前, 长老专门看他一眼,顾崖木会意, 摘下面具收起周身狂暴的气息,这样即便是进入裴家,也不会引起太多注意。

裴家家规森严, 修仙者可不管白黑夜,哪怕是晚上,往小厮各司其职,和白几乎没有区。

以为是长老的贵客, 除管事,谁也不敢抬头多看一眼。管事看到长老摆摆,明白这是稍后不用去送茶的意思, 他一路目睹两道身影走进议事的前屋。灯火摇曳,上映出另外几人的影,这些全都是代表裴家身份地位的长老们。

门关上,灯火变得暗淡,预示里面有人布下结界。

管事心中蓦地一惊。

裴九星重伤,长老连夜带人进裴家,并带其召开长老会议,这是家主才有的待遇……裴家是不是,要变?

屋内,烛火照着一张张脸庞,从外貌上看,这些长老不过五十左右,各个神情严肃,仿佛接下要进行的是一场审判。

自顾崖木进门后,这些人便一言不发,面对这个翅膀长硬要脱离家族的叛徒,他们实在是给不出好脸『色』。

最终,长老开门见山道:“为得到圣学宫的两个入学名额,家族有一亿灵石的空缺,你补;其次,我裴家经一事威望不如前……”

笑声打断他的话。

顾崖木摆摆,收起嘴角的讥嘲:“继续。”

长老:“如你让裴家风评转好,这个家主之位,是你的。”

顾崖木稍作沉『吟』,没立刻应下:“我考虑一下。”

长老也不催促他场做决定:“在之前,你可以暂时行一些代理族长的职权。”

所谓的代理族长,即没有正式的接替仪式,且利用家族力量做事前,必须先请示长老。

屋内再次陷入沉寂。

快亮时,顾崖木嘴角勾勾,撂下一个字:“好。”

他走后,长老叫管事:“从今起,人会暂代家主之职,可自由进出裴家。通知下面人,不该问的问,不该探讨的探讨。”

……

“白仁义堂堂主,晚上裴家家主,你这过得丰富多彩。”

顾崖木尚未跨过门槛,听见一道调侃的声音。

“这个裴家主可不是好的,”顾崖木坐下,“明码标价。”

杜圣兰坐直身体,听他说下去。

顾崖木原封不动说一遍长老的要求。

“一个亿?”杜圣兰挑眉:“这人是老谋深算。”

直接问顾崖木索要绝杀殿,顾崖木肯定不会给,才想出这种慢慢蚕食之法。

“灵石不是问题。”

绝杀殿不缺灵石,但裴木寒在世时,基本将灵石兑换成宝物。做暗杀生意的,永远是钱滚钱,滚的利益又被兑换成更厉害的法宝。

在佣兵生意刚刚起步,想要短时间内凑齐,只有兜售法宝。这样一,‘裴木寒’这个身份的威望也会降低,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惹什么麻烦。

杜圣兰:“既这件事麻烦,那先解决简单的。”

顾崖木还反应一下,忽地笑笑,斜眼看过:“你觉得重新提高裴家威望,是件易事?”

裴九星狐假虎威做到极致,从妖兽到人类,尤其是那些让利的生意伙伴,全都得罪狠。

敲敲桌,顾崖木语气细听还有一丝猫哭耗的假慈悲:“裴家这段下坡路,没个十年走不出。”

“谁要帮他们挽名声,”杜圣兰笑,“共沉沦啊。”

家名声都差,矮里面拔将军,裴家不上去?

顾崖木若有所思:“陷害其他家族……”

杜圣兰不赞同道:“好端端的,怎么诬陷人?”

话说的义凛,与同时他拉着凳坐近一点:“我在解除封印前,研究很多关于你的传闻,发有不少矛盾点。”

顾崖木最活跃的时间段差不多有一百年,前五十年被记录的恶事和后五十年有很不同。

好比顾崖木血洗过宗门,屠过珍兽阁,但也有小道传闻表示这个宗门和珍兽阁有合作,专门诱捕美貌妖,卖给强的人类修士做奴隶。

总之,他的前五十多年是和者厮杀,和宗门斗,但后五十年一些传闻很古怪,其中有屠杀童男童,掳掠修做炉鼎,圈养鬼童等。

龙族一向独独往,怎么可主动养个鬼童?

至于炉鼎,更是没听说哪个龙族靠双修增强修为的,目前所知,只有人类修士才通过这种方法修炼。

可惜有关恶龙的传闻太多,谁也不会计较其中一些是真是假。

杜圣兰从储物戒中拿出不少相关书籍,这些书面有压痕,明显曾被翻阅,上面还用红笔圈出不少疑点。

杜圣兰随便捧书念几段。

顾崖木听得频频侧目:“这写的是谁?”

