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用左手创造未来 > 第十三章 能量测试

我的书架

第十三章 能量测试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出了病房的张凌峰没有急着离开,他去骨科挂了个号,告诉医生自己左手手掌感觉不舒服,想做个CT看看。

40岁的女医生一边握着他白皙得不像话的手各种揉捏(检查),一边羡慕得不行。

“小伙子用的什么牌子的护手霜?手背上的皮肤真好!”

“大宝。”

“不能吧?大宝我也用过,哪有这个效果?肯定还有其他秘诀!”

“恩,还有就是多用手洗衣服,我家里内衣都是手洗的,全家人内衣都是我洗,多放点洗衣液,洗完手就白了。”

“那我公公手怎么不白?呃……没事了,你去做CT吧!”

做检查的时候,反复拍了好几组之后,CT医师打开操作间的门走过来一番检查,又回操作间重新拍,最终告诉他机器好像出问题了,图像上有很多的光点。

张凌峰知道不是机器出问题了,八成是自己手有毛病。自己凑到屏幕边,看到手掌中心有一团星云般的白色光点,其中心赫然就是那年在巴厘岛被扎穿的掌心。

医师让他去隔壁房间重新做,张凌峰用手机对着电脑上相对最清晰完整的图片拍了一张照片,悄咪咪地离开了医院。

张凌峰现在很确定这一切必然和那年巴厘岛的遭遇有关,但想要搞清楚实际情况,必须再去巴厘岛一趟,找到当年的那根石笋,或者是和石笋同源的东西……或者,如果有机会再遇到,问问那个阿辛上校。

同时张凌峰也意识到,自己的秘密其实很容易就暴露,简单地CT就可以发现它,而且,这种能力很轻易就能被夺走,砍掉自己的手移植给医学上不排斥的人即可,所以自己以后行事更要万分小心了。

回到公寓的张凌峰,给白鼠投了食物,打开电视机,随便翻了几个电视台,没什么吸引眼球的节目,再看看时间,四点半不到,正准备去公司加会儿班,有电话打进来,一看居然是白璐。

周五处理交通事故的时候,两人相互加了号码。

张凌峰等手机响到第三声才接通:“白女士,您好!”

电话那边传来白白璐难得温柔的声音:“小张,你好,这会儿有空吗?有个事儿要和你沟通下!”

这娘们不会是下午就去做了X光然后发现肱骨已经恢复了快一半了吧?张凌峰心里突然紧张起来,心虚地问道:“白女士,我随时都方便的,您,这边有什么事儿吗?”

“嗯,你下午给我扎了几针,我觉得手臂好像好了很多,动起来都不怎么疼了,白灵……就是我堂妹,说你可能扎到我神经了,让我去拍个X光,会不会有什么问题呀?我记得你说过三天不能照X光的。”

“当然有问题,三天内不可以做,不然就前功尽弃了。我们家的宫廷针法比较古怪,它的原理是激发人体自身的自愈能力,绝对没有副作用的,那个X光……嗯,就是放射性的物质,会干扰伤处的自愈,如果三天内做了,会很麻烦的!”

“哦,好的,我知道了!”白璐那边也松了口气。

挂了电话,张凌也长长舒了口气,这个白灵差点坏了大事,还好白璐应该是感觉到自己的针灸可以帮到她,才要和自己商量一下。

第二天下午的时候,张凌峰定制的玻璃球、玻璃罐和皮套都到了。

回到公寓,张凌峰先给左手进行了充能,然后开始测试:

他先在手掌肌肉自然状态下测试五个玻璃球,没有反应;

稍微增加力量,可以使充氦气的玻璃球发出粉红色的光;

力量再大一点,可以使充氦气的玻璃球发出粉红色的光,同时可以使冲入氖气的玻璃球发出红光;

再次增大力量,除了之前的两种玻璃球发光,还能使充氩气的玻璃球发出蓝紫色的光;

更大的力量,则可以使装氪气的玻璃球发出黄绿光;

