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羊来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顾崖木短暂沉默后,说:“斩月山自古出坏种,真是一脉相承。”

杜圣兰拍了拍手,唤回杀手的注意力:“联系一下你们殿主,和气生财五五分。”

杀手再三犹豫后,捏碎了袖中一枚乳白色的石头。

一道穿血红长袍,戴青面獠牙面具的高大身影出现,哪怕只是一道神念投影,杀手依旧不敢直视,用最简洁的话语道出经过。

血红长袍的虚影这才第一次望向杜圣兰。

杜圣兰:“我的市价是一千万灵石,恶龙是修真联盟的通缉犯,没标价。困龙锁的市场价也在一千万灵石左右,但面对目标客户,可以炒翻倍。”

顾崖木手上的绳索动了动,仿佛也在响应他的话。

即便有面具遮挡,血红长袍的虚影依旧给出一种不怒自威的感觉:“好一个无本买卖。”

绝杀殿出个困龙锁,还要和人分账。

杜圣兰厚着脸皮:“谁叫我们长着一张嘴,可以随时曝出困龙锁的真相。”

四目相对,绝杀殿殿主的目光似穿破空间,带给人无比的压力。

然而杜圣兰活到今天,最不怕的就是威胁。

僵持不过几息,绝杀殿殿主道出一个‘好’字,他看了杀手一眼,后者递给杜圣兰一枚同样的乳白鹅卵石,用于联络。

保险起见,双方立下一些誓言作为束缚。

传讯石的时间有限,绝杀殿殿主投影消失,杀手确定顾崖木没有再动手的心思,连忙遁走。

没了那股威压,杜圣兰活动了一下手脚,抓紧时间摸尸。

杀手随身携带的储物戒,大多外部刻有繁杂阵法,但他几下的功夫就破解了个干净。

顾崖木:“你果然深谙此道。”

“因为谁?”

当初为了给这头龙解开封印,他苦心钻研阵法,甚至一度为此放缓修炼。

顾崖木勉强承了这份情,他能出来杜圣兰功不可没,日后夺舍修炼有成,他顺手帮对方荡平杜家,也算了了一段因果。

面对来杀自己的人,杜圣兰当然不会收尸,绝杀殿也不在意几个门徒,尸体很快被后面追来的人发现,闹得人尽皆知。

上一次绝杀殿暗杀失败,已经是好几百年前的事情,还没等大家开口讨论两句,一个更劲爆的消息传出。

——本月初五,黑水商会将在飞云城举办拍卖会,届时将有困龙锁拍卖。

每一次拍卖会都会公布一两件珍贵拍品,吸引各大势力参加。恶龙出世,不知道会不会像千年前一样搅动起血雨腥风,特别是一些有旧怨的组织,困龙锁对他们而言还是很有吸引力。

这一次各大家族都有派人来。

顾崖木以为杜圣兰也会去,以这人睚眦必报的性格,还有什么比亲眼看到杜青光往自己挖的坑里跳更愉快的事情?

“不去。”

杜圣兰的反应出乎意料,而且相当坚定:“不但不去,我们离飞云城越远越好。”

顾崖木挑眉,看了看头顶的太阳,确定是从东边升起。

杜圣兰:“我今早醒来,清风拂面,忽心有所感,自己将在不日后突破。”

“……”

他在说什么鬼话?进入化神也不过是几日前的事情,境界怕是都没巩固。

杜圣兰却是一脸‘我是认真的,我没骗你’的表情。

顾崖木:“化神到练虚期,最快的是五年,这个记录是在两千三百年前由幽兰尊者创造。”

根据记载,幽兰尊者出生时祥云耀世,由于是两大最强纯血脉的结合,一出生便是筑基,随后的修炼更是势如破竹,不到三十二岁成功飞升。

这种记录,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杜圣兰叹了口气:“听我的,往远点走总没错。”

顾崖木没把他的话太放在心上,听之任之:“随你。”

“稍等,我去买个鸡爪。”杜圣兰压根没有修行人的自觉,顺路还买了一份栗子糕。

这栗子糕用料特殊,由丹宗出品,专为修真人士提供,可以补充些元气。

杜圣兰咬着香糯的栗子糕,路上不时侧耳听听八卦,好不惬意。

察觉到顾崖木的视线一直停留在自己身上,他先是抹了下嘴角,确定没有糕点渣,然后递过去一块:“吃么?”

