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撩拨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一个人抱着这么多毛绒玩偶太奇怪了, 洛慈便让江知呈分担了几个。却不知两个容貌出众的大男孩,同时抱着玩偶走在大街上,个高的时不时侧头和个稍矮的男孩说话, 神态亲昵,看着更引人注目。

一路上总有人侧目看他们, 尤其是女生, 看完不忘和朋友讨论, 整得洛慈不太自在。

江知呈却没有被人看的自觉,抱着毛绒玩具,扯扯毛绒玩具的耳朵, 还能腾出手来骚扰洛慈。

他戳了戳洛慈怀里的一个黑白色的猫猫玩偶,然后单手拿起来,怼到洛慈眼前:“看,这个像不像你。”

洛慈瞥了眼憨态可掬的猫玩偶, 怀疑江知呈现在只有三岁。

洛慈不理人, 江知呈的兴致却丝毫未减, 在洛慈的黑眸看来时, 他露齿笑道:“我们换换。”说着把自己怀里的小熊玩偶递给洛慈,然后把猫玩偶拿到手里。

洛慈眼睁睁地看着江知呈把猫玩偶换走,戳戳玩偶的腿, 捏捏玩偶的肚子。

他把视线移开,不打算和幼稚鬼争抢。

“猫小慈。”江知呈却不放过他。

洛慈下意识看他, 却见他并没有看自己, 也不像是在看自己说话, 而是拍着猫玩偶的脑袋,一个人玩得兴起:“猫小慈,哥带你飞。”

说完又拍拍猫玩偶的头, 接着单手把它举到空中。

玩偶猫小慈:“……”

洛慈:“……”

怕是连三岁都没有。

走到半路,洛慈有些饿了,江知呈就带他去了附近的甜品店,打算先垫垫肚子。

进去后,又是一波目光袭来,江知呈完全不在意,洛慈便也目不斜视,同他找到座位坐下。

江知呈把其它玩偶放到凳子上,唯独把受他宠爱的猫玩偶放在桌上。

猫玩偶翘着胡子,笑容憨憨地注视着洛慈,盯得洛慈低下头,默默吃东西。

“洛小慈。”听见江知呈的唤声,洛慈抬头目露询问,只见江知呈手臂放在桌上,面前的甜点没怎么动,不知看了他多久。

“你怎么跟小朋友一样?”他笑道。

洛慈眼神迷茫。

江知呈偏头,看向隔壁桌。

刚好隔壁桌的小男孩向这边看来,手里拿着叉子,圆溜溜的眼睛,本该白白净净的小脸,嘴边一周都是奶油,连脸颊都是,看起来像个大花猫。

洛慈看着他,他也看着洛慈,然后伸出胖胖的手指,指着洛慈咯咯笑出声:“哥哥是个大花猫。”

小男孩的妈妈连忙把他的手拍下来,歉意地对洛慈一笑,接着拿纸巾给他擦嘴:“你还笑人家,人哥哥比你干净多了,你才是大花猫。”

小男孩不服气:“哥哥才是。”说完他挣扎着去看洛慈,然后动作停住。

他看见大花猫哥哥对面穿格子衬衫的帅气哥哥,正在用纸巾一点点给大花猫哥哥擦着嘴角。

帅哥哥的动作很轻,动作比妈妈还温柔,而大花猫哥哥安静坐着,一动不动地让帅哥哥给他擦嘴。

大花猫哥哥真乖,他要向他学习。小男孩连忙转过身,乖乖让妈妈给自己擦脸。

洛慈转过脸时,一只拿着纸巾的手便落到嘴边。他怔怔抬眸。

江知呈没看他,他的视线落在洛慈的嘴上,神情散漫,给洛慈擦拭的动作却很认真。

唇边的奶油被一点点擦去,纸巾拭过的肌肤微痒,接着又热起来。像是羽毛轻轻从心上掠过,留下阵阵酥麻的颤意。

江知呈擦拭的动作很慢,洛慈感觉时间无比漫长,把江知呈的动作给放慢数倍,于是洛慈开始难耐,忍不轻偏头。

带着江知呈的手指滑过,隔着一层薄薄的餐巾纸,指腹触在洛慈的双唇上。

这一相触,时间停滞,两人都怔住。

江知呈终于把目光挪向洛慈,他看了洛慈片刻,慢悠悠地道:“你故意的?”

