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鲜的三皇子 > 第十四章 冰霜少女寒微儿

我的书架

第十四章 冰霜少女寒微儿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顿时,三人撕打在一起,想要喊停都来不及了!

万金万油哪儿能想到,这卑贱的奴才竟然敢打高贵的自己。怒气中生,一下就放弃了礼节!

他们怎么知道,现在的德喜,已经打算放弃所有。积攒了二十年的怒气、不平,现在终于要爆发了!一拳过去,那是带有二十年怒气的拳头;一脚下去,这是带有二十年愤恨的脚掌。

万金万油一直侍候这双胞胎皇子,也跟着养尊处优,什么时候干活脏活累活。而德喜,二十年的下人碰过,扛过粮袋,劈过柴火!

万金万油打起架来毫无香法可言,两人只会嗷嗷乱叫,然后手抓到什么就拉扯什么!

这边的德喜太监,皮糙肉厚,这会正值壮年,打两个也不虚!

不一会儿,万金万油拜下了阵来,两人蜷缩在地方瑟瑟发抖!而德喜身上也多有伤痕,特别是脸上,给本来就英俊的脸庞,添加了些许凶狠。

众人看得目瞪口呆,不觉对这个德喜太监刮目相看,少有听说宫中有这么一号人,可想而知德喜之前是过得如何的默默无闻啊!

“主子,主子!您可得为我们做主啊!哎呦,哎呦!”万金万油爬到双胞胎皇子脚边,祈求自己的主子为自己报仇。

而这边,德喜只是走到走到三皇子张楚辰身边,眼中充满了刺激,时而有出现忧虑,百种味道千般感受!

“你且先回去养伤,叫小扇子和小凳子来接我吧!”

张楚辰吩咐到。

“喏!”

在皇家的眼中,奴才就是奴才,永远不能和主子比。

也只是让他们去回去养伤,没有多说。

这时,有传话太监,上课时间要到了,这事就暂且放着。

“辰哥哥好厉害!”

这时跑过来一个四岁大的小姑娘,她就是洛公主,天真可爱!

“你就是洛公主吧!”

张楚辰问到。

“辰哥哥知道我?”

洛公主眼睛瞪的大大的!

“是啊!”

。。。。。。

张楚辰跟着众人来到上课教室,就是一个大棚下放着一些桌子,不过比他在俞南待过的私塾要好多了。

最令他惊讶的是,今天来亲自上课的是林之清,林老头。也是,此人是有大学问的,不过就是太过迂腐。

想到这,三皇子摇了摇头。这时被林之清看到三皇子在那儿摇头,心想,这三皇子一定又是觉得自己很迂腐!

简直默契啊!

众人一一坐下,两人一个长桌。

刷刷刷!

张楚辰一眼看过去,只有剩一个位置。

位置另一边坐的是一个女孩!

羽衣如雪,长发若墨!

三皇子走了过去,坐了下来。

招呼都不打的吗?

寒微儿心里嫌弃,皇子了不起哦。

林之清在前边滔滔不绝的讲着,下面的宫二代有认真听的,有假装听的,有直接睡着的。

“张楚辰!”

张楚辰给寒微儿递了张纸,上面写着自己的名字。

“寒微儿!”

寒微儿在下面写上自己的名字。

“你应该姓楚的!”

寒微儿嫌写字麻烦,低声的说道。

“我姓张,你可以叫我楚辰!”

张楚辰郑重的说道!

“你是皇子,我可不敢直呼你名字!”

“那你是谁?”

“我只是来陪你们这些公子哥陪读的!”

“我也是来陪读的!”

“不信!”

两人就这样在下面聊了起来,寒微儿感觉身旁的这三皇子一点儿也不像六岁的小孩。

“我从你的眼睛里看到了一只白色的小鸟!”

张楚辰看着寒微儿的眼睛,说道。

“哦,是吗?那让我来看看你的眼睛里有什么。”然后寒微儿下意识的用手捧着张楚辰的脸,看着他的眼睛。

“咳!咳!”

林之清看这边咳了起来,示意意两人注意影响。

下面坐着的一众小孩,顺着首辅大人的眼光看过去,嘴巴张的大大的!

什么情况!

冰霜少女寒姐姐居然手捧着三皇子的脸,看来看去!要知道,这冰霜少女寒姐姐作为这群宫二代里面的大姐姐,却很少与他们这般亲近。

有时候你想找她玩,她只会冷冷的来一句,走开,小屁孩!

可是现在她正捧着一个小屁孩的脸,看来看去。

“呃,呃,他的眼睛进沙子了,我帮她吹吹!”

寒微儿掩饰的吹了两下,立马端坐回去,路过脸红了起来。

三皇子整了整桌上的文房四宝,就当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林之清摇了摇头,无可奈何。想到寒微儿自幼聪明,四岁能吟诗,五岁可作文,不输外面自诩的才子。特别有意思的是,她的算学也很好。懂事乖巧,善解人意,这也是他的父亲可以通过层层关系才把她送到宫里来读书,不然皇宫并不是有关系就能进来的!

当然,三皇子是个意外,他有些最大最硬的关系。

只是素来和这些宫二代走不到一块的寒微儿,居然才短短一会儿,就和三皇子打成一片。

三皇子还是厉害!

四皇子楚志承气得牙疼,他经常找寒姐姐玩,可是她总是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当然她对谁都这样。而抢了自己三皇子位置的这家伙,刚来就能和寒姐姐这么亲近。

肯定是他逼迫寒姐姐这样做的,简直就是个无奈。等过一会就让你好看,哼!

三皇子张楚辰可不知道这家伙心里边想什么,只是在无聊的翻着桌上的课本。这些书上的知识他早已学过,想不到这些宫二代还在学这些!

无聊!

“好了,今日就先讲到这儿,昨日命你们做的诗,可有做好?”

林之清严肃的说道,听的这些宫二代心里瑟瑟发抖!

他们可是对这个老头害怕得狠,他们虽然是皇子公主,皇亲国戚。可是楚君给了他极大的权利,在这大本堂,他拥有免责惩罚权,这群宫二代犯了错,林之清可以给予惩罚。

本来他们是不相信林之清是敢对他们动武的,直到有一天双胞胎皇子忘了些作业,然后被林之清打了大板子,通得他们眼泪哗啦啦的掉。

从此以后,大家都老实了,这个老头是认真的。

刷刷刷!不一会儿,大家都拿出了一张纸,上面是昨夜自己写好的诗!

只有两个人没动,寒微儿和张楚辰。

“你的诗呢?”

张楚辰好奇的问到。

寒微儿伸手将桌上的纸翻了过来,然后又翻了过去,原来早已准备。

寒微儿冷冷地看了一眼张楚辰,并不作答,似乎突然又变了个人!

“要不要这么冷漠?还怕我抄你的诗不成?呵!”

张楚辰讶异的说道,刚还捏自己的脸,现在就变得这么冷漠。

没有应答,冰霜少女寒微儿



题外话:我们的冰霜少女寒微儿出场了,铛铛铛,你们希望她是一个什么样的姑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