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校草室友被清冷受gay了 > 第1章 这室友……

我的书架

第1章 这室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学弟,我们来帮你吧。”

清晨,太阳方升起,暖暖的光线打在洛慈侧来的脸上,顺着下巴至颈,柔和了他过分冷白的肌肤。

他淡望而来,漆黑的眼眸像浸在湖水中的曜石,几乎在一瞬便无声将来迎接新生的两位学姐镇祝

她们依旧维持着,欲要拉他行李箱的动作。

洛慈不准痕迹地退后一步,而后随手提着拉杆一旋,便将行李箱带离半步。

他抬眸,声音清清冷冷:“不用,谢谢。”说完,他对仍然呆愣地两人,轻点头示意,便拉着行李箱离开原地。

看着洛慈的背影,两位学姐终于回过神来,她们互相对视一眼,皆看见对方眼中的激动与狂热。

“啊啊啊啊!1其中一个抓着另一个的手臂,用力晃荡着向朋友传递自己内心的激动:“极品!极品!这绝对是我见到的新生中最极品的1

另一个与好友手握着手,连连点头:“呜呜呜,可以!!我太可以了!!昨天当了一天的免费劳动力,今早终于让我们逮着一个1

“快快快!!拍照,发表白墙!让那群秘书火速搜罗出他的全部资料1她们急忙拿出手机,接着:“哎?人呢?”

洛慈正一手拖着行李箱,一手拿着新生手册。

a大面积很大,校区也多,好在他方向感不错,寻着新生手册上的地图,最终顺利找到宿舍楼。

进宿舍楼的新生大多有家长或朋友跟着,一路说说笑笑,不知在聊些什么。

洛慈将宿舍的钥匙领了,随手戴上帽子,压低帽檐,安静地从吵闹的人群中穿过。

宿舍门半掩着,里面不时传来说话声,夹杂着笑声,和门外一样热闹。

洛慈在门外站了几秒,抬手推开门,朝里走去。

一时,宿舍内静了下来,只能听见行李箱轮子咕噜噜的转动声。

洛慈感受到众人的目光,但他没立刻抬头。刚松开提拉杆的手,便感到肩膀被人不轻不重的拍了下,而后传来一道略显粗犷的男声:“嗨,新室友。”

洛慈缓缓抬眸,入目一张浓眉大眼、正对着他的笑脸。

很明显那人在看到洛慈抬眸后愣了一下,而后便见他放下手,呆呆嘟囔一声:“我的乖乖,这长得也忒精致了。”

“咋啦?”另一个室友廖乐,见傻大个呆住,便笑着搭上他的肩膀,当视线落到洛慈脸上时停了一秒,而后瞬间用夸张的语气道:“oh!我的女娲姐姐,今天又是想来找你谈心的一天——”

在场人除了洛慈都忍不住笑出声,廖乐的母亲从身后拍了下他的肩膀,无奈道:“别作怪,好好说话。”

而后她笑看向洛慈:“不过的确长得好看,皮肤比姑娘还白。”

洛慈不擅长应付这种场面,最终只轻点头说了声:“阿姨好,我是洛慈。”

好在廖乐母亲话题转得也快,她点了点头:“洛慈啊?怎么没见你家人,一个人来的吗?”

洛慈嗯一声,垂眸将手搭上拉杆,用指尖划了几下。当廖乐母亲还要再说什么时,便听过门外传来几个男生的笑闹声。

“呈儿,真别说,好学校就是不一样,虽然吧,你这宿舍我还没进去,但我敢打赌铁定比我那贫民窟,不知要好多少倍。”

“那还用说,你个三流大学能跟人a大比。”另一个男生嗤笑几声。

“我艹,怎么就三流大学了,我那学校再破也算个二流好吧1

“呵——”

“我这个暴脾气!死疯子,你再呵个试试?”

“行了。”另外两人似被制住,略微嘈杂的走廊上,一道动听的男声传入洛慈耳内,隐约带着点懒懒的尾音:“你俩可消停会儿吧,说是要来送我,结果一路可着劲儿烦人,耳朵都要被你俩给吵麻了。”

“呵,送你?我们明明是来参观a大……”

“哎,你干……哎哎哎江知呈,你想谋反是不是?”

