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亲亲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两人各自望着湖面发呆, 等内心的激动与兴奋稍稍平息。

江知呈像是在确认:“真的喜欢我?”

洛慈看着湖面:“嗯。”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江知呈转眸。

洛慈目视前方,轻声道:“挺早的。”

挺早?江知呈挑起眉头,微微诧异。

“你呢?什么时候?”洛慈看向他。

江知呈回答:“说不清。反正反应过来已经喜欢上了, 非要说的话,就校庆之后吧, 但实际应该比这要早。”

校庆啊?洛慈的睫毛轻闪一下。

但其实喜欢就是喜欢,探究时间并没有意义, 只是现在气氛太静, 总觉得应该说点什么。

江知呈:“洛小慈, 我们算是互相表白了吧, 你是不是该考虑给我升个级?”

洛慈目露疑惑。

江知呈挪到洛慈身边, 紧挨着他,缓缓吐出三个字:“男朋友。”

洛慈的脸腾一下红了:“啊, 我……”过于紧张,嘴巴不受控制:“不是说要做一辈子的朋友吗?”

气氛一阵诡异, 洛慈看见江知呈先是眯了下眼睛, 而后笑容温柔起来。

他伸出手, 轻抚着洛慈的后脑勺:“乖,那个笨蛋不懂事,咱就当没听过。”

洛慈一时无言。

江知呈把脸凑到洛慈面前:“咋的洛小慈, 你还真想和我做一辈子的朋友?”

洛慈默默摇头。

“那不就得了。”江知呈坐回去,手心交叠枕在脑后, 目视湖面, 懒洋洋道:“我宣布,现在我就是你的男朋友了。”

这话听得洛慈心颤,一颗心像是泡在话梅罐子里,又酸又甜。

“喂, 男朋友。”江知呈扭过头,似觉得这称呼新奇,没忍住又叫了一遍:“男朋友,下一步该干嘛啊?”

洛慈没谈过恋爱,自然不知道。

江知呈也是个半吊子,比洛慈好不到哪儿去,唯一好的一点是他比洛慈脸皮厚,想到什么就问:“是不是该接吻了?”

哪儿有这么直接问的?洛慈忍不住脸热,不知道怎么回答。

江知呈继续问:“会接吻不?”

更直接了。洛慈抬眸看他一眼,好想叫他闭嘴,却只摇了摇头。

“那正好,我也不会,”江知呈自然道:“所以,咱俩练练?”

洛慈猜他的脸一定红得像个番茄,好在月光之下,看不清人的面色,可他能看出江知呈眼神里的期待,以及勾出弧度的薄唇。

他的唇形堪称完美,笑时格外好看,触碰起来…洛慈不禁回忆起方才的触感,只觉得脸颊越来越热,剧烈的心跳声冲击着耳膜。

见洛慈一直不说话,江知呈提议:“是不是没准备好?要不我给你五分钟准备一下?”

洛慈点头:“好。”

“我开始计时了。”江知呈拿出手机:“到点通知你。”

“嗯。”江知呈说一句,洛慈应一句,除此之外他不知道如何反应,因为没见过像他俩这种情况,接吻之前还有准备一下。

那感觉就像给了犯人一个死亡时间,临死前的等待十分难熬。

当然,这个比喻不太恰当,等待亲亲肯定跟等待死亡不一样,一个甜蜜,一个痛苦。

洛慈正紧张着,便听见江知呈叫他:“洛小慈。”

“嗯。”洛慈下意识转头,紧接一片阴影落下,有人捧按住他的后脑勺,并叼住他的双唇。

洛慈瞪大双眸,江知呈抬手盖住他的眼睛,贴着他的唇,呼吸洒在肌肤上:“别睁眼。”

风像是停了,只能听见扑通扑通、心脏剧烈跳动的声音。除了唇间的温度,一切感官消失,仅感觉到唇贴着唇,互相试探、摩挲。

而后江知呈像是无师自通,命令:“张口。”

洛慈照做。

呼吸交缠,气温在升高,空气渐渐变得粘腻,眼前漆黑一片,灵魂像是飘到了空中,而脚似是踩在云层里,软绵绵地。

洛慈怀疑之前喝的两杯酒在此刻起了作用,不然他怎么脑子晕地跟喝醉了一样。

快要喘不过气时,江知呈把洛慈放开,然后抬手抚上他的嘴角,接着欲要再低头,却被洛慈偏头避开。

江知呈用眼神询问。

洛慈小口喘着气,脸颊泛红,不好意思地道:“有点没法呼吸。”

江知呈微退后,眉稍轻抬,笑道:“怎么我就没有?难不成我肺活量比你好,那你是不是得多练练。”说着,他作势低头。

洛慈连忙把脸埋到他胸口:“……等我缓一缓好不好?”

江知呈本来就是逗他的,顺势将他搂住,拍拍他的背,笑道:“行啊,你都跟我撒娇了,怎么能不行?”

