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鲜的三皇子 > 第四十章 执剑再次出现

我的书架

第四十章 执剑再次出现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元丰二十二年,冬

楚国下雪了,京都里也是白茫茫的一片,千里冰封,万里雪飘!

三皇子张楚辰长大了!今年十六岁了!

今天,天星宫有一件喜事,长风公子来天星宫十年了!三皇子准备给长风庆祝,举办一次宴会。

他也到京都十年,十年了,还是没有母亲的消息。

三皇子张楚辰站在大殿门口,看着忙忙碌碌的宫女太监,感慨道:“一转眼就十年了!”

十六岁的三皇子的气质说明了什么叫偏偏公子,高挺的鼻梁,一双剑眉挂在双眼上方,嘴唇偏薄,看着很精致。

寒微儿站在他的左边,看起来和三皇子张楚辰一样的高。

穿着纱织的黑色连体裙,衬着她的皮肤白皙,用一个字形容最适合不过,那就是柔!

高挑的身材,长发过肩,高冷的气质越加的明显。

“是啊!我们都认识十年了!我也进宫十四年了!”

长风站两人身边,只到了两人的腰边,他好奇的看着宫女们端着一盘盘的美食,咽着口水!

天星宫里第一次这么的热闹,长风很开心。

平时,三皇子对他很严格,除了要去大本堂上学,闲下来的时候还要练功,几乎很少有时间休息!

可是他并不埋怨,因为三皇子说,长风的父亲曾和他说过:“如果有机会,一定要好好的看点书,多花点时间练点武,这样就能更好的保护三皇子!”

长风知道自己的父亲和母亲都去世了,但三皇子没有告诉他,说等长大了就知道了。长风就想,既然父亲这么想保护三皇子,那自己也要好好读书,好好练武,长大后好好保护三皇子。

三皇子听了哈哈大笑 ,长风看见三皇子笑了很开心,因为他很少看见三皇子笑。

宴会没有叫太多人,像楚君、皇后、娘娘们都没有去打扰,只是叫了寒微儿、洛公主、四皇子他们,当然还有太子殿下。

寒微儿这些年在天星宫待得最多,下人们都差不多把她当成了天星宫德半个主人了。

宴会开始了!

也就摆了一桌酒席,在大殿正上方,正中间有宫女的舞蹈节目,还安排了杂技表演,现场很是热闹。

正上方坐着太子殿下,左右两侧坐着三皇子和四皇子,洛公主坐在四皇子旁边,寒微儿坐在三皇子旁边,也就这么几个人。

“辰弟,我来了你这天星宫也好几次,我就感觉,你这儿和别处不一般,就感觉来这儿整个人都轻松多了!”

太子殿下对着三皇子说道,他来了几次,看着天星宫里的宫女条件,虽然也算规矩,但是脸上却是经常能看到笑容,别处的宫院里的下人都是一副规规矩矩,小心谨慎的模样,生怕被砍了头似的。

说完,太子殿下对着三皇子举起了酒杯,众人也跟着举起了酒杯。酒杯里装的不是酒,而是果汁,他们还未及冠,还不能饮酒,也就只能用果汁代酒。

“皇兄就别笑我不知道怎么约束下人了,只要他们做好自己的事,不要逾矩,我也不会怎么要求他们!”

三皇子说道,众人听了也都点了点头。

“只是坤弟不在,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已经十年了,如果坤弟还活着,应该也有我们高了!”

太子殿下想去起坤皇子,心中不免伤感,两人是双胞胎,从小一起长大,形影不离,却因那场变故,现在不知道是生是死。

德喜在一旁听了,面色不改,就像自己和这事没有关系一般。

确实和自己没关系,虽然自己全程都看着这个过程!

“皇兄也不必太过伤感,也许这就是命!就如同我一般,六岁时,母亲不知所去。而我们就应该努力向上,尽好自己的职责,也不算辜负了他们!”

三皇子安慰的说道。

“辰弟是说得有道理,我们应该尽好自己的职责,不能辜负了他们!”

太子殿下调整心情,又饮了一杯果汁。

就在众人谈话欣赏舞蹈间,德喜面色一变,马上喊道:“有刺客,保护各位主子!”

众人听了,脸色一变,刺客既然能来到这里,那么肯定实力不容小觑。

寒微儿立马警戒,将三皇子和太子殿下等人护在身后,以防不测。

三皇子是不怕的,他们这儿有两位九品高手,德喜和寒微儿,当今大陆才多少个九品高手。

寒微儿在两年前入了九品,现在早已稳定下来,不过他自己就有点尴尬了,还是五品,也就是说他用了一个月突破到四品,然后用了十年,只到达五品,十年才上一品,这让十年前自以为天才的三皇子感到汗颜。

绝对是《十年小宗师》这本功法出了问题,他已经按照这本功法仔细的修炼,可是却还是在五品,他现在真的想找到创造这套功法的风平,好好问问,是怎么回事!本来,他想换套功法修炼,却发现自己身体里的经脉已经成型,没法修炼别的功法。

就连长风现在都有六品,比他还高。还好没让长风修炼自己的这套功法,而是修炼的别的,据德喜说也是市面上没有的功法。

气人!可能这就是命吧!

德喜不敢追出去,他怕中了调虎离山之计!

突然,从正门外射进来一支箭,德喜跳身将箭接住,德喜想要追出去,却等他出去,早已没了人影。

“九品高手!”

什么时候大陆的九品高手这么多了!

德喜仔细检查了下,确实只是一支普通的箭,没有被涂抹毒素在上面。

箭的箭尾绑了一张卷起来的纸条,德喜取下,打开纸条,只见上面写着两段话:

执君之剑,行君之念;

君之所之指,剑之所至!

“执剑!”

德喜大惊的说道。

“拿给我看看!”

太子殿下看着纸上写的两句话,脸上青筋暴胀,双眼充满了怒火!

就是这个组织,一手策划了上次事变,消失十年,如今又回来了!

“我想他们隐迹了十年,如今又高调现世,定然是告诉我们,他门要有行动,只是我们在明,他门在暗,对我们怕是不利!”

寒微儿说道,他门到底想做什么!

“十年,我想十年前那些孩子都长大了吧!”

三皇子似乎看透一切,叹了口气!

“辰弟的意思是?他门当初把那些孩子抓走,是为了培养他们?用来对付我们?”

太子殿下震惊的说道。

“恐怕不仅仅是我们,可能是四国,他门当初在四国都有抓抢小孩,似乎在策划一件大事!”

三皇子说道。

“如果是这样,我得赶快禀告父王,不能让他们在我楚国为所欲为,视王法于不顾!”

太子殿下谨慎的说道。

“皇兄说得有道理!”

三皇子点头同意!

于是太子殿下在一众大内侍卫的护送下去了御书房。

三皇子看着太子殿下的背影,眼神中若有所思。

“十年前,你和坤皇兄两人坐在一起,为什么你没有事,而坤皇兄却被抓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