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用左手创造未来 > 第五十四章 不可能

我的书架

第五十四章 不可能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白璐没看到李素君的小动作,闻言道:“李小姐,你是说你的眼睛有好转了?”

李清慈则是假装惊喜地道:“恩,好像是这样的,我感觉左眼慢慢变亮了,能感觉到光了。”

李素君环视一周,然后问到:“那个小护士呢?让她去叫医生过来做个检查……算了,我打电话让老陈过来吧!”

李清慈道:“妈,不用叫医生了吧,他们都说没治了,哼,那么多人忙活了半天还不如峰哥半个小时……”

“那你的左眼现在恢复到什么程度?”李素君不放心地问,也不去关心女儿对张凌峰称呼的变化了。

白璐等人也很关心地看着李清慈,只有张凌峰悠哉悠哉地欣赏着夕阳。

既然被识破了,李清慈也不想藏着掖着,她看到三米多以外的墙上有一张视力表,用右手捂住右眼,左手指着视力表道:“最下面一排,从左到右,依次是:左、上、下、右、上、下、左、右,对吗?”

李素君跑到视力表前面,手指指着最下面一行,依次读过去:“左、上、下、右、上、下、左,还有右,一个都不差!”

李素君激动地快步走到女儿面前,端详着女儿明亮有神的眼睛和如花的笑颜,眼中隐隐有泪花,喃喃道:“好孩子,恢复了就好,恢复了就好!”

转身又看向张凌峰,竖起大拇指夸赞道:“张先生厉害,这么年轻就有这样的本事,前途无量!谢谢你了!”

张凌峰谦虚道:“李律师过奖!尺有所短,寸有所长,别的我不一定擅长,但激发细胞生长刚好是我的强项。”

李素君很满意张凌峰的不骄不躁,对白璐道:“白总麾下有这样的能人,真是如虎添翼呀,不出两年,怕是杭城美容第一品牌当之无愧呀!”

白璐笑盈盈的看了张凌峰一眼,霸气地道:“只要阿峰肯帮我,两年时间华夏第一也不是什么难事呀!”

李素君笑了笑,不置可否,拿起手机找到一个号码拔出去:“老陈,没下班吧?哈哈,没下班那快点过来,清慈的眼睛好了,能看得见了!什么不可能,我还能拿我女儿的眼睛开玩笑?你个老东西,快来帮我给她做个全面的检查……不告诉你,嘿嘿,来了你就知道了!”

李素君挂了电话,对众人道:“我要给老陈一个教训,谁让他刚才教训我。”

白璐和张凌峰相视都是无语地笑笑,谁知道那么严肃的李大律师也有这么顽皮的一面。

白璐走到张凌峰身边,像看璞玉一样地看着他,良久之后叹息道:“你居然在工厂里被埋没了那么多年,真是暴殄天物!过两年我买一家医院,你来当院长,让你一展所长!”

张凌峰苦笑道:“可我没有行医执照啊!”

白璐笑道:“很快你就会有了。”

“怎么可能?我总不可能再去读全日制的医科大学吧?”张凌峰一时不知道白璐什么意思。

白璐却只是笑而不语。

没几分钟,陈院长带着几个人匆匆赶来,其中就有他儿子陈明辉。

陈院长来到李清慈面前,看看女孩炯炯有神的左眼,一脸见了鬼的神情,做了几个小测试,很快可确定她的左眼视力是真的恢复了。

“这样吧,其他人都出去,我们做一下深层次的检查!”陈院长吩咐道。

就这样,包括李素君在内的众人都被请出了OCT室。

大约二十多分钟后,陈院长推开门走了出,目光四处搜寻,落在了张凌峰身上,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拱手道:“小友是哪位名师的高徒?沪市董老先生还是京城王老爷子?”

忽然又自言自语道:“不对,在针灸上一门上,羊城的邓老爷子才是最厉害的。”随后又提高了音量:“你是邓老爷子的传人?”

陈院长说的这几个人,除了沪市董老爷子,张凌峰知道是谁,其余的都没有听说过。

张凌峰自嘲道:“您说的几位,我一位都没见过。我只是学了祖传的一点微末伎俩,上不得台面。”

陈院长惊讶道:“原来是祖上秘传的,居然如此神乎其技,闻所未闻!张医生在哪里高就?以后咱们多交流交流,有了你这一手针灸,很多传统医学束手无策的病例,就有希望了!”

张凌峰不卑不亢地道:“陈医生,我没有行医执照的,只能做保健行业。”

陈院长和随行几人下巴都快掉下来了,李清慈也大为意外,除了白璐和小洁,尚美的其余几人也都疑惑不解,只有李素君隐隐猜到了。

陈院长叹息道:“唉,怪不得中医越来越没落,能治病的跑去做保健,嘿!不过有一说一,小张你这一手漂亮,我刚才给清慈做了个眼部OCT,视网膜和黄斑区已经完全康复,真的是神了!小张你能不能给我讲讲,这原理是什么?”