撒娇?洛慈把脸抬起来,离开江知呈的怀抱,不自然地反驳:“我没有撒娇。”

“跟自己男朋友撒娇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江知呈笑起来,觉得他害羞的样子可爱,没忍住凑上前亲了口他的脸蛋,而后道:“行,咱回吧,还有时间睡会儿。”

洛慈忍住摸脸的冲动:“嗯。”

回到宿舍,精神亢奋但身体疲惫,和江知呈聊了一会儿,没撑多久洛慈就睡过去。

上午迷迷糊糊地醒来,感觉有人在捏他的嘴,揉他脸颊上的肉,洛慈被迫清醒,睁眼时看见江知呈放大的脸,还有些反应不过来。

“起床了,慈宝宝。”江知呈撑着床沿,站在扶梯上,笑容阳光:“我去给你买早餐,你快点起来。”说完对着洛慈的脸蛋又是吧唧一口,然后才下去。

洛慈被江知呈一口给亲懵了,缓了半晌后才想起两人现在的关系,接着他抬手掐了下胳膊,在疼意中真正清醒过来。

洗漱完,江知呈还没回来。洛慈打开手机看时间,一条企鹅消息弹出来。

定睛一看,发现是学委发来的。洛慈点开。

【学委:洛慈,非常非常抱歉,早知道会让你难受,我们无论如何也不会逼你完成那个大冒险。】

【学委:我们错了,别生气,原谅我们好不好?[卖萌]】

【学委:小兔子疯狂作揖jpg】

看完后,洛慈有些愣神。生气?他没有生气啊。他当时因为江知呈亲自己,没忍住眼睛红了,之后为了平复情绪说是出去上厕所,难道让同学误会他生气了?

盯着消息片刻,洛慈思考,该怎样措辞才能让对方知道他没生气。

正想着,就感觉脸上传来温度,洛慈回头见江知呈把手贴在了他脸上:“发什么呆?”

洛慈没答,把手机伸出去给他看。

江知呈看完,侧眸问:“所以…你到底生气没?”

洛慈盯着江知呈,不说话。

江知呈明白过来,把早餐放到桌子上:“既然没生气,就直接回。”

洛慈点头,干慈直接回复。

【各心:别担心,我没事,也没有生气,不用跟我道歉。】

发完他又补了一句。

【各心:谢谢。】

“不过我就奇怪,你没有生气,应该也不是恶心我,怎么就哭了呢?”江知呈拖了个凳子坐下,靠近洛慈:“总不是被我亲哭的?”

洛慈欲言又止。

江知呈惊讶:“难不成还真是?”他笑道:“喜极而泣,太高兴了?还是我吻技太好,可我连舌头都没……唔。”

洛慈回手往他嘴里塞了个蒸饺。

江知呈几口咽下去,看他这副样子更想逗他:“害臊了?”而后:“没事,多亲几次就会习惯,总不能每次亲你,你都哭。脸皮这么薄,之后可怎么办?”

一大早就被他逗得满脸通红,这才刚在一起,洛慈现在简直不想回头看他。

怕再逗下去,新到手的小男朋友恼羞成怒不跟自己玩了。江知呈只能忍笑坐回去,心情很好地继续吃早餐。

下午洛慈去舞蹈室练习,江知呈说什么也要跟着去。

“我就做边上看着,绝不打扰你。”江知呈保证。

洛慈心想:你在那儿,就已经是在打扰我了。

他没说出口,最终妥协,让江知呈跟了过去。

几乎他俩出现在门口,队友们的目光便看了过来,尤其之前给洛慈出主意的那个女队友,在两人出现在门口的那一刻,目光十分火热,看得洛慈非常不好意思。

“你坐在那儿,不要乱动。”洛慈小声道,接着走到队友身边,问:“什么时候开始?”

“十分钟,先各自回忆下动作。”队长道。

“好。”洛慈走到镜子前。

舞蹈室内三面都是大镜子,便于舞者看清自己的动作,平时倒不觉得有什么,可现在江知呈双手插兜站在身后。

洛慈一转眼,就能看见身后江知呈的一举一动,包括他望向自己的灼灼目光。同样,江知呈也能看清他的一切动作,正面背面,连表情都能看得一清二楚。

被他盯得后背发烫,洛慈险些忘了动作。他强迫自己忽视身后的存在,故意避开镜子里的那道人影,努力投入到对舞蹈的回想中。

好不容易进入状态,结果旋转时和江知呈正对上视线。

江知呈对他眨了下眼,笑容夺目又张扬。

洛慈动作一顿,把刚想起来的动作全部忘记,而不远处哎呦一声,就见知情的女队友撞到了搭腿的杆上,一边揉着胳膊,一边笑得像个二傻子。

洛慈:“……”

真不该心软,叹息一声,他朝江知呈走去。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8-28 20:02:25~2021-08-29 21:37:1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烧鸡、47632974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南渊、星期八的肉肉、七分糖的小笼包、蔷衿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加载中…… 30瓶;154 26瓶;睡睡睡不醒、醉、慕时啊 20瓶;34353917 18瓶;菌菌君 15瓶;52167490 13瓶;考上年级前100 10瓶;39480860、依依 6瓶;原野、50952945、烦烦。 5瓶;彼岸灯明 3瓶;39396627、bwwjsnd 2瓶;难取的名字、yoyo、伊织娜邪、芜然、苦乐悲喜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