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绝杀殿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突破这种事,倒是可以勉强压下几日。

杜圣兰暂时稳定气息。

顾崖木脑海中快速闪过了几个地方,做出选择后,在无人处化作银龙:“上来。”

杜圣兰乖乖趴上去,他清楚自己最好不要贸然使用真气,才能延长压制渡劫的时间。

银龙腾空数万丈,杜圣兰像是中了软筋散,手脚无力摊在它身上:“我们会被发现么?”

原形下,难免泄露出一些真龙气息。

银龙口吐人言:“飞的够高就不会。”

“……”

银龙又抖了抖鳞片上的各种法宝。

杜圣兰这才放下一点心,这么多遮蔽气息的法宝加持,他们算是相对安全。

他心不在焉想着,这龙年轻时候肯定没少为非作歹,要不怎么会囤这么多同类型的法宝?

高空气温极低,银龙的身体天生冷得像块石头,为了让杜圣兰免得用真气护体,它也不知道运转了一门什么功法,抱着暖呼呼的。

可惜不是软毛生物,要不杜圣兰恨不得将脑袋埋进去。

从白天到天黑,在空中待了一天一夜后,杜圣兰有气无力道:“还有多久?”

“快了。”

这两个字从昨天起银龙就在说。

大概它也觉得没有信服力,问:“你还能撑多久?”

杜圣兰突兀说了句:“抱歉。”

“???”

杜圣兰:“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话音落下,周围的云层开始朝一片凝聚,他们身处其间,最能清楚直接地感受到其中狂暴的力量。

“往好处想,”杜圣兰苦中作乐,“离得近,一会儿天雷降下来,可以速战速决。”

银龙不敢离得太远,一旦有追兵,他可以第一时间带着杜圣兰空间转移。

天雷在有一点上很人性化,只劈渡劫者。

当然如果离得太近,被渡劫者在闪躲抵抗过程中导致四散的雷电波及,那就是找死了。

顾崖木让他坚持数息,光速来到一片无人的荒漠,同时算好距离,稍微降下百丈。

面对广阔的黄沙,杜圣兰不再压制气息,腾空而起主动朝着雷电汇聚的方向而去。

这片荒漠百年没有降落一滴雨,如今天空布满了浩瀚无际的乌云,无论是声势,还是波及范围,都远远超过当日杜北望渡劫时的场面。

单是第一道天劫,论威力已经相当于杜北望度过的第三道。

杜圣兰被誉为万年难遇的天才,其积累的深厚程度,远超常人想象,前六道雷劫对他来说根本没有难度,一直到对付第七道时,才开始有些吃力。

第八道雷劫落下,杜圣兰吐了两口血,好歹是有惊无险。

然而此刻,天空中的雷云没有丝毫散去的征兆,

……

“怎么回事?”

方圆万里内的势力同时将视线投向了这一处,几个老祖的目光穿越过虚空,看到一道几乎带有毁天灭地势头的紫红色雷劫落下。

“过去这么多年,终于有人又让天道降下第九道雷劫了。”

“是谁?杜北望也仅仅引来八道天雷。”

“速速派人查看,是谁在渡劫?”

其实他们心中已经隐隐有了答案,天资还在杜北望之上的,恐怕只有那人了。

……

沙漠。

杜圣兰快被劈傻了。

天雷一道接着一道,密集程度超乎想象,尤其是这第九道天雷。出于对自身天赋的肯定,他早就有了心理准备,然而当直径有数十公里的紫色雷电直接冲着天灵盖而来,他整个人也是懵的。

“区区化神劫而已,杜圣兰,你莫让我失望。”

顾崖木的声音传入耳,杜圣兰嘴角一抽,运转周身元气阻挡雷电灌入,好一个‘区区’。

渡劫之事不可玩笑,杜圣兰直视漫天雷劫,目中只有坚定的战意。只见他手中凭空多出三尺长剑,对着雷电划出完美的一道弧线:

“斩月——”

