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天雷能有什么坏心思呢 > 第31章 白莲花(二合一)

我的书架

第31章 白莲花(二合一)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金禅寺的人靠法器急流勇退, 皮皮虾再怎么划水,两者间渐渐拉开距离。

顾崖木微微叹息:“都说佛法济渡众生,金禅寺道走窄了。”

杜圣兰心想‘克’死了这么多首领, 人家不跑才怪。但还是违心安慰道:“五蕴和尚可不好糊弄, 插足不进去也好。”

“他能在大部分妖兽前找到鸿蒙源宝, 肯定是有特别的办法,可惜了, 否则届时稍微运作一下就好。”

杜圣兰不知道他的‘稍微’有多‘稍微’, 预测绝不会简单。

海面暂时归于平静,不少人开始陆续靠近探查情况, 顾崖木也不再执着于五蕴和尚, 离开这片是非之地。苍茫大海,远离火光照亮的半边天, 一大一小两只身影重新没入黑暗当中。

因为先前的火山爆发,现在四周都是硝烟味,散开的紫气朝四面八方溢散,更分不清鸿蒙源宝去了哪里。

“精准找到一座海底火山,还设此计谋……”

杜圣兰摇头, 这和来时预测的情况完全不同,大部分情况下, 宝物有灵智,最多也只是孩童智商。

不过更糟糕的是, 现在没有势力肯接纳他们。活下来的火焰龟不知在海里传播了什么流言,很多妖兽招兵时,只要看到皮皮虾, 立刻会驱赶。

“皮皮虾这个名声烂了。”顾崖木平静游动。

杜圣兰提议:“要不变海妖?”

海妖善用歌声迷惑人类, 一般妖兽和人类都懒得理会, 杀了海妖的人,会被海妖诅咒,短时间内容易走霉运。

皮皮虾沉默地前进,良久,语气幽深道:“我也不是什么都做的。”

“……哦。”

想想海妖都是赤|裸着上半身,披头散发,七彩鱼尾,这个形象的确不太适合顾崖木。

等皮皮虾安静地游出好一段距离后,杜圣兰忽然问:“你会唱歌吗?”

“……”

不知道是不是老天爷都听不进去杜圣兰的问话,一道铁链忽然从天外飞来,皮皮虾躬身猛地弹开,铁链砸空,水波冲天而起。铁链内部像是锁着什么恐怖的怨灵,它在不停地嚎叫,刺耳凄厉。

杜圣兰皱着眉头……九结鬼链,这是北域御兽宗惯用的玩意。

修真界一共有两个御兽宗,一个在南域,一个在北域,都以御兽宗自称,南域讲究和妖兽伙伴间的互相尊重,生死与共,北域就要激烈很多。

他们认为非我族类,根本不用上心,强行控制后直接以暴力驯化,死了就再换。所以在物种选择上,北域喜欢猎奇,经常捕获一些稀奇古怪的妖兽。

显然如今有人看中了皮皮虾。

锁链回到了主人手中,偷袭的人终于现身,是一对师兄弟。从刚刚铁链爆发出的实力来看,年长的已经是合体后期,在无尽海域算是有自保之力。

男子训斥师弟道:“等你学会使双链,妖兽就避不开了。还有这链子要加固倒刺,确保对方没有反抗之力。”

杜圣兰挑眉,这是要进行现场教学?

