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鲜的三皇子 > 第二章 经典的君臣对喷

我的书架

第二章 经典的君臣对喷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太和殿

楚君看着一群斗志昂扬的臣子,知道今天又是一场长久战了!

“恭喜楚君,喜得皇子!”

早朝殿下的一众群臣,一同向楚君贺喜。

楚君初得皇子,心情也是大好。

“朕喜得皇子,普天同庆三天!”

这时,朝臣中走出一个人,副都御史宣和,正三品。

“楚君喜得皇子,本应同庆,可是如今一同有两位皇子,且都为皇后所生。我朝历来遵循嫡长制,这立长将是个问题!”

“臣附议!”

“臣附议!”

。。。。

楚君已经做好了准备,要来的总要来!

“那爱卿觉得应当如何!”

这时,又找出来一个大臣,此人乃礼部侍郎,从二品,权会。

“禀楚君,依照礼法,嫡长子将为太子,那么先出生的那位皇子当然将会是嫡长子!”

“有道理!”

“依礼法而为!”

楚君点了点头,这说的确实有道理。

“爱卿说得有理,可是皇后生皇子那天,伺候的宫女太监慌乱中,将朕的两个皇子搞混,如今已然不知哪位皇子先生,哪位后生!”

朝下大臣一众哗然,面面相觑!

楚君有备而来,但不选出个大小先后,以后楚国将不安,想想以后两位皇子为争夺皇位而反目成仇,皇宫中将会一片腥风血雨。

想想就不寒而栗!不行,必须选出个大小。

“禀皇上,既然这样的话,那我们就不如抓阄,从而选出大小。”

工部侍郎何其大站了出来。

“何大人,这种事是可以抓阄解决的吗?如果万事能抓阄解决,朕要你们这些臣子何用!”

楚君不怒自威!

“是啊,太儿戏了,看来何大人肯定是经常去赌坊!”

“看得出来,我猜他必定回回压大。”

群臣中议论纷纷,何大人心中抑郁了起来。

这时,又一个人站了出来,乃鸿胪寺卿,礼正,从三品。

“楚君,为了楚国的朝政安稳,为了楚国以后的发展,为了楚国六百万的臣民,臣恳请楚君深明大义,当断则断,选出大皇子!”

说完,礼正跪了下去,重重的在地上磕头。

接着,群臣也跟着跪了下去。

“恳请楚君做出决断!”

“恳请楚君做出决断!”

。。。。。。

不愧为鸿胪寺卿,带得一手好节奏,以大义威胁,情感充沛。

“大家先起来吧!”

楚君扫看下方的群臣,一个个情真意切。其中当然有一心为楚国着想的,也不免别有用心的人。

早一日确定大小,以后的他们就对大皇子有帮助之力,这对他们更加有力。

但,朕会不知道你们的小心思吗?

“你说朕以后要选出一个皇子继承大位,朕生了双皇子可是你在奏折中写朕生了个双黄蛋是怎么回事?这就过分了吧?”

“过分了!”

“太过分了!”

此时内阁大学士陈之清站了出来,大臣们瞬间安静了下来,也是结果将要确定下来。

楚君也看到了!

内阁常驻5位大学士,协助楚君处理政务。

昨晚他们五位大学士已经年夜开会,商量这件事该如何处理。楚君的意思他们早已知晓,他想留下两个皇子。

可,这不是现实。

现实是只能留有一个皇子,朝堂的稳定大于一切。虽然皇权最大,但也有很多事身不由己。

前面的争吵都只是开胃菜,群臣也都知道,所以,他们不怕吵的多大多乱。

因为,内阁,才是他们的最终代表。

我们能够胜利的!

但是双赢才是最重要的!

内阁上承天子,下接群臣,没有绝对的胜利,只有相对的共赢!

“依老臣之见,两位皇子既然分不出大小,那么冒然强分,必将对另一位不公平。也许这是天意,也许这是我们楚国的机会呢?”

陈之清缓缓的说道。

“哦,陈公请继续说下去!”

楚君感到意外,内阁大学士陈之清居然没有发难,这倒是让人深感意外。

“臣也不知,却是这么感觉的。臣建议,给两位皇子十年的时间,我等暂且从旁观察,十年后的今天,我们将选出一位太子。”

“臣附议!”

“臣附议!”

楚君皱了皱眉头,这看似让步,却对自己来说还是不利。今日不选,十年后呢?十年后怎么办?

十年后可不能像今日这般,带点耍赖。

十年后两个皇子都都已记事,一个上选,那落选的怎么办?禁闭已经没有用,那么只有一个结果!

让落选的那个消失!

因为没分出大小,两个都能继承大统,名义上都站得住。如果不将之除去,以后必将形成两派,朝堂不安,楚国不平。

“你?!!!”

楚君顿时血气上涌,心中愤懑不平。

这时,群臣也反应了过来。

当他们想明白的时候,才真正明白了过来,原来他们之前的争论确实是小打小闹。

内阁大学士简单的几句话,却影响着着两位小皇子的命运。

十年!他们中的一个只有十年!

生在皇家,身不由己,命也不由己。

皇族尊贵,掌控天。

可是,他们同样是为了天下服务的。

当你不适合了,你就被淘汰了。

这就是皇家的命运,皇家的命数!

刚才还是一番热闹非凡的太和殿,现在确实别番景象。

寂静!

非常的静!

他们在等楚君!

“就这样办吧!退朝!”

说罢,楚君起身离开,留给群臣一个落寞的背影。

“退朝!”

随着太监的长呼,众臣这时俯身一拜。

“楚君圣明!”

“楚君圣明!”

整整齐齐的,群臣有序的退出太和殿!

对于群臣来说,他们只是提意见的,皇家的事就顺其自然,人类的悲观并不想通。

出了殿门,一群人谄媚的来到内阁大学士陈之清旁边,一阵的拍着马屁。

“好了,都散了吧,身有公务,就不陪了!”

陈之清甩了下袖子,先行离开了。

他并不担心楚君记恨而坑害自己,楚君向来贤明。他一心为国,心中无愧,他只是同情那两个小皇子。

退去的群臣,声语不断。

“双黄蛋,我怕是鸿胪寺卿写奏折的时候饿了吧!”

“哈哈哈!”

嘲笑声此起彼伏!

“你?!!!”

鸿胪寺卿脸色涨红,想要发怒,却发现对面是太常寺卿,正三品。

官大一级压死人!只能就此做罢!愤愤而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