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聊天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江知呈洗澡挺快, 几分钟就出来了。

他穿着睡衣,脖子还有脸颊上都挂着水珠,单手拿毛巾擦着头发, 冲洛慈道:“去洗。”

洛慈从凳子上站起来, 走了两步,想起什么,转头:“我的睡衣还有毛巾都在那个房间里。”而后朝门口走去:“我去拿过来。”

“等等。”江知呈把他的胳膊拽住:“你先去洗,我拿了给你”

“啊?”洛慈抬头。

没给他拒绝的机会,江知呈冲他笑了笑,拉开门出去。

洛慈呆站一会儿,才慢吞吞地朝浴室走去。

推开浴室门, 水雾的热气还有洗发水的清香扑面而来。想到江知呈刚在里面洗过澡,洛慈的脚步顿住,脸颊微热。

打开水洗到中途时, 浴室门被人敲响,随即江知呈的声音响起:“洛小慈, 开门, 我把衣服给你。”

“好…等一下。”洛慈连忙关了水阀, 然后把手放在门把手,鼓起勇气一拧, 接着只将胳膊伸出去:“谢谢给我吧。”

一时没有动静,洛慈的声音因为紧张而有点不稳:“江知呈…”

“嗯。”门外的人低低应了一身,这才将衣物递到洛慈手上。

洛慈接过后,飞快把手缩回来,立刻把门关上,转过身松口气,加快速度将澡洗完。

擦干身体, 穿睡衣时,他动作微僵。没拿内裤……方才忘记说了,早知道应该自己去的。

回头瞥了眼脏衣物,洛慈实在不想再穿一次。他不得不鼓起勇气,朝外面喊道:“江知呈。”

他以为他的声音够大,但其实跟蚊子叫似的,外面没有反应。

洛慈只得攥紧拳头,加大声音再唤了一次:“江知呈——“

门外传来脚步声,似是江知呈抬脚走来:“有事?”

洛慈努力平静道:“没拿里面的衣服。”

“里面的衣服?”江知呈反应一秒,声音带上笑意:“内裤?”

还好隔着门,江知呈看不到洛慈的脸色。

“是的。”洛慈小声答。

“我去给你拿。”江知呈忍着笑:“放哪儿的?”

“背包的夹层里。”

“行,等着。”脚步声渐行渐远。

几分钟后,江知呈回来:“开门。”

这次门打开的比方才快,洛慈探出头,江知呈发现他穿上了上衣。

“谢谢。”洛慈伸手。

看着男生湿漉漉的眉眼,还有不知是不是被雾气蒸得白里透红的肌肤,江知呈忍住逗弄他的心思,直接递过去道:“快点出来。”

“好。”

洛慈出来后,江知呈把吹风机插好放到桌上。

差不多刚好把头发吹干,门被敲响,沈远风在外边喊道:“呈儿,开门。”

江知呈把门打开:“你俩来干嘛?”

“找你们玩啊。才九点,别告诉我这么早你们就困了。”沈远风和杜皓进来。

两人拉着洛慈和江知呈跟他们玩了几把游戏,正享受着躺赢的快乐时,江知呈不耐烦了:“不玩了,没意思。”

“那玩什么?”沈远风将手机放下,思考:“嗯我想想,要不要来把斗地主?”

江知呈扭头看向洛慈:“会吗?”

洛慈摇头。

“他不会,不玩。”江知呈对沈远风道。

沈远风:“没事,不会我可以教他嘛。来,洛慈,我给你说下规则……哎?呈儿你干嘛?”

江知呈提住他的后领,把俩不长眼的电灯泡赶出去:“不早了,滚回去睡觉,明天再玩。”

接着,砰的一声,门被关上。

沈远风和杜皓站在门外,面面相觑。

“很晚么?”沈远风看了眼手机:“不才十点多?”“呈儿睡这么早?”

杜皓一时没说话,片刻后扶了下眼镜,勾住沈远风的脖子,往房间走:“走吧,回去睡觉。”

“你困了吗?”江知呈关完门回来时,洛慈问他。

“不困。”江知呈坐到床上,撑着后脑勺仰躺下去:“只是那俩货太烦了。”

“你呢?他侧过头问洛慈:“困么?”

怎么会困?洛慈现在每一根神经都很清醒,他摇头。

“既然这样,”江知呈看着时间,慢悠悠地道:“时间还早,我们来做点有意思的事怎么样?”

“什么?”洛慈心跳莫名加快。

江知呈凝视洛慈,勾唇:“看片。”

脑中闪过高中听到过的一个词,洛慈惊得先险些从沙发上站起来。

还好他忍住了,接着就见江知呈打开电视的投屏设置,搜索了一部恐怖片。

看片,看的是恐怖片。洛慈的心稍静一些,回过神来摸上额头,发现竟渗出了薄汗。

看电影时,江知呈把灯关了,只留了个壁灯。室内光线昏暗,看电影的气氛有了。

起初洛慈坐在沙发上,江知呈靠坐在床上,中途洛慈悄悄挪到床上,接着他拿起了枕头。

然而枕头只能勉强挡住眼睛,遮不住影片里阴森的背景乐。

影片里的主角忽地尖叫起来,音乐越来越恐怖。

“江…江知呈。”洛慈出声:“我有点困了。”

说困当然是假的,就算有困意也被吓没了,他只是想让江知呈把投屏关掉。

江知呈毫不留情地揭穿他:“是困了?还是怕了?”