力量再大一点,则可让充装氙气的玻璃球发出白光。

张凌峰没敢把力量催发到极致,撞白璐那晚,那个破碎的气球让他心有余悸。张凌峰把五个玻璃球发光所需的能量分为五个等级,加上极致状态可以让气球爆炸的能量,一共6个级别,做了各种实验,最终得到结论:

一级能量,只能使氦气玻璃球发光而不能使其余玻璃球发光,可以让皮肤颜色变白;

二级能量,能使氦气和氖气发光,可以让肌肉、内脏和血管快速愈合,同时会让伤疤消失,长时间作用,肌肉的强度似乎有一定好处;

三级能量,能时氦气、氖气、氩气发光,也能让骨骼愈合,骨骼愈合后仍施加该能量,骨骼会变得更加坚固(某一次对治愈后的骨骼二次剪断时发现的);

四级能量:能使氦气、氖气、氩气和氪气发光,功能未知,对白鼠的伤口、断骨反复施加都没有任何发现。

五级能量:能使五种惰性气体都发光,这种能量对生物体似乎没有作用,但独特之处在于这种能量穿透物质之后最终没有消散,而是原路返回到手掌,碰到不同的物体有不同的感觉,类似于蝙蝠的超声波,张凌峰刚才明明没有触摸白鼠,掌心却感觉到白鼠骨头的断口和切开的伤口形貌,似乎是有一台扫描仪把扫描的结构直接输入了自己的脑海中,这能量被张凌峰称为探测。

六级能量,张凌峰暂时不敢尝试。

一级到四级能量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当被治疗的对象达到最佳效果后,不会继续起作用,例如一级力量施加时间再长,皮肤的白也是在黄种人肤色的范围内,不会变成欧美那种白,同样二级力量也不会让肌肉疯长成为大块头,三级能量也不会让骨骼无限制增长而出现畸形。

做完实验并做好记录,已经凌晨一点多了,今天做实验,有两只老鼠没有抢救回来,流血太多牺牲了。

然后,张凌峰又拿出一个充满五种气体的圆柱玻璃罐,平放在桌子上,手放在玻璃罐上方,缓缓用力,把能量长度调整至最长状态:一级能量时,最上层出现一个厚度约3厘米的倒立粉红色圆柱体,二级能量时,在粉红色圆柱体下面,出现一个略小一号的红色圆柱体,随着力量加大,依次出现紫蓝色圆柱体和黄绿色的圆柱体,五级能量时,玻璃罐的底层隐隐有白光,关掉灯之后,一个发着白光的圆锥轮廓鲜明地出现在眼前。

这种罐子比玻璃球要贵好几倍,但张凌峰觉得值,因为以后可以抱一个罐子练习左手肌肉,让左手的肌肉记住用力的大小状态和手型所对应的能量等级和能量形状,而不用每次都抱五个球。张凌峰练习了一会,等到能量耗尽了再看看时间,也差不多好休息了。

次日是周四,这天的工作任务比较重,因为来自北方的直升机的制造商——哈直工业,其技术总工带队前来技术交流。

交流的产品是一种用在民用直升机上的齿轮箱,具体部位客户保密。根据销售人员推测,客户这次过来主要有两个目的:第一:调研公司的研发实力,第二,想知道价格是否合理。

因为涉及JG产品,交流会安排在一个公司三楼的一个保密会议室,这个会议有信号屏蔽装置,玻璃都是单向的,任何录音和录像设备在这里都无法使用,电脑没有联网功能。

客户一共来了5个人,职务最高的是技术总工,显然对方对这次行程非常重视。

张凌峰的公司这边出席的则是杭城分厂总经理、杭城分厂技术科长、集团技术中心总经理、北方区域销售经理、杭城区域采购经理和杭城工厂质量负责人。

今天压力最大的要数张凌峰,因为他是技术科长,客户的重点照顾对象,职位不高不低,欺负起来最爽。

北方人比较直接,双方到场人员介绍完毕之后,直接免去了公司介绍和项目介绍,直奔主题。

先是花了一个小时时间,带领客户参观了集团设立在杭城区域的技术中心,200多研发、设计和实验人员,4000平面米的研发面积,二百多台套各种实验设备,整整一层楼的精密检测设备,以及满墙壁的专利和展厅中琳琅满目的样品,让客户对集团的研发实力有了一定了解。

