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鲜的三皇子 > 第十七章 小田被抓了

我的书架

第十七章 小田被抓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今日课程结束,三皇子回到天星宫,准备去看看德喜,他对手下这个太监很喜欢。

胆大又听话,等会好好赏赐!

可是他回来却找不到德喜,怜儿也不见了,好像在殿在也没见着小田,怎么回事,怎么一个个都不见了。

不过小扇子和小凳子还在!

两人颤颤巍巍的走了过来,面露怯色。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

张楚辰询问到,肯定是发生什么事了。

“我们也不知道,只是不久前一会。突然来了几个大内侍卫,把怜儿姑姑和宋护卫给抓走了,德喜公公说是去给你禀报,留我们在这守着。”小扇子害怕的说到。

“大内侍卫,把怜儿和小田抓走了?”张楚辰难以置信,这才呆了几天,一天都不到,莫非两人好上了?

德喜了?出去没有找我,他去哪儿去了?

怎么突然就发生了这么多事?

娴雅宫

“好啊,终于抓到你的把柄了,看我不好好整治你!”

德喜跪在淑妃娘娘面前,他送来了他的第一份回报。

张楚辰脑子飞快的旋转,这事只能找楚君了。

天牢里,被关在里面的宋小田身上有许多伤痕,显然是受了鞭打。

他躺在地上的茅草上,眼神中看不出害怕。他一点儿也不后悔,他喜欢怜儿,从他第一眼看上就喜欢上了。不过令他后悔的是,他觉得愧对怜儿,因为此刻的她现在也被关在了天牢的某一间牢房内。

他从小失去了家人,一个人颠沛流离,靠着讨饭为生。直到到了十二岁,他参了军,靠着自己的机灵,慢慢的得到了长官的注意,慢慢的做到了千夫长的位置。才有他护送三皇子回宫的活,因此才被三皇子看重。

怜儿长得好看,还会时不时地送些自己做的糕点给他吃,两人就搭上了话。不过有一点令他想不通的是,自己与怜儿对上了眼,可是怎么也不至于做出那种不负责任的事,竟然会和怜儿两人行那般苟且之事。他只记得迷迷糊糊的喝了德喜公公送来的茶,然后恰巧看见怜儿一个人,于是就。。。。

不对,有问题,这里面肯定有问题。

只是希望不要连累了三皇子,可是怜儿怎么办,哎!

话说,另一间牢房的怜儿也被关在里面,只是她的眼神空洞,靠着墙坐着。

一切就这样结束了,她知道她的下场肯定好不了的。宫女和护卫有私情,这是觉不允许的。

那就这样吧!似乎她已经认命了!

而张楚辰风风火火、着着急急的来到御书房。太监还没通报,他就已经跑了进去。

“什么事这样莽撞,哪儿还有一个皇子的样子?”

楚君呵斥到。

“是小田,小田和怜儿!”

张楚辰气喘吁吁的说道。

“哼!他们两人目无王法,你不要为他们求情了,如果就这样饶了他们,放我楚国的国法于何处!”

楚君不满的说道,他叫听都不想听这两个混账下人的事。

“那如果我一定要你放了他们呢?”

张楚辰坚定的说道。

“这件事没有商量的余地!就这样,朕有点乏了,你且退去。”

楚君直接命魏来送三皇子回去。

“三皇子,老奴送您回去!”

魏来真害怕两父子吵了起来。

“好!”

张楚辰看出了楚君的决绝,也很决绝的离开。

“三皇子,您慢点!”

魏来跟在三皇子的后面,生怕一个各子不高的三皇子摔倒,心疼死了。

“魏公公,还有没有什么别的办法可以救小田和怜儿?”

三皇子在楚君那儿碰壁后,还没有放弃要救两人。

“三皇子啊,这两人是犯了楚律的,按法是要处死的,况且也就两个卑贱的奴才,犯不得您为了他们这样劳累自己啊!如果他们知道三皇子这般为他们着想,他们在黄泉路上一定会对您感恩戴德”

魏来想不明白,小小的三皇子为什么会这样想救两人,卑贱的奴才,给楚宫蒙了羞,就改受到应有的处罚。

“我不想要他们在黄泉路上感恩戴德,我想要他们对着我感恩戴德!”

三皇子眼睛转着,使劲的在想办法。

“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见到小田?”

三皇子觉得还是应该亲自去问问小田。

“见是可以见,如果不是特别重要的犯人,三皇子您就有权可以去见他们,可是三皇子您真要去吗?”

魏来说道。

“去,当然要去!你现在就陪我去一趟!”

三皇子想马上就去亲自问一问。

于是,魏来就带着三皇子左拐右拐的来到了关压宋小田的地方。

“三皇子,您怎么来了?”

宋小田很意外的看到三皇子居然来看他了。

“小田,我问你,你和怜儿姐姐真的有那个吗?”

三皇子问到。

“是的,三皇子!是我辜负了您!”

小田为自己的行为感到愧疚。

“不,事情不是这样,你的眼睛告诉我,你还有事情瞒着我,如果你真的不想辜负我,你就要告诉我实情!”

三皇子看着小田的眼睛说道,他从小田的眼睛里看出了隐瞒。

小田不是不想告诉三皇子自己的事情的真相,只是他认为背后一定有人在指使,肯定是为了对付三皇子,他不想连累三皇子,所以他打算自己承担。

只是还有怜儿,对,我可以为了三皇子承担这一切,可是怜儿有什么错,她不应该为这个而牺牲。

于是,他将自己今天发生的事情告诉了三皇子。

“混账,这种苟且之事怎么可以说出来,这不是污了三皇子的耳朵吗?”

魏来听了宋小田说到他与怜儿宫女的苟且之事,立马斥责组织。

“况且紧凭你一家之言,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是德喜下的药?”

三皇子脑子飞快的旋转着,不停地思考。魏来虽然说话难听,但不无道理。

他还得听听怜儿怎么说的。

“小田,你现在这儿待着,我去问问怜儿!”

三皇子说完,又魏来说道,“魏公公,你去吩咐一下,让这儿的牢役不要再对小田鞭打了!”

“是,三皇子!”

魏来应到,对三皇子的行为而感到感动。虽然他是一直在楚君身边侍候着,可是他也是奴才,如果有一天自己犯了什么事,主子会这样费劲心力的来救自己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