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卑鄙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省二医院很快到了,一路都很顺利,停车却遇到麻烦。

这家医院在主城区,周围很多房子都是老建筑,医院本身也就是在原址上不断地翻新,虽然建筑内部还不错,但走在建筑之间显得很没有格局,当然最麻烦的,还是没有足够的停车位,不光医院车位不足,连附近酒店停车场和其他营业性停车场都一位难求,想找到车位全都得靠缘分。

小洁把二人放在地下停车场门口,自己去停车。

医院停车库出口处驶出一辆丰田埃尔法保姆车,后排车门缓缓打开,随后传出一个恬静的女声:“璐姐,你怎么样,受伤严重吗?”

张凌峰循着声音看到一张如同出水芙蓉般的脸,弯弯的柳眉,凤目含愁,你要说她相貌极美,倒也算不上,可能比白璐还要逊色半分,但胜在清纯、干净,让人一看就忍不住想怜惜、想收藏起来,又想狠狠地欺负她。

难怪胖子会说,男人都喜欢干干净净的女人,然后把她弄得脏脏的。

女人大概二十六七岁,声音婉转温柔,让人觉得很舒服。

“蔓菁,真巧。”白璐脸上露出些许尴尬,因为她这会儿形象着实不是太好,衣服好几处都有擦伤。

“刚才在下面看到小洁,她说你受伤了。”女人接着关切地说道。

白璐不由得把气撒到张凌峰身上:“喏,走路被人撞了!”

说完努起嘴巴示意张凌峰,张凌峰则依旧是一脸的生无可恋,强行挤出一个抱歉的笑容,也不辩解,这件事确实是自己的错。

“今天不是小莫回来么,陈嫂身体不舒服请假了,我就准备去买菜自己做。我把车停在出版大厦,你猜怎么着,没走出200米,就被他撞上了,肯定是骨折了,我的手镯都也摔碎了,就是我外婆留给我的那只,气死我了……你又来做检查了?情况怎么样?”

“唉,还不是那样子,明天约了儿保的陈医生,尽人事吧……反正,也都快习惯了,”女人也愁容满面地叹口气,接着说道:“你这还挺严重的,小洁应该马上就上来了,我们之前停的车位刚好给她了,走上来也就几分钟,我先走了哦,改天来看你,车停这儿挡着别人了。”

两人道了别,不到一分钟,小洁小跑过来,几人直接去急诊,各自挂号测量体温和血压之后,分诊医生给了两个号码让他们去拍片子,张凌峰虽然不疼了,但保险起见医生建议去确定一下。

女士优先,等到白璐拍完了片子捂着胳膊出了放射室大门,狠狠地瞪了张凌峰一眼。张凌峰估计结果不太好,也不敢多问,回了一个歉意而略显尴尬的笑容,进了放射室。

随着放射室大门关上,张凌峰缓缓走到放射机器边上,按照指示掏出兜里的钥匙和手机等。

“你再换个姿势,换个角度,对,就这样”

“身体往左再来点!”

“你这右臂没什么异常的,其他地方疼吗?”

“……”

这位小哥没找出毛病,没有成就感呀……

张凌峰拍完片找到在长椅上休息的白璐,只见白璐正在训斥小洁:“你怎么能被一个没出校门的小女孩给套了话?我就是怕她担心,骗她说我去出差了,准备在医院待到她过完周末回学校,你呀你,让我说你什么好,你平时的机灵劲儿哪儿去了?唉,气死我了,嘶……”

“妈妈!你怎么样了,还疼不疼?”

正在这时,张凌峰只见一个1米55左右,13、4岁的小女孩飞快扑到白璐身边,想抱她却又担心碰到伤处,好看的大眼睛里充盈着泪光。

只见她也是瓜子脸,皮肤白皙,眼睛大又黑,琼鼻微翘,白玉般的鼻翼非常雅致,一张樱桃小嘴微微撅起,虽然个子不高,但身材匀称充满活力,并不显得单薄。

张凌峰虽然心里忐忑,但心里的八卦一点不少:28岁的妈妈,13、4岁的女儿,这不只是未婚先育,还得是早孕吧!

