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用左手创造未来 > 第三十章 绝境

我的书架

第三十章 绝境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电话在响铃四次之后才被接通,传来白璐有些慵懒的声音:“喂,凌峰!”

根据白脸男人的要求,电话一开始就是免提,音量很大,所有人都能听得很清楚。

张凌峰此时听到白璐的声音简直是如闻天籁,他深呼吸了一次,稳住了情绪,这才开口道:“璐姐,我遇到了麻烦,需要借点钱。您这边能往国外的银行转账吗?”

白璐像是没有想到张凌峰会开口问他要钱,沉默了一下,但很快回应道:“可以的,我有花旗银行的VIP账户,也有瑞国银行的账户,可以24小时转账,你需要多少钱?”

“我需要一百万美金,钱要在十点前打到一个国外银行的账户上。璐姐,这钱我有急用,我一定会想尽办法还给你的!”张凌峰不敢拿蔡糖和他的安危做赌注,所以言语中没有任何的暗示。

数额可能超过了白璐的预想,她沉默持续了将近一分钟。若不是听筒传来若有若无的呼吸声,张凌峰险些以为白璐挂机了。

白璐的沉默让张凌峰的心猛地提了起来,过去他一直以为白璐很看中自己,是自己迫于泄密的危险刻意保持距离,可白璐的沉默让他意识到,自己对于白璐可能也不是那么重要。都怪自己平时不烧香,现在遇到麻烦了想去抱佛脚,人家未必愿意给你抱。

“璐姐,我知道我这么做有点冒昧,但我真的是遇到急事需要用钱,我一定不会赖账的!”

“我可以信任你吗?”白璐的声音依旧平静。

张凌峰看看怀里狼狈不堪的蔡糖,毫不犹豫地道:“可以!璐姐,我保证,我一定不会辜负你的信任,如果你有需要,我可以立刻辞职到你的公司任职……”

“这个再说,我现在就想确认一件事,你真的是凌峰本人吗?我可不想傻乎乎地被骗了!”

张凌峰哭笑不得,难道开视频给你验证?

白璐没有让开视频,而是问了个让气氛有些奇怪的问题:“现在回答我一个问题,据你所知,我身上的伤疤有几道,大概多长,在哪里?”张凌峰脱口而出:“两道,20到30公分长,在后背上,两道疤是交叉的。”

白璐的问题只是有点奇怪,可张凌峰不假思索的回答却让气氛瞬间暧昧起来,蔡糖不可思议地看着张凌峰,脸离他的胸膛稍微远了几分,三个歹徒面面相觑,均露出男人都懂得猥琐表情。

“那好,姐也不问你钱拿去做什么,姐只认你这个人。账号发给我,一个小时内到账。”

张凌峰大喜过望,感激地道:“谢谢璐姐,欠您的钱,我一定还给您。”

刚挂断电话,黝黑男人便把手机抢了过去,还对着张凌峰猥琐地笑道:“不错呀,怀里小妹子抱着,那边富婆傍着,啧啧啧,小看你了呀!”

张凌峰没有理会他,对白脸男人道:“大哥,你也听到了,你把账号发过去,钱很快就能到账了,现在能给我们松绑吗?我去车里帮她清理一下。”

“去吧,别耍花招!”

反正没有通讯手段,白脸男人也不怕他搞什么幺蛾子。

得到允许,张凌峰立刻帮蔡糖解开手上的绳子,这才发现她双手手腕也是血肉模糊,看得他心痛不已。双手被解放的蔡糖坐起身子,自己去解绑住脚的绳子,察觉到身体的异样,又羞又恼,眼泪又噗哒噗哒地滴下来。

张凌峰解开自己脚腕的绳子之后,对蔡糖道:“我们去车上处理一下吧,我包里有急救包,我帮你处理下伤口。”

蔡糖自己穿的连衣裙是短袖,便抓着张凌峰衬衫袖子擦去眼泪,吸吸鼻子小声道:“你抱我过去。”

张凌峰一愣,但也没多想,蹲下来双左臂穿过蔡糖的脖子,右臂穿过腿弯,抱起行动不便的蔡糖。起身时右臂触碰到一片微硬,有过和异性同居经验的他,知道这应该是姨妈巾,因为有这个吸水功能,所以蔡糖被折磨的时候,才只是侧漏出了些许。

蔡糖并不轻,加上张凌峰的状态也不太好,差点就站不起来,原本蔡糖双手放在胸前,被吓得赶紧环住他的脖子,箍得紧紧的,生怕被摔下来。

蔡糖个子高,尽管身材已经很匀称了,体重仍有98斤左右。

张凌峰在蔡糖耳边悄声道:“妹子,你好沉。”

他本来是想缓和一下气氛,没想到这句话成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之前都没有哭出声的蔡糖,委屈得哇哇大哭起来,一口咬在张凌峰的左臂上。

张凌峰让她咬了一会儿,才温柔地道:“傻丫头别咬了,咬坏了一会儿就不能保护你了。我发誓,除非我死,否则绝不让他们再碰你一根手指头。”

蔡糖听罢果然不咬了。

黝黑男人义愤填膺地道:“渣男,老子都看不下去了!”

一直没怎么说话的司机有意无意地刺激道:“要不你狠狠揍他一顿?”

黝黑男人却没有外表看上去那么粗犷,根本就不上当,冷笑道:“呵呵,然后我的钱给你们分是吧?”

“嘿嘿,三个人分总比四个人分强啊!”

