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起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江知呈正在排队给洛慈买甜筒, 洛慈站在外面等着。

排队的大多是女生,江知呈站在里面就格外显眼,不少女生在偷偷看他, 当瞥到站在门外的洛慈,就更兴奋了。

“给。”几分钟后, 江知呈从店里出来, 把手中的甜筒递给洛慈:“怎么想到吃这个, 又没到夏天。”

“甜筒不一定只能在夏天吃。”洛慈小声反驳,然后咬了口手里的寿司卷,没把甜筒接过, 而是抬头道:“你可不可以帮我拿一下,我这个还没吃完。”

江知呈看着他手里的食物:“怎么还没吃完, 我以为等我出来你已经把它解决了。”虽是这么说, 他还是把手收回来。

大概过了三分钟,看着甜筒有要化的迹象,江知呈侧头提醒:“洛小慈, 搞快点, 再过会儿这玩意儿要化了。”

洛慈打量了眼冰甜筒, 想起女队友给他发的消息,他继续小口咬着寿司卷, 没有加快速度的意思, 只是越吃耳朵越红。

“你再不吃完,我吃了啊。”江知呈出声:“真要化了。”

闻声, 洛慈连忙把最后一口寿司塞到嘴里,侧身想要接过。

谁知刚伸出手,化掉的甜筒刚好滴到江知呈的手背上还有手指上,他眉头轻皱, 正欲问洛慈有没有纸,就见洛慈忽然低下头,去舔甜筒边缘化掉的地方。

化掉的奶油被男生软红的舌尖卷入口中,似是察觉到江知呈的视线,男生抬头一双清黑漂亮的眼睛,睫毛长得像是化了眼线,显得那双眼睛黑白分明,清澈的眸色配合着他红唇边的奶白色……

他低下头,顺势卷走了江知呈手背上化开的冰激凌,神色天真无辜,似是清冷不谙世事的少年,并不知这个举动多么…超出界限!

江知呈定定盯着他,远处隐约传来女生兴奋的惊呼声。

她们并没有看见洛慈具体的举动,只知道校草在喂校花吃甜筒,但仅这个已足够激动人心。

“洛小慈。”江知呈缓缓唤他,压低的声音微沉:“你在干什么?”

洛慈抬起头,把甜筒从他手中接过,实话实说,眸色没有半分杂质:“我在舔干净。”

太正经了,正经到让江知呈怀疑他是不是想多了,洛小慈怎么会懂这些手段?

事实上洛慈的确不太懂,这是女队友教他的。可是…他瞥了眼江知呈腰腹以下的位置…

没反应,好像失败了,江知呈真的对他没感觉。洛慈失望地舔了口甜筒,有点难过。

洛慈伤心地吃完一整个甜筒,然后拿出手机给女队友发消息求助。

【各心:朋友a按你的方法做了,然后他失败了。】

女队友很快回复。

【吃糖糖果:什么意思?你那个朋友b什么反应?】

【各心:没反应,他还质问a在干什么。】

想着洛慈笨拙地点开下拉,犹豫着发了张他从班群里偷来的表情包。

【各心:猫猫流泪jpg】

女队友顿时被萌得不行,连忙安慰。

【吃糖糖果:摸摸头,咱们再接再厉,一定是火力没加过,接着咱们来把大的。他要再没反应,那一定是他不行!】

洛慈下意识为江知呈正名。

【各心:也可能是对a没意思,或者的确是直男。】

对方发来一串省略号。

【吃糖糖果:宝儿,咱能自信点么?你要相信你自己】

撤回——

【吃糖糖果:你要相信你的朋友a】

两人现在都是揣着明白装糊涂,洛慈忽略她的口误,正要回消息时,一个脑袋探过来:“看啥呢?”

洛慈急忙把手一缩,反应过来知道完了。

果然江知呈眯起眼睛,不知道被他瞥到什么,他的脸色不太好。

洛慈心里咯噔一下,他垂下手,略微无措地看着江知呈。他猜到什么了吗?

“洛小慈!”江知呈提高声音唤道。

洛慈被他吓得退后一步:“我……”

“你竟然给别人发猫猫表情包!怎么没见你给我发?”江知呈用眼神谴责他,好似洛慈犯了什么大错。

合着就看见一张表情包?洛慈瞬间放下心来。

“你这什么表情?我怎么感觉你还挺高兴的?”江知呈皱眉。

“不是……”洛慈正欲解释,江知呈打断道:“记得啊,以后给我发消息也要用猫猫表情包,听到没?”