顾崖木一脸嫌弃。

杜圣兰见他不接,塞进自己嘴里。

顾崖木忍不住道:“你怎么如此贪口舌之欲?”

“小时候饿过几天肚子,吃点东西会让我觉得舒服。”

顾崖木望着他鼓起的腮帮子,很难想象他姓杜,这是家族的一点好处都没沾着。

初五,拍卖会准时进行。

大批修士赶往飞云城,飞云城处北域最靠南的地方,商贸繁荣,每年六月到九月,是来往修士最多的时候。

同时间杜圣兰正老老实实在北域最北边,当他的缩头乌龟,又原回到荒漠。

他闭着眼,不再压制体内的真气,任由它们蓬勃发展。

化神后,杜圣兰对真气的掌握更加轻车熟路,再也不会出现突破前气息外泄的事情。

直到天空乌云聚拢,顾崖木才真正意识到他没开玩笑。

“即便是幽兰尊者转世,也不会有这样的修行速度。”

他看杜圣兰的目中第一次充满审视,像是要窥破对方所有隐藏的秘密。

杜圣兰凝视头顶的黑云,缓缓说起一桩往事:“我十岁那年,独自前往禁地,意外有了些收获。”

顾崖木知道这件事,他还被镇压在斩月山时,依靠神识经常能听到宗门弟子讨论这件事。当年杜家举办过一次族内小比,杜圣兰击败杜北望成为他那个阶段的第一,但杜家支持杜北望一脉的长老,用了些小计策让杜圣兰成绩作废。

杜圣兰哪里是肯吃亏的,事情闹大了,引来杜青光出面。

杜青光将奖励改为去幽兰禁地外围试炼,惩戒两名长老一路护送。

表面上此举是倾向杜圣兰,实际在禁地一旦有了收获,必然会被长老夺去。杜圣兰没当场发作,晚上却一人一剑独自去闯禁地。

这个故事最传奇的地方,是杜圣兰居然活着从禁地走了出来。

顾崖木沉吟:“原来此事并非以讹传讹。”

杜圣兰轻咳一声:“其实当时我是准备在边缘地带转一圈,谁能想到传承就在最边缘的地方。”

“……”

“就是最外面的乱石堆,我心情不好,对着它自言自语良久,没想到幽兰尊者留在世间的一道残念突然出现。他说我天资卓越,传授我《幽兰心法》。”

数千年来,为了找到这位最传奇的尊者留下的传承,无数人去过幽兰禁地,有所获者不少,但《幽兰心法》一直没有出现过。

谁能想到幽兰尊者会将残念附在门口的破烂石堆上?

“我也很惊讶,所以尊者出现的刹那,我有些不尊敬。”杜圣兰:“问他这是人干的事?”

顾崖木皱眉:“《幽兰心法》可让修行一日千里,但传言必须是完美筑基……”

“我是啊。”

“完美金丹。”

“我也是。”

“完美元婴。”

“我是,我全是。”杜圣兰打断他:“麻烦让一下,我赶着渡劫。”

附近万里内的积云差不多全部汇聚在一处,杜圣兰再次冲向雷电中心。

——

飞云城。

黑水商会产业无数,今天举办拍卖的地点也是选在他们自己的酒楼。

主持竞拍的是一位元婴老者,第一件拍品便是困龙锁。

“困龙锁,一千二百年前,来自斩月山的一位大能借此屠龙成功。”他带着恰到好处的笑容,介绍时目光扫过每一处:“底价九百万灵石。”