“闭嘴!咱们一会儿就把人放下,别节外生枝。”白脸男人压低声音道。

张凌峰把蔡糖小心翼翼地抱进后排平放在座位上,从包里捧出急救箱和湿巾纸,再从急救箱中掏出大卷的无纺布、酒精和棉球等。

“你先处理一下,我在外面守着,好了叫我,我给你处理下伤口。”张凌峰知道自己在车里多有不便,主动下车帮助放哨。

蔡糖轻轻嗯了一声,等到张凌峰下车并关上车门,又看了眼四周无人,才开始掀开连衣裙处理内衣里面的污秽。

张凌峰则是靠在车门上,一边给左手充能,一边观察三名歹徒。

白脸男人毫无疑问是他们的头儿兼大脑,黝黑男人身体强壮得像是举重运动员,感觉他一只手就能拎起自己,在团队里是打手的角色,雷克萨斯的司机车技不错,之前的那番操作,张凌峰自认为以他五年的驾驶经验是绝对办不到的。还有那个开大货车的人,想必是对杭城道路熟悉而且有丰富的大货车驾驶经验的人,这一点从货车行驶的平稳程度可以看出来。

这是一个很无解的组合,至少对张凌峰来说是如此的。他们的行为处处透着古怪,他实在想不到是谁会指示他门来绑架自己,这让他不禁怀疑,这帮人很可能真的只是瞎猫蹦到死耗子,选中了自己和蔡糖,从他们的之前的表现来看,如果不是白璐帮出这笔救命钱,自己俩人可能真的要做一对同命鸳鸯了——不知道蔡糖是否介意这个叫法。

“大哥,发达了!”黝黑男人背对着雷克萨斯,忍不住一脸喜色。

“严肃点,别让他们发现!”

“大哥,你说那富婆真的会给那个账户打一百万米金吗?还有,雇我们这人图啥呀?他赚一百万美金,给我们400万,自己就落下不到300万?就吓吓人都能拿这么多钱,这是老天救济咱们吧?嘿嘿嘿……”

“我哪儿知道,中介介绍的,管他谁呢,人家出车、出设备、出方案,咱们危险性又不高,照做就是咯!该做的已经做了,等200万尾款一到账,放人跑路。”

“嘿嘿,大哥,这可比咱们帮人催债来钱多了,唉,你那把假枪哪儿整得?跟真的似的,给我瞅瞅……”

正在这时,白脸男人的手机突然接到一条短信,打开一看,居然是一直在遥控他的那个号码又发来了信息。他有些疑惑,刚才对面还说任务已经完成,马上打尾款,还让他们删信息后把手机和电话卡处理干净吗?怎么还会再发信息过来?

他神色凝重地看完短信,深深吸了口气,看了眼张凌峰和雷克萨斯车,然后删了短信,把两个同伙拉到车厢的一角,压低声音道:“又来新任务了,对方多加了五十万,让做一件事情。”

司机皱了皱眉问道:“加这么多,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吧?”

白脸男人面无表情地道:“让咱们把这女的给弄了。”

另外两人大吃一惊,黝黑男人不确定地问道:“弄……弄了?啥意思啊?”

白脸男人点点头道:“就是睡了。”

司机反对道:“大哥,我们说好的,不伤人!”

黝黑男人则是不同意见:“我们之前已经伤人了……”

“那不一样!钱没了可以再挣,人被咱们祸害了,可能这一辈子都有阴影,这事情太伤天害理了。”司机也有妹妹,将心比心,他实在下不去手。

白脸男人犹豫了片刻,摇摇头道:“算了吧,阿康说得对,伤天害理的事情,还是……”

没等他说完,又是一声短信提示音,白脸男人看完短信,缓缓闭上眼睛,复又睁开,眼中精光大盛,扫视两个同伴,压抑住激动,沉声道:“加两百万,干不干?”

后面三个字,加重了语气,是对着名叫阿康的男人说的,毫无疑问,他的态度已经完全改变。

黝黑男人直接抓住阿康的双肩,激动地道:“你怕个球!两百万啦!每个人多分50万,你要挣几年才能挣到?这还犹豫?你要是怕了,我来!你控制住那个男的。”

说罢,他把挂在自己腰间的甩棍递给司机,这种好事儿,他巴不得自己来。

白脸男人踢了他一脚,低声骂道:“你特么嚷什么?别一惊一乍的,这事儿就这么定了,阿康你不为自己着想,也替你妹妹考虑一下,她要做那么大面积的皮肤移植,没个几百万能搞定?你指望那个富二代的赔偿?人家又不傻,你想要钱,人家想要谅解书。不写谅解书,你就只能拿个最基本的赔偿,写了,你能咽下这口气?而且就算他赔你两、三百万,就一定够吗?凭什么咱们就要被人欺负,为什么咱们不能欺负别人?这事儿阿康你去做,这两百万你拿大头,80万!”

他这么安排是有考虑的,他们几个人中只有阿康有时候有点死心眼,万一他不同意,或者以后心里不安,把这事儿给抖出去,大家都要遭殃,所以最好是他来动手。

阿康眼睛变得通红,似乎想起妹妹的惨状,又想到那个把硫酸泼到他妹妹脸上的富二代父母嚣张的样子,右手一拳砸在左手掌心,低声喝道:“干了!彪子你拦住姓张的,这事儿我来做!”

“大哥,你偏心!”黝黑男人,也就是彪子,哭着一张黑脸,他早就觊觎蔡糖了,见大哥这样安排,顿时不乐意了。

白脸男人一锤定音:“好了,彪子,就让阿康去吧,你跟个蛮牛一样,人家被你这么一糟蹋,还有人样?前几年那个校园贷的女学生,听说终生不孕了,还不是你造的孽?阿康你注意点,对方交代了,假装是你看上这姑娘,临时起意。千万别让他们怀疑咱们后面还有人!”

“知道了……”司机闷闷地回应道。

雷克萨斯车里的蔡糖和车边的张凌峰,并不知道他们即将陷入真正的危机和绝境。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