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浴室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转眼军训时间过去一大半,天气却是一如既往地灼热。一天之中唯有晚上能叫人稍微好受点。

吃完晚饭后,新生们都赶到操场进行晚训。因为廖乐和谭志用两人吃饭快些,所以吃完便走了,最后剩下洛慈同江知呈从食堂出来。

洛慈性格安静,话也少,全靠江知呈不时说几句,气氛才不至于太过尴尬。

“有没有想要加什么社团?”江知呈笑问。

洛慈思虑片刻,正欲答话,忽见身边人大步朝前走去。他微怔,抬眸只见有个女生摔倒在地,江知呈将她从地上扶起。

见状,洛慈连忙上前,抬手搀扶住女生另一只胳膊,垂眸打量着她苍白的面色,轻声询问:“你还好吗?”

女生无力的摆摆手,却说不出话来。

洛慈侧身与江知呈对视一眼。

“送医务室。”江知呈很快做了决定,接着他蹲下,让洛慈将女生扶到自己背上,解释道:“晚训快开始了,我们尽快,别迟到了。”

洛慈点点头。

可是等两人将女生送往医务室后,赶到操场时依旧过了时间。

一路上,各个方阵排列地整整齐齐,一动不动,例行站着开训前的军姿。洛慈和江知呈从这些方阵间穿过时,收获了不少人的目光。

“快看,快看,那两个男生。”一个女生压低声音,对同伴示意。

同伴抬眸,便见两个穿着军训服的男生从她们的方阵前大步而过。明明都穿得军训服,可穿在他们身上却格外引人注目。尤其是其中一位高个子的男生,身姿挺拔修长如白杨,皮肤白皙,侧面鼻梁高挺,下颚线条利落分明,穿着军训服,有种清新阳光的少年气。

而另一位男生,约莫一米七几的模样,比高个子男生矮大半个头,侧着无法看见面容。待他们走远了些,才能看见男生宛如修竹一般、纤细挺直的身形,以及连军训服也无法隐藏的长腿细腰,身材比例堪称完美。

“我去。”同伴惊叫出声。

“看什么看,有什么好看的。”注意到异状,教官皱着眉,叱道:“脑袋动什么,我让你们动了吗?!再动,一百个蛙跳1

众人连忙将头转过来,不敢再看了。

“报告1江知呈走在洛慈前面,随手将帽子扣在头上:“请求入列1

洛慈在他后面,还没来得及出声,已见教官走到两人面前:“迟到了?”

“报告!是因为……”江知呈的话说一半,被教官笑眯眯地打断:“我不关心你们为什么迟到了,只是操场这么多人都没迟到,就你们俩晚到……”

三连教官是个典型的笑面虎,江知呈不解释了,等他后话。

“晚上结束后,你俩加训一小时怎么样?”虽是问句,语气却不容置疑。

简直是无妄之灾,但洛慈和江知呈都没太大反应,淡定地点了头:“好的,教官。”

瞧不出趣味,教官收了笑,摆手让他们回到阵营里。

等加训完,洛慈又热又累。他抬手取下帽子,拭了把额头的汗,转眸见江知呈神采奕奕,一点疲倦不见。

注意到洛慈的目光,江知呈转眸,弯了下眼睛:“累了?”

洛慈诚实点头。

“那快回去,洗完澡休息。”

可等回去后,被告知了一个噩耗。

谭志用同情地看着他俩:“停水了。一般这个点,宿舍水就停了。”

停水……洛慈垂眸,感受着自己满身的臭汗。

“没事,别担心。”江知呈一脸不当回事的模样,侧眸扬唇:“我知道学校有个地方不会停水。”他卖了个关子:“随时都能洗。”

“哪儿?”谭志用好奇地插嘴问。

江知呈终于干脆答:“东苑大澡堂。”

东苑住的是体院的学生,因为体院经常有晚训,回来赶不上洗澡时间,所以专门有个澡堂供他们使用,也经常会有像洛慈他们这样错过洗澡时间的人来洗,就是路程稍许有些远,走路过去要十来分钟。

走到后,推开门,热浪扑面而来,浴室里布满水汽,显然已经洗过不少人。

洛慈以前没在这样的浴室洗过,来的路上心中惴惴,忧心其间毫无遮挡。他虽说是个男生,但毕竟也是个gay,若要与男生赤身裸体一起洗澡,他是做不到的,更莫说其中还有江知呈。

想到江知呈,不免又想到初见时的场景,再想到那个梦,洛慈不知是因夏日热意还是心中燥意,面上烫意难消。

好在进了浴室,发现里面的情况比他想的要好许多。

浴室内是有隔间的,不过并不是每一个隔间都是单人的,有好几个双人或三人隔间,只是简单的区分了一下,但总好过完全没有分隔。

洛慈自觉地去寻单人隔间,结果拉门时发现里面竟都有人。他一时僵在原地,更糟糕的是身后还传来江知呈的唤声:“洛慈,过来吧。”

