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想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不知是否是错觉,洛慈总觉得江知呈的目光,朝他的方向看了几眼。

他下意识退后,接着顿住,感觉不对,又抬步上前,从阴影中走出,走到一个能被舞台上的人看见的位置。

接着他目不转睛地盯着台上那人。终于,江知呈说话间,再次将目光移来,随即一顿,显然他注意到了洛慈。

舞台上帅气的大男孩轻勾起唇角,而后对着洛慈所在的方向眨眼给了一个wink。

“啊啊啊,江知呈刚才是不是wink了?我没看错吧?!”

观众席上注意到这个动作的女生,瞬间沸腾起来,叽叽喳喳地和同伴讨论。也有不少人顺着江知呈wink的方向,投来好奇的视线。

洛慈连忙退回到阴影处,不敢再看,恰好身后传来队友的呼唤声,应答完,他转身飞快跑离。

“让我们掌声欢迎第二组上场,为我们带来粗狂与优雅并存,热情与张扬齐飞的蒙古舞表演——《白马》1

几乎是这个节目报幕一出来,观众就炸开。

“这是那个,你知道吗,我之前给你看过视频1

“妈呀,这舞超帅的1

……

大多数观众都对此表示期待,但也有不少怀疑道:“这舞这么难,跳得好吗?”

很快观众的话音消失在乐声的前奏中。

宽阔的舞台上光线明亮,巨大投影屏上放映着一副草原的动态图。

十几个身穿蒙古服,头戴皮绳发带的舞者有序排开。即便还没开始表演,只这声势就让人震撼,

吉他伴着古筝,马儿的嘶鸣,以及蒙古特有的呼麦声,整个音乐激情澎湃,飞扬洒脱。

而更帅气的是舞者的舞蹈,刚柔并济,所有动作行云流水,收放自如,把观众带到广阔无垠的草原上,似周边有马儿在奔跑,原野的风在呼啸。

与此同时,校园直播间里的人数也在蹭蹭上涨,方才还冷清的直播间,弹幕疯狂刷屏。

【帅帅帅!?

【看完第一个节目,本来打算撤了,听到这个节目,我本来只想多带一会儿。现在我宣布,我在这个直播间住下了。】

【好帅好帅,这才是男生该跳的舞,等我细扒动作,我一定要把它学会?

【疯狂舔屏[口水]】

【啊啊啊啊我看到校花了。】

【我也看到了,拍摄的,快,给校花近景,我要录屏,回家跪舔!!】

【这舞太飒了,音乐也太炸了吧,带感,这才是阳间的舞蹈。】

【yyds,冲蔼—】

【还好咱们学校舞台够大,不然这舞没个大场地还施展不开,一蹦就是二里地哈哈哈哈。】

【呜呜呜好帅,好久没看到这么帅的舞了。】

【全是帅哥[吸溜]】

【我突然get到民族舞的魅力了,看得我头皮发麻。】

……

舞蹈结束后,观众依旧意犹未尽,直播间里还在反复谈论这个节目。

大冬天的,洛慈跳舞出了一身汗,发带都被汗湿,然而酣畅是真的,这舞跳得人心潮澎湃。

洛慈与队友击了掌,接着回后台先喝了一大瓶水,换完衣服,坐着儿缓了会儿,才向观众席走去,找到参演人员的特定区域坐下。

下一个节目由女主持人报幕,江知呈站在舞台左侧的角落,一手插兜,一手拿着话筒和词稿,微侧目光看向观众席。

洛慈连忙移开视线。

接下来的节目也都挺精彩,全部看完,只让人觉得今晚这趟来得值。

江知呈和女主持人说完结束词,人群陆陆续续地开始起身。

洛慈离开座位,去后台找江知呈。

找到时,江知呈身边正围着几个人,他的手中拿着一捧鲜艳的玫瑰花。

洛慈靠近时,听见女主持人打趣的声音:“不愧是校草啊,长得帅就是不一样。人表演节目的都没人送,你个主持人竟然还收到这么大捧玫瑰。”

江知呈哈哈哈笑几声:“你喜欢?把这花给你怎么样?”

