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正文完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大二这年的寒假, 洛慈和江知呈都没有回家。

有天夜里洛慈被尿憋醒,醒来发现江知呈不在身边,他去上完厕所,然后推开门走到客厅, 便看见江知呈穿着睡衣坐在沙发上。

他在打电话, 洛慈没有过去, 他靠在门上, 静静盯着江知呈。

江知呈注意到他,招手示意他过来。

洛慈抬脚走到他身边, 然后被他拉到怀里。

“嗯, 知道了,那我们买明天的票, 房间?”江知呈:“房间不用收拾, 我跟他住一间。你要想收拾也行, 到时候沈远浩他们可能会过来。”

“那行,挂了。”江知呈笑道:“颜女士晚安。”

江知呈把手机收了,接着低头亲了洛慈一口,问:“不是睡了?怎么又起来了?该不会没我在你睡不着?”

洛慈无情摇头:“起来上厕所。”说完,他迟疑问道:“你刚才…那是颜阿姨吗?”

“嗯。”江知呈笑道:“她叫我们回去过年。”说完发现洛慈一脸怔然地看着自己, 江知呈揉揉他的脑袋, 明知故问:“怎么了?”

“他们…同意了?”洛慈轻声问。

“应该是吧。”江知呈慢悠悠道:“都让我俩回去了, 总不会把我俩框回去棒打鸳鸯。”

“行了别多想。”江知呈打了个哈欠,把洛慈拉起来:“去睡觉, 明早收拾东西,下午回去。”

“嗯。”洛慈重重点头,然后跟着江知呈走到卧室,不知道是兴奋还是紧张总之一晚上没睡好。

第二天被江知呈叫醒时, 他顶着乱糟糟的头发和淡淡的黑眼圈从床上坐起来。

江知呈正穿着衣服,回头看他这副犯迷糊的模样,扑哧一声笑出来,抬手将他脑袋上的呆毛压了压:“国宝,昨晚背着我干嘛去了?”

洛慈避开他的手,抱着被子将脑袋埋进去,嘟囔道:“唔,我好困。”

“几点睡的?”

洛慈想了想:“三点。”

“胡思乱想了?”江知呈问。

洛慈蒙着脸没吭声。

“不是让你别多想吗?”江知呈隔着被子轻拍了下他的脑袋,把被子拉开发现他又将眼睛闭上了,最终无奈道:“行吧,你再睡会儿。”

说完江知呈去厨房做早餐去了。

等早餐做好,江知呈来叫洛慈起床。他拍了拍被子里的那一团,里面的人拱了一下,然后就再没反应。

江知呈好笑地摇摇头,伸手掀开被子的一角,首先看见一个毛绒绒的脑袋,闭着眼,浓长的睫毛一动不动,向下鼻翼翕动。

忍不住手痒痒,他伸手捏住洛慈的鼻子。似是觉得不适,男生偏了脑袋,结果没挣开,最后只能张开嘴呼吸。

“起床了,洛小慈,再不起早餐都冷了。”江知呈把手松开,随后又捏住他的嘴,让它嘟起后,俯身亲了一口,又亲了亲洛慈软软的脸颊。

洛慈终于缓缓睁眼,从床上坐起来,眼皮耷拉着,看见江知呈后朝他伸出手。

江知呈靠近,让他依偎在自己怀里,抬手捏捏他的耳垂,而后向后退去:“我把衣服给你拿过来,今天温度很低,得多穿一件。”

洛慈缓慢点头。

穿完衣服后可算是清醒了,洛慈挣扎着离开暖融融的被窝,踩着毛绒拖鞋走到客厅坐到餐桌前,低头开吃。

江知呈给他倒了杯牛奶:“吃完饭收拾一下,今天得早点走,过年期间人多,可能会堵车。”

“好。”洛慈咬着东西,声音含糊。

还真让江知呈说着,出门就开始堵。出门很早,但一到车站就开始检票。几分钟后上了高铁,江知车把行李放上去,然后自然而然地去拿洛慈的行李。

洛慈拉着拉杆,愣了一下后道:“我可以。”

