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牛家村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雪花纷飞,片刻功夫,街道就已是雪白一片。

  虞恶离开客栈还没多久,身上就已披上一层雪白的外衣。

  路边某间破旧的小屋里,数位衣衫褴褛的小孩紧紧相拥,企图通过这种方式度过这寒冷的冬夜。

  街道尽头是巍峨、壮丽的皇宫,哪怕隔着上千米远,他也能听到皇宫里的乐声。

  吐了口浊气,看了眼不远处灯火通明,载歌载舞的皇宫,虞恶内心五味杂陈。

  转身往城外走去,不再多想,他能救十人百人,却救不了千人,万人,唯有改变造成这一切的根源,才能改变这一现状。

  片刻之后,他来到城外一名为牛家村的小村口。

  “丘处机此时应该已经把王道乾斩于剑下,正被官兵追赶。”虞恶心里想着,慢慢往牛家村深处走去。

  一路走走停停,一刻钟后,虞恶在一座小屋不远处停了下来。

  “地面有打斗的痕迹,这里应该就是杨铁心家了,丘处机此时就在屋内。”

  虞恶站在小屋不远处的树枝上,屏息,收起自身的所有气息,哪怕有人从他身前经过也无法看出这里站着一个人。

  “这两柄短剑就赠与你们...”

  冷风呼啸,哪怕如虞恶这般异于常人之人也只能隐约听到屋内传来的几句。

  “似乎是送了杨铁心和郭啸天一人一把短剑,应该是为郭靖,杨康两人取名。”

  踏踏

  阵阵马蹄声在远处响起,打断了虞恶的思绪。

  随即,一道人影从屋里跳出,两步跳到虞恶旁边的树枝上。

  “这里有打斗的痕迹!”

  片刻之后,一大群官兵聚集在杨铁心家门前。

  砰!

  只见一道黑影飞向地面的官兵,随即一人瘫倒在地,胸口不在起伏,显然是没了呼吸。

  随后丘处机一跃而下,冲入官兵中,不消片刻雪地上又多出了几具尸体,待春日到来化为上好的肥料滋养大地。

  几分钟后,又有二人从屋内冲出,各自拿着武器,左边一人手持双戟,右边一人手握长枪。

  那些官兵本就不是丘处机的对手,如今又有杨铁心二人加入,更是打的哭爹喊娘,没过多久便全部长眠于此,见追兵全部倒下,三人勾肩搭背往屋内走去。

  见状虞恶也转身离去,继续呆在这里也没什么别的事会发生,走之前他还特意看了眼某颗树。

  雪下的更大了,雪更厚了,夜更深了,雪堆中突然发出轻微震动...

  “回来了?”

  回到自己府邸,刚推开门,一道声音在他背后响起。

  “出去办了点事。”

  虞恶不用猜都知道身后的人是谁,转身看向屋檐某一处。

  ...

  接下来是长久的沉默,虞恶没有开口,就静静看着屋檐哪一处,等待着对方。

  “今晚不练功吗?”赵钰踏着飘雪来到虞恶身前。

  虞恶看着身前的倾城佳人,内心有些许浮躁。

  大雪飘零,纷纷扬扬,眼前的人,倾国倾城。

  两人相识已有二十多年,虞恶从没有一天觉得眼前的人是如此美丽,如画中走出的精灵,跌落凡间的仙子,一颦一笑动人心弦。

  “休息一下,一直练功也不好。”虞恶压下心中的悸动,用与平时无二的语调回道。

  “嗯,休息一下也好。”

  站在小院中,赵钰抬起手臂,感受雪花的温度。

  从她离开皇宫到现在,她已有二十多年没有见过雪。

  平日不是呆在自己屋内修炼,就是偷偷跑到虞恶房门前偷看他练功,一年下来几乎都没有任何外出。

  “进来坐坐?”打开房门,虞恶向她发出邀请。

  “第一次。”

  赵钰收回手臂,定定看着虞恶,半晌过后才回过神。

  “什么第一次?”虞恶看着她略微上扬的嘴角,有些奇怪。

  “这是你第一次邀请我进入你的房间。”赵钰走到他身前,轻声道。

  “之前你不也来过吗?”

  虞恶更奇怪了,他不明白赵钰此时为什么表现的有些愉悦。

  “不一样,之前是以丫鬟的身份,这次是以...”

  后面的话虞恶没有听清,或许赵钰根本就没有说出口。

  “女人还真是奇怪的生物。”

  笑着摇了摇头,待赵钰进入房间后,关上了房门。

  第二日清晨,虞恶早早醒来,走到开始和往常一样的修炼。

  迎着朝阳,虞恶盘膝而坐,随着某种飘荡在空气中的神秘气息开始修炼。

  半刻钟后,空气中那股神秘气息散去,虞恶也完成了他清晨的修炼,找了套看得过眼的衣物,虞恶与三女一起,登上早就在府邸外等待的马车。

  “赵扩那家伙居然让自己的儿子娶金国公主为妻,真是可笑。”马车上胡尧不屑道。

  “胡尧姐姐别这么说,那赵扩再怎么也是一国之君,还是赵钰姐姐弟弟。”虞琴道。

  “琴妹妹别替那人说好话了,自己做的事还不让人说?”赵钰也是冷哼一声。

  “可是赵扩毕竟也是你的侄儿,这样...”虞琴还想说什么,却被胡尧打断了。

  “琴妹妹你就是心地太善良,赵扩就是一无能的昏君,虞大哥你说说。”胡尧把皮球丢给虞恶。

  虞恶耸耸肩没有开口,对于宋朝的皇帝他不是很了解,毕竟他也不是这个朝代的人,没必要多嘴说什么。

  见虞恶没有做评价,胡尧识相的闭上了嘴。

  “诸位,到了。”

  很快,马车在皇宫正门前停了下来,几人在侍从的带领下进入皇宫。

  今天皇宫张灯结彩,来往的人都身着红色衣物,整个皇宫都处在喜悦的气氛之中,或许是因为那位即将与金国公主结婚的皇子,又或许是别的原因。

  “稍等,几位有些面生,不知?”一身披金甲的将领男子拦住了几人去路。

  说来也是,别人都身穿红色的衣物,只有他们几人穿着白色的外套,其中虞恶甚至穿的一身白,不拦他们拦谁?

  “李大人,他们是陛下邀请来的,还请您通融一下。”

  带路的侍从笑着从怀里拿出一个小袋子,递到将领男子手中。

  “既然是陛下邀请,我也就不多问了。“

  不动声色把手中的钱袋放到怀里,将领男子悠哉游哉往别处走去,随手又拦住了一个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