洛慈:“好。”

“这还差不多。”江知呈恢复正常,想起重点:“你给谁发消息呢?还给他发表情包,你俩关系挺好吧。”

灵机一动,洛慈连忙道:“是张晏。”

“哦…张晏晏啊。”江知呈笑起来,抬手摸了摸洛慈的脑袋:“也对,毕竟你俩认识挺长时间了,他又是你江城的朋友,你俩关系好是应该的。”

洛慈:“……”“嗯…”

听了女队友的话,洛慈决定自信点,如果这次过后还不行,他便接受事实。

可这第二个计划…

洛慈盯着手机屏幕发愁,接着趴到桌子上,缓解内心的羞耻感。

十几分钟过去,做了一番心里建设,仍觉得有难度,洛慈下楼去买了几罐饮料酒。

饮料酒喝空几罐,洛慈的眼尾与脸颊渐染上粉意。他摇了摇头,感受到同上次一样的晕意。

约莫是醉了,他心想,而后很轻地弯起嘴角,没有刚才那么胆怯。

江知呈说的没错,洛慈喝醉后的确跟解除了封印一样,消极的情绪降低,催生出平日里没有的勇气,像是什么都不惧怕。

等江知呈打完篮球回来,洛慈已经趴在桌上睡着了。

听到敲门声,洛慈缓缓睁眼,坐起身,迟钝地眨了下眼,而后才去给江知呈开门。

他这次没有上次醉得厉害,能走稳,大部分的意识都还在,而且目前很乖,没有任何出格的举动,江知呈一时没有发现异常。

同洛慈打完招呼,江知呈随手脱了上身的衣服:“太热了,出了一身的汗,我去洗个澡。”说完,他敏锐地察觉到有人在看自己,侧头看去,见洛慈看着别处。

也没多想,他拿完睡衣径直朝浴室走去。

当江知呈的身影消失后,洛慈缓缓偏过头,眨了下眼睛,然后也朝浴室走去。

浴室里,江知呈刚将外面的裤子脱去,放在衣架上,浴室的门便被人从外面打开。

江知呈今天偷了下懒,没有反锁门,因为现在宿舍外就洛慈一人,想着他不会进来,所以当洛慈推门进来时,江知呈有一瞬的惊讶。

“有事?”他挑眉问。

洛慈没回答,走进来并顺手关上了门,还是反锁。

江知呈察觉到不对,走上前捧起洛慈的脸,用鼻子闻了闻,最后皱起眉头:“你喝酒了?”

他轻扯了下洛慈的脸颊:“什么时候喝的?怎么想到喝酒了?心情不好?”

他问了一连串的问题,洛慈一个未答,抬眸看他一眼,接着伸出双手环住江知呈的腰。

江知呈现在没穿衣服,被洛慈微凉的手碰得一僵,记忆回溯到那天晚上,一时不知该喜还是该忧。

他试着把洛慈推开,推不开便尝试和他讲道理:“洛小慈,我刚打完篮球,一身汗很脏的。你乖一点儿,等我洗完出去再给你抱。”

“好。”洛慈应声,而后松开他后退一步。

还没等江知呈松口气,就见洛慈作恶的爪子伸到旁边,一拧——

哗啦啦的水落下,淋了两人一头一脸。

江知呈连忙把水关了,抬手抹了把被淋湿的额发,然后看向洛慈。

洛慈刚好站在喷头底下,加上穿着衣服,淋得比自己还惨烈,偏偏他毫不自知,仰着湿漉漉的一张脸,额发向下滴着水,看着江知呈,大眼睛里满是茫然无辜。

好像这事不是他干的。

江知呈要被气笑了,他抬手把洛慈的额发撩起来,然后抹了把他脸上的水,避免水珠滴到他的眼睛里,然后才道:“反了你,以为你喝醉了我就不会收拾你了?”

洛慈缓缓眨了下眼睛,接着低头看向身上。

江知呈随着他的目光看去,只见他白色长t被水浸湿,贴在身上,隐约可见肌肤冷色还有两抹柔色。

大概是感觉到不舒服,他用手撩起衣角。

眼看着男生一节细腰即将露出,江知呈连忙拦住,问:“不舒服?”

洛慈点头,黑眸里涌出一丝委屈。

“活该。”江知呈轻敲了下他的额头:“谁让你手贱的。行了,快出去把衣服换掉。”

洛慈乖乖向门口走了两步,也只走了两步,停下脚步,终于想起进来的目的。

“起立——”他喃喃道。

“你说什么?”江知呈没听明白。

洛慈转过身来,看了江知呈片刻,走回去半蹲下身子和小橙子对望:“你为什么没有反应?”

而后:“我想要你起来。”

女队员说没有什么比身体反应更直接的了,一般真直男不会对同性有感觉,如果朋友b对朋友a起了反应,不仅能证明他不直,还能证明他对朋友a心思不纯。

洛慈想试试。

他忽地凑上前,避开那个地方,用唇蹭上男生的腹部,一寸一寸摩挲,感受着唇下的温度与男生的气息,直到有什么东西抵上他的脸颊。

洛慈猜到那是什么,他的眼角微弯,笑意晕染开来。

一只手触上他的额头,将他推开,洛慈看见他心爱的男生蹲下身子,红着眼尾,琥珀眸里的情绪令人祝摸不透。

“谁教你的?”他问。

洛慈凝视他,没有回答。他顺势楼上江知呈的脖子,蹭了蹭他的侧脸,然后起身出去。

临出门的那刻,洛慈回头看向江知呈。

江知呈回望他。

这一眼,彼此心里似是都有了答案。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8-25 20:38:21~2021-08-26 21:27:3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清风只爱小麋鹿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highwoodmir、佛罗里达醋坛子dream、苦乐悲喜、伊织娜邪、南渊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木山 52瓶;22716823 36瓶;47675515 10瓶;水金、愁怡、南风、雪 5瓶;三年苦夏、彼岸灯明 3瓶;驿下、alpha、林水程的老婆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