江知呈像是没听见,伸手把行李箱拉过来,轻松放到行李架上。

他放行李的时候,洛慈扫到旁边的一个矮个子女生正吃力地举着行李箱往上放,他走过去,替女孩把行李箱托住:“需要帮忙吗?”问时已经伸手将女孩的行李箱放到了架子上。

“谢谢啊。”女孩喘着气转头,看到他的脸怔了一会儿,然后移开视线又转回来,再次道谢。

“没事。”洛慈很轻地弯起眼睛,笑容一闪而过。

女孩的目光呆了一下。

“洛慈,过来。”

“来了。”洛慈走到江知呈身边坐下。

江知呈轻摸摸他的脑袋:“怎么,我不让你搬行李你就去搬别人的。”

“不是……她…”洛慈张口解释。

“哈哈哈行了我跟你开完笑呢。”江知呈笑摸他脑袋的手改为轻拍:“不错啊,乐于助人。”

洛慈移开视线:“我自己的我也能搬。”

“没说你不行。”江知呈把手收回来枕在脑后,声音懒洋洋地:“只是你可以跟我想帮你有什么冲突?”

被塞了一嘴糖,洛慈默默闭嘴。

到燕城后两人打车回江家,中间又堵了半个小时的车,等到家差不多下午五点多的样子。

江知呈按响门铃,里面很快传出声音:“来了。”

开门的是颜若。

洛慈看着颜若没什么表情的脸,不自觉紧张起来,下一刻他攥紧拳头的手被人掰开。

江知呈牵住洛慈的手,朝颜若露出笑容:“美丽大方优雅的颜女士,怎么板着个脸啊,是谁惹你不开心了?”

“你说是谁?”颜若瞪他一眼:“只允许你离家出走,还不允许我板会脸了。”

“当然行,我这不是怕板久了影响你的美貌吗?”江知呈扶住她的肩膀,转了个身给她捏肩膀。

颜若毫不客气地戳穿他:“哦怕影响我的美貌,我看你是怕我吓跑了你的小男朋友吧。”

江知呈给她捏肩膀的手一顿,然后看向洛慈,对他眨了下眼睛,再笑着推着颜若朝屋里走:“哪能啊,您这么好看能吓到谁?”

“现在知道嘴甜了?要我跟你爸不同意,你俩是不是就打算在外面过年,把我们俩老的留家里?”

“这不还有姐嘛……”

颜若回头看他。

江知呈连忙伸手合十:“怎么会?就算您不说,我跟洛小慈也要在过年的那天杀回来。”

接着他试探地问颜若:“所以妈,你跟爸这是同意了?不会再反悔?”

“反什么悔?给小慈五百万让他离开你?”颜若白他一眼:“五百万你值吗?有这闲工夫我跟你爸还不如多出去散散步。再说你跟小慈,我还怕人家父母不愿意呢。”

提到洛慈的父母,江知呈和洛慈都怔了片刻。

“怎么了?”颜若奇怪道:“我说得不对?”

江知呈回过神来:“那可不。”他露出白牙,拖长调子道:“我哪有五百万重要啊——”

颜若抬手给拍了下他的肩膀:“别贫了。带小慈把行李放上去,然后下来吃饭。”

“好嘞。”江知呈拉着洛慈欲走。

“对了,顺便把你姐叫起来,敲门在外面喊几声,你姐是女孩子,别冒冒失失地往进闯。”颜若在身后道。

江知呈回眸:“我姐回来了?”

颜若:“嗯。”

“这个点了怎么还在睡?你们也不说她,要是我,你们早就拿喇叭喊了。”

“你跟你姐能一样?你天天就上个学,你姐昨晚加班到凌晨,今早回来才睡。”颜若:“别废话了,快去放东西。”

“好嘞。”江知呈拉着洛慈上楼。

放完行李后,江知呈边敲门边喊:“江知悦,快起来,颜女士让我喊你起来吃饭。”

等待片刻,他继续道:“江知悦,活着没,活着吱一声。””江知悦——”

“你给我闭嘴。”江知悦把门打开,揉着头发:“喊魂呢?”

