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让我上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楼内众人安慰自己杜圣兰定是服用了什么天材地宝,亦或是吞服灵丹妙药强行突破。毕竟合体以前,可以靠这些达到突破目的,只是境界会不稳。

顾崖木和众人唯一的共识是……这是人干的事?

半个时辰前,他眼睁睁看着杜圣兰渡劫,看他渡劫成功,看老天格外厚待,乌云变成了青色玉石一般的色泽,将杜圣兰包裹在天空中。

以往灵气化雨见者有份,现在可好,杜圣兰一个人全部受用了。

被灌注灵气的杜圣兰心底又是另一番滋味。

这灵气云就像是大章鱼,牢牢吸着他。

如果不知道天生道体能补天这回事也就罢了,现在知道了,杜圣兰嘴角都忍不住抽了两下。他感觉自己就像是被妖怪养着的白面书生,不,是天道舍不得放开的补天石。

良久,灵气灌输结束,云化雾气恋恋不舍散开。

杜圣兰拍了拍水汽,对着空气违心道:“不错,下次还来。”

重回地面,顾崖木摇头:“你这天赋,过去没有,未来估计也不会有。”

杜圣兰勉强扯了下嘴角,有些心疼地望向自己的佩剑。

吸取上次渡劫的教训,这次渡劫杜圣兰并没有用易容道具。但他的随身佩剑却是必须要用的,经历过两次天劫,剑身受损程度严重。

“你会修剑么?”杜圣兰略带期待地抬起头。

顾崖木一脸冷漠。

杜圣兰别过头,心虚的摸摸鼻子:“听说龙族都是天生的炼器师。”

它们生来体内就有异火,只是龙族习惯性用最猛烈的方式进攻,烈焰的能量越强越好,从来不会浪费时间在精准把控上。

杜圣兰年少成名,随身佩剑也很有名气,去城里找炼器师肯定会被认出。

这事急不得,一连跨越了两个大境界,当务之急他要先找个地方巩固一下境界。

夜晚,破庙。

杜圣兰打坐调息进入冥想状态,面上覆着薄汗。

顾崖木抱臂靠在大门上,目光放肆地徘徊在他面上。

依照这个修炼速度,会不会睡一觉的功夫,对方就直接飞升了?

假设现在直接夺舍,伤势没有多少缓和的情况下,他不一定能承受得住天道誓言反噬,而杜圣兰刚渡完劫正是精气神最饱满的时候,成功机率太过渺茫。

顾崖木眉头一紧,并非因为无法立刻施展夺舍之术。而是刚刚考虑成功概率之前,他首先想到的竟然是今天困龙锁出现,杜圣兰挡在自己身前的画面。

余光瞥了下破庙中破败的佛像,顾崖木质问自己是不是堕落了,居然有了一丝人性?

人类身上他最看不惯的品质就是滥好心,沉思良久,顾崖木也不得不承认,如果这烂好心是施展在自己身上,还是可以接受的。

归根到底属于人类的劣根性,多了也无妨。

顾崖木也不再闲着,他有不少关于夺舍的秘籍,从来没有怎么研究过。这种东西不好在杜圣兰面前看,便找借口说:“我去附近转一圈。”

出门后他随便上了棵树,开始研究秘籍。

破庙里,杜圣兰在他走后睁开眼,凝眸望着顾崖木的背影,皱眉不知在想些什么。

……

城里消息流通是最快的,翌日一早,杜圣兰去茶铺坐了一刻钟不到,就知道了昨天发生在拍卖会上的事情。

杜家花了两千一百万灵石,拿下了困龙锁。

杜圣兰啧啧道:“我那好师尊竟然忍住没竞价。”

困龙锁的真相除了顾崖木,只有祖师爷知道,祖师爷肯定不会主动把小辫子给别人,所以这件事斩月山应该再无人知晓。

“绝杀殿这次可是大赚了一笔。”

顾崖木听他意思准备去找绝杀殿殿主分赃。

杜圣兰不紧不慢道:“当日誓言约定,绝杀殿主承诺在交易后的一个月内不对我展开追杀,而且只会让筑基期修士过来送灵石。”

顾崖木从他语气中听出了戏谑。

杜圣兰:“我猜他派来交易的人,一定是信使。”

届时信使燃烧灵魂施展咒术,沾染了特殊的气息,无论走到哪里,绝杀殿殿主都能隔空定位到自己。

言下之意,除非他傻,才会羊入虎口。

让杜圣兰好奇的是顾崖木老谋深算,应该一早就知道其中的漏洞,却未作提醒。一旦自己被缠上,这头龙也落不了好。

知道他在想什么,顾崖木喝了口茶淡淡道:“将计就计引这位杀手头子出来,杀了他,我好取而代之。”

“……”

顾崖木放下茶杯,对视间很有经验道:“杀手都很注意隐私,面具一戴,谁知道背后长什么样?”

杜圣兰喉头一动,感情自己和绝杀殿殿主为一两千万灵石讨价还价时,顾崖木已经在考虑怎么继承人家的家产了?

