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用左手创造未来 > 第五十章 两万块差价引起的血案

我的书架

第五十章 两万块差价引起的血案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璐姐和她很熟吗?”张凌峰问道。

白璐苦笑道:“我倒是宁可不认识她!对了,你知道三年前杭城最大的美容连锁企业,叫什么名字吗?”

张凌峰摇摇头。

白璐道:“是思妍美业。”

张凌峰恍然道:“有印象!我记得以前门店很多了,怎么后来突然就没了?我之前没太关注美容行业,到底发生什么事?”

白璐语气中有些沧海桑田的味道:“说来话长。三年前,思妍美业在杭城的一家店发生了一起美容纠纷,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给一个女孩子植入的假体,被人家发现用了略次一级的材料,差价两万块钱不到,人家客人也没有什么过分的要求,如果当时把差价补给人家,再私下道个歉,这事儿可能也就过了。可是思妍的那家店认为手术都做完了,欺负受害者不会再费那个劲再把假体取出来,选择死不认账。受害者委托杭大的律师代理这个案子,接这个案子的是个年轻的女律师,用了点小手段,弄到了思妍内部的假体出入库记录、领用记录和阴阳收费清单等证据,正要开庭的前两天,思妍美业负责手术的那个医生心有不甘,私下里叫了些小流氓去威胁那个女律师,嗯,法庭上他说的是私下去沟通协调……可谁都没有想到,那几个流氓节外生枝,看到女律师年轻貌美又一人独居,临时见色起意……”

张凌峰心中不由得生出了怒气,这件事让他想起了之前被绑架的经历,不由得感同身受。

“杭大肯定不会就这么算了吧!”

白璐点点头道:“事情闹得挺大,但不知道思妍美业动用什么什么手段,居然撇清了关系,就连那个医生,也没有他教唆的直接证据,警察只抓了几个作恶的流氓就结了案。这下子彻底惹恼了李素君,扬言一年内让思妍美业关门。我们杭城的美容业都以为她只是嘴上发泄一下,毕竟当时的思妍美业年收入就二十几亿,是当之无愧的杭城美容行业龙头,先不说能不能扳倒,就算能,那也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

张凌峰道:“那后来呢,李素君怎么做的?”

张凌峰知道李素君一定是成功了,要不然思妍不会从杭城消失,但他好奇李素君是怎么做的。

白璐笑道:“呵呵,可没想到,李素君真的付诸行动了,年收入几千万的她,居然肯推掉手头几乎所有的事务,专心对付思妍。她几乎找到了那几年所有起诉过思妍美业官司没成功或者受到损失没得到合理赔偿的人,组织他们联名起诉思妍美业。”

张凌峰心想这好像不足以让思妍美业伤筋动骨。

白璐像是看懂了张凌峰的想法,又道:“这只是第一步,第二步是利用她的影响力,在律师行业和她的客户群体里封杀思妍美业。最妙的是,她这前两手都是烟幕弹,让思妍美业的老板认为她就只有这些手段,但实际上李素君一直都没放弃寻找思妍美业的致命弱点。她不知道付出了什么代价,说动了思妍美业财务副总实名举报公司财务作假,她再动用自己在工商、税务部门的人脉,公开调查思妍美业在经营方面的违规情况,思妍美业还真是争气,不但被查到偷税漏税,还涉嫌做假账侵吞股东利益。”

张凌峰惊叹道:“这个女人很善于抓住漏洞做出致命一击!”

“如果只是这样,思妍美业也就是老板坐牢,公司吃个大亏而已,凭借它的体量和客户群,以及美容行业的行情,不到一年就能缓过劲来。可接下来的事情甚至根本不需要李素君出手,思妍的竞争对手们一人扔一块石头,就能把思妍压死。杭城美容行业联合起来抵制思妍美业,斥责思妍是害群之马;趁着思妍美业群龙无首,电视上、网络上和报纸上铺天盖地都是有关思妍美业负面内容的报道,隔三差五就有欺骗消费者、以次充好和虚假宣传等问题被爆出来,出一点问题就被无限放大,思妍美业的名声被彻底搞臭了,会员纷纷闹着退卡,有些会员明知道退不掉也要来凑热闹恶心思妍。都人人喊打的局面了,思妍美业哪里还做得了生意?思妍的老板见大势已去,最后只能在看守所遥控指挥,让他老婆转让了所有的店面,从此思妍美业在杭城彻底销声匿迹。”

白璐眼神中出现敬佩之情,也有深深的忧虑。

张凌峰只觉得思妍美业这个结局真解气,心中不由得对这素未谋面的李大律师心生敬意,她就像游侠一样,在律法之光不能照耀的阴暗之地,用自己的手段,替自己的员工讨回公道。

不过一想到将面对的对手是这样一个厉害的角色,张凌峰不由得有些心虚地问道:“璐姐,如果李素君女儿的一只眼睛真的完全失明了,我们会面临什么后果?”

