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来客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当然衣服还是得买,一闪而过的念头很快消失。江知呈轻咳一声,提醒洛慈房里多个人。

洛慈转过身来,就见穿着家居服,踩着棉拖的江知呈抱臂靠在门上,琥珀眸迎着窗外的阳光,星星点点的笑意,温暖明亮。

“早上好,洛小慈。”

江知呈总是不好好叫洛慈的名字,洛小慈,洛慈慈,慈宝儿,但无论哪一个洛慈都喜欢。

他觉得这是两人特有的相处方式,即便是以朋友的形式存在,但带给人心里的亲近感却是无可置疑。如果可以,洛慈也想给江知呈一个别称,只是他想不到什么好的称呼,更主要是他叫不出口。

他不如江知呈内心坦荡,他对江知呈每一声称呼,即便只是简单地唤名字,都藏着不为外人道的私心。

“早上好,江知呈。”最终,洛慈轻弯唇。

洛慈换好衣服,江知呈带他下楼吃早饭。

“妈,这我朋友,就之前跟你说的那个。”江知呈从楼梯上下来,边走边和坐在餐桌上穿着连衣裙颜若解释。

妈?洛慈瞬间紧张起来,他紧张地朝餐桌走去,张口唤道:“阿姨好。”

颜若看向他,微笑点头:“你好。”接着温柔道:“别紧张,把这儿当家一样,不必拘束。”

洛慈点头,坐到凳子上,心跳还是没能降下来。

江知呈看了眼空着的座位:“爸呢?”

“今早事务所有事,他一早儿就过去了,早饭都没没来得及吃。”说到这儿,颜妈妈不满道:“都说了再忙都得吃早饭,知道自己胃不好,还老是造作。”

江知呈笑了,安抚道:“安啦,颜女士,他过去吃也是一样的。你不是嘱咐过刘助理嘛。”

颜若没再说什么。

江知呈从盘子里拿了片切片面包,涂上黄油,递给洛慈。

洛慈接过。

而后江知呈又倒了杯牛奶,还顺手剥了个鸡蛋,放到洛慈面前。

一连串的动作看得颜若咋舌,没忍住调侃道:“这要你姐看见,铁定得吃醋。”

“她吃什么醋?”江知呈喝了口牛奶。

“你给你姐做过这些?只知道和她斗嘴。”

“她又不是没长手,而且她不有男朋友吗,哪儿轮得到上我?”说完想起什么,江知呈问:“她人呢?还有……”

江知呈扫向四周,没看到那道喵喵叫的身影,不禁又问:“糯糯白呢?她是不是又把糯糯白带她公寓去了?”

“是埃”颜若随口道:“你姐非要出去住,说什么离公司近,没办法,怕她一个人不习惯,我就让糯糯白陪着她了。”

江知呈坐正,把最后一点儿黄油凃到面包上,动作自然地递给洛慈。

洛慈想说他吃饱了,但没来得及说,江知呈挑着眉开口:“颜女士,你搞清楚,糯糯白是我的猫。”他强调:“我的,你就这么让她带走了,你不怕你儿子回来看不到猫会不习惯啊?”

颜若看他说这话,眼里有笑意,便知道这小子又在开玩笑,于是不以为然:“过几天让她放假会回家,正好把糯糯白带来。”

“这还差不多。”江知呈说完,转眸发现他刚才给洛慈涂的面包,洛慈只咬了一口,不禁问:“怎么了?不好吃?”

洛慈摇头,小声道:“吃不下了。”说完暼了眼颜若,怕她听见。

颜若没注意。

“那不早说。”江知呈把他手上的面包接过来,随手放到嘴边刁祝

洛慈阻止的话咽了回去,低下头,不敢抬头看对面江知呈妈妈的表情。

颜若不知是没看见,还是看见了也没在意。她没提这茬,抽了张餐巾纸擦嘴,而后站起身:“我去学校了。你好好照顾……小慈?”

“是叫洛慈吧?”颜若确认。

洛慈点头。

颜若笑道:“那小慈好好玩,有什么事跟呈儿说,等阿姨回来给你做好吃的。”

“可别。”江知呈连忙阻止,想到这些年收到的迫害,笑道:“颜女士,让阿姨做就好,您老还是好好休息。”

“你这小子。”颜若失笑,转眸和洛慈说了再见。

洛慈点头。等颜若离开,他才偏头对江知呈轻声道:“你妈妈真好。长得好看,人也温柔。”

还有她对自己孩子也很好,温暖亲近。

这是洛慈从未感受过的爱。

不仅如此,就算是方才那般日常的谈话,也让洛慈觉得温馨。

注意到洛慈的表情,江知呈手上的动作顿祝他放下刀叉,用纸巾擦净手,揉了揉洛慈的发顶,弯唇道:“洛小慈,不要羡慕别人,总有一天,你也会有的。”

洛慈缓缓抬眼,纯黑的眸色亮起一点儿光,似是期待:“会吗?”

