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天雷能有什么坏心思呢 > 第2章 石淮镇(一更)

我的书架

第2章 石淮镇(一更)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被镇压千年,哪怕是个人,也要疯了,更何况是一条龙。

好在对龙族而言,千年不算太过漫长,反而让它更加深不可测。杜圣兰可以拿疯疯癫癫的大妖当枪使,面对心怀叵测的恶龙时,他得时刻打起十二分精神。

半空中,还有残存的黑浪翻滚,斩月山人心惶惶,已经陆续有不少长老出关。

恶龙嘲讽地看了底下缩小的众多黑点一眼,喷出一口烈焰,顿时门众开始四处逃散。

杜圣兰见状微微蹙了下眉,但也没说什么,恶龙没动真格,由长老应付这团焰火绰绰有余。他现在自顾不暇,龙尾焰温度极高,必须要时刻布置小型结界抵抗。

腾云驾雾和烈焰灼烧的夹击下,在一处隐蔽的山洞外,他被甩了下来。

恶龙化为几丈长,盘踞在杜圣兰对面。传说中无坚不摧的肉身布满了恐怖的伤口,有的地方烧焦了,皮肉外翻,先前挣脱封印它也需要出大力,此刻伤口已经开始渗血。

杜圣兰不动声色收回目光,龙泉瀑布下面有祖师爷留下的特殊阵法,恶龙日日受火焰侵蚀,没有数万年,肉身根本不可能恢复。

即便恢复,根基也早已受损,修行已是瓶颈。

他观察恶龙的时候,对方阴鸷的龙目随意一扫,同样在观察他。稍顷内心冷笑,感叹真是绝佳的根骨,若能夺舍,从头修炼也能日进千里。

恶龙清楚自己这具身体已经没有什么发展潜力,必须要另辟蹊径。

至于天道誓言,很久之前恶龙就专门研究过这方面。可惜它不是全盛时期,待实力稍稍恢复一些,可以承受反噬时,便可施展夺舍之法。

杜圣兰依稀察觉到恶龙眼中隐藏着的恶意,心平气和问:“继续逃命,还是暂且避避风头?”

话音刚刚落下,恶龙忽然化为一华服男子,细长的眉毛上扬,一双桃花眼盛着相当锐利的光。他这幅模样倒像是尘世间某个风流多情的王孙少爷,任谁看到也不会将之和一千多年前闹出腥风血雨的龙联系起来。

“这是我从前藏身的一处洞穴。”

杜圣兰懂了,那就是要继续藏着,随即迈开脚步踏入。

龙栖息的洞穴入口比想象中要狭小很多。

刚一进去,一股寒意顺着脊梁骨往上爬。以他如今修为,还能感觉到冷,必然另有乾坤。

华服男子在前方带路,约莫走了半炷香的时间,他才停下脚步。

前方有一处寒潭,不同于斩月山龙泉瀑的阴凉,稍一靠近寒潭附近,就能感觉到一股舒服的气息,杜圣兰甚至觉得体内元气在恢复。

华服男子变作一条银色小龙,没入寒潭疗伤。

杜圣兰找了一块平地准备打坐调息,寒潭虽好,也只能想想罢了。

“杵在那里做什么?”恶龙突然发来邀请:“下来,一起泡。”

未来还要夺舍这具身体,万一落下病根影响修炼,岂不是亏大了。

杜圣兰挑了下眉,也不矫情,衣服不脱直接下了寒潭。对于修炼之人,衣服湿透了也不妨事,让它重新变干不过是一个呼吸间的事情。

恶龙:“这么泡效果不好。”

“无妨。”杜圣兰闭眼。

反正还要在此逗留几天,多泡些时辰就行。

“一千年了,斩月山的修士还是个顶个的道貌岸然。”恶龙吐息间周围掀起了一股小风暴,呼啸的阴风在杜圣兰周围肆虐,衣袖表面出现裂痕,随时有要化为粉末的趋势。

过去三年间杜圣兰数次偷偷潜入龙泉瀑底,对这条龙阴晴不定的性格早就摸透,只是朝旁边移了一些,远离风暴中心。

恶龙没让他如愿得个清净,像是一条银蛇在周围游动。

“说说,你是如何看出竹墨心机叵测?”