“没事,没事,刚才拍片子了,医生说肱骨这里轻微骨折了,动个小手术休养一段时间就好了,不要紧的。”白璐的脸上的疼痛表情和愁容立刻消失不见,挤出一丝轻松的笑容——其实医生说得比这严重多了。

俩人小声嘀咕了几句,小姑娘开始打量张凌峰,神情很是不善。

白璐的助理这时从自助打印机上取来了她的检查报告,白璐的女儿一把抢过,一看到上面的描述,立刻面露凶光地盯着张凌峰,一副要吃人的样子。虽然是生气,但无奈容貌太萌太可爱,实在吓不倒人。张凌峰歉然一笑,也走到不远处的打印机上打印出自己的报告,只见结论上写着肱骨、桡骨和尺骨均未见异常——这在张凌峰的意料之中。

白璐三人来到分诊的骨科医生处,医生看着白璐的片子,面容严肃地说道:“从X光可以看出来,是粉碎性骨折,肯定要动手术进行复位,很有可能还要内固定,手术今天做不了了,明天周日,不安排手术,最早下周一动手术,上午还是下午,要看手术医生了。你要安排住院,还是先回家?最迟明天中午要安排住院,手术前要做不少检查。”

“今天就住院吧,医生,能给安排打一针止痛针吗?”白璐问医生。

“可以的,但一天最多一支,有效时间只有6个小时”医生如实相告。

“恩,谢谢医生,麻烦尽快安排一下。”白璐连声道谢。

医生安排好之后,小洁搀扶着白璐去做皮试,白璐的女儿,那个名叫小莫的小姑娘也跟了过去。医生接过张凌峰的片子,没看两眼就还给了他:“和我预计的差不离,那么用力捏你都不疼,不大会有问题的。”

张凌峰来到大厅,小洁已经帮白璐办好了住院手续,白璐母子先去病房,小洁则被安排去住院需要的生活用品,张凌峰目前最大的债主白璐女士,大发善心让小洁开车先把张凌峰送回家。

回去的时候张凌峰选择坐在保时捷的副驾驶位置上。

“美女贵姓?”张凌峰觉得冷场挺尴尬的。

小洁瞟了他一眼,没有说话,专心开车,整个气氛更加尴尬了。

张凌峰决定换种气氛,脸上讨好的笑容慢慢消失,整个人精神气一下子没了,无神地靠在座椅背上,语气略显忧郁:“其实,我炒股亏了很多钱,刚和女朋友分手,因为那时候女朋友怀孕了,所以分手的时候我基本上没给自己留什么。”

小洁略带好奇地看了他一眼,面色不再那么僵硬,但仍然没有开口。

“我一个月的收入只有一万五左右,加上年终奖什么的,一年能有30万的样子”

“也不低了呀,我工资还没你高呢!”小洁意外地说道,又瞟了他一眼:本以为他要卖惨,没想到他还来炫个富。

只见张凌峰神色更加黯然:“但我一个月还要给儿子4000块抚养费,还租房子要四千块,一个月最多能剩下五千块,存款不到十万,所以,你能不能帮我和璐姐说说情,赔偿什么的,稍微缓缓,但该我赔的我绝对不赖账,可我一时半会儿实在是拿不出来这么多呀!”

张凌峰知道翡翠这东西水太深,市面标价120万的翡翠镯子,实际成本多少,多少钱可以拿下,不是内行人根本没谱儿,里面的操作空间太大了。这白璐看来也不是缺钱的主儿,按她的说法,镯子是老物件儿,纪念意义远大于本身的价值,只要她能念头通达了,给自己再打个对折也不是不可能。他所说的话,都是真实情况,他也不敢撒谎,后续双方达成不了赔偿意见,交警会从中协调,到时候如果查出来自己撒了谎,那也太丢人了。

小洁可能也是涉世未深,听到这里,脸色没有了之前的厌恶,虽仍没有说话,但明显在思考张凌峰的话,而张凌峰也不急,等她慢慢考虑,只是扮忧郁真的很累,脸都有点僵了。

大约5分钟之后,小洁才开口道:“我是璐姐的生活助理,我叫杨洁。璐姐是开美容院的,我们公司虽然在全国连锁店的数量不算特别多,但我们的店占地总面积是排得上号的,论实力在杭城也是能稳稳排进前三的,钱,璐姐是不缺的。璐姐做事情很严厉,我们都怕她,生活中其实还是比较好相处的,但她要是生气了,那就另当别论了。至于怎么让璐姐放过你,这就难了,小莫倒是璐姐的心头肉,虽然不是亲生的,但感情非常好,只要小莫愿意给你说几句好话,什么事情都好解决。好了,就这么多了,我是不敢去帮你说情的,这个点儿,除了小莫,谁给你说情都是找骂,我最多只能如实描述你的情况。”

杨洁的话,给张凌峰的帮助并不大,止痛是医生的事儿,至于让小莫去帮忙说情,先不说难度,即使小丫头愿意帮忙,能有多大作用,赔偿费打个八折?

