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震惊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次吃瓜群众不只是在起哄了, 拍桌子的,吹口哨的,全都看热闹不嫌事大。

“行了, 别吵了,让洛慈选。”学委管着纪律。

当听到大冒险的内容时, 洛慈便觉得一股气上涌到头顶,耳边嗡嗡作响。

他紧紧攥着沙发布料, 艰难抬头看着起哄的人群, 表情有点呆。

当他抬头的那刻, 众人忽地安静下来, 后知后觉地意识到题目的内容:选择在场一人。他们都是在场之人, 那谁都有可能了?

不少人莫名紧张起来,即便他们知道洛慈不会选择他们, 要选也会选关系好、比较熟的,但洛慈没有关系好的女生, 只与三个室友较熟悉, 尤其和校草最为要好, 可他的室友都是男生啊,男生怎么能和男生……

不对。有人反应过来,眼下这种情况, 男生和男生反而没那么尴尬,好比方才江知呈和谭志用, 做着亲密的动作, 只让人觉得好笑,半点儿不觉得旖旎,如果把谭志用换为女生,气氛将会大变。

而且这种玩笑, 如果不是两厢情愿,不能随便和女生开,所以选择一个男生倒成了最好的选择。

于是众人的目光开始在洛慈和江知呈两人身上来回穿梭。

洛慈僵硬到感受不到同学们的目光,江知呈察觉到后,缓缓抬眼,轻飘飘地投来视线。

众人下意识把目光收回来。

盯着众人看了片刻,江知呈侧眸看向洛慈不断颤动的长睫,沉默一瞬,他伸手拿起桌上的罐装酒。

刺啦——

众人被他吸引了注意力,洛慈也不由自主地看向他。

便见校草单手拿着一罐啤酒,修长干净的手指攥着罐身,微凸的骨节分明,而随着他喉结的上下滚动,一罐酒很快喝完,然后他随手将罐子捏瘪,投进不远处的垃圾桶。

再抬头时,他笑容满面:“打个商量,我把跳过的机会让……”

他话还没说完,一直没有动静的洛慈突然开口:“我选江知呈。”

江知呈的话卡住。

房间里安静一瞬,而后是震破房顶的呼声。

“快亲……快亲啊啊啊!!”不知是谁鬼叫起来。

洛慈像是没听见,他与江知呈对视着,四周的呼声渐渐远去,光线越来越暗,视野里只能看见对方的面孔。那双眼睛里初时的震惊,到慢慢沉淀下来的复杂。

看不懂,道不明,萦绕于心。

“洛小慈,不要开玩笑。”江知呈低声道,琥珀眸中情绪愈发深沉。

“不是。”洛慈很轻地弯了下嘴角,然后俯身——

唇瓣没有相贴,洛慈的唇落在江知呈的下巴上,这并不妨碍众人的激动。

下巴上传来温软的触感,男生的鼻尖蹭过江知呈的脸,被触碰的肌肤像是被羽毛划过,酥酥麻麻。

江知呈眼神暗下,抬手搭上洛慈的腰,反客为主将洛慈压在身下,而后低头——

亲了下去。

尖叫声炸开了锅。

洛慈却好似什么都听不见,浑身上下所有的感官都凝聚到唇上,感受到对方双唇的温软,仅仅是简单相贴,心里便开始酸软起来。

满足感夹杂着一种无法言说的情绪,过电一样传入脑海,让人莫名想要哭泣。

洛慈身上热起来,被按住的腰身,隔着一层单薄的布料,感受到对方手中的力道和温度,肾上腺素分泌,背部渗出汗意,奇怪地让眼睛也不由变得潮湿。

江知呈对上他湿润的眼眶,亲吻的动作停下,眼里闪过一抹惊慌。

他直起身子,及时伸手将差点软倒在沙发上的洛慈捞进怀里。

其他人也看见洛慈微红的眼眶,起哄声渐渐消失,室内安静下来。

令人窒息的沉默间,洛慈坐直身子,抬头看向众人:“不好意思,”他的声音有点哑:“我去上个厕所。”

洛慈起身那一刻,江知呈跟着出去,随洛慈一直走到长廊的尽头,然后和他一同透过窗户看着外面的城市灯光。

“为什么哭?”江知呈问:“觉得恶心吗?”

洛慈转过眼,眼角还是湿的。

江知呈抬手抚过他的眼角,动作很轻,他笑了笑,继续问:“我吻你让你恶心,还是我喜欢你这件事更让你恶心?”

洛慈怔怔看着他,像是被他的话震住。

江知呈误会了他的反应,眸色微暗:“我以为你对我是有感觉的,你昨晚那样试探我,应该也察觉到我对你不知是朋友这么简单。所以……”

他靠近洛慈,微低头:“看到我的反应,知道我对你有欲望,什么感觉?”