“喊你呢。”江知呈反驳。

江知悦懒得理他,一边走一边打着哈欠问:“小慈呢?带回来没?”

“当然。”

“爸妈没意见了吧?”

江知呈:“没了。”

江知悦下了旋梯:“这事我可功劳不小,打算怎么谢我?”

“你想怎么谢?把糯糯白再借你几天?”江知呈笑道。

说着话两人已经走到客厅。

颜若瞥了江知悦一眼:“衣服不换,脸不洗头也没梳你就下来?”

“在家里那么讲究干嘛?我等会儿吃完再洗个澡不就得了,再说我这两天又不出门。”江知悦坐到餐桌前。

颜若把碗筷放下:“什么就不出门?后天大年三十,明天忙着呢,你们几个明早都给我起来早点,小慈也是,都别睡懒觉。”

江知呈拿起筷子,递给洛慈一双,随口问:“要干嘛?”

“买菜,再买点三十晚上吃的,你们这些小年轻不就喜欢一边看晚会一边吃零嘴嘛。”

“我们小年轻不爱看晚会。”江知呈扒了口饭。

“不看晚会也得吃饭,反正明天都给我起来早点,别让我上去一个个喊。”颜若道。

江知呈还想说什么,被洛慈递了个杯子过来。

“咋了?”

洛慈没回他,而是冲颜若道:“好的,阿姨,明天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叫我就是。”

颜若愣了一下,然后笑起来:“还是小慈听话。”“你俩向人学学,明天不要什么事都让小慈做。”

江知悦轻摇头:“那您可想多了,好不容易到手,您儿子哪舍得啊。”

听到这话,颜若想是想起什么:“这事我们还没说你们,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俩串通一气,给我和你爸上下套。最后发得那是什么玩意儿——同性恋人因被父母反对,双双殉情。”

“咋儿?”想起这些天收到的链接轰炸,颜若和江父对视一眼,皆是又好气又好笑:“我跟你爸要不同意,你俩还真要拉着手殉情去?都多大人了,这么不懂事。”

洛慈差点被嘴里的食物呛到,他满脸惊异地朝江知呈看去。

江知呈一脸淡然:“什么殉情?妈你在说什么?”

“别跟我装啊。”颜若看向他们:“你姐没事会给我和你爸发这些消息?”

江知悦:“江知呈别演了,妈跟爸如此英明神武,会不知道我是被你威胁的?”

江知呈瞥了江知悦一眼,回头朝颜若和江父露出笑容。

颜若摇头:“平时怎么没见你们这么团结,一见面就吵来吵去。”

“我也不想跟他吵,谁叫江知呈那么不可爱。”江知悦笑起来。

“你就可爱了?”江知呈无语。

最后江知呈和江知悦就谁更不可爱争论起来,话题成功被带偏。

饭后坐到沙发上,洛慈小声问江知呈:“那些链接是什么?”

江知呈没卖关子,拿出手机翻到他发给江知悦的消息,只见上面写着——

【同性恋不是病[链接]】

【带你走进同性恋的世界[链接]】

【同性恋可以治疗吗?[链接]】

【如何正确对待同性恋患者[链接]】

……

到这儿还算正常,都是些科普类型的,然后接下来就是…恐吓类。

【强行扭转同性恋者的性向将会造成什么后果?[链接]】

【一个同性恋者的自述[链接]】

……

【惊!同性恋人因被父母反对,双双殉情![链接]】

洛慈:“……”

嗯,是江知呈能干出来的事。

早上洛慈忽然从睡梦中惊醒,打开手机看时间,6:47。

不知为何他今早格外清醒,没有任何挣扎地从床上坐起来,接着将江知呈喊醒。

两人换好衣服,洗漱完下去差不多七点多点。

颜若在厨房做早餐,江父坐在客厅看早间新闻。

“起来了,今天还挺自觉。”颜若意外地看了他们一眼:“我还打算去喊你们呢,把早餐拿过去,我去叫你姐,估计她昨晚又熬夜了,再不起等会儿化妆穿衣服要耽搁半天。”

吃完早餐,全部收拾完已经一个小时过去。

江知呈开车带他们去卖场,进了超市,颜若和江知悦走在前面挑选,洛慈和江知呈跟在后面给她俩推购物车。

“对了,你俩去挑把韭菜苔过来,再拿俩小白菜,我跟你姐去买肉。”颜若回头道。

“好。”江知呈应声,而后低头:“那这车?”

