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想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聊到一半, 门铃响了。

【各心:外卖到了,我去开门。】

【橙汁儿:去吧,记得先从猫眼里看一眼,有点防范意识。】

【各心:好。】发完他已经走到门口。

江知呈中途有事, 两人停止了聊天。

洛慈吃得有点撑, 他走到冰箱前打开后发现里面东西还挺齐, 应该是江知呈这两天买的。

想要出去买东西, 顺便散步的想法就此消散。洛慈在客厅里转了几圈,最后打开电视, 坐到沙发上, 消磨了两三个小时,便到了睡觉的时间。

洗过澡后他躺到床上。

窗帘没拉好, 落进的月色虽然柔和了卧室内的黑暗, 却凭添几分寂寥, 像是少了什么,只觉得室内过分安静,让人很不习惯。尤其在转身时,身后空荡荡地,没有人会环住他, 把他搂进怀里, 也没有人会亲吻他的额头, 对他说晚安。

原来习惯是这么可怕的东西,江知呈在身边还不觉得, 可他一走,仅仅过了几个小时,洛慈就处处不习惯。

他想江知呈了,可这个暑假还长。

洛慈闭上眼, 强迫自己入睡。半个小时过去,还是没睡着。

明明眼睛很酸,困意上涌,但就是睡不着。洛慈无奈地睁开眼,拿起手机看时间,然后看到江知呈十几分钟前发来的消息。

【橙汁儿:睡了吗?】

他回复。

【各心:没。】

那边没有回复。洛慈将手机放下,很快听到了振动声。

【橙汁儿:怎么还没睡?之前不是睡挺早嘛。】

江知呈睡得都比洛慈晚,一般这个点洛慈已经睡着了。

【各心:睡不着。】

像是猜到原因,那边很快拨来语音通话,接通后第一话就是:“想我了?”

洛慈诚实回答:“嗯。”

江知呈笑起来:“想我想到睡不着?”

这点洛慈不太愿意承认,他解释:“有点不习惯。”

“不习惯?”江知呈:“那不就是想我。”

洛慈不跟他争,于是没说话。

江知呈没再调侃他,忽然放轻声音:“现在按我说的做。”

“嗯。”

江知呈:“抬头,看到床头的那个毛绒玩偶没有?”

“看到了。”洛慈回答。

“把它抱怀里。”江知呈提到。

他又不是小孩子,洛慈觉得这要求有点奇怪,但还是照做。

“抱着了?”

“嗯。”

“再把手机放到旁边。”

洛慈将手机放到一侧:“好了。”

“现在闭眼,什么都别想,我不挂,你睡你的,我打会儿游戏。”江知呈那边传来窸窣的声音,恍惚对方就在他身边。

意识渐退,洛慈终于沉入梦乡,枕侧的手机的光一直亮到半夜。

几日过去,洛慈基本上习惯,只是偶尔还会失眠。

江知呈知道后,让洛慈再失眠时给他发消息。

这夜睡不着,洛慈就找江知呈聊天,语音说了几句后,对方突然道:“洛小慈,咱开视频,我看看你。”

洛慈也挺想看江知呈的,他没有任何犹豫地把视频打开,然后就看到靠坐在沙发椅上穿着睡衣的江知呈。

他应该是刚洗了头发,碎发垂在眼前,头发有点蓬松,眉眼清俊,笑起来阳光帅气:“说话啊,傻了?”

“你那热吗?”洛慈回过神后随便找了话题。

江知呈:“还好,应该跟黎城差不了多少。”

说完后,江知呈又道:“冰箱里的东西快没了,不要忘记补充。就在楼下超市买,有什么问题问我。”

“已经买好了。”洛慈接着道:“我还买了些菜。”

“买菜干嘛?你会烧?”应该是想到在燕城那次,江知呈弯唇:“你想把自己毒死,我不在那儿,可没人送你去医院啊。”

不满江知呈的看轻,洛慈轻皱起眉头:“不会。我会严格按照步骤来。”

“行吧,那你加油,要做的不好吃,就点外卖,别委屈自己。”

洛慈点头:“知道了。”说完发现江知呈的目光不太对,他顺着对方的目光看去,最后落到自己的上半身。

“穿我衣服了?”江知呈摸了摸下巴,盯着他露在外面的大片白皙的肌肤,缓缓道:“挺好看。”

洛慈还没来得及反应,听他又道:“向下拉拉。”

什么?洛慈本来没听明白,随即在他逐渐变味的视线中看出答案。

洛慈睡衣洗了,拿衣服时看到江知呈的白色短袖,就直接穿了。不过江知呈比洛慈高了大概半个头,身材比洛慈高大,衣服穿在洛慈身上大了一截,领口那儿一动就会露出一片肌肤,刚全让江知呈看去了。