斩月剑共有十三剑,这是最强的一剑,纵观斩月山的历史,修成者只有三位。

祖师爷,竹墨,杜圣兰。

他的剑法漂亮干净,聚集的云层被划出一道口子,头顶的紫电威势弱了下来。

杜圣兰一鼓作气,将剑锋对准紫电,直接冲了上去。

顾崖木见状目中闪过一抹赞赏,杜圣兰平日习惯将逃跑挂在嘴边,实际上还是有着剑者勇往直前的傲气。

劫云被彻底击溃,紫红色雷电化为灵气雨。

这是只有度过第九道天劫时才有的馈赠,顾崖木不会放过占便宜的好机会,过去一并享受灵气雨的滋润。

乌云散去,天地重新恢复晴朗。

步入化神,杜圣兰的感知更加敏锐,已经能感觉到好多股气息从四面八方涌来。

“此地不宜久留。”

不用他说,顾崖木心中有数,利用龙身飞行的优势,带杜圣兰快速离开。

最先往这边赶的修士突然停下来:“快看!”

远处倒映着一片巨大虚影,虚影内杜圣兰正骑着龙,而天空中有雷劫降下。

“是蜃景!”

“老天!骑龙渡劫,太疯狂了!”

“这才是修真界最顶尖的天才。”

杜圣兰易容的法器早就被雷劈坏,渡劫时显露出真容。

就在一两日前,所有人还在赞美杜北望,用云泥之别来形容他和杜圣兰的未来。

前有杜家的追杀,后被竹墨逐出师门,疲于奔命下,早晚道心不稳透支严重,别说渡劫,修为不后退都算好了。

然而这才过去多久,杜圣兰就用实力打脸众人,修真界第一天才的称号不是白担的。

蜃景里呈现的是杜圣兰渡劫前一刻的画面,实际真正雷劫落下时,顾崖木早就飞去一边。可惜世人的传言总是怎么夸张怎么来,好事者还用留影石记录下来,准备大肆传播。

顾崖木一直放开神识留意周围,防止暗袭。

在飞出万里前,那一句‘骑龙渡劫’,被完完整整捕捉到了。

“狗屁!”

银龙目露杀意,恨不得来个回马枪,一口龙息喷死大放厥词之人。

杜圣兰干笑一声,沿着龙鳞的纹路作出顺毛的动作安抚,原封不动照搬他的话:“世人愚笨,只愿相信他们愿意相信的,你又何必在意?”

“……”

说不在意,那是因为刀子没扎在自己身上。

银龙凛冽的双目中,杀机变得更加强烈。

杜圣兰赶紧转移话题:“刚刚动静不小,已经引来各大势力探查,现在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

本来还可以拖延一下,突发的蜃景让他渡劫的事情迅速暴露,消息散开后,肯定有一场围杀。

“绝杀殿也是个麻烦。”杜圣兰皱眉:“说不定他们已经守在沙漠外围。”

银龙不以为然:“这片沙漠是天灾形成,可不属于什么家族领地。”

哪怕顶尖高手,撕裂空间赶过来也需要一定时间,就算赶过来一位,也留不住他们两个。

元婴和化神间是一个鸿沟,杜圣兰现在的感觉就像是体内力量自动融会贯通一样,大幅度增长。

听了它的话,杜圣兰衡量后点了点头:“也对。”

就算有围杀,他们冲出去也不是问题。

银龙甩了下龙尾,加快速度:“我倒挺想会会那位绝杀殿殿主。”

“嗯?”

“杀手富有。”

杜圣兰佩服它在这时候还能想到打家劫舍。

银龙抖了抖身上的鳞片,宝物哗啦啦作响:“不然你以为这些东西是哪里来的?”

杀手身上,才有藏匿气息的高级货。

出乎意料,从天空中已经可以确定他们即将抵达沙漠边缘,但并没有见到有什么人,银龙生性张狂又十分谨慎,为防有人在空中设袭,化为人形落地。

杜圣兰挑眉:“不冲了?”

“我有一秘法,最适合在有沙子的地方施展。”

顾崖木勾了勾手指,黄沙脱离地心引力流入他的掌心,他低低念了什么,不是人类的语言。片刻后,一粒沙子突然暴增数十倍,脱离他的掌心后继续变大,剩下的沙子不甘示弱般,一个个化为沙漠巨人。

天空的光一时间被遮挡了大半,杜圣兰站在几个沙漠巨人的包围中,世界都昏暗无光了。

“恕我直言,”他薄唇一抿,“气势是有了,但这巨人的战斗力好像一般。”

顾崖木遥遥一指,低声道:“去。”