他扭头,见江知呈走进了双人隔间,神态自然地叫他过去。

江知呈是直男,洛慈知道;但洛慈并非直男,江知呈却是不知,他更不知道洛慈对他怀着怎样不堪的心思,所以才能坦然地邀请洛慈同他在一个隔间洗澡。

江知呈可以做到心无旁鹭,可洛慈不行,但在江知呈眼中两人都是男生,男生间别说是一起洗澡,就是一起打那啥都算正常,若洛慈拒绝,反而容易让人怀疑。

可是……洛慈的长睫颤了又颤,宛如受了惊的蝴蝶翅膀,簌簌闪着,表达出主人内心的无措不安。

“你怎么了?”江知呈似对洛慈的犹豫感到疑惑。

身后传来脚步声,熟悉的气息笼罩着洛慈,接着一只手轻拍上洛慈的肩膀,吓得他微不可见地抖了一下。

“没事。”洛慈侧身避过江知呈的触碰,逃似的进入双人隔间。

然而江知呈随后进了隔间。洛慈连忙背过身,缩到角落的喷头下,抬眸看着落尽浴室里的月光,庆幸里面熄了灯,他才不至于太过难堪。

可是眼睛看不见,耳朵倒愈发灵敏,背后不断的声响,依旧扰得人心烦意乱。

布料的摩擦声,江知呈似乎在脱衣服,很快哗啦啦的水声响起,落在地上,溅起不少在洛慈的脚背上。

他缩了缩脚,手指僵硬地褪去身上的衣物,到最后只剩下内裤时,他停下动作,飞快伸手打开水阀。

水流而下,急速的心跳声融进水声里。洛慈僵硬的脊背,稍微卸下些力道。

但是还没等一口气完全松下来,他忽地觉察自己好像忘了带沐浴露。

白天出了一身汗,光靠水冲自然不行。洛慈虽说没什么洁癖,却也很爱干净。他无法忍受一身黏腻而不洗洁净……所以,怎么办?要借吗?

可是……他为难地轻蹙起眉头,实在没有勇气转身。

直到感觉肩膀又被人碰了一下:“怎么不洗?”江知呈似是猜出来,紧接着笑问:“是不是没带沐浴露?”

如蒙大赦,洛慈背对着他点点头。

“给,用我的吧。洗发水要不要?”

“要的。”接东西,不好再背对着他,洛慈不得不半转过身来,眼睛垂视地面,从江知呈手中将东西接过。

然而再怎么躲,依旧无法避免看见他胸口以下的部位。

夜色很暗,落入的夜色很温柔,笼在男生肌肤上,像是镀了一层荧光。近距离看,他的身材更加无可挑剔,尤其是被腹部之下被布料遮挡住,又被水浸湿的位置,像是一头正在蛰伏安眠的凶兽,不知苏醒之后是什么样……

洛慈的耳根倏地红了,他羞愧地移开目光。

殊不知月色是公平的,他能看见江知呈,江知呈自然也能看见他。

江知呈的目光在洛慈身上扫了一眼,不由惊叹他是真的白,好似被水一冲就能化开,也是真的瘦,没见哪个男生的腰细成这样,感觉一手就能握祝

想着,不由说出口:“你太瘦了。”

洛慈诧异抬眸,听他又道:“该多吃点,长点肉,顺便再长高点。”

他是觉得自己矮吗?

在江城时,洛慈在同龄人中算高的了,只是到a大后,发现这里的男生都很高,基本都是一米八往上,一米九的更是不少,于是显得只有一米七六的洛慈就不够看了。

而江知呈……洛慈悄悄抬眸看他一眼,目侧他应该接近一米九。

这样一比,自己确实挺矮的。洛慈微觉失落。

江知呈随口说说,没想那么多,目光又瞥到洛慈身上,觉得他虽然看着跟个白斩鸡似的,腹部也还有一层薄薄的肌肉,虽说单薄,倒也不算太差。

想什么,江知呈也就说出来了。

“瘦是瘦,但也有点肌肉,再练练就好了。”洛慈听江知呈这样道。

无论他是真心这样觉得,还是只是客套安慰,洛慈的心情稍微好了点。他道了谢,转身继续背对着江知呈。

半晌,当江知呈在穿衣服时,听见男生清冷干净的声音响在耳边:“我才十七岁。”

所以?江知呈有些莫名地挑了下眉毛,回头看他。

男生的声音低了下来:“还能再长。”

江知呈想说,长不了多少了,但不知怎的,觉得从他平静的语调中,听出几分不好意思,于是顺着他回:“是啊,所以要多吃点。”

“嗯。”得到肯定,洛慈的眼尾,在无人可见之处,微微弯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