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鲜的三皇子 > 第三十章 德喜又害怕及了

我的书架

第三十章 德喜又害怕及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三皇子看望过皇后娘娘后,又去看望了齐国的烟儿公主,说了些安慰的话,就又回到了天星宫。

他把那天唱歌的宫女叫到了天星宫,专门为她做果汁。

今天,他喝的是橘子汁。

坐在大殿的台阶上,一边喝着果汁,一边发呆。

台阶很高,他的脚够不着地面。

德喜在旁边站着,不知道三皇子在想什么。

“德喜,你也过来坐!”

三皇子叫旁边一直站着的德喜一起坐过来。

“哎呦,三皇子,老奴不敢呀!”

德喜不敢逾矩,皇宫中等级森严。

“那你是要我一直抬着头和你说话吗?”

三皇子说道。

“那更不敢了,那老奴就斗胆的坐在三皇子旁边!”

德喜受宠若惊的坐了下来,但也只敢坐半边屁股。

三皇子也不追究这些,刻在骨子里的东西确实很难改变!

“德喜,你知道我为什么不罚你吗?尽管你是淑妃娘娘的人!”

三皇子喝了口果汁说道。

德喜听了,脸一红,但知道三皇子是不会要罚自己。于是接话到:“三皇子心地善良!贴贴下人!我等深受三皇子的恩德!”

德喜拍起了马屁!

“不用拍我马屁了!我是觉得你也没有做太过分的东西,也只是传些话!你这儿看着笨笨的,其实脑子机灵的很。不过,我对你的改观还是那日在大本堂,和皇兄的两位贴身太监打架。

一般人看到对方是皇子的贴身太监,别说动手,就是看都不敢直看,可是你不一样,你却敢动手,居然还打赢了。

从那以后,我就觉得你是个人才。

后来,我发现你这个人就是大智若愚,你可以骗得了别人,你却骗不了我!因为一个人的眼睛骗不了人!”

三皇子说道这,喝了口果汁。

“你要喝吗?”

三皇子问德喜,德喜哪儿敢喝,连忙说道:“老奴不渴!”

“我不管你有什么小心思,或者你为什么要掩藏自己!”

“哎呦,三皇子可是在打趣奴才,奴才来宫中二十多年,一直任劳任怨,哪儿敢有什么小心思,身世也是清白的!三皇子明鉴啊!”

德喜连忙解释!

三皇子似乎没有听见德喜说的话,继续说道:“你知道我为什么这么喜欢,这么在意小田吗?尽管现在看来,他的背后也藏着什么秘密,但我却不在乎。因为小田机灵,我选的人,我不怕他坏,就怕他不聪明!”

“三皇子对宋护卫的关爱可是令我们这些下人非常感动!”

德喜说的是心里话,对于他们这些人来说,生来就似乎被印上了印记,就一辈子都低人一等。

“虽然你这个家伙,看起来有点坏,但其实你是一个很聪明的人!所以,我还是挺喜欢你的!”

三皇子很直白的说出自己对德喜的看法。

“老奴愚昧,还需要三皇子都教育!”

“哈哈哈!你这个家伙,很好!”

三皇子听了哈哈大笑。

“小晴,再给我来点果汁!”

小晴就是那天在尚服宫外唱了一下午的歌的宫女。

“我没想过入宫,母亲不见了,但我又不知道去哪儿找她。”

三皇子开始诉说自己的心事。

“吉人自有天相,三皇子一定会找到您的母亲的!”德喜也听说过这件事!

“我对这宫中的事一点儿也不兴趣,小田去世的那天,我就突然醒悟过来了!我一直想要去找母亲,可是却发现自己根本没有那个实力。说好听点,我是楚国的皇子,说难听点,我就是这皇宫里的一条小鸟,我连皇宫都出不去!”

三皇子说道,德喜不敢接话。

“我本来是打算等我及冠后出去的,但现在我等不及了。之前一直以为,母亲只是为了躲避父皇,才不见德。但我想了很久,发现事情没那么简单。因为母亲就不是一个简单的人,不然母亲教我的东西,都是很多楚国没有,或者见都没见过的。你们一直说象棋是我做出来的,其实那是母亲教我的。”

德喜震惊,三皇子的母亲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很意外是吧!我也很意外,以前,我一直待在母亲身边,所以我以为母亲教我的都是很正常的东西,可是后来,每当我与外界接触一次,我就更加震惊。因为,很多东西,在楚国是没有的!所以,才显得我格格不入,和其他几位皇子完全不一样!

那么,母亲到底是怎么知道这些的呢?

小田的死,让我第一次知道了执剑、雾这两个组织,直到昨晚宴殿发生的那些事情,我才真正认识到这个组织多么的强大与神秘!

它是多么的残忍与残酷!”

三皇子说道这,又喝了一口果汁!

德喜开始认真听了起来,他觉得三皇子的话还有别的意思!

“我一直在想,为什么在六岁的时候,母亲要把我送入皇宫。她为什么要离开,我不恨母亲,她肯定有自己的苦衷,母亲那么的爱我,肯定不愿与我分别!”

多么懂事的孩子啊!德喜心里感慨道!

“我必须要强大起来,你知道吗?不然我可能连身边的任何一个人都保护不了!你越接触的多,你越发现你越渺小!”

如果母亲在身边的话,他肯定可以当个无忧无虑的皇子,过着每天欺负太监,调戏宫女的生活。

“三皇子,老奴会一直在你的身边的!”

德喜现在很想保护身边的皇子!

“我相信你,但你肯定有自己的事,不可能时时待在我的身边!”

三皇子似乎知道什么。

“老奴能有什么事,老奴最大的事就是伺候三皇子!”

德喜打着哈说道。

“德喜,教我武功吧!”

三皇子说完这句,盯着德喜的眼睛说道,死死的盯着。

德喜被三皇子这样盯着,心里慌了一下。三皇子能从别人的眼睛里看出一般人看不出的东西。

“三皇子又在打趣老奴了,老奴哪儿武功啊!”

德喜连忙为自己找借口。

“那我要不要和父皇说一下,你昨晚在这皇宫里来去自如呢?”

“三皇子?。。。”

德喜的心突然掉了在地上,害怕及了,三皇子是如何知道的。

“很好,我这样说你都没有想过对我动手!我就说了,你这个人虽然坏,但你很聪明!所以,我很喜欢!”

三皇子其实也在赌,他在赌德喜不会对自己动手。

顿时,德喜跪了下来。

“三皇子饶了小的吧,小的就是有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害三皇子啊!”

德喜快点吓晕过去了!

“那你说说,你为什么不对我动手?你应该不认识我的母亲,应该也不是父皇安排在我身边的人,难道你是执剑的人?”

三皇子盯着德喜的眼睛说道。

德喜无奈的看着三皇子,这三皇子的胆子也太大了吧,万一自己真的动手了?难道他就不怕吗?

如果是在之前,德喜确实会动手,然后连夜离开皇宫。

但现在不会!

“三皇子别吓呼老奴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