“会的。因为……”江知呈笑道:“你以后也会有自己的家庭,娶妻生子。”

“我这么好的洛慈慈,怎么会没有人来爱?”

江知呈似想要逗洛慈开心,但洛慈并不开心。

因为他不会娶妻生子,不会有自己的爱情,不会有人来爱他。

相反,他还要看着喜欢的人娶妻生子,去爱别人。

想到这一点,洛慈心情更差了。他咬了口鸡蛋,望着餐桌问:“你呢?”

“什么?”江知呈没听明白。

洛慈解释:“也会娶妻生子,那时候我们还是朋友吗?”

“当然。不适合说做一辈子的朋友,干嘛,你想反悔?”江知呈给了洛慈一个眼神。

不知道怎么就说到这儿来,洛慈难受地吃完一个鸡蛋,又喝了一杯牛奶,然后让江知呈给他涂了一片黄油面包,大口尽数吃完。

看得江知呈哑然。

不是说饱了吗?

洛慈早上因太难过把自己吃撑了。江知呈带他出去买衣服顺便消食。

洛父虽然对洛慈这个儿子不亲近,但洛慈到底是洛家长子,物质上不曾有过亏待。

衣服没带够,洛慈不得不又买了几件冬衣,全是江知呈给他挑的。

最后去买睡衣,在里面转了半晌,没挑中合适的,直到江知呈忽然走过来,拍了拍洛慈的肩膀,而后举起手中的购物袋,晃了晃:“买好了。”

“哎?”洛慈惊讶:“睡衣吗?”

江知呈点头,将洛慈手中的购物袋通通接过,神态自若:“走吧,回去。”

“好。”洛慈跟上,目光频频瞄向购物袋,有些好奇。

开车回到家,江知呈正准备拿出钥匙开门,门便从里面被人打开。

他还没得及错愕,转眸看见几个人坐在客厅里,姿态随意放松,看着他家电视,吃着他家阿姨切的水果。

“呈儿回来了,你家哈密瓜真甜,快过来。”就跟自己家似的,沈远风一边吃东西,一边招着手。

江知呈的表情恢复如常,他拿了两双拖鞋,一双递给洛慈,边换边道:“沈疯子,你们还真不拿自己当外人。”

杜皓接口道:“我们都什么关系,一起长大的兄弟,那比亲兄弟还亲。”他咬着水果,声音含糊:“拿自己当外人,那不是寒掺你嘛。”

江知呈没跟他俩贫,换完鞋对洛慈道:“这俩我发校”

他走到沙发背后,指着其中一个丹凤眼的男生道:“这是沈远风。俗称人来疯,你可以叫他沈疯子。”

“去你的。”沈远风回手要掐他,被江知呈避开。

“这个叫杜皓,烂好人一个。”

杜皓没理他,抬手对洛慈打了个招呼:“哈喽。我认得你,呈儿的美人室友,开学那天见过的。”

“什么美人室友。”江知呈顺手拍了拍杜皓的脑袋:“他叫洛慈,仁慈的慈。”

说完他把洛慈带过来,接过他手上的动作放到茶几上,而后回头问身后两人:“你们怎么来了?什么时候回来的?”

“昨天埃”沈远风道:“这不想你了嘛,一回来就来找你。够兄弟吧。”

“对了。”似想到什么,沈远风放下手中的水果,冲江知呈挤眼睛:“予舒回国了,好几天了已经,昨天和我们联系,听说我们要来找你,说她也要来。估计这会儿正在路上。”

江知呈拉着洛慈坐在身边,情绪毫无波澜:“到我家来干嘛,你们还真是都不客气。”

“你说来干嘛?”沈远风开玩笑似的道:“听说她在国外三年都没男朋友,一回来就找你,你这儿还看不出来?”

洛慈听出话里的不对,他轻敛眉心,看向江知呈。

江知呈从果盘里拿了个橘子,长指慢悠悠地剥着皮,仿佛听不出沈远风的话外音。

寂静中,门铃响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