师弟谄媚道:“还是刘师兄考虑的周到。”

一时半会儿想要驯化皮皮虾不可能,加之皮皮虾最有用的就是视物能力,留口气就行。

刘师兄转头时,嘴角露出残忍的笑容,持有的九结鬼链像是双头响尾蛇,疾速朝皮皮虾抽去。以肉眼来看,这速度快得看不清,但在顾崖木的眼中,什么都不算。

……还不及闪电的十分之一。

无边夜色下,铁链被一只手牢牢抓住。

没错,仅仅是一只手,这只手骨节分明,白皙细长却格外有力量感。

突如其来的变化让这对师兄弟同时一惊,刘师兄不可置信地抬起头,视线从九结鬼链惊诧地上移。猥琐的皮皮虾不见了,海面凭空出现一名男子,银眸银发,散开的长发在乱流中飘摇,明明是个美男子,诡魅的瞳色倒映在御兽宗弟子眼中,却像是一头恐怖的猛兽。

杜圣兰也是第一次见他这副模样,以往顾崖木化形时,为了不引人注意,头发和眼眸的颜色都会趋近人类。

“你是谁?”刘师兄不动声色拿出传送符,朝后退了一步。

妖,还是两只妖。

银发男子肩头坐了一个巴掌大的小人,浑身包裹在银蓝色的光团中,正带着一种古怪的笑意凝视自己。

杜圣兰先前一直贴在皮皮虾腹部,顾崖木突然化形,为了避免一个尴尬的姿势,他便没有完全化人,如今倒更像是一种拟人形态。

先前还对师弟教导有方的刘师兄突然一把将人推了出去,自己迅速撕开传送符,空间出现波动时,他目露欣喜,眼看就要脱离危境,一道黑光从眼前闪过,胸口剧痛。

刘师兄有些茫然地低下头,只见满是血污的铁链不知何时刺穿了自己的心脏。

他修为深厚,足够多撑个一时片刻,另一边被推出去拖延时间的小师弟,早在被贯穿的瞬间,瞳孔微张死亡。

“救我……我可以给你,数不清的美人,灵石……”

然而对面的男人无动于衷,顾崖木轻轻一抽,铁链穿过骨肉,又被拉了回来。没有去看如瀑布迸发的血液,顾崖木细长的手指蹭过锁链一端:“这玩意,确实好使。”

杜圣兰漠然见证御兽宗的两人倒下,跳下他的肩膀开始摸尸,两个储物袋,基本全是妖丹,还有几颗辨认不出用途的丹药。

他不感兴趣地扔给顾崖木。

后者轻轻嗅了嗅:“催情的药丸,还是烈性的。”

杜圣兰顿时更不感兴趣了,刹那间幻化成人,吐槽道:“都快大乘期的人,居然还这么穷。”

不过北域的御兽宗也是奇了,孽没少造,一群歪门邪道,居然修为还不错。

刚说完,杜圣兰突然注意到被自己摸尸的刘师兄居然还有一口气,对方双目瞪大,瞳孔中全是惊恐,这种恐怖的来源好像不是面对死亡,而是看见了什么骇人的东西。

杜圣兰伸手晃了晃,垂死之人毫无反应,这下他确定对方是陷入了幻境。

“御兽宗得罪过你?”

制造这幻境的毫无疑问是顾崖木。

但顾崖木杀人,一向是干脆利落,偏偏这次专门多制造出一些折磨。

“当初我被镇压,御兽宗也出了一部分力。”

从他口中缓缓道出的话语,比正在被血水浸染的海面还要冰冷。

杜圣兰其实一直好奇,这头龙能屈能伸,竟然落了个被镇压的后果:“那时候……”

抬眼看到他神色阴沉,似乎是陷入某段回忆中,目中带有强烈杀机。杜圣兰不再追问,改口淡声道:“风水轮流转。”

这是他近来第三次说这句话。如今再说给顾崖木听时,语气无悲无喜,就像是在陈述笃定的事实。

顾崖木只出神须臾,盯着海面开始思考现实问题,究竟要不要用新面孔继续去搅乱无尽海域。

思虑再三,他对着还没死透的御兽宗弟子进行搜魂,随后拿出面具,重新恢复了绝杀殿殿主的装扮,显然是要舍弃猥琐发育的路子。

杜圣兰:“不装妖怪了?”