之后双方回到会议室,开始新一轮的对接。

哈直的技术总工是个60岁左右的康姓老头儿,头发花白,皮肤黝黑,一看就是从基层一步一步走上来的。这种人最难缠,他们基层经验丰富,理论知识高深,见多识广,而且还很务实,和他们打交道,除了有真材实料,还不能让他们觉得你浮夸。

不过老头儿不怎么说话,大部分时候都是在听,对方发言的主力是一个30岁左右的年轻技工程师,姓徐,也是这个直升机项目的技术负责人。

徐工开门见山:“曾总,通过刚才的参观,我们对贵司的研发实力还有很有信心的,但这次的项目,非常重要,明年2月你们必须出成品,而且要满足设计需求,因为明年5月我们的飞机要上天,这中间还有台架试验,有些话我不能说,我就提醒一下,明年是哪一年,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你们自己应该有个数。现在请介绍一下贵司对MK齿轮箱的设计方案做一个介绍,尽量详细。”

曾总等几人暗自思量:明年,不就是2019年么,嘶……19?这个事情要重视。

介绍方案的是张凌峰,他把零件图和总装图一一向客户进行了展示,然后是所有零件的损伤率核算报告。

当一个损伤率85%的轴承零件被展示出来时,徐工打断了张凌峰的介绍:“张科,我想知道您这里校核损伤率时,有没有考虑超负荷的工况?”

“没有考虑。”张凌峰如实回答。

康老头儿用手指轻轻敲击了两下桌面,没有说话。

徐工接着问道:“那你们怎么保证,变速箱就一直在额定工况下运转?飞机在空中的工作状态,比地面上的跑车还要复杂得多。额定状态损伤率就高达85%,如果中间穿插极端工况,寿命还能满足要求吗?”

张凌峰苦笑道:“贵公司提供的超负荷工况是没有办法校核的,像工况中提到的过载40%这还好,可以模拟出来,但润滑条件里说油量会降低,直至缺油状态,这是没办法用理论来校核的,我们能确定的是,变速箱所有零件在额定工况下寿命超过4000小时,同时,我们还可以在最极端的无油润滑且高负载的工况下,保证变速箱运行30小时以上。”

徐工接口道:“这不够。超负荷的状态占比多少,以及润滑条件会恶劣到什么程度,我们也没办法预料,因为这种机型是全新的,都在摸索状态,可我们的整机没有时间重新做方案,一旦失败,对我们哈直的影响不是钱可以估量的。保险起见,能不能把损伤率降到50%以内?”

50%的损伤率,相当于额定工况下,理论寿命达到要求寿命的200%。

张凌峰在纸上写写画画,5分钟后给出答案:“方案是有的,轴承滚动体直径增加10%,滚动体数量增加15%,这是对外形尺寸影响最小的一种方案,轴承的外径大概要增加5毫米,可如果这样,壳体的强度可能会受到影响,贵公司给出的箱体外形尺寸要求太严格了,都快没空间了。”

徐工松了口气,道:“5毫米的空间还是可以有的,修改壳体尺寸吧,改完了提交徐工审核一下!”

接下来技术方案的对接相对比较顺利,对损伤率高于50%的几个零部件全部进行了结构优化。

在沟通产品报价时,客户采购方是一个姓杨的女经理,四十多岁年纪,额头有点高,嘴唇很薄。

“曾总,贵公司给这款变速箱的报价是143.59万,比我们其他供应商的报价高了30多万。我看了明细,有很多不合理的地方,就张科刚才做过优化的轴承来说,外形尺寸109.7毫米,单重683.6克,可轴承单价是却是8784.43元,我们想知道这个价格是怎么来的?”

