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鲜的三皇子 > 第一章 皇后生了双皇子

我的书架

第一章 皇后生了双皇子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皇后快要生了!”

这是今晚皇宫中最大的事,也是楚国最大的事!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这儿!

皇宫内宫女太监忙的团团转,太医在天赐宫外等着,稳婆也小心翼翼的为皇后接生。

天赐,寓意上天恩赐,只有皇后才有资格在这儿生皇种。

而楚国国君楚溤此时却在御书房中,纸上写下楚乾坤三字,寓意着朕的儿子,将是这朗朗乾坤,一统天下之人。

妙也!

楚君中大赞自己取名水平高超。

随着哇哇的哭啼生,皇后产下一子。

“是皇子!是皇子!”

稳婆看见是个皇子,心中松了口气!

旁边守着的宫女,仔细检查后,将消息传给外边等候的太监!

御书房中,传来一阵急促而又小心翼翼的脚步声。

楚君没有抬头,他知道皇后生了。

太监递上来一把金锁!

若是女孩,则是银锁!皇家之中,处处规矩!

“是个皇子!”

楚君心中高兴:

“魏来!拟旨!普天同庆三日!”

魏来,太监大总管,常伴楚君身旁!

楚君正准备将纸上的名字,塞去金锁中!

这时又是一阵急促而小心翼翼的脚步声!

“咦?”

楚君心中生咦!

这时又一个太监递上一把金锁!

“又一个?”

楚君塞纸的动作停了下来!

“双皇子?”

楚君这时抬起头,问像后面来的太监!

“是的,君上!”

楚君起身去了天赐宫。

两个刚出生的小皇子放在隔壁的房间,楚君俯身看着自己的两个儿子!

这是朕的皇子,朕的两个皇子!从额头到下巴,和朕一模一样。

“可是,你们可给朕出了个难题啊!”

在旁边侯着的宫女太监,听了这话,心生害怕。

从来没有过,至少以他们目前的经历,没有遇见过。虽然听说过,可是从没有遇见过,所以他们没有半点准备,所以他们没有记清楚哪个是先出生的。

当他们放好刚生的小皇子,只听见稳婆说了一句。

“还有一个!”

他们一时意外,将两个皇子放在一块,忘了哪个是先出生的。

也许就是先生那么一小会,以后的发展将会是天差地别,因为楚君只有一个,而继承者也只会是嫡长子。

这时,宫女太监跪了下来。

“楚君息怒,我等因为首次经历,慌乱之中未分清哪位皇子先生,忘楚君饶命!”

瑟瑟发抖!君怒难消!

“好好!妙哉!妙哉!”

楚君没有看跪下的宫女太监一眼,转身回了御书房。

天赐宫内,黄后产后虚弱,但她咬着牙对着稳婆说,

“万不可泄露!”

稳婆连忙跪在旁边,头贴着地,低声说到:

“皇后爱子情深,奴婢万死不敢外说!”

御书房中,楚君又坐了下来,拿起笔在纸上写了重新写了两个名字。

楚同乾!楚同坤!

“拟旨!普天同庆六日!”

楚君高兴!准备同庆六日,一个皇子三日,两个皇子六日。

“君上,怪奴才多嘴,这旨拟下,明日早朝,怕那些大人是要说道。”

魏来想要劝谏,皇后生双胞胎也不是没有先例,为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一般会将小的送往别出,终身不得进宫,不得与皇家相见,不得入职为官,不得与外人见。

相当于被囚禁终身,虽不至死,等同社会性死亡。

“朕的儿子,朕说了算!”

“喏!”

“你下去吧!”

魏来应了一声,小心翼翼的退了下去!

“皇后多心,担心朕会做出那种事。朕虽于皇家,可也是为人父!”

楚君又叹了口气:“只是那些腐朽之臣,明日又将是一盘唾沫横飞的场景!”

忍吧!谁叫我是明君呢!君者,明也。

宫外等消息的人很多,虽然皇宫夜禁,非必要,不得出去皇宫。

但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就算是密不透风的墙,下面那些大臣也有办法从里面得到消息。比如像什么受惊的鸽子啊,晚上,狗会叫,猫会爬墙,办法多的是。

谁叫咱是忠臣,皇家的事当然要关心。

虽然消息总会出来,但冷的和热的还是没法比的。

“是个皇子!”

“上天恩赐,吾皇万岁!”

“楚国必将走向辉煌!”

。。。。。。

“又一个皇子!”

消息不断地出来,外界讨论纷纭。

“双皇子!”

“怎么会是双皇子?”

“到时皇位谁继承?”

就像是一颗石头砸去池塘,水中鱼儿到处乱窜。

“速速回府!”

“回去回去,写奏折!”

“快去拿我的那几本本《论奏折怎么写》、《写奏折的一百种方式》、《从菜鸟到大神的奏折写作》,我要好好给君上献策献言。”

皇宫在人影闪烁,一个个健步如飞。

虽是深夜,但能看到许多急匆匆的身影。

大家都要回去连夜写奏折,献言献策。

御书房

“怎么样,人都走了吗?”

楚君头疼的问着魏来。

“都走了!”

“这群人,越来越过分了,这像什么话,一个个大半夜在外面守着,就不怕朕治他们个不守国法之则吗?难道是朕的天牢太舒服了,没人怕了吗?”

楚君故作生气的说道。

“君上仁慈,君臣和睦,才有这般景象!”

魏来掩着笑说道。

“太过分了!”

说完,楚君将手中的金锁交与魏来,命金器司在上面刻上两位皇子的名字。

“君上会不会怪罪成妾!成妾实在不忍心将其中一子舍弃,这都是成妾十月怀胎生下来的。”

皇后躺在床上,对着坐在床边的楚君说道,眼泪也哗哗的掉下来。

“皇后之心我明白,我又何尝忍心,你放心,朕的儿子,没有一个会被抛弃。”

楚君郑重的说道,像是给皇后一个承诺。

“你且早些休息,看明日朕如何以一敌万。”

楚君说的是现在还在写奏折的那些朝臣。

楚君喜得龙子,普天同庆六日,皇宫灯光通明。

当然,京中朝臣家里也是灯火通明,他们正左手拿着《奏折的一百种写法》,右手拿着《楚君最喜爱的二十篇经典奏折》。通宵达旦,争取明日一鸣惊人。

海晏河清,楚君开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