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鲜的三皇子 > 第四十二章 太子殿下的秘密

我的书架

第四十二章 太子殿下的秘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兹,即日起,赐寒微儿太子妃称号,入住东宫!”

很简单的几句话,意思也很明显。

寒微儿是太子妃了,她成了楚国太子殿下的媳妇了,以后是要当楚国的皇后的。

太子楚同乾自己都不知道寒微儿现在是自己的媳妇了!

可是现在的寒微儿心里只有不甘与愤怒。

她对这些都没有兴趣,她只想出这个皇宫,她现在一刻儿也不想待。

可是,皇命难违,虽然她现在是九品,这皇宫当然可以随意出入。可是她还有家族,如果她那样做了,那么她的家族必然会受牵连,那么她将是家族的罪人。

“怎么办?怎么办?”

寒微儿在心里焦急的想着,只有一个人有办法,他不是答应过自己要带自己去齐国吗?

他是三皇子,他一定有办法的。

两道圣旨是同时下的,她还不知道张楚辰已经不是三皇子了,这一切都是乌龙,明天中午前,他就要离开了。

寒微儿接了圣旨,想要马上去找三皇子张楚辰,可是等她要出了殿,却被宣旨的太监拦住。

“太子妃,楚君命奴才宣完旨就带您去太子殿下的住处!”

那太监用着尖尖的声音说到,寒微儿听了像是一把刀子割在自己心里。

“如果进了东宫,以后再出皇宫就是天方夜谭了!”

寒微儿心里想到,可是她又不能不去。

“那我让宫女收拾些东西!”

寒微儿想拖延会时间,想些办法。

“不用了,东宫所有物品都齐全,您就放心的去吧!”

宣旨太监一点儿时间都不给,寒微儿心里绝望了,难道自己的一生就这样了吗?

她拖着沉重的脚步,跟在宣旨太监后面,心一点一滴的沉入冰中。

三皇子张楚辰完全不知道这件事,哦,对了,他现在已经不是三皇子了,他现在只是一个平民百姓。

走之前,他去看望了皇后娘娘,皇后娘娘对他一直不错。

他还去看了淑妃娘娘,和小公主道别。

最后,他还去看了庆贵人,小皇子也快长大了,和长风差不多一样高。

当他再次回到天星宫,他才想起还有寒微儿。楚君直接拒绝了他要带走寒微儿的要求,那这件事就有点难办了。

不一会儿,德喜也传来了寒微儿要入住东宫的消息。

“德喜,你有没有什么办法?”张楚辰问德喜,德喜一副不明白的样子。

“别给我装了,快想想,怎么把寒微儿带出去!我答应过她要带她出去,等这次出了皇宫,估计以后就没机会了。”

“三皇子,楚君已经拒绝了您的要求,皇命难违,老奴也实在没有办法啊!”

德喜一副为难的样子,三十多岁的他,清秀的脸庞露出女子的扭捏。

“好,既然这样的话,如果寒微儿不能出去,我也不带你出去!还有,我已经不是皇子了,以后不要叫我三皇子!”张楚辰威胁的说道,他知道德喜肯定有办法,这个人狡猾的很,所以,他要逼一下对方。

德喜听了,立马装作害怕的说道:“三…,呃,老奴办法有是有,就不知道您敢不敢。”德喜又把皮球踢了过来,一副办法不是没有,还得看你自己的胆量。

“你的意思是?”张楚辰若有所思的看着德喜,好小子,胆子不小。他应该是知道德喜的意思了,一个字抢。

寒微儿碍于自己的身份,身虽练气九品,却不能违逆君命。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自己被迫出的皇宫,那这胁迫之人定然得是张楚辰自己了。

“就这样,干!”

张楚辰和德喜谋划着,没有避开长风,长风并没有被两人惊住,在他眼中,公子做的,他都支持。

寒微儿已经待在了东宫的一处偏殿,却不在太子的住处。她坐在大殿的榻上,无奈的眼神带有些许埋怨。

那个家伙现在估计已经出了皇宫吧,后面跟着德喜和长风吧?长安街一定很好玩吧,那家伙明明答应自己的,居然把自己留在宫中。

寒微儿此刻虽然自己在东宫,可是心里一点儿也没有想起太子,她现在是太子妃啊,却一直惦记着张楚辰。

“走水啦!”

“灭火!灭火!”

东宫走水了!

寒微儿心头一喜,是他!

她开了门,他站在门外看着他,身边跟着长风。

“你不怕吗?”她问到。

“不怕!”他回答。

“那我也不怕!”

“那我们走!”

东宫的一处偏殿着了火,太监宫女忙着灭火,来来往往提些水的人经过,他们三就这样一路从皇宫走了出去,没有人拦着。

楚君听到了消息,笑了笑,他就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似乎他早已预料到。魏来在楚君的身边,看不懂楚君的想法。

太子楚同乾在大本堂听到消息,放下了书本,看着东宫着火的方向,面色平静。

他虽对寒微儿心有好感,但他知道寒微儿的心不在他这儿,而在那个人身上。

他突然想起了了那天在天星宫的晚宴结束了,他离开时辰弟看自己的眼神,意味深长。

这是藏在他心里十年的秘密,未曾对别人提起,一直埋藏在自己的心里,但是他还是察觉了。

是自己藏得不够深?

十年前,自己的母亲生辰,本来一片喜庆的情形下,宴殿起了烟雾。四处惊慌,他感觉自己被一只大手拉着,不是要保护自己,而是要抓走自己的感觉。他狠狠的咬了一口那只手,然后挣脱开来,他拉了一把在自己身旁的坤弟,把他推向对方,然后自己往后门逃去。

他愧疚过,悔恨过,可是于事无补,只是徒增自己的烦恼。后来他想清楚了,既然一直这样带着愧疚活着,不如自私一把。

楚国的国君只有一个,早晚要有一个选择,既然只能选出一个,那就不怪自己狠。

慢慢这样想着,他的这种愧疚变成了冷血。

思绪又回到了眼前,太子的神色变得凝重,虽然寒姐姐心仪于你,但现在她是太子妃,是我的人。

今日就算你出了皇宫,来日我也要将她拿回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