怎么会?洛慈欲张口解释,忘了江知呈的手指还贴在他的嘴上,于是这嘴一张,纸巾陷落,江知呈的指腹顺势按住他的下唇,陷进口中一点。

还好隔着纸巾,洛慈红着脸想。

洛慈的脸很热,他知道他的脸肯定红了,江知呈却知道的比他多一点。

他看见洛慈耳根也红透,像是两颗血红的珠子缀在耳垂上,晃的人移不开眼。

“洛小慈,还说你不是故意的?”江知呈笑起来,把手松开,身子向后靠去,视线在洛慈红着的脸颊和耳根上打了个转儿,最后端起桌上的茶水,遮掩住若有所思的神色。

怎么感觉洛小慈不太对呢?

洛慈知道他刚才的反应可能暴露了什么,他轻咳一声,努力正色道:“江知呈,不可以开这样的玩笑。”

说这话时,他脸上的红散得差不多了,只耳根还红着。

江知呈盯了片刻,收起心里的怀疑,举起手给他道歉:慈宝儿,我错了。”

而后端起桌上的茶杯,递到洛慈面前,笑容灿烂:“慈宝儿,喝茶。”

洛慈接过,将外露的情绪一点点收好,面上再看不出异样。

江知呈不着痕迹地打量了他一眼,发现连耳根的红都没了,不禁疑惑。难道是他想多了?

“吃饱没?等会儿要不要去吃烤肉。”江知呈提议。

洛慈吃了一大块蛋糕,已经不想吃了,但考虑到江知呈刚都没怎么动那块甜点,便又点了点头。

“那晚点儿再去。”江知呈瞥了眼他的肚子,正想笑他,忽地眉头一敛。

“洛小慈,闪开!”

洛慈还没反应过来,便被他拉着一扯,接着砰地一声,身后人一声闷哼。

洛慈瞪大眼睛看去。

江知呈把怀里的玩偶向后扔去,正直打在那人脸上。

洛慈这才看见他们身后有个戴口罩和帽子的男人,此时被江知呈一脚踹倒在地。

江知呈把那人反手压在地上,而后扒下他的口罩和帽子。

“陈兴?”洛慈先是惊讶,接着看见地上的棍子,像是明白了什么。他抿起唇,拿出手机,直接报了警。

到警察局时,江知呈和洛慈把事情的经过,以及他们与陈兴的纠葛简单说了一遍。

警局的人约莫已经历经千帆,并没有露出异常神色,对两人进行询问,做完登记后道:“他蹲了你们好几天,因为在学校不方便,便一直守着,直到今天你们出来,才终于找到机会动手。”

说着民警拍了拍江知呈的肩膀,夸赞:“身手不错啊小伙子,反应挺快。”

江知呈笑了笑,不着痕迹地侧了侧身子。

民警没注意,把手放下:“行了,你们然去吧,这件事我明天报给你们学校。路上注意安全。”

洛慈和江知呈同他们道了谢,然后转身向外走去。

一到门外,江知呈脸上的笑容消失,他身子一歪,靠在洛慈肩膀上,有气无力地道:“洛小慈,你可能得陪我去趟医院了。”

顿时响起事发时听到的那声闷哼,洛慈心中骤缩,连忙朝江知呈望去,便见他的额上全是细汗。

……

“轻微骨裂。”

给江知呈打完石膏后,医生嘱咐:“这段时间手臂不要乱动,一个月后记得来复查。”

全部弄完,出来时天已近黑。

看着被固定住的手,江知呈做梦都想不到出来一趟代价这么大。不过说实话,这是他第一次绑这玩意儿,忍不住轻转了转。

“哎”洛慈注意到他的动作,瞬间紧张道:“不要动。”

江知呈侧眸看洛慈盯着自己的胳膊,蹙着眉头,漆黑的眼里全是忧心,隐隐还有点自责。

微顿后,江知呈反应过来,他把手臂放平,不再乱动,而后对洛慈笑道:“洛小慈,我今天厉不厉害?”

洛慈望着他,不言。

江知呈便继续逗他:“有没有被我帅到?”

洛慈终于点头,轻声道:“厉害,很帅。”说完他的目光继续落在江知呈的胳膊上,一直盯着,好像看着就能给看好了似的。

见状,江知呈拿他没办法,无奈地叹了口气,道:“慈宝儿,别看了,你再看我现在也没法好。”

还没等他说出下一句话,洛慈的眼眶忽然微红。

江知呈吓了一跳,没想到这句话杀伤力这么大,他连忙靠近洛慈,微弯下腰,与洛慈对视,安慰:“你别哭,我没事,我刚说着玩的,你要看,”他把包着石膏的手怼到洛慈面前:“给你看,你看,想看多久都行!说不定让你看着看着我就好了!”