“给我。”颜若接过来。

江知呈带洛慈走到卖菜的地方,选好后去找颜若和江知悦。

当他把菜递给颜若时,就见颜若皱起眉头:“你俩买的时候挑了没?”

“挑了啊。”江知呈和洛慈对视一眼,再道:“这不挺好看的。”

“哦,合着你们平时买菜挑好看的买。”颜若指着小白菜道:“你看看,这白菜里面这么多坏叶子,这韭菜苔也是,都老了,买回去给你们卡牙齿啊?”

洛慈眨了下眼睛,江知呈摸了下脑袋,双双沉默。

“算了你俩去挑些吃的,再买些水果,买水果不要光看着好看,上手摸摸,要是买差了你俩自己吃。”颜若摆摆手,示意俩熊孩子快走,然后带着苦逼的江知悦返回去挑白菜。

江知呈和洛慈因为办事不力让颜若“解雇”了,俩倒霉孩子乐呵呵地去买水果和零食。

除了颜若,剩下的三个人每人提了个购物袋。因为今天超市附近的停车场都停满了,江知呈不得不停在另一个较远的停车站,从这儿过去走路得七八分钟。

走到中途,江知悦对颜若小声道:“妈,好重啊,我提不动了。”

颜若自然伸手:“那给我吧。”

“不用。”江知悦将手向后缩,笑道:“我让江知呈帮我提。”

“他是要帮你的?”颜若摇头道。

“放心吧。”江知悦目光轻闪:“他绝对二话不说的帮我。”

颜若正奇怪,就见她走到了洛慈身边。

“小慈啊,能不能帮姐姐提下东西啊。”江知悦露出被勒红的手,装可怜道:“姐姐手都这样了。”

洛慈没有犹豫,伸手道:“好,姐姐给我吧。”

“谢谢小慈。”江知悦提高声音,刚要把购物袋递给洛慈,一只手便伸过来接走了,抬头就见江知呈白她一眼:“不要欺负他。”

江知悦回他个白眼,走回到颜若身边,比了个ok的手势。

颜若给她竖了个大拇指。

买完东西回去,才刚坐下,颜若就拿着副对联递给江知呈:“交给你们了。”

江知呈靠在沙发上,叹口气后才接过来:“妈,你就不能让我俩歇会嘛。”

颜若:“歇什么歇,你俩买个菜都不会买,今早跟过去干了什么。快去,这对联是你爸写的,梯子也是你爸搬的,贴个对联能花你多少功夫?”

“行,我去——”江知呈挣扎着从沙发上站起来,然后顺手把洛慈拉起来。

走到门外,洛慈扶梯子递对联和胶布,江知呈负责贴,的确没花多少时间。

吃完午饭,又是屁股都没坐热,全家都被颜若吆喝起来做清洁。好在之前家政刚打扫过,不怎么脏。

今天好一通忙碌,洛慈和江知呈躺到床上话没说几句就睡着了。

年三十这天,洛慈和江知呈又起了个大早,给颜若帮完忙,他俩就坐到沙发上摊着看电视、玩手机。

手机企鹅和微信全是各种拜年消息,有私发也有群发,红包和群消息不停刷屏。尤其是江知呈,手机声音就没停过,到最后江知悦都嫌他烦。

江知呈干脆将手机开了静音,然后歪倒在洛慈身上打游戏。

在江知悦的帮助下,入夜,颜若可算是把团年饭做好了

饭桌上女士喝果汁,其他人喝酒。因为是自家人喝,都比较随便,没有劝酒那一说,气氛也很放松,甚至吃到一半,江知悦端着个碗走到客厅里去看电视。

“这姑娘真是……”颜若正念叨着,抬眸见洛慈和江知呈也想走,她一个眼刀飞去:“吃完了吗就走,还这么多菜呢。”

“妈我吃好了,吃得非常好。”江知呈举起酒杯一饮而尽:“爸妈,新年快乐。”

然后拉着洛慈朝客厅走去:“我去看春晚啦——”

洛慈被他拉得一个趔趄,只来得及留下一句:“叔叔阿姨新年快乐。”然后就被扯到了客厅。

“这些孩子怎么回事啊?”颜若嘟囔,接着还在继续吃的江父:“味道还行吧?”