顾崖木说出刚刚搜魂看到的情况,同时拿出一张纸:“附近有御兽宗和七十二寨的人。”

人类修士活动较多的区域,绝杀殿殿主的身份更有震慑性。

他一边说话,一边在纸上潦草地记录下一些要素。杜圣兰探头看,都是关于鸿蒙源宝的。

“多智近妖,耗损战,紫气。”

前两个杜圣兰都能看懂,是指源宝引诱人类和妖兽自相残杀,同时以自身为饵,利用海底火山爆发解决一部分猎宝者,至于后一个——

“紫气有什么特殊吗?”

“有个糟糕的猜想,”顾崖木,“还有待验证。”

话音未落,杜圣兰伸手对准他的指尖,释放一小簇无害的电流佯装威胁,随后扬眉道:“别打哑谜。”

这辈子身边全是跟自己打哑谜的,他早就厌倦了猜猜看的游戏。

顾崖木放出神识留意着周边,同时说道:“记得源宝刚出世时的场景吗?”

杜圣兰点头,当时大家在在海面,所有人亲眼目睹紫光耀世的盛景。

顾崖木指出一点:“乱流在遭遇紫气后,纷纷退让。”

这点不稀罕,至宝诞生时总会出现各种各种的场景,有的天地都会变色。顾崖木指的也不是异象本身,他意味深长说道:“这里是无尽海域,空间乱流是能杀人的。”

杜圣兰双目一缩,顿时明白他所指:“你怀疑鸿蒙源宝能操纵紫气?”

“强者操控弱者本就是世间常态,”顾崖木道,“先前死得那两名御兽宗弟子,也是一样。”

同样的事情,未必不能套用在源宝和乱流之间。

杜圣兰快速分析:“应该只有一定区域内的空间乱流,会对源宝俯首称臣。”

假设能操纵全部,整片无尽海域早就死伤无数。

两人正说着话,远处天空中突然飞过去几道人影,看到绝杀殿殿主,也没有降缓速度的意思。

见他们无比焦灼,杜圣兰转身忍不住跟着眺望远处。

顾崖木借海水凝聚成数名巨人,巨人成型后立刻朝远方奔去,这和当日他在沙漠中展露出的手段相同。

原地等待一段时间后,众多海水巨人只飘回来了一个脑袋,顾崖木把手放在它头上,片刻后道:“故技重施。”

海底火山爆发存活下来的人不多,自己吃过的亏,这些人才不会轻易告知旁人,目前为止还有很多人不知道源宝在设残杀局。

根据海水巨人带来的消息,先前鸿蒙源宝故意藏在蚌壳内,钻入万年沉沙底部,流沙深处是沼泽,接下来发生了什么想也知道。

又有不少修士和妖兽殒命。

冤家路窄,御兽宗弟子后,他们率先碰到的竟是佣兵联盟,绝杀殿的杀手转行,受利益冲击最严重的便是佣兵联盟。狭路相逢,佣兵联盟的头子眯着眼盘算,绝杀殿殿主是渡劫期的传言可信度究竟有多少。

队伍里加上他一共有两名大乘期,只要传言有一丝错误,这就是一个杀死绝杀殿主的大好良机。

还有这个天生圣人,也能卖个价钱,刚好补上这段时间的亏空。

对峙间,杜圣兰忽然伸出手,佣兵联盟的人下意识抽出刀剑。

杜圣兰没有偷袭的意思,而是说了句莫名其妙的话:“风的方向,变了。”

对面的人愣了一下。

“害怕了就直说,扯风……”其中一个冷笑着的佣兵话未说完,脸上多出一道血痕,半边颧骨顷刻间被削平了。

出手的不是顾崖木,而是杜圣兰口中的‘风。’

……

这风的来源正是鸿蒙源宝。

一刻钟前,躲在蚌壳里的源宝,一出沙子就迎来了两方谈好筹码人的联手攻击。情急之下,它丢掉蚌壳跳出水面,在被围杀过程中,利用紫气操纵空间乱流,恐怖的逆流立刻如漫天箭雨般朝四面八方进行无差别攻击。