“你。”

“……”

顾崖木自认杀过人,而且是不少人,但这和话本上说得是两码事。

杜圣兰:“还都只是流传最广的一些。”

他去龙泉瀑布底部研究阵法时,通过一些旁敲侧击的试探,确认其中很多事情并非恶龙所为。

“你仔细看看,有哪几件事,在你被镇压前传的还没那么广?”

顾崖木都不用看:“差不多后半本都是。”顿一下,他明白过:“栽赃?”

杜圣兰颔首:“有几件恶事,普通人干不出。”

事后还要散播和恶龙有关,修订成书传播下去,只有家族才有力这么干。

随意一翻,杜圣兰道:“比如这个,乔家村失踪案,位于奕城的一个村,一夜之间村民全部失踪。”

奕城算是离墨家较近的一个城镇,活人不装入储物戒,想在墨家眼皮底下神不知鬼不觉带走一批人,几乎不可。

“墨家……”顾崖木敲敲书页,忆对这个家族的印象,给出一种可的推断:“封剑灵。”

墨家主修剑,一把好剑直接决定剑修的战斗力,诞生剑灵的宝剑对他们而言价值不逊『色』于鸿蒙源宝。

杜圣兰是习剑之人,自也清楚剑灵对剑修的重要『性』。古往今,不是没有人尝试过用活人祭炼的法强行催生剑灵。

见他不说话,顾崖木猜测对方早有怀疑。

杜圣兰垂眼望着桌面上的书册:“这里面绝对不乏四家族的恶事。”

近几百年无人飞升,四家族垄断部修行资源,至少从表象上看局势是稳定的。一千年前可不是,弱肉强食厮杀遍地,连纪元史都评价一句‘妖兽肆虐,人如恶鬼’。

凡是在那段时间里崛起的,找不出几个善茬。

眼看他沉思不语,顾崖木道:“千年已过,想翻旧账可不容易。”

说完拿出一件斗篷。

杜圣兰挑眉:“什么东西?”

“收敛气息的法宝,我才从黑水商会高价拍。”

杜圣兰瞬间明白他所想,生圣人的身份在外行走多有不便,有这斗篷,至少可以将敛息的作用归结为斗篷,而不是功法上。

杜圣兰穿上,发其实效挺一般的,根本没有办法完全遮掩住生圣人的好人气息。

顾崖木不以为:“只是做给外人看罢。”

这世上如今只有一个生圣人,不遮掩住气息,全凭一张嘴。

……

多个名不正言不顺的代理家主,几个长老是又无奈又防备。

二长老仍旧不放心:“太不可控。”

三长老迟疑说道:“既成家主,那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到时候不管愿不愿意,他总要以家族利益为先。”

他们近几都无心修炼,忧心忡忡。

“裴木寒至少不缺局观,无尽海域知道站出,上家主也没有因为一己私欲杀裴九星。”

后一条也是长老最满意的一点,他的话给众人稍稍打个定心针。也对,作为一个家族的族长,血脉和地位会无形中让对方更倾向于家族利益。

长老叫心腹:“家主最近都在忙什么?”

心腹:“长老,每领一斗篷男在宝库选货。”

“……”

长老气得胡都快翘起的时候,裴家的宝库内,顾崖木正方表示:“随便挑,随便拿。”

杜圣兰指尖勾起一根灵植的藤蔓,体内那口缸在召唤。可惜他在身体处于恢复阶段,不一次『性』摄入太多量。

顾崖木:“先选,打包头再吃。”

终于把目光从宝物上移开,杜圣兰问:“会不会被发?”

顾崖木不屑:“裴家有多个宝库,真正的宝贝都在一个秘地,必须要三长老和家主同时放血才进去。”

这里的不过是些下等货『色』,卖不多少钱。何况相顶级的材地宝才直接吞服,对一般灵植有需求的修士太少,除非是丹师为练『药』。

确定没问题,杜圣兰迅速打包一些灵植,边往储物戒指里塞边说:“我不嫌弃。”

囤宝的时候,他的速格外快。

一炷香的时间后,杜圣兰心满意足地结束收割之旅,要离开时说道:“裴九星从前那般高高在上,以后却要给我们打下,想想都觉得痛快。”

时间久,总坐稳这个裴家家主之位。

“他得死。”

杜圣兰愣下,抬头看到顾崖木微笑的表情,还有眼底渗透着的丝丝凉意。

哪怕境界衰退,裴九星依旧勉强可以跻身为绝世高的行列,这是家族的助力,直接杀必定会引起那帮老家伙不满。

明杀不可,私下却有的是法。

裴九星死不死,杜圣兰倒是不怎么关心,他在整理储物戒的东西,偶尔低咳两声。

顾崖木收视线,若非裴九星率人围堵,杜圣兰也不会『逼』得在无尽海域以命相搏,『射』出那惊一箭。

血债,自要血偿。

恰在这时,长老的心腹找到这里:“长老们在议事堂等您。”