江父面不改色:“不错,好吃。”还好,有进步,已经能吃了。

年夜饭吃得略微仓促,江知呈把买来的零食堆到茶几上,边吃边看电视。

“感觉春晚没有小时候的好看,小品都没以前好笑。”江知悦嗑着瓜子。

江知呈拆了袋零食递给洛慈,然后瞥向江知悦:“那你还看。”

江知悦:“除夕夜不看春晚看什么。”

“看烟花。”洛慈忽然出声。

“你想看?”江知呈扭过头:“那你可能要等会儿了。不过这是城区,一楼肯定看不到,到点儿可以去三楼看看。”

洛慈点头。

“来,下棋。”江父拿着围棋盒子走到江知呈边上。

“爸,你放过我。”虽是这么说,江知呈还是过来同他摆棋:“事先说明我只下两局,输赢都不能耍赖啊。”

江父缓缓道:“我耍过赖吗?”

江知呈不评价。

下到中途,黑子被白子包抄,眼看着无路可走,江父看着棋盘犯难,一个人蹲了过来,看着棋盘欲言又止。

江父注意到洛慈的神情,笑问:“小慈有话说?”

洛慈看向棋盘。

江父目光一动,接着小声问:“你觉得我该走哪儿?”

“这儿。”洛慈指着棋盘上的一个空位。

江父将信将疑,把棋子落下,而后就看到一条生路,他不禁诧异地看向洛慈:“你会围棋?”

洛慈点头:“会一点儿。”

“喂洛小慈,观棋不语啊,当我不存在是吧。”江知呈眯起眼睛。

江父真当他不存在,不会走就让洛慈给他指路,最后黑子反而将白子围困住。

在江父和洛慈的合力下,江知呈两局都输了,他站起身气势汹汹地朝江父走去,最后转了个向逮住洛慈,把他按在沙发上抓他痒痒,眯着眼笑:“洛小慈,皮痒了是吧?”

洛慈笑得眼泪都快出来,还是颜若走过来解救了洛慈,而江父坐在一旁悠闲地喝茶,江知悦在一旁哈哈笑着看戏。

到点了,江知呈带洛慈到三楼去看烟花。

江知呈卧室有扇落地窗,窗帘一拉,整个城市尽收眼底。绚烂多彩的烟花绽在天幕中,无数流光划过天际。

烟花从绽放到坠落只需短短一瞬,却似永远定格在了洛慈眼中。

他看着烟花,眼里也有烟花。

从前洛慈羡慕别人有一个幸福的家,现在他喜欢的人给了他一个家,他再也不必羡慕他人。

“洛小慈?”江知呈揉着他的后脑勺。

洛慈应声:“嗯。”

“以后可能每个新年都会这样度过,你会不会烦?”江知呈垂眸看他。

“不会。”洛慈摇头,再问:“你呢?”

江知呈没说话,他抚摸着洛慈的脸颊,最后抬起他的脸,低头温柔地亲上他的双唇。唇贴着唇,他的声音与烟花一起绽放:“不会。”

“洛小慈,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

“呈儿,小慈,快下来吃水果。”颜若忽然在楼下大声喊道。

江知呈和洛慈对视一眼,牵起他的手,笑道:“走吧,下去——”

——正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  正文想写的都写了,没写的在番外补充,一开始定的就是二十来万字,没打算写多长,就让正文先停在这儿。

会多写点番外,正文没交代的事会解释,他们以后的事会写到,还会有几个脑洞番,你们有什么想看的可以发在评论区,我会看着挑一下。

歇一天,番外周二再更。

感谢在2021-09-11 19:42:33~2021-09-13 00:12:4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酥肉真的好吃 2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雨停了吗 8瓶;紫钰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