三年前,一个后生突然潜入地底,首先亮明是竹墨亲传,随后扬言要放自己出去。不得不说杜圣兰做了一个极为正确的选择,倘若他没有先表明身份,一口龙息也够他受的。

一想到师徒反目这种事情在斩月山上演,它心中不免一阵快意。

杜圣兰依旧阖眼:“杜青光曾对我说过一句话……‘你以为你那师尊是真的为了你好’。”

恶龙来了兴趣:“就因为这个,便怀疑对你有授业之恩的师父?”

杜圣兰看了他一眼:“当然不是。”

但他并不想和一头龙剖析心理路程。

恶龙若有所思,忽道:“竹墨确实有些本事,想要继承山主的位置,就必须通过我的考核,他算是最有天赋的一个。”

杜圣兰诧异:“你来考核?”

“能在我肉身上留下一道剑痕的,视为考核通过,他是唯一一个伤到我骨头的。”恶龙语气淡淡,仿佛在说的根本不是自己:“有了悟道丹加持,说不定真能被他悟出些什么。”

杜圣兰突然从储物戒里拿出一个小匣子,打开后是半个悟道丹。

传闻中吞服悟道丹有机会感受到一丝道韵,对于未来渡劫大有助益,只是不知为何杜青光一直没有服用。

恶龙语调微微拔高:“一分为二?你可真是……”

暴殄天物四个字都不足以形容。

悟道丹表面覆盖着千万条道纹,被粗暴地切开,道纹自然毁了,发挥出的作用恐怕不及百分之一。

杜圣兰:“不这么做,如何骗过我的好师尊?”

只有破坏悟道丹,所泄露出的庞大道韵才有可能蒙蔽竹墨的观感。

有胜于无,说话间杜圣兰随手将剩下的半枚丹药扔进寒潭当中,接受残余道韵的洗礼。

山洞里感受不到时间的变化,重新睁开眼时,已经几个时辰后的事情。杜圣兰面带嘲讽地想此刻外面恐怕已经乱成一团,也不知道竹墨在发现是半颗悟道丹后,会作何表情。

正准备上岸时,一阵咕噜噜的声音传过来。

他侧目一看,银龙仰着身子躺着,伴随呼吸吐纳,龙首周围翻滚出咕噜噜的水泡。如果忽视身上那些骇人的剑痕刀伤,看着还有一丝诡异的憨态可掬。

杜圣兰收回视线上岸,掐了个指诀,瞬间浑身上下连滴水珠都没剩。

他起身时产生的涟漪晃醒了银龙,后者翻了个身,也不在寒潭久待,变作人出来。

杜圣兰暗道这恶龙果然手段非凡,居然能把气息藏匿的天衣无缝,口中却道:“穿衣服是道貌岸然,你还穿?”

恶龙一双似笑非笑的眼睛看他:“那也要分地点,谁泡澡穿衣服?”

杜圣兰不接话茬,问:“我该怎么称呼你?”

以往他们都是在讨论如何破解封印,每次见面的时间很紧张,根本不需要相互称呼,如今不同,可以预测到很长一段时间内,双方都要一起行动。

恶龙沉默了一下:“顾崖木。”

杜圣兰为这个正常人的名字愣了一下:“还有姓氏?一般不都叫火焰龙君,焰龙尊者这种?”

除了人类,其他种族皆喜欢以种族自封尊号,他说得都是曾经有些名气的龙。

“我刚化形时,捉了天机道人。强迫他算了一卦,卦象显示我五行缺土,木能旺我,后来起了这个名字。”

恶龙,也就是顾崖木淡淡说道:“至于姓氏,‘崖’字作姓罕见,随便定了一个。”

“……”

天机道人算是当世活得最久之人,据说其卦象能通天地鬼神,精准无比,只是此人修为一般,能活到现在,全靠大能者的相助还有一堆天材地宝供着。

杜圣兰想不到这龙活得还挺讲究,信生辰八字这些。

叹了口气,他开始思考接下来要干什么。

当日恶龙立下两个天道誓言,一是不滥杀无辜,再者便是不能伤自己分毫,并要当两年的保镖。

杜圣兰不会单纯到认为天道誓言可以永远困住这头恶龙,他必须赶在对方毁诺前,做到‘物尽其用’。

又休息了四五日,身体恢复的差不多,杜圣兰提出要离开。

顾崖木没意见:“想要去哪?”

