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意外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二天周日,张凌峰照例要和江南一起陪儿子去金宝贝幼儿教育机构上课。

今天是音乐课,比较考验家长体力,所以是张凌峰陪同上课。是的,你没有听错,这里的音乐课可不是让家长和孩子坐那儿听音乐,而是让孩子随着节拍做出各种动作,一岁左右的孩子哪里会懂什么节拍,全都需要家长引导。也相当于,小孩子的动作都是大人来协助完成的,基本是拎着孩子在玩……emmm,是上课。

一般像绘画这种不怎么需要活动的课程,江南才吃得消去陪着。

小熙很喜欢去上课,每当周末上午江南说小熙我们去金宝贝上课,小熙都会二话不说扔下手里的玩具,抓起书包就往大门爬,这种上课的积极性,如果能保持到高中毕业,估计985重点不在话下。

张凌峰睡到七点半就醒了,没有第一时间起床,他抓紧时间在淘宝上购买了50根铷磁铁,他选择的是自然状态下磁性最强、磁能积最大的N52铷磁铁,磁铁直径为8mm,长度为30mm,价格便宜得离谱,每个不到15块钱。然后他又在一家皮具店定制了一个小牛皮的手环,手环宽度为40mm左右,圆周上可以固定6根磁铁,外形上有点像小号的散弹枪的子弹腰带,这条皮手环就花了他300块。

起床之后上厕所,洗脸刷牙,这时见江南的母亲已经把早餐端上了桌。

很传统的早餐,煎饺、包子、咸菜和粥。看着做完早餐又去忙着帮外孙穿衣服的老人,张凌峰心里充满感激,要不是老人在,就靠江南一个人,孩子都不知道成什么样子了。

江南穿着睡衣从卧室出来,看到正在吃早餐的张凌峰,随口问道:“小熙周岁那天你不在杭州,近期抽个时间补个周岁照吧,这件事情交给你策划,行吗?”张凌峰想也不想,给了一个肯定的回复,这是他改善自己在江南心中印象的好机会。

江南没再说什么,径直走向卫生间洗漱去了。张凌峰吃东西很快,三下五除二搞定五个煎饺一个馒头和一碗热粥,去喂宝宝吃早餐,换岳母去吃早餐,这是他和宝宝外婆之间一年多以来达成的默契。

把一整个鸡蛋就着大半碗掺了肉松的白粥喂进了小熙的肚子,小家伙吃饱了就挣扎着要下宝宝椅。

“佩奇,佩奇”,刚获得自由的小家伙就拉着爸爸的一根手指,往客厅电视拽,他这是想看小猪佩奇了,看看江南还在梳头,张凌峰知道没个20分钟,江南是出不来的,于是开了电视,拍拍沙发,宝宝乖乖地坐在爸爸身边,张凌峰打开手机,点播了宝宝要看的动画片。

大约20分钟,江南化完妆走出卧室,齐肩的乌黑秀发,打理得丝毫不乱,生完孩子身材有些略微走样,却显得更加丰腴和成熟,鹅蛋脸微微显现出双下巴,原本清秀可人的脸庞,多了几分威严和坚定。说实话,这种成熟范儿对张凌峰还是颇具诱惑力的。

“少让他看点电视,你就是图自己轻松,他眼睛以后近视了有你后悔的!”江南不改一见面就教训他的习惯,他也不生气,早习惯了,默默把电视机画面调节得更暗一点。江南见他不吭气,也没了争吵的欲望,转身去解决早餐。

等到江南吃完晚饭,俩人带着小熙乘车去金宝贝,照例是江南开她的沃尔沃,张凌峰带着小孩在后座。孩子不愿意坐安全座椅,张凌峰只好自己系好安全带,再抱着他。小家伙不愿意安静下来,在怀里扭来扭去,双脚乱蹬,不肯被限制自由,不然就哭闹,小脚把真皮座椅踩得乱七八糟,张凌峰没办法,只能放他下来,小家伙见得逞了,一会儿在驾驶位和安全座椅之间的空档和妈妈躲猫猫,一会儿爬到中间位置想爬到前排去,爬过去半个身子就被张凌峰拉回来,张凌峰万般无奈,小熙却是乐此不疲。

江南从后视镜看了眼和张凌峰闹作一团的小熙,眼里漏出一丝不舍,但还是咬咬牙对张凌峰说道:“我月底准备去云南出差一个礼拜,拓展培训。”

江南半年前就和张凌峰沟通过这件事,现在重提这件事,张凌峰闻弦声而知雅意,立刻表示:“没关系,下个月我每天下班就过来,孩子有我,你放心去忙吧,别太累。”

“嗯。你看着点小熙,路上车多,危险。”

“知道了!”张凌峰随口应了一声。

没过多久,当沃尔沃正行进到高架桥的一个人字形交叉口处,江南准备进入右侧的岔路,左侧的一辆白色路虎揽胜,司机可能是道路不熟悉,也可能是走神,在即将拐入左侧车道时,突然一个加速,从沃尔沃前方进入左侧岔路,江南只见车屁股上两排嚣张的大字:“走别人的路,让别人无路可走!”

