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用左手创造未来 > 第四十六章 警察找上门

我的书架

第四十六章 警察找上门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董蝉衣一脸紧张地问道:“爷爷,姐姐怎么样?”

这老头儿可不是什么管家,他正是董家前任家主,当代家主的父亲,已经退休在家颐养天年的董国良,字柳华,享受华夏国务院津贴的中医宗师。

董国良眉头紧锁,百思不得其解:“奇怪,他的针,他的每一个动作我都看得清清楚楚,明明不可能有这种效果的,怎么会……”

“爷爷,我好饿!”董蔓菁觉得自己饿的难受,能吃下一头牛。

能不饿吗?她被腹中的胎儿吸取了大量的养分,都是母体的精华,换个体质不好的母亲可能当场就虚脱昏厥了。

董国良捋捋银白的胡须,吩咐道:“嗯,蝉衣呀,打电话让你姐夫给你姐姐准备点高蛋白的食物。”

突然他似乎反应了过来:“糟了,这小兔崽子,怕是看上我的针了!”

“那我去把针要回来!”董蝉衣生气了,这桶针可是连她父亲都艳羡的宝贝,针筒和针都算得上是古董,价值连城。

“算了,算了,送给他吧,也不算辱没了这桶针。”董国良赶紧阻止她道。

“啊?”董家姐妹都吃惊地看着自己的爷爷,说好的传家宝呢?这是连她父亲都讨不到的东西。

董国良若有所思地道:“这个人的针法,我看不懂,就像是高手下棋,每一步你都懂,十几步之后的结果却完全出乎你的想象。从他的动作,我本以为他就是个骗子,可是脉象骗不了人,蔓菁你的身体状况以及孩子的状态,和之前比简直是判若两人,我觉得,就算是华佗在世也就这样了,所以蔓菁,这个孩子,应该是能保住了。”

董蔓菁不敢相信奇迹般的发生了:“真的吗,爷爷?”

董国良点点头,抚摸着孙女的头发,充满愧疚地道:“是爷爷无能,害你受了这么多年的委屈,苦了你了!”

董蔓菁想说自己不苦,可话到嘴边,变成两行清泪。

董国良安抚了孙女一会儿,沉吟道:“中医还是有不足的地方,那就是不能准确判断胎儿的具体情况,还是要利用西医的那些检测设备才能知道胎儿各项指标的准确数据。蔓菁,下午我和你一起去医院检查一下。”

“爷爷,你说他会不会是用了什么隐蔽的手段,让姐姐只是看上去情况好转,实际变得更差?您和爸都解决不了,他那么年轻,怎么可能那么厉害?这里面肯定有问题!剧本里的大反派都是这样的!”董蝉衣义愤填膺道。

“唉,叫你少拍点这种没脑子的电视剧,你就不听,原来多聪明的姑娘啊!”董国良摇摇头出了房间,留下面面相觑的姐妹俩。

张凌峰出了房间就被吴兴达等人围住了。

“张老弟,情况怎么样啊?”吴兴达见张凌峰面无表情,心下更是忐忑。

张凌峰安慰道:“不用担心,应该没事的!柳老先生在给嫂子做检查,等他消息吧!”

白璐带着张凌峰到三楼的客厅休息。

这栋别墅共5层,第一层有五百多平方米,有会客厅、餐厅健身房、娱乐厅和保姆的房间,第二层有四百多平米,是吴兴达父母住的楼层,不过现在他父亲生病在医院,母亲也在医院陪同着,所以现在基本空着;第三层350平方米左右,住的是吴兴达夫妇,还有一个房间是专门留给了董蝉衣的,让她在杭城赶通告的时候不必去酒店;第四层的室内200平米左右,但多了个100平方米空中花园,是吴昕薇一人独住,第五层200平米则基本都是客房。