顾崖木觊觎绝杀殿的原因有三点。

其一,想屠龙证道的修士到处都有,一直躲躲藏藏不是办法。

再者,面对家族和宗门势力,战斗起来他们在人数上比较吃亏。

最后,还是那句老话,杀手财富多。

“绝杀殿目前的生意你应该不太喜欢,我可以在百年内逐步发展为仁义堂。”

也算是对杜圣兰的一点补偿,对方好像挺喜欢做好人好事。

“噗——”

杜圣兰一口茶喷出来,吓了那边老板一跳,忙问是不是不合口味。

“呛到了。”杜圣兰摆手,表示不关他的事。

“仁义堂?”

顾崖木冷淡道:“悬壶济世,普度众生。”

杜圣兰深吸一口气:“那你应该叫普济堂。”

顾崖木并不在乎名字,随意道:“也行。”

杜圣兰一口气喝完所有的茶,轻轻吸气:“想好了?”

顾崖木:“干他。”

杜圣兰重重放下杯子:“好,我负责诱敌。”

顾崖木反而不急了,发现在这件事上对方比自己还要积极。

杜圣兰:“我修炼的《幽兰心法》需要大量天材地宝。”

这点他所言不虚,在进入练虚境界后,他体内的丹田有了变化,就像一口深不见底的大缸。

这口缸需要用无穷无尽的灵气来填充,杜圣兰有感自己的大道和别人不同,只有等到这口缸填平,他才能真正实现一飞冲天。

想到这里,杜圣兰忍不住抬起头,可惜看到的是茶棚,不是天。

吃完茶点,城里人多不适合讨论具体计划,两人又跑到破庙里。

“杀手头子不会想到我们会对他出手,先手权在我们。”

“绝杀殿的那些手段,杀阵符箓等,我们都可以用。”

顾崖木点头,同意杜圣兰所说。

不过符箓这种东西是有保质期的,时间太久,上面刻的的阵纹效果也会大大减弱,他被镇压前身上的符箓肯定是不能用了。布置杀阵更需要找法器做阵眼,一时间需要准备的东西不少。

都不是缺钱的主儿,顾崖木手一挥表示:“这座城池临近荒漠,资源有限,我去山阴城,你留在这里,看到合适的就买。”

说罢顾崖木化作一道流光消失在天边,杜圣兰也开始忙活起来。

顾崖木一连跑了三座城,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十日后。

破庙没人,他又去城里转悠一圈,也没见到杜圣兰的身影。

重新回到破庙时,顾崖木冷目一扫,两只雪花狮子抖了抖身上的杂草,拟态兽形下,短胖的腿打着颤走出来。

这是原先他们去观望杜北望渡劫时,购买用来拉车的雪花狮子,之后一直以拟态被杜圣兰揣在身边。

杜圣兰走前在它们周遭布下阵法,先前顾崖木只在破庙外看了一眼,阵法加持下忽略了它们。

雪花狮子哆哆嗦嗦:“主人走之前说,说他大约要半月才回来。”

留下它们毫无疑问是为了通风报信。

顾崖木:“先前怎么不说?”

两只雪花狮子对视一眼:“怕你。”

顾崖木现过原形,泄露的真龙气息它们现在还记得,那是烙印在灵魂深处的恐惧。

杜圣兰说十五日,实则第十二天便提前回来,他不是一个人,身边跟着四五道强大的气息。

顾崖木眯眼:“奴隶市场现在都出大乘期的货了?”

杜圣兰:“是我请来的帮手,绝杀殿擅长人海战术,我们也不能输。”

他以前和这个杀手组织没接触,了解不深,但对绝杀殿的事迹还是略有耳闻。绝杀殿最喜欢接暗杀散修的单子,毕竟散修无权无势,杀了就杀了。

但散修也有朋友,也有亲人,凭一己之力他们无法撼动绝杀殿,如今机会来了,怎么可能任由它溜走。

顾崖木一眼扫过去,对这些人的实力大概有了了解,目光回到杜圣兰身上:“胆子真大。”

其中那个大乘期,如果真要对杜圣兰动手,他早就死于非命。

杜圣兰:“我先找了一个勉强能应付的,立下誓言后,最后才去找最强的。”

这样就算对方有什么歹心,他还是有逃脱之机。人员名单的选取杜圣兰也是慎之又慎,就比如其中一对游氏兄弟,为了给家人报仇,这些年绝杀殿的人也杀了不少。

那个大乘期更疯,死在他手上的信使不计其数。绝杀殿几次想要暗杀此人,都被他躲了过去。

当然杜圣兰最相信的还是天道誓言。

像顾崖木一样,研究如何破解天道誓言并小有成就的,全天下怕是也找不出第二个。

实际顾崖木敢违背天道誓言前提是龙的肉身能抗,而且他也准备舍弃那具身体。

人类修士哪有这样的本钱。

一共四人,各个冷言寡语,实力最强的大乘期被血海深仇折磨,甚至早就走火入魔,时不时疯言疯语。

他的名字也很古怪,叫无可为。

哪一个大乘期的修士不是呼风唤雨,这绝对是杜圣兰见过最惨的一个,道心受损,估计最大成就也就是大乘后期,无缘大道。

不过杜圣兰可没去同情他,此人走得是杀道,如今大道虽然夭折,但更加疯魔,真疯起来以命换命,说不定连渡劫期一样可以宰了。

顾崖木扫了一眼的功夫,这几人同样也在审视地打量他。

杜圣兰骑龙渡劫的事情早就传开了,眼前这名陌生男子是谁,可想而知。

……是那头被骑的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