眼看有碰撞的风险,江南本能地踩下刹车,车速骤降,正往前方中控台爬的小熙在惯性作用下,头朝前被甩到前方中控台上,立刻大哭起来,事发突然,张凌峰也是反应不及,只来得及做了个伸手的动作。

江南惊叫一声,冲着张凌峰吼道:“把小熙抱回去,看看怎么样了!”

张凌峰不待江南吩咐,解开安全带起身前探身体将小熙抱回后座,却见小熙左边的额头上血流不止,眼睛和半张脸都被鲜血覆盖,正哇哇哭着,顿时心里凉了半截,抽出几张纸巾慢慢擦去鲜血,眼见左眼和脸上没什么问题,心里稍微放松了些。

创口在左边眉毛上方大约1.5厘米处的额头上,那是一道长约2厘米,深可见骨的伤口,还在汩汩流着血,又抽了几张纸,对叠几次,压住伤口止血。

这里没有应急车道,也没法停车,江南一边开车一边快速回头看了一眼,立刻眼泪都就出来了:“我让你看好他,你没听见吗?你从来不听我的,真的是什么事情都做不好!儿子要是有什么事,我和你没完!”

张凌峰哪里顾得上吵架,把小熙的情况简单给江南说了下,提出自己的意见:直接去省儿保,那里儿科是最好的。江南二话没说,导航去就近的省儿保,一路上打开双闪全程超车,还频频回头,心急如焚。还好发生事故的地方离湖滨院区只有十公里不到,周六路上车又不多,大概十分钟就到了医院,停车的时候,小熙早已不哭泣了,不知道是血流多了头晕还是哭累了,竟在张凌峰怀中睡着了。血已经止住了。

来到急诊室,分诊的护士测量体温和血压的时候,小熙慢慢醒过来,突然哇哇吐了满地,护士一看坏了,严肃地说:“赶紧到儿保的滨江院区吧,孩子吐了,有可能是脑震荡,要做脑部CT,杭城其他医院都做不了,包括我们这里!”

护士帮小熙做了个简单的包扎,俩人又马不停蹄地赶往滨江。路上小熙又睡着了,江南只顾着开车,一句话都不和张凌峰讲。 

张凌峰知道江南是在怪自己,也顾不上去解释。他心中万分焦急,却不敢立即用左手的能量来给小熙治愈伤口,一会儿人家医生还要检查,如果伤口愈合了,怎么给江南解释?不是不相信江南,而是这个事情超出了他的认知,不知道会不会给家人和自己带来麻烦。所以,张凌峰决定等医生处理完伤口之后,再让伤口愈合,把一切推给医生。

大约25分钟左右,终于到了省儿保的滨江院区,挂了急诊,医生进行询问并做了检查后,先安排了灌肠麻醉和脑部CT。这是张凌峰第一次接触灌肠麻醉,经验不足,弄了一裤子的便便,不过还好麻醉很快起了作用,顺利做完了CT,小熙脑部一切正常,张凌峰很怀疑之前小熙吐,是因为江南开车太快,把小熙给晃晕了,因为那会儿张凌峰自己都有点想吐,只不过没说出来。

接下来就是缝合,在传统的手术线缝合和医用胶水黏合之间,俩人毫不犹豫选择了胶水,虽然贵,但疤会比较小。

谁知道这个决定很快就让他们后悔了。

手术进行得不顺利,做手术的医生基本功太差,第一次黏得不整齐,伤口两侧的肌肉出现了肉眼可见的错位,而灌肠的麻醉时间极短,基本只够做完CT,所以医生在没有麻药的情况下撕掉了胶水——也就是撕开粘合好的伤口,就如同重新制造一道伤口一样,然后再重新黏合,痛得小熙哇哇大叫,身体剧烈挣扎,一边的护士则是用手臂和身体压着他,不让他乱动。

整个过程看得张凌峰都牙呲欲裂,恨不得把那个医生打一顿,江南更是泪流满面,手术一结束就抱着小熙哭成一团。

医生和护士一脸的风轻云淡地走了,张凌峰不知道是因为他们心智坚强,还是这种返工太过平常,他很想骂人,但最终忍住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