吴兴隆没有住在别墅,他成家早,又有几个孩子,早已自己在外面置办了房产,图个清静。

“是我疏忽了,没想到他们做得出来这种事,吓着你了吧?”客厅里,白璐歉意地道。

张凌峰虽然也吓得不轻,但经过绑架的洗礼,他多少有一定的免疫了,安慰道:“没事的,璐姐,虚惊一场。”

“恩,蔓菁的事情,你有把握吗?”白璐问到。

“没……”张凌峰故作心事重重。

白璐愕心中一惊。

“没……把握我哪敢坐这里喝茶?收了人家那么多好处!”张凌峰突然咧嘴笑道。

“呵呵,学会调戏姐姐了是吧?”白璐说着居然伸手挑起了张凌峰的下颚,似笑非笑地和他对视。

白璐这个动作,张凌峰惊得手一抖,热茶撒在身上,刚好是上午蔡糖的矿泉水撒的同一位置,烫得他龇牙咧嘴,却不敢发出声音,因为蔡糖此刻正在欣赏客厅墙壁上的油画。这些画都不是凡品,其中一幅据说是齐老的真迹,老吴大几百万买来博美人一笑。

张凌峰怕蔡糖看到这一幕,误会他和白璐。目前他和蔡糖正处于暧昧期,彼此都知道对方的心思,就差一层窗户纸,他本打算出院了好好策划一下,向蔡糖表白。

他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还好,蔡糖一门心思都在画上。

“小心点,这么大人了还毛手毛脚!”白璐急忙地抽出纸巾帮张凌峰擦擦拭,张凌峰赶紧放下茶杯,从白璐手中接过纸巾自己擦拭。

“怎么,怕你的糖糖吃醋?你打算什么时候表白,要不要姐姐帮你?”白璐偏着头,颇有兴致地道。

张凌峰这是第一次见到白璐还有这样八卦的一面,尽管他更喜欢和这样食人间烟火的白璐相处,可一下子有些不太适应,想了想道:“还在策划中,就这几天,我想正式一点。”

“正式一点?”白璐惊讶道:“你是说……”

张凌峰有些不好意思地道:“我想,我遇到那个对的人了。”

“想成家立业了?呵呵,不错,没有被这花花世界给迷住。”白璐笑道,眼神中却有一丝阴霾一闪而过。

“咦,璐姐你在笑什么?”蔡糖听到这边的动静,走了过来。

“我问凌峰打算什么时候给你表白,他说他表白被你拒绝了。”白璐一本正经地道。

“瞎说,我怎么可能拒绝?”蔡糖脱口而出,随即就发现不对劲,再看到白璐嘴角溢出的笑容,知道上当了,脸色绯红,忸怩道:“璐姐,你也欺负我!”

正在这时,吴兴达兴奋的声音老远就传来:“张老弟,哎呀呀,你真的是妙手回春啦!柳管家可是说了,经过你的医治,我那孩子,算是保住了,你可是我的恩人啦!”

话落音时,吴兴达人已经到了张凌峰跟前,他紧紧握住张凌峰的手,感叹道:“真的是命中有时终须有啊,怎么也没想到,那次邂逅,会遇到命中的贵人!”

张凌峰被他这么一提醒,又想起去那天医院见面之后去曼殊怀石吃饭的事情了,关键是一想到这件事,就想起了董蔓菁羞辱她的事情,这件事仿佛一根刺扎在他心里,让他有些意兴阑珊。他不后悔救董蔓菁的孩子,但这不意味着他要原谅她。

不过想到今天可以开走传说中的战盾,他心里还是很兴奋的,俗话说拿了人家的手软,他也只好虚与逶迤地道:“嫂子吉人自有天相!我建议带嫂子去医院做个全面的检查,确认一下比较好!”

吴兴达笑道:“老弟你和柳管家想到一块儿去了,我已经预约好了,我们下午就去检查。走,我带你到车库看车去!”