危机面前,佣兵联盟的头子哪有功夫再去试探顾崖木的境界,队伍结阵,应付这场致命的乱流箭雨。

大乘期都不敢掉以轻心,杜圣兰目前的实力就更不足以应对。

顾崖木在解决乱流的同时拉开和佣兵的距离,确定只能远远地看到几个黑点时,杜圣兰连忙化为一道小闪电,跳进宽大的袖袍当中。

他的模样有点凄惨,半边袖子全是血,乱流划过伤口时太过迅速,甚至感觉不到疼痛。

杜圣兰往嘴里塞了颗丹药,小心翼翼用头顶了下袖子:“你怎么样?”

回答他的语气一贯张狂:“区区乱流而已。”

杜圣兰盘腿坐下调息。

一片衣料,就像铜墙铁壁般坚固,安全到他甚至觉得可以搞点棉花垫在脑袋下面,美美睡上一觉。

当然杜圣兰没有这种倦怠的心思,此刻心中对变强的渴望愈发剧烈。

别的修士慌忙逃窜时,顾崖木却没有丝毫离开的意思。空间乱流在这片区域伤人,说明源宝就在附近,持此想法的人不止他一个,几大势力的人,乃至一些海域霸主,反而在朝着这个方向行进。

正在打坐的杜圣兰突然睁开眼:“聪明不代表成熟。”

回忆源宝的行为,他张口道:“你觉不觉得,它在玩游戏?”

顾崖木怔道:“游戏?”

杜圣兰缓缓道出三个字:“捉迷藏。”

顾崖木眼神微变,乍听上去很荒谬,但仔细一想,好像是这样。只不过这个捉迷藏更血腥,藏着的人反客为主,每每都在故意暴露自己,引别人来找它。

杜圣兰冒险钻出袖子,险险避过一道乱流后,对着正在控制乱流作乱的紫气说道:“玩捉迷藏吗?我藏你来捉,范围是千米内的海域。”

此话一出,攻击他的乱流果然慢了半拍。

杜圣兰暗道赌对了,这紫气和天雷有异曲同工之妙,都秉持着同一个物体的意识。

杜圣兰尝试着往左边飘去。

顾崖木眉头皱起,正要阻拦,却见他摇了摇头:“你的实力太强了。”

如果顾崖木跟着,鸿蒙源宝绝对不会现身。

说完后,主动拉开距离,期间很有深意地看了顾崖木一眼,后者意会,微微点头。

终于到了一处无人的海面,杜圣兰深吸一口气。

一个元婴期,对宝物构不成威胁,玩游戏前,源宝杀他的概率很低,但绝对不是零。紫气和乱流像是空气一样密密麻麻包围而来,杜圣兰尽可能用平静的声音开口:“你来当鬼,数够一百声,不许偷看。”

似乎同意了他的提议,所有的紫气抖动了一下,就像是转了个身,连空间乱流都跟着转了个圈,杜圣兰的一缕头发被不幸卷入被绞断。

远处深海有一团灰蒙蒙的光团,兴奋到扭曲,它诞生在无尽海域,对每一寸地界都了解的很清楚。

趁着来之不易的机会,巴掌大的拟人形态消失,杜圣兰彻底化作原形,顺着乱流的缝隙钻了出去。

他缓慢地往上升,全力运转敛息功法,尽可能不泄露出一丝气息。

与此同时,光团并没有那么守规矩,它在数来往经过的鱼群,有多少鱼代表已经数过了多少。仅仅不到十个呼吸,乱流便重新涌动。

紫气化成无数细缕,有的流过了岩石缝隙,有的钻过珊瑚。随着时间流逝,灰蒙蒙地光团逐渐变得阴气沉沉,它几乎连每一粒沙子都翻了个底朝天,依旧没有发现那道人影。

巴掌大小,应该是个小妖怪。

为什么找不见?!