曾总哪里知道价格是怎么来的,价格全是张凌峰报给他的,这个项目之前是张凌峰全权负责,他几乎不过问。

张凌峰接过话茬:“杨总,这个价格是我报的,我给您讲一下价格的由来。”

杨总点点头示意他继续。

“首先是材料。轴承套圈的材料是M50NL-X钢,单价20万一吨,每千克200元,但实际上,我们调研了国内做轴承钢材最好的上钢五厂和兴澄钢厂,他们的原材料芯部无一例外都有各种缺陷,可用部分只有外部不到40%的面积,再加上锻造黑皮、退火氧化层,实际材料的利用率只有20%左右,这只是套圈材料,我们使用的滚动体是进口的氮化硅材质,精度G5级,压碎负荷达到高碳铬轴承钢滚动体的70%,比普通氮化硅滚动比提升了50%左右,价格也非常昂贵,单套轴承的滚动体成本是1750元,这是日岛供应商的报价单。”

张凌峰说着,在屏幕上投出了相关的照片。

杨总仔细看了下,做了记录,示意张凌峰继续。

“其次,这种钢材的锻造条件苛刻,开锻温度1100±10℃,终锻温度为950℃,这就决定了每一炉产品要经过3次以上的加热才能完成锻造,而且装炉量必须控制在20只套圈以内才能保证节拍的流畅,锻造成本是常规材料的20倍以上,单套价格大约是120元。

第三,热处理工艺复杂,单炉渗碳20小时的费用就是3万块,装炉量只有80只套圈,每套产品两只套圈的渗碳成本就是750元,这是热处理成本的主要部分,毕竟往炉子里充多少气体花多少钱,我相信贵司的行家们肯定都有这个概念。这之后还有750℃高温回火、去黑皮车削、真空淬火、540℃回火、零下90℃深冷处理,回火和深冷要反复做三次,才能让内部组织转化达到要求,热处理这一项单套产品总费用是1240元。”

说到这里,张凌峰停了下来,看了眼康工。

老先生不动如山,一边的徐工微微点头表示认可。

张凌峰喝了口面前的矿泉水,润了润嗓子接着道:“车加工和电火花加工就不说了,总费用单套在200元左右,相对较少,我们主要来说说磨加工和装配。因为贵公司对机构整体传动精度的要求,我们对这款轴承的精度要求是P2级别,也就是说,外部尺寸要求最松的项目也只有5微米的公差范围——不过说实话,外部的尺寸精度我们都不屑于增加成本,这难度并不大,难的是内部精度。为了保证需旋转精度,沟道曲率散差只有10微米,滚道对平面的跳动只有1微米,这些也都不算稀奇,最难得是,分离式设计的内圈,每个半圈的沟位公差只有2微米,为了达到精度要求,我们预计滚道精磨工序只能每次磨削2~3微米,一边磨削一边检测,每只套圈磨削10次以上;此外,贵司之前提出,这类轴承滚道粗糙度要求Ra小于等于0.010微米,比行业要求高出了10倍,我们压力很大,虽然我们有信心攻克这个技术难关,但其中的代价必然是很大的。基于上述原因,15项磨加工和组装,我们预计单套成本在2630元左右,单套总成本在6700元左右,含税。”

关于这次的报价,张凌峰已经组织过多次审核和评估,他根本不虚。想要好东西,又不想花钱,哪有那么好的事情?这里的每一项价格,让国内其他厂家去报价,也最多低个10%,很多项目别的地方报价可能比他还高,客户这是抱着有枣没枣打两竿子的想法在套路他。

但这就是实际的成本吗?当然不是,像之前举例的这款轴承,实际成本在4300左右,但即便是去询问国内最优秀的轴承厂家,他们报出来的成本也会在6000~8000元,因为所有人报价,都是基于行业平均水平的。

