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生日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躺在床上后,江知呈回想着洛慈说的话——“我的朋友有你就行,我不需要别的朋友。”

无可否认,刚听到时江知呈是震惊的,那种感觉……如何形容?

好比无意捡到一只流浪猫。那猫对谁都冷冰冰的不亲近,唯独对你不同,依赖你,信任你,让你摸它,吃你给它的食物,允许你饲养它,做它的主人。对你的亲近与偏爱毫无道理,想想还……挺窝心。

无形中被赋予了一种责任感和使命感,拒绝它也成了一件罪大恶极的事情,不由自主想要照顾好它,不辜负它对你的信任。

江知呈现在就有这样一种感觉,只是他捡到的不是流浪猫,是洛慈。

一个清冷安静、乖巧漂亮的男孩子。

这周五早上,洛慈醒来,刚打开手机,常年寂静的微信界面便弹出几条信息。

他点开。第一条是洛慈为数不多的朋友张晏发来的。

【张晏:祝贺我最好的兄弟洛慈童鞋,年满十八,总算是个成年人啦![烟花][烟花][鞭炮][鞭炮]】

然后下面是一张表示生日快乐的表情包。

看完,洛慈的神色软了些,给他回了个谢谢,然后专门找了个可爱的动图发过去。

再下一条是洛一行发来的,同样是生日祝福。洛慈的手指在屏幕上滑动,犹豫一瞬,同样回了谢谢。

而后他放下手机,对着天花板发起了呆。

十八了埃洛慈感叹,接着转头看向窗外,神色怅然。可惜今年,甚至是以后……再也无法收到奶奶的祝福。

这样一想,本就不被期待的生日更加索然无味。

发完呆后,洛慈收拾完毕,临出门那一刻,他鬼使神差地再次点开手机,翻到洛娄那一栏。

上几条消息还是半年前,临近高考的时候。

【洛娄:想好了?】

【各心(洛慈):嗯。】

【洛娄:宁愿选自己不喜欢的专业,也要跑到黎城去。翅膀真的硬了是吧?】

【各心:父亲,您答应我的。】

【洛娄:你行,要去就去。不过要记得你是洛家继承人,给我学好金融,等你有能力,我会把洛家交到你手里。其它的随便你,不用再跟我说。】

隔着屏幕都能看出洛娄对洛慈的冷淡。

没有新信息,从来没有,一直没有。

洛慈不明白那点突然冒出的期待源自哪里,好在现在已经完全熄灭,大概许久都不会再冒头。

上课,吃饭,练舞,白日就这么过去,平平淡淡的不值一提。

晚上时,心理委员找到洛慈,递给他一张卡片,打开后发现上面写的是生日祝福。

洛慈微愣,抬眸看她。

心理委员是个女生,被洛慈漆黑漂亮的眼睛盯得不好意思,解释道:“你们每个人的生日我都有记,每当那日都会给送一张贺卡。你是我送的第九张,这几个月过生日的同学还挺多的,只是你满十八岁,意义更重大些。”

说着她抬起头,脸颊微红地与洛慈对视,声音加大,笑道:“十八岁生日快乐啊,洛慈同学。”

洛慈的唇微不可见的一弯,他点了点头,郑重道:“谢谢你。”

“不客气。”心理委员摆摆手:“那我先走了埃”

“好。”

拿着贺卡回了卧室,推开门差点被人扑倒,抬眸见是廖乐。

廖乐笑得一脸八卦:“有情况埃”

洛慈露出疑惑的神情。

“我刚都看见了。”廖乐冲他挤挤眼:“心理委员和你,好像还给了你张什么东西。是啥?情书吗?”

“不是。”洛慈绕过他,措不及防手一空,回头见廖乐拿着他的贺卡,满脸兴奋:“让我看看情书,我还没收到过……哎……这是什么?”

“生日贺卡。”洛慈解释道,抬手从他手中将卡片拿过,转身朝床位走去。

“生日?你今天生日啊?”廖乐满脸惊讶:“那你怎么不说,我还什么都没有准备。”

洛慈张口,正要说什么,就被他打断,只见他仰起下巴,冲阳台上喊:“江知呈,江知呈,进来,快进来。”

而后阳台的门被人拉开,江知呈拿着手机,贴在耳边在和谁打电话,他一边打,也不忘问廖乐:“咋了?啥事?”

“今天洛慈生日,我们都不知道。”

洛慈注意到江知呈拿着手机的手顿住,而后他对电话那边的人道:“行了,今儿就先说到这儿,等都放假回燕城再好好聚聚。”

说完他抬指挂了,径直来到洛慈面前,问:“你今天生日?”

洛慈迟疑点头。

“怎么不说?”他问了和廖乐一样的问题,洛慈不知该怎么答。

说什么?怎么说?为什么要说?突然给他们提这个不是很奇怪吗?

我快过生日了。

今天我生日。

洛慈说不出口,总感觉很刻意,在故意博别人关注一样。再说,生日于他本就可有可无,没有过的必要,也就更没有提的必要。

若非今早张晏和洛一行的消息,大概率洛慈自己都想不起今天是他生日。

江知呈这么一问,把洛慈难住,他无话可说,只能沉默。

“算了,没事,不重要。”江知呈笑着拍拍洛慈的肩膀:“好在还是知道了,也算及时。”

“什么?”洛慈疑惑。

“给你祝福。”江知呈弯唇,笑看着洛慈:“恭喜我们宿舍的小朋友长大成人,可以对自己的人生负责,对别人负责了。”

洛慈定定看着他。

江知呈的笑容愈发明显,他继续道:“从今天开始,不再是未成年,也不再是小朋友……”顿了下:“该是大朋友啦。”

“好了,口头上的祝贺说完了,至于实际的等我之后补给你。”

“不用……”洛慈下意识拒绝,被江知呈及时打断:“千万别说不要,不是说只要我这一个朋友吗?那作为你唯一的朋友,不让我送你想让谁送?”

洛慈一时无言,只好点头。

入睡前,江知呈说道:“今天洛慈生日,但知道的晚了点。毕竟之前也是我们宿舍唯一一个未成年小朋友,现在他成年,不知道就算了,现在知道了可不能就这么算了。”

几人等他下文,听见江知呈提议道:“正好明天周末,如果你们都没什么事,我们就一起出去玩,算是给洛慈庆生,也趁这个机会出校放松放松,看你们平时都挺忙的,我们宿舍特没怎么出去聚过。”

“行啊1江知呈话音刚落,廖乐就从床上弹起来:“我举双手双脚赞成1

“出去玩?”谭志用听这话眼睛都亮了,表示自己完全没有意见。

“那我们的大朋友洛慈,”江知呈看着对床的人影:“怎么看啊?”

洛慈攥起手指,对江知呈与其他两个室友对他的好,感到无所适从。他想说不用麻烦,随便过过就行,不用在意他。

他不重要,他的生日更不重要。可他张了张嘴,怎么也吐不出拒绝的话。

原来还是期待的,期待被人在意,有人重视。即便不习惯,也是期待的。

想出去玩,想他们帮自己过生日,最终犹豫片刻,洛慈在黑暗中重重点头。

点完头想起黑暗里他们看不见,洛慈又发声:“好。”

最后补了句:“谢谢。”

“真是,客气什么?”江知呈好笑道。

决定后,他们开始计划去哪儿玩,讨论来讨论去,最后打算让洛慈拍板。

他说去哪儿,想去哪儿,几人就去哪儿。

谁叫洛慈是主角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