刚还说再看也好不了呢?

洛慈忍不住微弯起点唇角,接着想起什么,垂眸道:“抱歉。”

“道什么歉?”江知呈站直身子,拧眉:“难道是你把我打得骨裂了?”

他一本正经地说着话时有点好笑,洛慈泪落不下去,歉也没法道了,只能摇头。

“这不就得了,又不是你干的,你瞎道什么歉,除非你觉得你和陈兴那个垃圾是一伙的。”江知呈拉着脸教育他。

洛慈继续摇头。

“行了,然吧,别再惦记我的胳膊。”江知呈道。

两人打车然去,上车前,洛慈总觉得他忘了什么,直到上车,对着空空的手,终于想起来——玩偶没了,一个不剩。

下午发生的事情太多,转了几个地方,洛慈把所有心思都放在江知呈身上,并不记得把几个玩偶放在了哪里。

其实并不是贵重之物,只是这是洛慈第一次真正拥有玩偶,而且还是江知呈送给他的,意义比较重大。然而现在已经上了车,且不知玩偶去了哪里,没有必要也不方便然去找。

洛慈便什么也没说,心里却有些失落。

江知呈以为他还在为今天下午的事不高兴,正要用没受伤的那只手,揉揉他的脑袋让他放宽心。

可当他抬起手,与手里的东西面对面时,脑门上不禁冒出一串问号。

这玩意儿怎么还在他手里?

那是一只憨态可掬的猫玩偶,今日波折之中唯一的幸存者。

江知呈唤它猫小慈。

江知呈把猫玩偶给洛慈时,洛慈显得很高兴。

到了宿舍,他先是把猫玩偶放到床尾,然后想了想,又把它挪到床头,接着又把它摆到床头靠墙。

江知呈坐在下面,看他把猫玩偶挪来挪去,折腾了几分钟,总算是摆好了。

“完成了?”江知呈问。

“嗯。”洛慈点头。

“那行。”江知呈朝浴室走,说得理所当然:“进来,帮我洗澡。”

洛慈:“?”

而后:“!”

“进来啊。”江知呈在里面催促。

洛慈怀疑自己幻听了,他朝浴室走去,小心翼翼朝里看了一眼,就见江知呈跟大爷似的站在那儿。

看见洛慈后,他自然而然地将没受伤的那只手伸展开,勾起嘴角缓缓道:“洛小慈,我胳膊受伤了。”

所以?洛慈有种不好的预感。

果然,他道:“洗澡不方便,你得帮我。”

洛慈后退一步。

注意到他的动作,江知呈慢动作收然手臂,耷拉下眼皮,似是失落:“行吧,不逼你,我自己来,只是,”话音一转,他宛如自语:“不知道会不会弄湿石膏。要是没弄好,应该会更严重吧。”

视线一转,发现洛慈目光复杂地站在门口,他状似惊讶:“你咋还在这儿?”

洛慈犹豫问:“可以先不洗吗?等明天出去洗。”

“不行。”江知呈果断拒绝:“今儿在外待了一天,警察局医院都去了,不知道沾了多少细菌。不洗我受不了,晚上觉都睡不好。觉睡不好,肯定不利于胳膊康复。胳膊没法康复……”

“好。”洛慈出声打断。

“哎?”江知呈继续惊讶脸:“你说什么,我没听清。”

洛慈唇微动,肩膀卸下力道,他重复:“好,我帮你。”

“真的?”江知呈似是不信。

“真的。”洛慈坚定点头。

“行。”江知呈把手臂抬起,笑容灿烂阳光,格外好看:“那来吧——”

洛慈觉得哪里不对。

作者有话要说:  陈兴的作用基本就到这儿了。

然后今天是胳膊废了还不忘调戏慈宝儿的橙汁儿!

感谢在2021-08-16 21:45:35~2021-08-17 20:59:2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芜然 2个;烧鸡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清风只爱小麋鹿 30瓶;浅、迷路、陈柒安 20瓶;简丹-黑白、烧鸡 5瓶;予安 4瓶;荆棘丛生、若风无迹、静听花开、芜然 2瓶;鹤辞、栀止、苦乐悲喜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