杜圣兰留在宝库等着。

心腹忍不住头看一眼,寻思难怪长老们都不放心这个家主,位置还没坐稳,已经想着安『插』自己的人。

杜圣兰打坐冥想,修炼时间过得快,等他睁眼再出去一看,发『色』渐黑。

远处残雪疏影,有人路过被积雪压塌的树枝时,稍稍弯下腰,抬起头的瞬间,双方正好四目相对。

才脱离一众长老纠缠的顾崖木眉宇间有一丝不耐:“人越老话越多。”

杜圣兰寻思着几个长老加起说不定才赶上他的岁数。

“其他几位家主近在联系机道人。”

顾崖木一句话唤杜圣兰的注意力:“莫非想通过卜算的方式算出夺走鸿蒙……”

顾崖木摆:“什么都算,还修什么仙?这些势力每隔几年都会找一次机道人,让他算算有无灾厄,顺便给小辈搞个赐福仪式,机道人也会提出一些建议。”

“我在杜家时,从未听说过这件事。”

说到最后几个字,杜圣兰声音突放轻,他险些忘,自己是被排除在家族外的一份,自不会接触到这些。

顾崖木:“我也得出席。”

杜圣兰沉『吟』:“如其他家族族长去,裴家无人,是有些不合适。”

裴九星那样去也是遭嘲笑,长老一般都是随行,代替家主过去容易造成薄西山的观感,所以无论愿不愿意,顾崖木这个代理家主都要去『露』『露』脸。

“届时你隐藏好气息,同我一起。”

杜圣兰好奇:“我去做什么?”

顾崖木看他:“你以前不是没参与过。”

“……”所以这是弥补缺失的童年吗?

杜圣兰平静站在原地,其实猜出对方的用意。这是怕自己后面对家族心软,彻底让他看清从没有被接受过的事实。

——

自古青台山有道山一称,万年内曾有十数人在证道。

上一次几家族和琴宗的人聚集在,还是因为留影石一事。顾崖木一出,顿时引一阵侧目,今的他摘下绝杀殿殿主的面具,以裴木寒的真实容貌出。

除杜青光,其他人并不解裴木寒,一时间心思各异。顾崖木随行还带不少裴家的人,易容改面的杜圣兰在其中并不显眼。

隐没在一行站着的人中,杜圣兰才微微一抬眼,竟在杜家那边瞧见杜北望,后者意从学府赶一趟,其他家族也俱是有年轻后生。

“九星道友他还好吗……”盘鹤深沉的目光望向二长老,等一个答案。

二长老没有提裴九星的近况,只说:“族中最近有些『乱』,可需要更有力的人站出挑梁。”

一句有可很耐人寻味。

本以为裴九星之后,裴家会一蹶不振,盘鹤看不出顾崖木的修为境界,目光微微一凝。

裴家竟还培养一位高,裴木寒他也是见过几面,明明从前没有这么厉害,真是藏得滴水不漏。

他的心思也同样藏得滴水不漏,知道问不出实情,只私下调查,盘鹤没有继续询问,起身举杯笑道:“和以前一样,先请机道人,再是小辈论武。”

今的场面比较温和,一炷香燃尽的时候,机道人姗姗迟。

这只狐狸所谓的闭关,每次都是闭个寂寞。距离上次见面才没多久,杜圣兰再一次见到不久前叫嚷着要去闭关的机道人。

出在众人面前时,机道人没有用原形,

他的脸像是被雾气所笼罩,长发垂在腰侧,活脱脱一个仙风道骨的神棍模样。不同往,机道人今先给小辈进行赐福仪式,随后对着众人拱拱:“九川陆今年怪事频出,变数太多,占卜不势。”

墨苍是剑修,说话少写弯弯绕绕,直白问:“我等近有些不顺。”

机道人闭上眼,一只如鱼游水中,苍白细长的指在虚空中划着什么。

杜圣兰看得发困,眼皮刚慵懒地耸拉下,悦耳的水滴声在耳边绽放,他一抬头,发空气中有水雾,蔚蓝『色』的雾气好像凝聚出什么符文,转眼即逝。

机道人站在中心区域,睁开眼缓缓道:“据卦象显示,唯有一条破解之法:不远游。”

墨苍犀利的目光看过,机道人无动于衷:“卦象如,不宜出门。”

哪怕闭关,有些事情传的到处都是,机道人也有耳闻,他先看向何长客:“你看,如那令公没有出门,不会被废。”

何长客额头青筋一跳。

随后机道人视线扫一圈:“幽兰禁地,诸位如不去凑热闹,也不会被劈。”

“不到无尽海域,不会无功而返。”

“……”

机道人沉沉一叹:“其实早在第二次集体行动时,我便看出规律,致是:至宝出世,外出活动,集体被骗,铩羽而归。”

“事不过三,今年还没过去,我劝各位一句,再听到宝物横空出世的消息,去。”

“……”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