他知道自己在试探…洛慈后退一步。

“高兴还是恶心?”江知呈继续逼近,脸上笑着,气势却很强势:“告诉我,洛小慈,这很重要。”

“你知道吗?我从昨晚忍到现在,一直想要问你这个问题,可又怕吓到你。”江知呈抬手撑在墙上,将洛慈圈在他的范围内,一错不错地垂眸看他。

昨晚洛慈出去后,江知呈一个人在浴室待了很久,他没有管身体反应,脑子很乱,回想洛慈的表情,回想男生这么做的目的。

他猜出洛慈是在试探,所以洛慈肯定知道了什么。但当江知呈出去后,洛慈没有解释一句,一直到次日都没有,甚至在面对江知呈时很不自在,不自觉地闪躲,好像很害怕他提及昨晚的事。

当时江知呈的心似是被人擂了一拳,不疼,就是堵得慌。

他在想:洛慈知道了?没法接受好朋友对自己起了那样的心思,所以要像远离陈兴一样远离他了吗?

情爱总让人患得患失,再张扬自信的人在真正爱上后,也会变得不自信,连江知呈都不例外。

他开始怀疑自己,怀疑之前以为洛慈对他有感觉,都是他自以为是的错觉。

也许洛慈只是把他当朋友,因为他在洛慈最难过的时候陪着他,所以才得到洛慈下意识的依赖和信任。

可他却辜负了这份信任,对洛慈产生了不该有的感情和欲望。洛慈察觉到,怕直接说伤感情,便用了迂回……好像也不是很迂回。

江知呈猜测可能是洛慈喝了酒,导致行为大胆了些。

一通脑补过后,成功让江知呈的情绪压抑起来,想要直接问,可看到洛慈粉饰太平、不愿提及的模样,又只能忍着。

十几个小时,江知呈险些忍出内伤,一直到今晚的那个吻,只因为一个吻,就让洛慈红了眼眶。

江知呈的心一沉再沉,心想:他的吻让洛慈难受到这种地步?

在洛慈起身的那刻,终于无法忍耐,江知呈怕自己再胡思乱想下去,会疯。倒不如直接问清楚,是死是活全在洛慈一句话。

如果洛慈真的接受不了,他就退回到朋友的位置上,如果洛慈连朋友都不想和他做,那就单纯做个室友,但凡洛慈有一丝犹豫,江知呈都不打算放手。

“洛小慈,说话。”江知呈盯着他,不放过他脸上的一丝表情:“我喜欢你,亲你,对你起反应,有没有让你难受?”

洛慈唇微动,没有发出声音。他抬起眼,一滴泪从眼眶落下来,直直砸到地上,毫无声息。

眼泪明明落到地上,江知呈却露出被烫到的表情,他强势的气息陡然消散,紧绷的肩膀卸下力道,后退一步,整个人像是一瞬间陷到阴影里。

平日里阳光自信的大男孩,眼神全然暗下来,垂眸自嘲道:“对不起,我没想到你会……”

他没能把话说完,因为一具柔软的身体扑到他的怀里,将他紧紧搂住。

江知呈露出错愕的表情,下意识将他搂住:“洛……”

“江知呈,你喜欢我?”怀里的人轻声问。

江知呈察觉到什么,更紧地抱着他:“嗯。”

“我不难受。”洛慈把脸埋在他颈窝处,片刻后他抬起头,从江知呈怀里退出来,被水洗过的眼睛,清黑漂亮:“我很高兴。”

“因为我也是。”

洛慈眼睁睁看着江知呈在自己面前石化,然后他被人紧紧抱住,力道大的像是要把他勒死。

“江……”

“别说话。”江知呈阻止:“让我消化一下。”

几分钟后,江知呈把洛慈松开:“你刚说什么?”

“我……”我想让你力气小点儿。

“算了,别说了。”江知呈抬手,接着拿出手机发消息:“我让廖乐跟班长说一声,我俩就不回去了。”

没等洛慈反应,他拉着洛慈就走。

两人出了轰趴馆。半夜,街道空旷安静,几乎看不到几个人。

江知呈开始还拉着洛慈的手腕,后来摸到他的手,将洛慈的手握在掌心。

洛慈瑟缩一下。

“别动。”江知呈紧紧握住他,好像生怕他跑了。

洛慈的心脏剧烈跳动着,清咳一声问:“我们去哪儿?现在校门还没开,我们可能进不去。”

“那就先不回,到处走走。反正回去我也睡不着。”江知呈道。

洛慈也睡不着。

最后两人走到一个人工湖前,到一个长椅上坐下。

长椅很长,目测可以坐四个人。

两人坐下,牵着的手已经松开,中间隔着一人的距离。

风吹过,湖面很静,一时谁都没说话。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8-27 21:47:12~2021-08-28 20:02:2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苦乐悲喜、咬字分开念、烧鸡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jun7184、swilder 20瓶;zforikh 12瓶;38824174、清芬呐 10瓶;穗穗、考上年级前100、是皮皮呀!☆、木易、原野 5瓶;彼岸灯明 3瓶;呀啊哎、亦染、47081759 2瓶;懒甲、hi悄悄、姬渊陆离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