远处顾崖木不动声色地微微抬眼扫了下,精准定位到半空中两个小光点,和那天晚上偷看他锻剑的电流团子一模一样。

杜圣兰远没有飞那么高,只是黑夜的叠加效果下,就像是和云融为了一体。

鸿蒙源宝和稳重压根扯不上关系,灰蒙蒙的光团积蓄足够的怒火后,才安静没多久的乱流重新动作起来,螺旋状拧成小型龙卷风,扫荡海面。

顾崖木缓缓靠近,双目不知何时变成重瞳,目光虚无地穿过海水,隐隐看到乱流最密集的地方,下方万米处的流沙中有东西在起伏。

“找到了。”

他飞身而去。

时刻俯瞰下方,发现这头龙采取行动时,杜圣兰猛地落下百丈,故意显露出原形。

鸿蒙源宝的注意力第一时间集中在杜圣兰身上,后知后觉一股强大的气息正在逼近,它企图故技重施,紫光疯狂冲击扩散,将自己的所在地暴露无遗。

龙尾打散了一部分袭击杜圣兰的乱流。

“斩月——”

杜圣兰握着全新的饮雪剑,斩断周围剩下的乱流。

他没那么潇洒,到底境界有限,剧烈的空间波动中,差不多是一头栽进水面。

此刻鸿蒙源宝散发的漫天紫光,成为整片无尽海域最受瞩目的中心,至于那道惊艳的剑光,只有裴九星注意到……他正距离这里不足十万里。

连入内海域前,顾崖木都说这次裴家有几分气运,事实证明的确如此。

裴家也不知是迎来了什么契机,先前有数人突破,自打裴九星进入内海,基本就没有遇到多少生死间的大恐怖。相较之下,另外几大势力,多少都和几头厉害的妖兽缠斗过。

“这剑光,有些熟悉。”

裴九星正在回想时,大长老出声提醒:“小心妖兽。”

原来顾崖木为了拖延时间,朝海水里投了有催情作用的丹药,促使不少妖兽进入发情期,狂躁异常。

原始冲动的支配下,各种奇妙的气息交汇融杂,正在分食修士尸体的蛇群都停止进食,开始交尾。

结界加上丹药也封锁不了真龙威压,但凡万里内有人,会很快察觉到。顾崖木知道没有多少时间,银龙摆尾,圈住千米内的面积,一口把杜圣兰吹到中间:“认主。”

冰冷的龙目同时扫过灰蒙蒙的光团:“愿赌服输,这把游戏,你输了。”

鸿蒙源宝能认才有鬼。

它像是陀螺一样疯狂围绕一个点转动,妄想制造漩涡逃脱。

顾崖木不轻不重的认主,使得杜圣兰这边同样也是一怔。

银龙口吐人言:“这玩意给我没用。”

龙靠肉|体战斗时,就是它的最强形态,龙爪的攻击力堪比天阶法器,拿着一个武器反而累赘。

杜圣兰也清楚这点,但要说完全没用也不至于,源宝可以化为护体铠甲,足以……

冰冷的声音打断他的思考:“你还有十息时间。”

杜圣兰不再迟疑,以最快的速度凝聚出一滴银蓝色的心头血,说是血,更像是高纯度电流凝聚出的小颗粒。

鸿蒙源宝怎么可能接受一个元婴期的小辈做主人,拼命反抗,

银龙冷酷道:“电它。”

杜圣兰同时催动合欢宗心法,源宝接触到微弱的电流,有一瞬间怪异的酥麻感,短暂的失神让心头血有了机会,杜圣兰眯了眯眼,加快速度进行融合。

……

同一时间,裴九星正在被巨蟒追赶。

先前妖兽纠缠发情拦路,蛇这种东西,一但杀了,很快会引来群体报复。现在正是争分夺秒的时刻,大长老当机立断:“我来开路。”

大长老面无表情地一路厮杀,带着一身血腥味负责断后。但不知道为何,一条接近大乘期的巨蟒,却是执着地追杀裴九星。

鸿蒙源宝!