前些日子杜圣兰骑龙渡劫消息传遍大江南北,如今都知道他身边有头龙护道。

老者视线有意无意扫过杜家,尤其是最近风头正盛的杜北望,听说后者最近已经开始代表家族进行一些活动。

二楼都是贵宾间,包厢内桌还有一人,元婴老者的目光好似被一层无形的屏障阻挡,看不清内里的真实情况。

不知道会不会是杜青光也来了。

“一千八百万灵石。”杜北望开口就直接翻了一倍价。

困龙锁曾经为斩月山老祖所有,因悟道丹一事,斩月山和杜家最近摩擦不少。杜家倒也不介意花点钱落对方的面子,阻止斩月山拿走老祖宗留下的困龙锁。

何况还有杜圣兰这个隐患,日后想对他做些什么,还要考虑到那头龙。

在场的年轻女子或多或少都朝他那边投去了一些目光,同辈男子也不乏心中多有羡慕嫉妒。

家世好就算了,天赋还是一等一的,老天真是偏爱。

一名丹宗弟子听着旁边师妹一个劲念叨杜北望的好,忍不住道:“那杜圣兰骑龙渡劫成功,还引来九道天雷,不比他强?”

小师妹没有否认,就事论事:“可杜家有意栽培的是杜北望,家族资源大量倾斜,我看最多十年,杜北望就能成功进入练虚境界。若是再得些奇遇,说不定都能打破幽兰尊者的记录。”

后半句话就带有一些个人崇拜了,但这名丹宗弟子也不得不承认,杜北望前途一片光明。

斩月山今天来的是副宗主李道子,黑水商会的拍卖要求当场付清,让普通弟子携带巨资肯定是不安全。李道子回想来之前竹墨的交代,他们对困龙锁并非势在必得,底线是两千万。

“一千九百万。”

李道子平静举牌。

老者正要继续调动一下气氛,一个小伙计慌慌张张跑进来。

老者面露不虞。

伙计附耳说了几句话,老者眼睛瞪得滚圆:“真事?”

伙计点头:“千真万确。”

老者沉默片刻,浑浊的眼球里泛起笑意。

他没什么修行天赋,却是做生意的一把好手,当即清清嗓子:“诸位,就在刚刚,杜圣兰渡劫成功,如今是练虚境界。”

二楼,杜北望手中的杯子瞬间四分五裂,他手指收紧,粉末没有散开,重新凝固成杯子的形状。

杜圣兰,练虚境。

这怎么可能?

“消息大家可以私下自行确认,”元婴老者状似无意说道,“还有一事,自焰龙尊者死后,世间再未有龙出没,据说这次给杜圣兰护道的依旧是一头银龙。”

一千多年前,流传下来有关银龙掀起血雨腥风的记载不少。

已经有不少目光开始向斩月山投去。

李道子面无表情道:“杜家子杜圣兰私放恶龙出世,不久被驱逐出山门。”

字里行间特意强调了‘杜家’二字,言明杜圣兰被逐出师门的原因不是悟道丹事件后的卸磨杀驴。

老者见好就收,继续说道:“银龙被斩月山镇压千年,杜圣兰则为斩月山弃徒,或许正因如此两人才搅合在一起,未来指不定会掀起什么风浪。”

困龙锁的价值不言而喻。

李道子私下已第一时间用传讯符通知了竹墨。

“按原计划来。”

李道子不解,也就是说宗主对困龙锁的底线依旧维持在两千万灵石。转念一想,宗主对杜圣兰有授道之恩,甚至传授了绝学《斩月十三剑》,比起斩月山,杜圣兰更该恨的是杜家。

至于那头龙,受困千年实力大损,未必是宗主对手。

刚刚还信誓旦旦畅想杜北望十年入练虚的丹宗小姑娘有些傻眼:“师兄,杜圣兰上次渡劫是什么时候?”

男子咽了下口水:“好像是,大半个月以前。”

这是人干的事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