张凌峰内心一片尴尬,他哪里知道什么原理?总不能说我被石头扎了,然后就这样了吧?

张凌峰只能把忽悠的那套说辞拿出来:“动植物身体细胞,外界条件的刺激下,会出现意想不到的变化,比如有伤疤的苹果更甜,被病毒入侵过的身体会产生抗体,我们家的针灸术,就是通过外界刺激,改变生物体内的电流和磁场,从而激发局部细胞的活力,促进细胞新陈代谢和再生,这样原本不可再生的细胞就可以重新繁殖。至于为什么这样下针会出现这种反应,我就不清楚了。”

陈院长点点头:“没错,原理上是说得通的,高手在民间啊!这在现代医学上是很难做到的,真是长见识了!这样,小张啊,以后如果我们遇到类似的案例,能不能麻烦你帮忙出手?”

张凌峰推辞道:“我没行医执照,被人举报就麻烦了,还会连累您的!”

陈院长哈哈笑到:“怕什么!这里有律师,让李大律师给你说说!”

李素君笑到:“针灸是比较特殊的,是很难界定保健和医疗之间的界限的,如果你的目的是给别人治疗疾病,那肯定会被有心人抓到把柄,但假如你的目的是帮别人舒经通脉,那你怕什么?疏通完筋脉别人的病就那么好了,谁能拿你怎么样?”

张凌峰心里一万句“卧槽”,还能这么玩?看来多亲近律师,还是能学到不少东西的。

张凌峰看了一眼白璐,毕竟老板在这里,有些事要老板点头才行。

白璐对张凌峰微微点了点头。

张凌峰随即说道:“如果有用得着的地方,陈院长您开口就是。不过我也不能打包票,一定就能帮上忙,清慈小姐这次治疗能成功,也是有一定的运气成分,可能是刚好对症了吧!”

陈院长哈哈大笑道:“要是每次都要打包票才让干,早就没人当医生了,哈哈哈!”随后对大家道:“这样,今天我做东,大家在我们医院自己餐厅简单吃个便饭,算我给清慈陪个罪,医术不到家,险些误了她!”

李清慈连忙道:“陈伯伯,看您说的!张先生这是非常手段,他也说了得对症了才有奇效,您那是普济众生的医术,受众不一样啊!您太谦虚了!”

绝大部分人纷纷点头,张凌峰也以为然,自从在股市被收割了几年,他就知道无论智慧、谋略还是大局观,都没有过人之处,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他的心态还不错。所以,他从不小看任何人,也不认为自己有什么值得骄傲的,不过是仗着左手作弊罢了。

可在场有一个人却不赞同,只见白璐笑盈盈地道:“普救众生的人总能找出那么几个,可会非常手段的人却万里无一呀!”

到了陈院长这种级别,见多识广,也不是那种在乎虚名的人,打着哈哈道:“哈哈哈,白总说得对,确实如此!走走走,我已经安排好了,咱们边吃边聊。”

最终并没有所有人都过去吃饭,尚美集团这边只有白璐、张凌峰、小洁和小五,杭大那边三人和陈院长等三人。由于李清慈的康复,气氛非常轻松和热烈。

白璐、小洁、小五、李素君的副手和那个姓唐的医生都没有喝酒,李清慈看起来酒量也不好,但频频向坐在她对面的张凌峰敬酒,张凌峰没什么事情,她自己反而俏脸红彤彤的。

陈院长非常健谈,且见闻广博,每每讲到一些趣闻和逸事都能引人入胜。

张凌峰想到之前陈院长说到的关于中医没落的观点,当时就很好奇,找了个机会请教道:“陈院长,我记得您刚才说中医越来越没落,为什么这么说呢?”

陈院长闻言放下已经端到嘴边的酒杯,白璐和李素君都暗道老狐狸躲酒的本事真厉害。随后陈校长反问道:“你们知道我泱泱华夏,如今在全世界草药销量的占比吗?”

除了陈明辉和另一名医生面无表情,其余人都被勾起了兴趣。张凌峰道:“百分之40%以上吧?”这个答案在他想来偏保守了,华夏可是中草药的发源地呢,但联想到陈院长说华夏中药没落,并提出这个问题,不是没有原因的,就故意把份额往少了说。

白璐想了想道:“30%?”

李素君把李清慈的红酒倒到自己杯子里,给她倒了杯饮料,看着陈院长道:“听你这语气,我认为肯定不会超过10%。”

其他人都没有说话。

陈院长没有太吊大家胃口,说出一个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数字:“我们是2%,日岛是90%。”

“不可能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