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燕城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于是,到达江城不过一个小时,洛慈复登上去燕城的飞机。

夜色晚,不放心他一个人,江知呈让他把航班信息发来,并勒令他到燕城一定一定记得给自己发消息。

洛慈答应,并如言照做。

飞机落地已值凌晨,夜晚城市喧嚣暂退,比白日安静不少。

洛慈下飞机时没有多少人。

他继续朝前走,陡然怔住,因他见到接机室间靠坐着一个人影。

那人穿着棒球服,戴着帽子,围着围巾,双手插兜,一身打扮明明不容辨认,但洛慈的知觉告诉自己,那人就是江知呈。

隔着距离,他情不自禁唤出声:“江知呈。”

周边不是很吵,偶有几个人影穿过。那人闻声抬头,露出的脸熟悉却格外让人心动,

洛慈看他站起身,迈着长腿过来,同时自然地伸手解下围巾。

他来到洛慈面前,把围巾围在洛慈脖子上,动作算不上温柔,神色却很认真:“就穿这么点儿。”

洛慈没吭声,抬眼盯着他。

江知呈与他对视,而后视线从上到下把他全身扫了一遍,不自觉皱起眉头。洛慈穿得还是下午那套衣服,本该清黑漂亮的眼睛,此时也有了红血丝。

沉默的样子,看起来精神恹恹。

“怎么了?”江知呈问。明明走前还好好的,回江城不过一会儿,整个人的精神萎靡一大截。

江城,洛家。想起洛慈的身世,江知呈隐隐猜到什么。

“受欺负了?”他问。

洛慈垂下眼,长睫在眼下晕出阴影。

“说话。”江知呈的语气微微加重,催促道:“洛小慈,问你呢,是不是被人欺负了?”

不能问的,江知呈真的不该问。受了委屈没人在意,倒还可以忍,可被这么一问……

洛慈的鼻尖一酸,他不喜欢在人前哭,别过头去忍住泪意,忍得眼眶通红,睫毛还是湿了。

“你……”江知呈怔住,放弃追问,轻叹口气,将他的脸扳回来,用指尖轻擦了擦他的眼角:“好了,洛小慈,我不问了,你别哭。”

洛慈点点头,用手揉揉眼睛,勉强止住泪意。

“去我家吧,明天带你出去玩。”江知呈拿过洛慈的行李箱,见还是下午的那个,大概他回去都没来得及打开,就遇到了什么事。

好好的小猫开开心心地送回去,结果委屈巴巴地哭着回来。

肯定被欺负了。

早知道不让他回去,还不如直接跟自己回燕城。

这算什么事,弄得江知呈的心情也开始不爽。

江知呈开车来的,他把行李箱放在后备箱,然后为洛慈打开副驾驶的车门,并随手给他系上安全带。

“你会开车?”洛慈微微惊讶。

江知呈坐到驾驶座上,拧钥匙打火,回答:“嗯,暑假考得证。”接着瞥洛慈一眼,勾唇:“放心,我技术还行,不用担心我把你带沟里去。”

洛慈别过眼:“没担心。”

半路,洛慈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江知呈要带他回家。

江知呈的家…洛慈瞬间僵住,下意识抬手碰上江知呈的衣角:“你,我……”

江知呈微侧眸,偏头示意他说。

“你把我放在你……”

“洛小慈。”江知呈开口打断,他将头偏回去,语气不善:“别跟我说,你现在想让我把你送到酒店去。”

‘酒店’两个字立刻被洛慈吞了回去,他瞬间坐正,看着前方,一副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其实脑子里在打着算盘,思考之后的事,越想越觉得不安,大冬天的紧张到手心冒汗。

等到达江知呈的家,洛慈脑子浑浑噩噩,直到被人拍了下脑袋,才回过神来。

“瞎害怕什么,我又不是别人,我爸妈也不吃人,难道还能把你卖了?”看出洛慈的不安,江知呈先是给他个白眼,然后拉住他的胳膊,制止了他的犹豫:“走,进来,睡觉。”

进去后发现只有客厅的灯亮着,江知呈领着洛慈,从螺旋楼梯往三楼去。

“他们睡了。”江知呈指着二楼漆黑的房间:“那间,我爸妈住的,我们动静小点。”

“好。”洛慈点头,将脚步放得很轻。

“这间,你先住着。”江知呈打开房门,开了灯,将洛慈的行李立在墙角放好,示意他进来。

洛慈站在门外朝里看了一眼,只见其间装潢典雅,简约欧式风格,墙角还立着一个花架,放着蝴蝶兰。

“你先住着,床单是新换的,以前沈疯子他们……”江知呈顿一下,解释:“就是开学陪我来的那俩男生,他们来我家比较多,有时候晚了直接睡这儿。”

洛慈点头,接着看向他,欲言又止,还是道:“那他们还来吗?”

“来啊,这不放假嘛。”说完,江知呈注意到洛慈的神色,明白了他的顾虑,不禁笑道:“你管他们干啥,那俩糙爷们,在哪儿不是睡。”

“好。”

“那好,不早了,没啥问题快睡。明天叫你起床。”江知呈刚要走,又转回身:“对了,房里有浴室,花洒向右扭就行。冬天水温不高,得等会儿才能出热水。”

“嗯。”洛慈表示知晓。

“行,晚安。”江知呈说完,就真的走了。

洛慈等他离开后,转身去了浴室,走进去后,突然想起他走得匆忙,箱子还是从宿舍整理的那一个,根本没带几件衣服,更别说是睡衣。

于是,洛慈不得不去敲江知呈的门,没几分钟,两人又见面。

江知呈疑惑:“咋?”

洛慈真的困倦,不再害羞,直接道:“你有多余的睡衣吗?我没带。”

显然没料到这一茬,江知呈目露错愕,随即:“稍等,我看看。”

他去了衣帽间,洛慈等在门外,很快见他出来,手里拿着一套衣服:“这是我高中穿过的,当时个子窜太快,没怎么穿就小了。正好知道我要回来,家里的阿姨就把我衣柜里冬天的衣服洗过了,干净的。你先将就着穿,明天带你去买新的。”

洛慈接过:“好的,谢谢。”

“又瞎客气。”江知呈敲敲他的脑袋。

洛慈不好意思地低下头,飞快道了晚安,转身回了房间。

洗完澡,换上江知呈给的睡衣,穿在身上,长度刚好,还挺合适。

穿着江知呈高中时的衣服,躺在柔软的大床上,床单新换的,带着洗衣液的清香,还有阳光干净的气息,闭上眼,睡梦里都染上阳光的味道。

次日清晨,没等江知呈喊,洛慈自然醒来。他拉开窗帘,让阳光照进室内,看向窗外陌生的风景。

奇怪的是,身处陌生的坏境,他并无不适,反而觉得轻松。昨日内心的空洞与身体的疲乏,一夜过后,消失得无影无踪,似都被眼前的阳光驱散。

江知呈进来时,看见穿着深蓝色睡衣的男生站在窗前。

这件衣服他穿着正好,阳光下,显得皮肤愈发白得像雪一样,尤其是穿着江知呈的睡衣,站在江知呈家中,清冷干净,没有半分昨夜的阴霾。

忽地,江知呈不想带他买新睡衣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