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用左手创造未来 > 第三十六章 属于自己的未来

我的书架

第三十六章 属于自己的未来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两个多小时后。

“张先生,情况基本上了解了,就有几个小细节,要和你再确定一下。”

中年警察,自我介绍叫做田伯山,看了一眼彻底睡着的女上司,无奈地打了个哈欠问道:“你说蔡糖告诉你,那个开雷克萨斯的司机,其实并不打算真的侵犯她,是吗?”

“对,她说他告诉她,他也有个妹妹,和她年纪差不多,所以他不愿意伤害她。”

虽然有些不耐烦的张凌峰描述得烂七八糟,但田伯山还是听懂了,一边在纸上记着,一边唠叨怎么蔡糖之前没说这条信息。

蔡糖是故意不说的,她不清楚是谁放火烧的车,但从她的角度,那个司机是不应该死的,如果是张凌峰杀了他并且烧了车,那张凌峰可能会有防卫过当的嫌疑,所以凡是可能带给张凌峰麻烦的事情,她一个字都没提。

“请问你和蔡糖是什么关系?”田伯山问了个让张凌峰有点猝不及防的问题,他不知道田伯山这个问题是不是有其他含义,因为白璐之前为了师出有名,刚说了自己是他男朋友,他们还问这个问题,不得不让张凌峰提高警惕。

但转念一想,自己和蔡糖行得正站得直,虽然他已经决定要追求蔡糖,但毕竟还没有付诸行动,所以他很坦然的回答道:“我们是好朋友。”

“是好朋友,不是男女朋友?”田伯山警官最后的“朋友”两个字音调上扬,显得有些意外。

“呵,渣男!”

张凌峰吓了一跳,原来是副队长醒了,刚好听到了两人的对答,不屑地道。

张凌峰不高兴了,正准备说“我渣你了吗”,被田伯山所打断。

田伯山干咳一声道:“张先生,之前你刚到医院急救室的时候,蔡糖坚持要在急救室里守着你,不愿意出来接受治疗,她说你是她男朋友……然后,刚才白璐女士也……”

张凌峰无视女警官鄙视的眼神,面不改色地打断道:“这只能说明我人缘好。蔡糖这么说,是关心我,白总则是因为她想保护我,不希望我被打搅。我醒来之后,白总向我解释过了这件事情了。”

“呵呵,你撇的这么干净,你的两位红颜知己知道了,不知道会不会伤心。”沈妍霏嘲弄道,显然是一个标点符号都不信。

张凌峰郁闷了,为什么实话就那么难被人相信?

“你们如果不信,一会儿天亮了可以去和蔡糖核实。你们可以不相信我的人品,但不能怀疑两位女同志的清白和眼光。我要是那种人,他们还会这么维护我吗?”张凌峰义正言辞地道。

田伯山合上笔记本,关上录音笔,笑呵呵地道:“张先生别介意,我们只是关注案子本身,对你的私生活没有兴趣,您这属于道德问题,还没有上升到法律的层面,不归我们管。另外,我们尊重当事人的隐私,你看,之前在白女士面前,我们就没有提蔡糖的事情,对吧?我们也是有职业素养的。”

啥意思?就是说我道德方面不行呗?

“好了,感谢张先生的配合,如果后面想起来什么,欢迎随时和我们联系,这是我的联系电话。如果后续有这次绑架幕后主谋的相关线索,我们也会和你沟通的。对了,这是你的电话卡,你的手机要作为证物,暂时还不能还给你!明天我们同事会给你签一份财物扣押清单。”田伯山递给张凌峰一张用塑料自封袋装着的电话卡和一张便条,便条上有一串电话号码。

张凌峰无语,不过看样子,他们不是在和自己商量,只是在通知自己,想必自己是胳膊扭不过大腿,还好自己手机里没有什么不雅的东西。

沈妍霏突然插话道:“对了,张先生身体素质真不错,中了一枪这么快就能下地,练过?”

张凌峰心说你是从太平洋分局调到杭城的吧,管得真宽,嘴上却笑道:“呵呵,农村的孩子,没别的优点,耐操!”

“噗!”田伯山忍不住笑出声,忽然又觉自己的立场不对,又强行憋住。

沈妍霏不屑地道:“耐……好啊,有机会到我们刑警队做客,让我们刑警队的猛男们见识一下你有多……”

田伯山看不下去了,干咳两声打断了沈妍霏的话:“咳咳,好了,队长,天都亮了,一会儿九点钟队里还有会,我们该告辞了。张先生你也好好休息,再见!”

田伯山觉得这个领导什么都好,就是办案子太容易掺杂个人的感情,看样子她这是惦记上张凌峰了。

张凌峰也慢慢起身送两人出门。

“张先生不用这么客气,回去歇着吧!”田伯山有些意外张凌峰居然这么讲礼数。

“反正顺路……”

“嗯?”