“可别,人送你的,我哪能要?”女主持人笑道。

“是啊,”周边男生起哄:“要送也得送束新的,你亲自买来送她,她绝对收。”

女主持人拿手肘怼向说话的男生,没说话。

江知呈慢吞吞地、半开玩笑似的回:“那可不行,我的花只能送给喜欢的人。”

女主持人听出他的意思,笑起来:“谁稀罕。”

气氛安静一瞬。

“哎,是洛慈。”有人注意到洛慈,出声道。

江知呈立刻抬眸,隔着人群看到洛慈的身影。他眼睛一弯,对周围的人道:“以后再聊,我先走了。”

“这就走了……把校花喊过来一起聊几句埃”身后人喊。

江知呈背对他们,抬手做了个拜拜的手势。

他来到洛慈跟前,随手从花束中抽出一朵,递给洛慈:“今个儿真帅,我还专门给你拍了个视频,等会儿去给你看看自己跳得多棒。”

洛慈略微不好意思,避过他的视线,接了那朵花,又给他插回去。

江知呈微怔,误会了他的意思,抱歉道:“不好意思,忘记买花了,这是别人给的,你要不喜欢,等会儿我去买给你。”

洛慈摇头,表示自己不是这个意思。

想到什么,他看向江知呈问:“你怎么成了……”

江知呈听出他的未尽之言,露齿一笑,道:“山人自有妙计。”

见不得洛慈失望,既然他想在现场看到自己,隔着观众席多没意思,江知呈干脆决定给他来个大的。

他找到做了主持人的那兄弟,凭借强大的交际能力,用一天时间和对方混成铁哥们,随后事情便容易许多。

听说江知呈此举是为给心上人一个惊喜。那兄弟能力也强,早已当过多次主持人,自然不缺这一次,于是爽快答应帮他这个忙。

两人去学生会说了这事。江知呈的知名度高,人长得帅,管理人员试完他的能力,发现控场能力和这方面的气场不输专业人员,便欣然同意。

至于之后排练时还是原来的男主持人,因为,江知呈道:“我这不是想给你个惊喜嘛,要让你看到不就知道了?”

“怎么样?”江知呈扬起眉目,得意:“有没有被惊喜到?”

洛慈看着他因喷了发胶,额发被撩上去,因露出额头显得五官更加俊朗了的一张脸,沉默片刻,换了个说法回答:“嗯,有被帅到。”

而后:“你说,”洛慈犹豫道:“给心上人惊喜……”

“哦,这个埃”江知呈未察觉洛慈的情绪,他用指尖挠挠额头,有点尴尬:“不是…这么说对方答应的可能性更大。”

果然,还好期待不大,倒不怎么失望。洛慈平静点头。

元旦过后,很快迎来考试周。往日热闹的校园稍稍沉寂,学生们忙碌起来,图书馆里几乎找不到空位。

洛慈他们宿舍也都投入到复习之中,社团的事情暂时结束,约莫到下学期才会再开始忙碌。现在一切以考试为主。

终于考试临近尾声,最后一场结束后,几人长舒口气,之后出校疯玩几日,便准备着买返程的票。

除了洛慈,其他三人都是黎城附近的,高铁返程最多三个小时。江知呈甚至一个半小时就能到,洛慈坐飞机却得四个小时。

四人买的同一天离校的票。

廖乐和谭志用上午先后出发,宿舍里顿时只剩江知呈和洛慈两人。

江知呈本想买洛慈之后的票,让洛慈先离校,谁知那个时间的高铁票已售空,需要抢,最终还是买了早时间的票。

江知呈没多少东西要带,冬天的衣服家里都有。于是收拾个小行李箱,装上笔记本和几件物品,算是大功告成。

出发前,他和洛慈说了最后走时的注意事项,让他锁好门窗,记得到宿管那儿登记,最后放下箱子,自然地伸手笑道:“来,抱一个。”

洛慈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他搂住肩膀拍了拍:“下学期见啊,洛小慈,有事微信联系,假期愉快。”

洛慈僵着身体,回他:“你也是,假期愉快。”

“嗯。”江知呈松开他,拉着箱子转身,摆摆手:“走了。”随后传来关门声。

三人陆续离开,衣物收拾整齐,桌子收拾干净,凳子挪到桌下,寂静中,不大的宿舍看着瞬间空旷许多。

洛慈在原地站了片刻,回过神来,转身开始收拾东西。

和江知呈一样,洛慈也没带几样物品,很快便收拾完。而后无事,只能坐在凳子上发起呆来。

几乎所有人回家前,都是开心的。

人对家总有种归属感,洛慈却没有。他不觉期待,亦无快乐,只觉某处空落。

离登机的时间越近,那种空落感越强。

总算熬到登机的时间,飞机起飞前,洛慈看了眼手机,发现江知呈半小时发来条消息。

【橙汁儿:我到家了。你到家后,跟我说一声。】

【各心:好。】

他退出对话框,拉开好友列表,想提前告知谁他将回江城。

手指划过父亲洛娄,而后洛一行,还有其他沾亲带故的洛家人,通通掠过。

最后,他谁也没发,开启飞行模式把手机黑屏。

到江城时,天已近黑。等再到家,夜色渐深。

按响门铃时,开门的是家里的阿姨。

见到洛慈,阿姨有一瞬的错愕:“小慈回来了,怎么不提前说一声?”