正在这时,白璐的手机震动两下,她打开手机,看了几秒钟,叹了口气道:“真是怕什么就来什么!”

说着把手机递给了张凌峰。

张凌峰接过手机,发信息的人头像是个年轻的女人,名字备注西湖店姚玲,发过来的内容是这次事故的初步调查结果,一目十行地看完,大致了解了事情的始末。

李清慈,也就是李素君的女儿,今天上午和朋友一起去尚美阁西湖店,做了面部护理和全身SPA,听技师介绍店里的激光祛斑效果不错,无痛无痕,一时心动就想把鼻根上的几颗黑斑去掉,并约了下午动手术。中午在贵宾餐厅吃了午饭,下午两点就开始手术。这种微创手术,出现问题的概率非常低,做这个手术的医生王彦明经验也非常丰富,但他不知是对自己的技术过于自信还是为了讨李清慈欢心,在对方询问是否可以不戴眼罩时,他没有坚持自己作为医生的原则。手术时,有一个在一旁观摩学习的实习护士,看手机的时候不小心把手机掉在了托盘上,突然发出巨大的声音,李清慈忍不住侧头去看,1064纳米波长的激光刚好照在她的左眼眼球上,可能是因为打了麻药反应慢,直到眼睛剧痛她才反应过来。

“这种单眼失明的,如果是没背景的普通人,走法律程序,撑死也就是赔个五六十万,行业里赔五十万都算是有良心了,但她是李素君的女儿,就算花500万能让她满意,我都谢天谢地了,唉,伤脑筋啊!”白璐揉揉太阳穴,感觉头有点痛。

张凌峰把手机还给白璐,沉默不语,心中却已经暗暗打定主意,如果李清慈的眼睛用传统的办法真的治不好了,他一定要出手试一试,不为别的,就为李素君的行事风格很对合的心思——匹夫报仇,只争朝夕!

之前他用刀片划破白鼠的晶状体都能恢复,相信左手的能量对激光灼伤也一定能有帮助。

车很快到了医院,白璐和张凌峰刚下车,就看见一个一身藏青色职业西装的年轻女人神色焦急地快步迎上来。

“白总,李清慈在眼科做全面检查,情况不太乐观。之前初诊,医生怀疑是黄斑区灼伤,李清慈的眼睛只有光感,一点都看不见了。”女人第一时间汇报情况,紧握的双手显示她内心的紧张和不安,胸牌上显示这正是尚美阁西湖店店长姚玲。

“这是公司未来的中医专家张凌峰先生,你带我们过去吧!”白璐看了女人一眼,对她的失态有些不满意。

女人向张凌峰致意后,带着二人进了医院大门,又进了一栋七层的建筑,从电梯上了五楼,来到眼科。

眼科检查室的门是完全封闭的,看不到里面的情况,外面的环形沙发上坐着一位45岁左右的中年妇女和一个30岁左右的眼镜男。女人神情严肃,一言不发,她的对面站着神情尴尬的一男一女,看他们的服饰,应该是尚美阁的员工。

两名尚美阁的员工看到白璐一行人过来了,如蒙大赦般迎上来,向白璐问好。

白璐摆摆手示意他们都退下,自己带着西湖店长和张凌峰来到中年妇女面前。

白璐沉声致歉:“李律师您好!我是尚美集团董事长白璐。实在不好意思,这次的事故,我们尚美阁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我代表集团向您和令媛表示最诚恳的道歉!”

说完,白璐弯腰鞠躬,张凌峰和姚玲也跟上节奏了,他看着面前的李素君,虽然相貌清秀,皮肤白皙,但俗话说得好,四十岁的女人,她的相貌就是她的灵魂,几十年的律师工作的影响,就是小学生都能看出这个女人有多么不好相处,她强烈的气场比起张凌峰见过的很多政界大佬都不遑多让。

李素君看向白璐,声音有些嘶哑地道:“我们见过面。我还记得当年思妍倒下的时候,你们尚美收了他们在杭城几家位置最好、规模也最大的店,这才几年时间,你们怎么就不长记性呢?”

李素君这一副老师教训学生的做派,白璐却丝毫没有生气,又致歉道:“李律师说的对,是我们没做好。除了令媛的医药费之外,您有任何其他要求,都可以提出来,我们一定尽量满足您。”

李素君摆摆手,依旧一脸寒霜:“你们最好祈祷我女儿眼睛能治好!治得好,什么都好说,治不好,你说什么都没用!你们又不是医生,也别在这儿杵着了,该干嘛干嘛去,别让我看着心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