沙漠巨人步伐其快,无头苍蝇一样乱跑,像是被风乱吹的沙子,然而就在一眨眼的功夫,巨人突然手拉手,将一片地围了起来。

顾崖木嘴角一勾,目中没有笑意:“我说什么,法宝还是要在杀手身上找。”

被包围起来的空气有了波动,隐藏的人似乎也知道被发现了,一面震惊于对方是发现他的行踪,一面选择先下手为强。空气中隐约出现几道身影,黑雾成丝,反向环绕住沙漠巨人,随着一声‘爆’,顷刻间高大的沙漠巨人化为粉末炸开。

顾崖木拍拍手:“上面的那几位,一并下来吧。”

先下来的不是人,而是一条带着恐怖气息的绳索,细看每一节都带有一个锁头。

杜圣兰皱眉眯眼,将顾崖木推到自己身后:“是困龙锁。”

几年前的一场商会拍卖上,竹墨原本看中了这件拍品,不过最后被人以起拍价的三倍拿走。

原来竟是被绝杀殿所得。

想想倒也正常,只有绝杀殿,才会不遗余力收集各种类型的法宝。

竹墨买困龙锁只是为了多一重保障,恶龙镇压地底千年也没有出过差错,没必要为了一个困龙锁耗费太多资源。

杜圣兰单手持剑,剑光闪过,困龙锁降下的速度缓了片刻。

顾崖木望着挡在自己身前的杜圣兰,骂了句愚蠢,居然挡在一头想要夺舍他的恶龙身前。

接下来想必就是那个熟悉的策略——

“赶紧的,准备跑路。”

没有一点意外,杜圣兰提出要逃跑。

绝杀殿能成为第一杀手组织名副其实,距离杜圣兰渡劫成功还未有多久,对方竟已掌握他‘骑龙渡劫’的消息,并且拿出克制龙的法宝。

顾崖木轻叹:“出息。”

随意伸手一抓,困龙锁居然主动朝他飞来,中途化为手链大小,被牢牢攥住。

绝杀殿的杀手傻了。

杜圣兰也是一怔。

困龙锁的威名都有所耳闻,一千二百多年前,困龙锁成功困住过一头龙,当时的大能者甚至抽出一条龙筋,重新找炼器师进行熔炼。

那位大能者,正是斩月山的祖师爷。

后来祖师爷意外陨落,困龙锁也不知去向。千年后流拍于商会,中途经过了多少人的手,也很难追溯到。

顾崖木平静握着困龙锁:“当时我正好杀了一个该死的同族,困龙锁是个噱头,由你那位祖师爷私下转手,卖出的钱财七三分,我七他三。”

“……”

“那时斩月山才成立几十年,正是用钱的时候,我同样需要请一名修士来代卖。”

顾崖木望着杜圣兰:“最重要的是,困龙锁只针对龙,天地间也没有几头龙。”

他话没说完,杜圣兰已然明了。

仇人兴高采烈买了困龙锁去搞龙,结果自误,把自己搞死了。

面前的绝杀殿杀手就是一个血淋淋的例子,在听完顾崖木轻描淡写的几句话,眼角肉眼可见地抽搐了一下。杀手最擅长控制情绪,能让他们出现如此明显的神情变化,可见顾崖木这一招有多损。

天空设了九星绝杀阵,手持困龙锁,外加一批最顶级的杀手,绝杀殿才敢进行这次猎杀行动。

杜圣兰都佩服他们的周到。

谁能想到,一场看似有五成把握的暗杀成了送死小分队。

顾崖木速战速决,趁着杀手人心涣散之时以雷霆之势干掉了两名杀手。

在被杀得只剩下最后一个时,杜圣兰突然道:“等等。”

他看了看准备自爆却发现浑身真气被锁的杀手,又看了看顾崖木,一脸真诚问:“为什么不再卖一次呢?”

杀手:“……”

杜圣兰无视他,继续说:“很快大家都会知道我们搅合在一起,杜家以后想对付我,也得考虑到你。这个时候,一条困龙锁就十分重要了。”

“……绝杀殿捕龙失败,只有一名杀手靠困龙锁脱逃。”

“……绝杀殿损失严重,将委托xx商行拍卖困龙锁。”

“绝杀殿此举,一为挽回些损失,再者便是希望借刀杀人,吸引有需要者去猎杀恶龙。”

从原因到应对策略,连带最后的话术,杜圣兰顷刻间全部考虑好了。

杀手目瞪口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