打个比方,某一道工序,行业成本在100元左右,你通过技术创新和设备优化,成本降到了60元。这时候你有两个选择:第一,继续以100元的成本向客户报价,提高利润率;第二,以60元的成本向所有客户报价,获得更多订单。

如果是低价走量的低中端行业,肯定是选择方案二,因为可以抢占市场。但是对于量少价高的高端行业,尤其是一年到头没有订单的JG产品,所有企业都会选择方案一,甚至贸然降低价格,可能会引起行业的抵制。

这是因为,每家企业都有自己的长处和短板,你家这款产品有优势,别人家另一款产品是王牌,大家都以最低的价格卖自己的拳头产品,赚钱少不说,其他产品一卖就亏钱,那企业还怎么发展?

张凌峰不怕客户水平高,就怕没水平又自以为是的客户,想要好东西又觉得贵,你和他讲他解释得你在忽悠他。

徐工神色不再那么冷峻,笑着点头道:“学习了,希望贵司可以尽快攻克存在困难的环节,早日提供样机。”

一直没有说话的康工看了张凌峰一眼,对曾总说道:“供公司藏龙卧虎啊,预祝这个项目早日成功。”

这就是张凌峰的日常工作,波澜不惊、平平淡淡。

之后的用餐,张凌峰向曾总请了个假没去参加,他有点心事。

上午会议的空隙,张凌峰一直在琢磨一件事,他很想知道左手的能量对于眼睛和脑部损伤是否有作用,注意力一直都没能集中。

下午他哪儿也没去,就在办公室构思实验方案,准备回家后继续折腾老鼠。

下班回到家,张凌峰做好准备工作后,用老办法固定好小白鼠,用手术刀剖开小白鼠的头部,技术不熟练,加上白鼠挣扎得太厉害,连续死了两只,左手救都救不活,脑死亡了他可一点办法都没有,于是放弃,改为对眼球的实验,张凌峰在划破了一只白鼠的眼球后,用一到三级能量去试探,都没有作用,但使用四级能量却能够让使老鼠破损的眼球恢复。

还有6只老鼠,张凌峰决定用听天由命的办法博一下,测试能量对脑部组织的影响。

他先用五级能量透过毛皮和骨骼探测白鼠脑部的结构,在选好了6个不同的位置,然后用银针快速贯穿后取出银针。小白鼠开始抽搐,用二级能量2分钟,小白鼠无反应,三级能量2分钟,小白鼠无反应,四级能量2分钟,小白鼠依旧无反应,不一会儿,小白鼠就安静了。

第二只白鼠,换了个位置,不到两分钟小白鼠就没反应了。

在尝试到第三只小白鼠的时候,第三个位置一针扎下,收针后三种能量轮流作用,老鼠竟然从濒死状态慢慢地恢复了些许生机,只是很虚弱的样子,但是当张凌峰给他松绑之后,这货拔腿就跑,从桌子上跳到椅子上,然后一溜烟跑到洗手间,张凌峰追过去时,小白鼠已经从没盖好的地漏钻了进去。张凌峰哭笑不得,没想到这货这么聪明,居然学会了装虚弱。

张凌峰倒了半盆水进去,想把白鼠冲出U形管,怕他死在里面发臭了。

接下来,张凌峰还是按照第三次的位置下针,下完针没有用左手治疗,6分钟后,小白鼠死了,这证明这个下针部位是致命的,第三只老鼠之所以能活着,应该是左手的能量治好了它。

第五只白鼠,还是按上一次的位置下针,直接用四级能量治疗,三分钟后小白鼠恢复活力。

第六只白鼠,换了第一次的位置下针,重复上述步骤,白鼠活了下来,再次确定四级能量可以治疗白鼠的脑部,但如果是致命部位,治疗一定要及时。

张凌峰洗了手,把两只幸存的白鼠送到楼下花坛放生了,顺便把牺牲的白鼠们的尸体处理了。剩下这两只毕竟是死过一次的鼠,不好赶尽杀绝,大难不死,希望他们能有后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