外面现在必定是天罗地网。

杜圣兰沉默稍顷:“我要调查一些关于我母亲的事情。”

有时候他甚至怀疑自己生母是不是强上了杜青光,引得那位家主父亲至今都不能释怀。

杜圣兰继续道:“我在杜家有条暗线……”

顾崖木不耐烦打断:“去找天机道人。”

论辈分,天机道人早杜青光出生数百年,知道的比谁都多,问他可以节省很多时间。

想到顾崖木曾经逼迫天机道人给他起个吉利点的名字,杜圣兰忍不住嘴角动了一下,一直紧绷的面色缓和不少。

“也好。”

对这位据说上天入地无所不知的神算,他也想拜访一下。

——

离开山洞,两人片刻不停地赶往石淮镇。

石淮镇以炼器出名,每日不乏有大量修士来此寻找合适的法器。

杜圣兰和顾崖木并肩走在街道上,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没有一头龙是贫穷的,顾崖木在不同的藏身点都有留下储物戒指,先前那个山洞的寒潭底部同样有。离开山洞时,顾崖木给了杜圣兰一个可以易容改变气息的面具,如今他瞧着就是个眉清目秀的小公子。

至于顾崖木,当初他甚少以人类模样活动,知道他真实容貌者寥寥,只戴了个帷帽稍做遮掩。

其实目的地不是石淮镇,他们完全可以飞行经过,但杜圣兰执意稍作停留。

前方是铸剑大师石老头的锻造坊,每日门外都有修士排着长队,希望能说服对方为自己铸剑。大门开了,一个中年人从里面走出,喜不自胜摸着手里的长剑,其他人见状都是一脸艳羡。

顾崖木不屑一顾:“锻造材料一塌糊涂,破铜烂铁,有什么值得称道的。”

说罢瞥了眼杜圣兰:“你若是想要把好剑,不如去剑宗掠上一把。”

“我不是求剑。”杜圣兰:“这里的人来自五湖四海,排队无聊,总会聊些别的。”

说着走到队伍最后,加入队伍,竖起耳朵仔细听。

果不其然,听到了有关自己的消息。

“斩月山不知发生了什么变故,那日黑气冲天,看着像是有魔物降临。”

“或许和杜圣兰有关,斩月山封山,竹墨对外宣称杜圣兰不再是斩月山弟子。”

有人轻嘁一声:“杜圣兰偷走悟道丹,裴家离斩月山最近,那日裴家家主感受到庞大的道韵,赶过去时却是来迟一步,悟道丹已经先一步被人拿走。”

“杜圣兰不过是个小棋子,凭他一人如何能从戒备森严的杜家偷走至宝,背后少不得竹墨策划。”

“哎,想想这杜圣兰也是可怜,事成被当做弃子。”

……

顾崖木听着这番发散性言论,面色逐渐变得怪异,竹墨完全可以把半颗悟道丹展示在世人面前,何至于背这么大个黑锅?

杜圣兰传音入耳:“我用了血咒术。”

他在另外半颗里滴入了自己的血,只要施展咒术,可以隔空让残存的半颗化为粉末。

天下修士如今皆以为竹墨得到悟道丹,加上这番言论四大家族也在推波助澜,尤其是杜家,哪能咽的下这口气,少不得要想办法给斩月山施压。

杜圣兰幽幽一叹,忽道:“从前我还觉得杜圣兰性情乖戾,现在想来,真是个可怜人。”

顾崖木:“……”

一言出,引起了不少共鸣。

有人冷哼:“怪他蠢。”

“此言差矣,”杜圣兰淡淡道,“为了师尊,甘愿冒着身死道消的风险,偷窃至宝,从这点上说是至情至性之人。”

一时间,队伍里或是感叹,或是摇头。

在众人眼里,杜圣兰的下场一定很凄惨,对于将死之人,他们习惯性给出了宽容,一个卓越的天才落个这样的结局,确实让人唏嘘。

杜圣兰跟着众人一起唏嘘,顾崖木在旁看得眼角微微一抽。

他传音道,“做得太过,竹墨将你私放恶龙之事道出,你也讨不了好。”

杜圣兰闻言扬了下眉,觉得顾崖木也是个人才,定性自身为恶龙时完全是用事不关己的语气,他嘴角微掀:“别忘了我那好师尊原本是有机会阻止你逃出。”

倘若竹墨当时放弃悟道丹先阻止恶龙,杜圣兰也就认命了,至少竹墨是真的以苍生为先。

“横竖不过是互泼脏水罢了,”他冷笑一声,“我名声本也没多好,闹大了,毁得还是竹墨的名誉。”

顾崖木见他还准备在众人面前赞美‘杜圣兰尊师重道’的事实,实在是听不下去。

人群里施法容易引来不必要的瞩目,顾崖木一把抓起对方的手腕,强行穿梭过人群,离开石淮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