但张凌峰还是很谦虚地表达了谢意,毕竟这个世界,非亲非故雪中送炭的少之又少,彼此无冤无仇却落井下石、墙倒众人推的案例比比皆是。

同时,他也注意到一个细节,这女孩应该不简单,她右手腕上的一只很精致小巧的黄金手镯,之前被衣袖遮住了,开车时才漏出来,张凌峰认出是卡地亚的经典LOVE系列中的玫瑰金镶钻款,市场价不低于二十万。

这款手镯张凌峰是买不起的,江南买得起也肯定舍不得买,他之所以知道这款手镯,是因为有一次陪客户吃饭时,客户的老婆在饭桌上炫耀过。

半小时后,保时捷到了江南的小区门口,临分开时,张凌峰和小助理互加了微信,理由是方便后续赔偿之类事情的沟通,这小助理倒是没办法拒绝,总不能让他直接和老板谈这些事情吧。

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张凌峰进入电梯,来到6楼,打开指纹锁进入家门,客厅没有人,江南应该已经带着孩子睡觉了,打开门厅的灯,看到餐桌上有一个大汤碗还蒙着保鲜膜,心里不由得一暖,端起汤碗,还微微有些热,张凌峰缓缓将汤碗放入微波炉,等了大概两分钟,在叮的一声后,打开门端出汤碗,在橱柜中取出一个小汤匙,享用起江南母亲留给自己的福利——冬瓜排骨汤。

喝完汤,洗好碗,放进橱柜,张凌峰走进洗手间打开灯,洗了把脸,开始仔细观察右前臂。他现在基本确定是左手手掌因为某种原因影响了右臂,但到底是什么原因,他说不上来。

他抬起左手,覆盖在右手上——因为右手的手背上有一个小时后被钢笔扎过产生的黑点,像是纹上去了一样。

一分钟后,没有任何反应。

五分钟后……

十分钟后……

直到左手发酸,甚至脑海里都产生幻觉了,右手仍然没有发生变化,黑点依旧在,肤质也没有改变。

“笃笃……”

敲门声响起,门外传来江南的声音:“你又在厕所里打游戏是吧?不怕得痔疮呀?”

张凌峰赶紧按了下马桶冲水键,打开洗手间门走了出去,笑着说了声不好意思,在江南鄙视的目光中,落荒而逃。

回到书房,也就是张凌峰的临时卧室,他依旧苦思其中的原委。

实在是没有思路,张凌峰拿起手机,躺在沙发床上,准备玩两把农药。

今天心情很复杂,既郁闷又兴奋,是个虐菜的好日子。打开游戏,好友列表刷新了,一个名叫洁姐带你飞的ID备注为微信好友陈洁。点进去,发现是个钻石段位的小菜鸟,游戏已经进行12分钟了。

张凌峰正准备开局,突然一个想法从脑海冒出来,立即换了星耀的小号登录。

又等了不到三分钟,看到陈洁状态刷新为在线,立刻邀请一起排位,大家都没开语音。

Ban-Pick开始,张凌峰他们在蓝色方,他刚好在一楼,楼下小伙伴ban掉了奶妈、荆轲和铠,对面也ban掉了钟馗、芈月和李白,中规中矩。顺便说一下,禁李白估计是怕自己队友选他,一般来说,对面的李白都是青莲剑仙,自家李白经常是含笑半步颠……

这一局张凌峰选了号称月下无限连的露娜,8分钟就抓爆了陈洁所在的下路,十五分钟推掉了对面基地,露娜拿到了18-1的数据。

结束之后,微信弹出陈洁的信息:“你技术这么好呀!干脆带小莫一起玩吧,小莫很迷这个游戏,超级迷的那种,你要是让她高兴了,你的事情就有转机了。”

“多谢!”张凌峰自然感激涕零,这距离他的目的更近了一步。

不到2分钟,ID为提莫队长333的玩家进入了房间,不用说,这肯定是小莫了。

“小洁姐说你很厉害,可别让本小姐失望哦!”小莫显然对张凌峰的技术还有点怀疑。

“不送包赢!”

“呵呵……”

张凌峰这一把选了恺爹,无脑带节奏,6分钟之后就主宰比赛,第二把则选了钟馗辅助,把折磨到残血的对面玩家送到小莫身边,把小姑娘开心地开语音直接喊张凌峰师傅。

又玩了两把,一大一小俩姑娘意犹未尽,但深谙过犹不及的张凌峰决定今天先到此为止。

张凌峰在公频里发出信息:“两位,今天太晚了,改天再一起玩吧!”

“好的师傅,有空带我飞呀!”

小莫已经完全被张凌峰的技术所俘虏,从一开始的有些不信任,到后来一口一个师傅,另一边的小洁满脸黑线,她还没有告诉小莫,带她们的大神就是撞了她母亲的那个人,也不知道这次帮这个人是对是错。

放下手机的张凌峰微微叹了口气,刚才玩游戏的时候还不觉得,现在静下来,想想自己居然落魄到要取悦、算计一个小孩子的程度,真的是有够卑鄙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