洛慈只是点头示意。他走到鞋架前,准备换鞋,发现他以前穿的那双不见。

洛慈微侧眸,目露询问。

阿姨微愣,接着略微尴尬地解释:“是太太,她说你那双旧了,等回来再买新的,留着也是占地方,就让我扔了。”

洛慈站直身子,双唇微微抿紧。那拖鞋是刚换的,洛慈只穿过一次。

最终洛慈一言未发,他收敛好自己的情绪,没对阿姨发泄半分,只让她找来待客的一次性拖鞋换上,接着朝二楼卧室走去。

不知是否因返程疲惫,洛慈现在不是很有精神,他只想洗个澡,倒头睡下。

可是当他打开卧室门的那一刻,唇线越抿越紧,整个人处在一种紧绷且压抑的状态。

这是他的房间,但也不是,因为里面多了许多不属于洛慈的东西。

而那些东西,都是洛一行的。

洛一行的抱枕,洛一行的滑板,洛一行最爱的手办、书本、以及散落在床上的……洛一行的衣物。

看了半晌,洛慈抬脚进去,他打开衣柜。

果然衣柜里也多了许多不属于他的衣服,他的衣服倒都还在,只是被挤在一起,缩在角落里,显得有些可怜,

“小慈……”阿姨跟上来,注意到他的反应,再看向他时,目光带了点同情:“这房间现在是小少爷在祝”

“为什么?”洛慈终于开口。

“小慈你……”

“因为一行觉得你这屋向阳。”洛一行的生母许如念,不知何时出现在房内。

她笑道:“你也知道,一行怕冷,喜欢阳光,尤其喜欢坐在飘窗上学习。以前你在家,该是怎样就怎样,他肯定不跟你抢,只是你如今上了大学,这房间空着浪费,所以先让一行住着。”

“毕竟一行现在上高三了,学习压力大。这点小事,我们作为他的家人,总不好不答应。”

许如念靠近洛慈,语气亲和,像是带着长辈的慈善:“小慈你别生气,这事你要觉得不妥,等一行周末回来,我让他搬出去。只是今晚,房间来不及收拾,你回来肯定也累了,就先在客房将就一下,好吗?”

洛慈未立刻回答。他很累,从坐上飞机的那刻就很累,到现在身体的力气像是被抽了个干净,累得似乎下一刻便能倒下去。

他好想洗澡后好好睡一下,可是不行,他的房间被人占了,继母还在身旁絮絮叨叨,看似温柔地对他劝解。

说着说着,她又说到洛一行身上。

“后天周日,一行就回来了,学习一周很累,到时候他需要休息,醒来还得做作业。所以麻烦小慈那两天安静一点,经过一行房间时声音放轻,别吵到他,最好不要在二楼走动。”

“可以吗?”每次都是这样,许如念对洛慈永远这幅模样,放低姿态,总要询问,好像在跟洛慈商量,可说出的话却比辱骂命令更让人难受。

洛慈真的很累,累得没有精力同她争辩。他沉默点头。

“好,谢谢小慈。”许如念笑得很高兴:“那快去睡觉吧,我让赵阿姨把客房给你稍微收拾一下。”

洛慈目视前方,未语。

等许如念和赵阿姨走出房间,他才抬手揉揉眼睛,松开时眼眶通红。

像是被揉红的,并没有泪。

洛慈从他的房间退出去,走到客房,抬脚进去。

客房没有什么装饰,只有一张床,一张沙发和一个茶几,冰冷的不像在家,像在酒店。

洛慈想回宿舍了,他想黎城,想a大,更想江知呈。

对了,江知呈。想到他,洛慈想起到家要说一声,他拿出手机,打开便看到江知呈的消息。

【橙汁儿:到没儿?】

【橙汁儿:喂,还没到?吱个声埃】

【橙汁儿:吱个声埃洛小慈。】

初此之外,还有两个未接电话,都是江知呈打的。

洛慈连忙回复。

【各心:到了。】

而后他看着冰冷的客房,垂下头,抿紧唇继续发消息——

【各心:江知呈,燕城漂亮吗?】

两分钟过去,那边没回。再然后,电话铃声响了。

洛慈按下接通建,手机那头传来江知呈的声音:“很漂亮。”

“洛小慈,”他像是猜到什么,沉默一瞬,接着问:“想来看看吗?”

洛慈仰起头,压抑着委屈与难过,道:“想。”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