洛慈抱着枕头,手指紧了又紧,小幅度地点了下脑袋。

不知道江知呈看没看见,但听他笑道:“没事,要是怕就说,我不会笑话你。”

洛慈将眼睛睁开,看向他的方向,终于如实道:“有一点儿…怕。”

夜色里,男生的声音很轻,像是呢喃,江知呈却觉得像在撒娇。

他的心一软,有种冲动想把他抱进怀里,揉揉他的脑袋,亲吻他的脸颊。江知呈克制住,只说:“别怕,都是假的。要实在怕,可以靠过来点。”

洛慈朝江知呈的方向挪了挪,中间还是隔了些距离,触手可及却不容逾越。

“还怕吗?”江知呈再问。

洛慈没说话。

“我有个办法可以让你不怕。”江知呈越过那点距离,与洛慈手臂挨着。

洛慈抬头看他。

江知呈道:“我们来聊天,一边聊一边看就不怕了。”

“好。”洛慈应声。

“那从哪儿开始聊呢?”江知呈做出思考的模样,随即侧目:“就聊聊我们的高中吧,你高中是什么样的?好玩么?”

洛慈回忆:“我的高中嗯,是市里的重点学校,学习很紧张,所有人都在学习,但不学习的时候还挺快乐,比如运动会,文艺表演,大家说说笑笑,看着都很开心。”

“那你呢?不学习的时候开心吗?”江知呈问完,盯着他。

洛慈的眼神微微迷茫:“我吗?应该也…开心吧。”

江知呈没忍住摸了摸他的脑袋,像在安抚。他换了个问题:“高中有没有遇到什么印象深刻的同学?

洛慈细想片刻,最后发现没有谁让他印象深刻。

“那有喜欢过谁吗?”江知呈继续问,并没有明确是男生还是女生。

自然是没有,洛慈摇头。

这个答案,意外也不意外。江知呈静默一瞬,终于问出最后一个问题:“现在呢?”

洛慈侧眸看向他。

江知呈与他对视,重复:“现在有喜欢的人吗?”

有的。洛慈在心里回答,但他与江知呈对视着,缓缓摇头:“没有。”

不能说。

“这样啊。”江知呈把视线收回,看着电视屏幕,片刻后又把头转回来:“真的没有?”

洛慈的语气坚定许多:“没有。”他正视江知呈的眼睛,捏着枕头,坦然道:“我们常常待在一起,如果有你该知道。”

“也对。”江知呈点点头,话里带着笑意,视线一直落在洛慈脸上:“你基本都和我待在一起,要真有,我都怀疑那人是我了。”

“没有。”洛慈移开视线,十分用力地攥紧枕头:“不是。我没有喜欢的人。”

“哦,没事。”江知呈又摸摸洛慈的抬头:“别生气,我说笑的。”

洛慈还是没看他:“嗯。”

江知呈把手放下,看向电视,影片里的台词他一句都没有听进去。

洛慈一直在否认他没有喜欢的人,但却没有注意到江知呈话里的陷阱。

江知呈问:我都怀疑那人是我了。

正常男生注意的点该在哪里?

也许应该是——我就算有喜欢的人,也该是女生,怎么会是你个男的?

可洛慈不是,他只是在说‘没有’。没有什么?

没有喜欢的人?还是没有喜欢江知呈?

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语言能体现一个人潜意识里的观念,而洛慈的话表现出他与常人不同的关注点。

都在告诉江知呈,洛小慈他好像不直!

电影终于结束。中后期洛慈睁着眼睛看完了,因为他的注意力早已不在电影上。

江知呈的注意力更不在那上面。刚猜到洛慈不直,江知呈的心情难以平静,他将洛慈这些天的反应在脑中过了一遍儿。

被男生碰到会躲闪,就连面对沈远风都会不自在……哎?不对啊,怎么感觉面对他时,洛小慈还挺自在的,也不会躲避他的触碰。

是已经习惯了难道是熟悉到无感了?

不会吧。江知呈皱起眉头,不愿意接受这个可能性。

他又想了想,想到方才他脱衣服时,洛慈好像把视线移开

啊对,会躲避,那应该还是有感觉的。江知呈将眉毛舒展开。

那就是了,洛小慈他绝对不直!

这样事情就简单多了。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8-21 20:36:57~2021-08-22 21:19:5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烧鸡、佛罗里达醋坛子dream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玄开(w) 25瓶;玄冥 10瓶;yuki 8瓶;可乐 5瓶;苦乐悲喜、youth、晚琼海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