只有张凌峰和小五随吴兴达去了地下车库。

白璐对车没兴趣,去楼下湖边散心去了。蔡糖本来也想和张凌峰一起去,但一看见董蝉衣到客厅,立刻就走不动路了,想要和她合影。董蝉衣之前看到拆掉纱布的蔡糖,早就被她精致的容颜和细腻到极致的面部肌肤所惊艳,这会儿有时间了,拉着她请教脸上的皮肤怎么护理的,聊的投机,还把她带到自己的房间说是要教她化妆。

这边吴兴达带着张凌峰和小五从电梯直达地下第二层的车库,五十多个车位,已经停了四十多辆车,不但张凌峰眼睛都看直了,小五也是口水直流。

“这辆迈巴赫,我爸早年买的,老古董,他最喜欢的一辆车;这辆劳斯莱斯,前两年买的,我哥送给我爸的;这辆玛莎拉蒂Gran cabrio 15款,我妹妹的车,我送的,她开了没几次,扔在这里吃灰……”

“918 Spyder!吴哥,这车你也有?”小五惊喜地抚摸着一辆造型炫酷的保时捷跑车,看向老吴的眼神无比灼热。

老吴假装没看见小五夸张的动作,自顾自地向张凌峰介解释道:“我一个朋友的车,他看中一款罕见的帝王绿翡翠手镯,钱不够,车放我这里抵押的!唉,小五,你上次开的那辆银色的兰博基尼centenario,是白璐买给你的?那辆车也不错呀!”

小五神色略微有些不自然,犹豫几秒钟才回答道:“我开不惯,卖了!”

“卖了?上次你还当宝贝呢!”老吴调侃道。

几人最后才来到造型夸张的大块头肌肉车——凯佰赫战盾面前。这辆车造型方正,车身是金黄色的涂装,高贵、威武,方形的进气栅格采用密集排布的横向饰条装饰,性格十足,既丰富了整车的层次感,又提升了车头做工的精致度。

整车唯一圆润的设计,是车头两侧搭载的圆形的大灯组和小雾灯。

张凌峰一眼就爱上了这个6米长、两米高的大家伙,她有一种异样的美感。

“张老弟,这车车身采用钢板、陶瓷、钢板的复合装甲配置,防弹能力杠杠滴!以后你看这个车,保证没人敢撞你!当然,你别去撞火车!”吴兴达把准备好的车钥匙递给了张凌峰。

“吴老哥,之前是开玩笑,哪能要你这么贵的车!”张凌峰推辞道。

吴兴达脸色一变,拉过张凌峰的左手,把钥匙拍到他手里,不高兴地道:“瞧不起你吴哥?这一车库有一大半车都是我的,多一辆少一辆有什么关系?这两辆战盾我就开了一个月,不到1000公里,平时也就保养的时候开出去遛遛,对我来说就是个平时玩不到的大玩具!说送你就送你了,你什么时候方便,咱们去把过户给办了!”

小五差点十分愤懑,自己和吴兴达好歹也是一个车友圈子里的,认识也四五年了,前脚问他借一辆918耍耍都不肯,后脚他就把900多万的指挥版战盾当玩具送出去,果真是唯利是图,谁能给他带来好处就往死里讨好!

张凌峰想到最近这段时间遇到的各种意外,他还是接受了吴兴达的好意,他是真的需要这样一辆车,来保障他和蔡糖的人身安全。

“那就谢谢吴老哥了!”张凌峰这次是发自内心的感谢。

一旁的小五酸得不行,道:“送你车就叫人家吴老哥,不送车就叫吴总,势利!唉,怎么让吴哥把918借给我玩几天呢?”

张凌峰拉开车门,坐进了凯佰赫的驾驶位,感受着华夏币堆叠的奢华,吴兴达也上了副驾驶,很细心地指导张凌峰熟悉这辆车。

正在吴兴达怂恿张凌峰启动车辆出去兜一圈的时候,小五敲了敲车门,示意他降下车窗玻璃。

“璐姐让我们去一楼,有警察找我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