江知呈是自己男朋友,该做的也都做了,洛慈比以前放得开了些,于是他没太害羞,但也没照江知呈说的做。

当然,这种坚持只持续了几分钟,最后还是如了江知呈的愿。

即便照做又如何…洛慈面无表情地做着撩人的动作,心道:看不到吃不到,反正最后难受的不是他。

当江知呈提出一个更过分的要求时,洛慈果断拒绝:“不要。”

“真不要?”江知呈缓缓问。

洛慈偏过头去,用肢体动作表示拒绝。

“行吧。”江知呈眯眼笑道:“你给我等着。”

他说完这句话,洛慈转过视线,盯着屏幕。

江知呈以为他要服软,接着就见洛慈站起身来,再回来时头上多了个猫耳朵,手里拿着一条毛绒绒的尾巴。

洛慈的头发又黑又软,眼睛黑且亮,脸颊白里透红,再戴上毛绒绒的耳朵,穿着不属于自己的宽大白t恤,慢悠悠地看过来时,眼波微动,软而干净,简直好看得一塌糊涂。

然后江知呈眼睁睁地看他立直身子,视频里看不见脸,只能看见齐膝盖的白色运动短裤,向下是冷白的肌肤和向后若有若现的小腿。毛绒绒的尾巴从视频前晃过,被男生拿着向后,他的手指搭在裤腰上,微微向下滑落,似乎是要把尾巴安上去。

江知呈期待地盯着他,眼看着短裤有滑落的趋势,一只手突然伸到屏幕前,随后视频断了。

懵逼地盯着屏幕,随后江知呈忍不住艹一声。竟然骗他,这只几天不见就欠收拾的坏猫!

将视频挂断后,洛慈把耳朵摘下来,将手中的尾巴随手丢到一边。想到江知呈最后的表情,他轻勾起唇角,爬到床上左右滚了滚。

好玩。

次日,洛慈没点外卖,他把买来的菜拿到厨房,搜索好网上的教程,去拿菜刀时看到角落里放着两本菜谱。

洛慈翻了翻,最终还是按照手机里的来做。忙碌好久,终于有了成果。他尝了一口,发现竟然不是很难吃。

洛慈拍了两张照片发给江知呈,想证明自己的厨艺没那么垃圾,可是许久都没收到回复。

是不是在忙?洛慈猜测,暂时将这事放下。可是直到晚上,江知呈还是没有回复消息,洛慈将手机看了又看,最后还是忍不住拨打了电话。

耳边响起机械的女声,他握着手机的手不禁攥紧,随即再次向江知呈发送了消息,

【各心:你在忙吗?】

等了几分钟,没有回信。洛慈不安起来,再次拨打了电话,依旧没有人接。

认识这么久,从没有发生过这样事,一直联系不上江知呈使得洛慈内心的不安加剧。最终他找到沈远风的联系方式,刚想拨打时手机响了。

看到熟悉的号码,洛慈手指一晃,连忙按下接听键,尾音不自觉有点颤:“江知呈。”

“嗯。”那边声音很轻,夹杂着呼呼的风声,听起来不是很清晰:“怎么了?”

“你刚在忙吗?”洛慈试探地问。

江知呈语气平静:“没啊。”

“那怎么……”洛慈话还没说完,就被江知呈打断:“你下午给我打电话了?我才看见。”微顿后,他解释:“手机坏了,现在才出来买。”

手机坏了?洛慈轻皱眉,忍不住问:“怎么坏的,不是这学期才换?”

“是啊。”江知呈语气悠然,笑道:“我还以为能坚持两年,结果没拿稳,直接从三楼掉下来。”他啧啧两声,继续道:”当场粉身碎骨。”

洛慈:“这样啊,那你以后拿的时候小心点。”

“晓得了。”

静默几秒,江知呈缓缓笑道:“做得不错。”

“什么?”洛慈没听明白。

“菜啊,看着能吃,等回去做给我尝尝。”

他的语气轻松,还有心情跟洛慈说笑,听着不像是有事的样子,洛慈放下心来:“不怕进医院了?”

“怕什么?我宝儿做的,就算进医院我也得吃。”

洛慈没接他这句话,沉默片刻后低声问:“你什么时候回来?”

那边也沉默起来,很快对方笑道:“想我了?”

“嗯。”洛慈这次很诚实:“想你。”想到甚至后悔一开始让他回燕城,虽然那是江知呈的家。

“快了。”江知呈声音低了些,洛慈从中听出了温柔:“看在你那么想我的份上,我当然得早点回去。”

这晚的夜里,半梦半醒间洛慈听到了行李箱的咕噜声——

再然后他被人抱住了。

作者有话要说:  橙汁儿回来了,所以快停止你们的脑补!

感谢在2021-09-08 23:21:13~2021-09-09 23:23:2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不是十二、烧鸡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53539697 30瓶;烧鸡 20瓶;云吸喵 3瓶;时与、圆媛鸭、47378767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