面对前方惊人的异象,裴九星狠了狠心,杀这只巨蟒需要花费的时间太久,他不惜冒着被乱流卷碎的风险使用瞬移。

瞬移时的气流割裂皮肤,传送过程中的空间波动更是让伤口雪上加霜,裴九星却是面露喜色,仅仅是这种程度,完全可以扛得住。

他的狠心是有用的,除了那一龙一闪电,裴九星第一个赶到异象爆发的源头处。然而明明在电光火石间赶来,宝物的气息却已经消失,只看到一道让他恨之入骨的身影。

顾崖木立于海面,天空中残存的异象尚在,微亮的光芒照在他微微勾起的嘴角。

裴九星没在他身边看到天生圣人,不过他现在也没心情关注闲杂人等。目光闪动,枯燥的头发此刻根根如剑,果断下定决心动用最强的力量与之一战。

裴木寒持有绝顶宝物,又有渡劫期的实力,自己必定不是对手。不过只要能稍稍拖延片刻,让对方无法在第一时间逃脱,等其他人来了,裴木寒必然守不住鸿蒙源宝。

谁知就在这时,高大的身影先一步开口:“裴九星,交出源宝,否则本座让你有去无回。”

伴随刀出鞘的声音,裴九星语气冰冷道:“贼喊捉贼。”

顾崖木可以模仿绝杀殿殿主的气息和说话方式,但模仿不了对方的本事,不到万不得已,他并不想和裴九星过招。

于是继续说废话:“本座第一时间赶来,除了你这里并无他人。”

两人都不知道,这会儿他们的目的出奇一致:拖延时间。

短短一会儿功夫,已经有修士赶来。

最先来的竟然是五蕴和尚,其次是竹墨,其余两大家族族长差不多同合欢宫宫主前后脚到,杜青光因为撞上了一只海妖,斩杀耽误了片刻功夫,算是当世几位大能者中最晚赶到的。

修士陆续赶来,火光重新照亮半边天。

海底的妖兽也是窜出了头,上万头妖兽齐聚,气势咄咄逼人。

位于包围圈中,顾崖木讥笑道:“看来你这宝贝是带不走了。”

裴九星视线一扫周围:“诸位凡能帮我留下绝杀殿主者,事后必有重谢。”

双方各执一词,分辨不出真假。

裴九星首先看向杜青光:“莫非杜兄也不信我?”

杜青光答非所问:“说话总得有个凭据。”

顾崖木这时忽然拍了拍手,语气显得尖锐,似是怒极反笑:“说得好,我愿以道心起誓,没有得到鸿蒙源宝。”

海面风平浪静。

天空万里无云。

裴九星愣了一下后,下意识跟着起誓:“我也愿以道心起誓,没有得到鸿蒙源宝。”

话音落下,一道惊雷笔直朝着他的头盖骨劈来。

裴九星下意识闪躲。

电流随水迅速扩散,海里的妖兽一阵哆嗦,修士的法器大多也不防电,哪怕飞到半空中,无尽海域的乱流夹杂着海水,一样可以成为电流蔓延的帮手。

没有人注意到,散开的电流蔓延至千米外,重新沿着乱流螺旋上升,在虚空凝聚。

裴九星自己也惊到了,不信邪地重新开口:“我愿以道心起誓,没有得到鸿蒙源……”

这次话还没说完,天边轰隆一声,力量更强大的雷电冲下。

海中的妖兽和大部分修士齐齐一抖。

“我发誓……”

“闭嘴吧!牲口!”有个大汉莫名被电的发出一声嗲叫,现在正怒火滔天。

“裴兄,别说了。”盘家家主盘天鹤苦笑。

没看到这些海里的妖兽已经被电怒了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