“田警官,你知道蔡糖在哪间病房吗?”张凌峰讪讪地问道,有点小尴尬,毕竟刚说了两人只是好朋友,这就急不可耐地去探望。

看看时间已经快六点了,他估计蔡糖已经醒了,便想去看看她,确定她是不是好好的。

“切!”沈妍霏毫不掩饰自己的鄙视。

张凌峰也不去和她计较,只是看着老田。

田伯光是过来人,只是呵呵一笑,告诉他蔡糖在V3病房,还说他这个是V1病房,省人民医院最好的房间,很多时间都是空着的,白女士对他可真不错。

他假装没听懂话中的含义,和老田握手道别,待两人转身,他才走到V3病房门口准备敲门,正在这时,病房的门轻轻打开。

两侧脸上都带着划痕、穿着病号服的蔡糖,刚刚洗漱完毕,准备出门去找护士问问张凌峰醒了没有,就看见鼻青脸肿的张凌峰正站在她放门口,她呆了几秒钟,确定自己没有看错,“啊”了一声便扑过去,紧紧抱住张凌峰的脖子,“哇”地哭出声来,边哭边骂道:“张凌峰你个大骗子,你居然扔下我一个人跑了!呜呜呜……装什么伟大?你个混蛋!”

张凌峰差点被她扑倒,他腰杆正疼呢,要知道那个死老白脸踢得最重的就是他的腰,于是连忙拍拍蔡糖的后背道:“亲点儿,小祖宗,腰都被你压断了,你那么重!”

梨花带雨的蔡糖不依不饶:“你吓死我了!我刚过去的时候,还以为你被他们烧死了!呜呜呜……”

还没走远的两位警官闻声回头,正好看到这亲昵的一幕。

“呵,渣男!”

“呸,贱人!”

沈妍霏和老田忍不住同时骂出口,然后对视一眼,默契地相互轻轻点头,感觉对方骂得很对,也懒得再当电灯泡了,转身进了电梯。

张凌峰的病房中,两人坐在柔软的单人沙发上。

“你的病房这么大呀?比我们住的地方还大呢,那个白总,是你什么人啊?昨天的急诊科主任都对她很客气呢!”

蔡糖一进门就被V1病房的豪华和阔气给震惊到了,她昨天以为V3病房就已经是豪华病房的天花板了,今天才发现,V1和V3的区别,就像是京城和杭城的区别。

张凌峰倒是对房间没什么太多感觉,毕竟上次在省二医院,白璐的病房比这个有过之而无不及,不过蔡糖的话提醒了张凌峰一个他几乎忘记的细节,房间里有沙发,白璐为什么会趴在床上睡着了?她对自己的关心有点超出老板队员工的关心程度了,难道自己是她失散多年的弟弟?

呸,想得美。

那是她对自己有意思?这似乎同样不可能。

“你不会被包养了吧?”蔡糖脑洞大开。

张凌峰看着她的眼睛,含情脉脉地道:“有你在我身边,我还看得上谁?”

“呸呸呸,你别这样说话,我好不习惯,身上麻麻的。”蔡糖有点不能适应张凌峰这样撩,脸有点红。

张凌峰也不急,来日方长,便换了个话题:“你除了脸上的划伤之外,身上伤得怎么样?”

蔡糖忧郁地道:“医生说身上的伤没什么大碍,就是一些瘀青和划伤,其实我都不用住院的,但是白总一定要我留下来观察一晚上。但是医生说,这些划痕会不会留疤就看个人体质了。”

“不会留疤的,相信我!”张凌峰自信地道。

蔡糖看着他肿得像猪头一样的脸,实在忍不住笑出声来,然后又连声道歉,毕竟张凌峰也是为了保护她才这么做。虽然那个司机说了不会伤害她,但如果那个大块头儿或者白脸男人对她起了歹念呢?

张凌峰摸摸自己的脸,温柔地笑了笑:“很快就会好的。你如果可以活动的话,帮我去买一套针灸用的银针,最多三天,你的脸就会恢复如初!嗯,顺便回家一趟,帮我把我床头柜左边第一个抽屉里面的一个塑料盒,以及冰箱里最下面一层的一小罐中药也一起拿过来。”

“你忽悠我吧?三天?”蔡糖很想相信张凌峰,但生活的常识告诉她这不太可能。

“你看我的手!”张凌峰把右手递给蔡糖。

蔡糖刚开始还没反应过来,等他看到张凌峰右手手心和手背光洁的皮肤,捧在手里使劲摩挲,确定他的右手已经完全恢复,愣愣地看着张凌峰,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吓傻了?”张凌峰很满意蔡糖的反应,既然决定换个活法,他就不打算再猥琐下去,除了核心机密不让人知道,其他的事情,能高调就尽量高调。

他将用这只左手,创造属于自己的未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