“哈哈哈哈……”

宿舍门忽被人推开,只见中间一个皮肤最白,个子高高的帅气男生,正大笑着将他的两个朋友压制着。

他的朋友虽嘴上叫嚷着让他放手,但也没有用力挣扎。

男生的胳膊一手制着一个,腾不开手,便就写这个姿势,侧眸对几人笑着打了招呼:“哈喽。”

而后他的视线掠过戴着帽子、看不清脸的洛慈,落到廖乐母亲身上后,便收回胳膊,正色笑道:“阿姨好。”

廖乐母亲笑着点点头。

廖乐盯着江知呈的脸,侧眸对身边的傻大个谭志用低语道:“又是帅哥,难道a大招生不仅看成绩,还看颜值?”

“你说是吧,洛慈。”他用胳膊肘轻推了下洛慈,发现他正侧着头,帽檐拉得极低,盖住大半张脸,从这个方向只能看见他尖细的下巴,以及半抿的红唇。

洛慈没说话,他垂下双目,手指在身后颤了颤。

……是他……怎会是他?

“哎,你怎么了?”廖乐奇怪地看着洛慈。

洛慈回过神来,没解释,只摇了摇头。

“你……”

“乐乐,我走了。记得别乱花钱,没了找你爸,我没钱,别找我。”廖乐的话被母亲打断,他连忙看过去,翻了个白眼:“您可真是我亲妈。”

而后摆摆手:“行了,回去吧,路上注意点。”

廖乐母亲离开,寝室内便只剩下几个年轻人。没了长辈,气氛比刚才更加放松。

“呈儿,你睡哪张床?”江知呈的朋友随口问。

“还剩下2和3,你……”廖乐顿祝

江知呈会意,伸手笑道:“江知呈。”

“行,江知呈,你和洛慈商量下睡哪张?”

“洛慈?”江知呈下意识将目光落在戴着帽子,自进门就没听到过声音的男生身上。

洛慈依旧没抬头,江知呈看不清他的脸,只知道他的身材比在场任何一个男生都要纤瘦。休闲的白色短袖,搭着宽松的浅蓝色牛仔裤,裸露在外的肌肤冷白,尤其是侧着的细白颈脖,曲线流畅优美,让人觉得干净的同时,也莫名觉出几分易碎的脆弱来。

这室友……江知呈挑了挑眉,是没晒过太阳吗?怎么白得跟雪人一样。

片刻后笑问:“你想睡哪儿?”

洛慈终于抬眸看了他一眼,未等江知呈看清面孔,就已收回视线,侧身走向2号床。

看他已经做出决定,江知呈没说什么,从朋友手中接过包丢到上床,再转身笑道:“现在还早,一起出去逛逛?等差不多了,就去吃中饭,正好互相认识认识。”

“得嘞。”江知呈的朋友自然是没有异议,廖乐和谭志用,互相看了眼,随即也点了头,于是几人的视线便都落到洛慈身上。

“谢谢,不用了。”察觉到众人的目光,洛慈的声线干净但却冷淡:“我有点累,想休息一下。”

江知呈的其中一个朋友是个自来熟,不禁出声劝道:“我们都出去,把你一个人留这儿多不好,第一次见面,就出去逛逛呗,等回来再休息。”

“说得没错。”江知呈点点头,走到洛慈身边:“回来好好休息,我们不吵你。”

心念的梦中人,就站在距自己不到半米的地方,衣服上清爽的香气从他身上传来,随着早秋的温度,一寸一寸将洛慈包裹。他紧张到身体僵硬,呼吸也不自觉放轻,然出声时还算镇定,却依旧是拒绝:“不了,昨晚没怎么睡,现在有些困。”

闻言,江知呈没再劝:“行,那你补觉,我们回来给你带点吃的。有什么忌口吗?”

这次洛慈没再拒绝,他随手摘下帽子,撩了撩微乱的额发:“没有。”

江知呈看到他的动作,怔了一下后才点头。

等转过身走出宿舍,忽后知后觉地想到——他这室友的长相好像有点精致得过了头。

“别说,你那室友还挺高冷,不过长得倒真好看。”

“哎,你也觉得他好看?他刚把帽子摘了,可把我看愣了。长这么大,我还没见过哪个男的长成这样,跟个姑娘似的。”

“别随便议论别人长相。”江知呈拍了两人一下:“都是爹妈给的。”

……

洛慈听到门外江知呈朋友渐远的议论声,他的肩膀卸下力道,像是站不稳似地向后靠去,而后抬手盖住眼睛,细长的指尖又颤了一下。

他哪里是在高冷?他只是太紧张,太无措,一时不知如何同江知呈相处。他怕控制不住自己的反应,让江知呈看出异样来。

至于什么不对,洛慈有些难以启齿。

因为他是一个gay,还是一个对新室友怀有着不轨之心的gay。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