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用左手创造未来 > 第五章 车祸和诡异事件

我的书架

第五章 车祸和诡异事件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张凌峰扫了辆共享单车前往江南家,前几天看江南的朋友圈才知道,儿子在满月后的第二天就学会了走路,想到一会儿儿子憨笑看着扑上来叫爸爸的可爱模样,张凌峰心都快酥了,脚下速度不由得快了一些。在距离前方路口还有15米的时候,眼看绿灯在闪烁,张凌峰知道马上会有一大波人横穿马路,为了避免停下来等人流,骑行的速度更快了。

可终究还是没来得及,横向的绿灯还是亮了。张凌峰急忙刹车,可这共享单车毕竟不是自己家里的车,骑车的时候也忘了检查,刹车奇软无比,捏死了都不见车子有明显的减速,只得大喊道:“小心啊……”

前方非机动车的人行道上,一个大约28岁左右、打扮颇为时髦、曲线完美的女人走在最前面,以快捷的步伐横穿马路,左手挽着一个形状如菜篮的红色皮包。

张凌峰哪有工夫看那傲人的曲线,尽力往左偏,再偏就得撞左边的花坛了。女人也发现了张凌峰,冷静地后撤了一小步,随即向右转身,身体部分终究是避开了,可由于转身过快的缘故,左手挽着的包包在离心力的作用下被甩了起来,刚好被自行车的铃铛挂住,女人即使松开了胳膊,仍然被巨大的惯性带得向前摔倒,还好做了一个保护的动作,收回了双臂,左边肩膀先着地。张凌峰由于被强行改变了方向,根本来不及反应就右胳膊肘先着地连人带车摔在地上,随即一阵剧痛从右手肘传来。

周围的人一下子散开,又慢慢围上来,马上周围有人就呵斥了。

“骑这么快,赶着投胎呀?”

“就是,多危险呀?幸亏我走在后面。”

“啧啧,大美女被撞倒了!”

也有人关心道:“姑娘,没事儿吧?这小伙子也摔得不轻哦!”

说话的人多,却没人上前扶,主要原因是家里没矿。

张凌峰挣扎着爬起来,左手捂着右手肘,剧烈的疼痛让他都说不出话来,虽然没有骨折过的经历,但凭着这股前所未有的疼痛程度,以及刚才试着活动右臂隐隐传来的骨擦声,从小学过中医的张凌峰判断手臂肯定是骨折了。

“你怎么样了,严重吗?”毕竟是自己超车引起的,张凌峰还是有点内疚。

“嘶,这么大个活人,你看不见呀,你怎么骑的车呀!烦人,我的手镯也碎了!”女人抱着左上臂一时起不来,看来摔得也不轻,说话没好气。

“姐,我先扶你起来,我先打交警电话吧,这事儿咱们得先让交警来做个鉴定,不然以后很多事情都说不清楚”张凌峰尽管都疼得全身抽搐了,但思维还是很冷静。毕竟做了两年部门主管,没吃过猪肉也见过别人吃,这种没第一时间报警而导致最后额外损失的,非常常见,比如明明是工伤却报不了的有之,明明是有责任的一方,到了医院后却倒打一耙的也有之,自己虽是肇事的一方,但有什么损失还是当场说清楚。

受伤的女人也不是胡搅蛮缠的人,捂着肩膀强忍着痛苦,在张凌峰左手的协助下站起身来。

张凌峰让围观的一个小伙子帮忙打了122,不到10分钟,便有一个穿着黄色反光背心的交通警察骑着摩托车到了现场。

交警对着倒地的自行车和俩人一通猛拍,查看了两人的身份证,然后让张凌峰和受伤的女人各自描述事情的经过,双方的描述倒是没有什么太大的出入。

交警又询问了几个吃瓜群众一些问题,随后问他们:“张凌峰先生,白璐女士,你们还有其他财产损失吗?”

原来女人名叫白璐,名字倒是很好听,和容貌很配,张凌峰只希望她性格也好,让自己少赔点。

“我没有其他财产损失。”张凌峰说道。

“我的包就算了,没几个钱,我的翡翠手镯碎了,是高冰种飘绿花的翡翠,也不贵,拍卖起步价120万吧,还是两年前的价格。”女人冷冷地说到,瞟了张凌峰一眼。

张凌峰心头一凉,心跳急剧加速,看看地上断成两截的带绿花的手镯,难以相信它的价格竟这么高。再定睛一看那个菜篮状的包包,居然都是爱马仕的,估摸着这女人还真没骗他,不由得眼巴巴地看看白璐,又看看交警,这特么要是负全责,立刻就是破产的节奏啊!

交警也是吸了一口冷气,想了一会儿,又转过身去,对着对讲机一桶叽里呱啦的杭城本地话,张凌峰只听懂“监控”、“全责”几个字眼,结束通话,他又沉思了片刻,对张凌峰严肃地说到:“张先生,我同事调出监控了,判断是你全责,鉴于损失巨大,你要不要和我们去交警大队监控中心去确认?”

张凌峰赶紧打电话给当律师的表姐夫,简单描述了情况,被表姐夫一顿批:“你骑那么快做什么?闯大祸了你!这种情况,又有监控,100%是你全责,当务之急是哄好对方,要不然别说镯子,光医药费、保姆费、误工费能赔死你,人家要是年薪百万,你怎么赔?人家有钱人,拔根毛比你大腿都粗,自己机灵着点!”

张凌峰也被说得后悔不已,心里有种万念俱灰的感觉。

“我同意,不用去确认了!”张凌峰随即对着询问的交警表示认怂。

白璐见张凌峰这么爽快把责任担下来,倒是多看了她一眼,很多人遇到这种情况,第一反应就是各种推卸责任,百般耍赖,毫不考虑局面,最终是丢人又丢财。

接着警察就拿相机拍了身份证正面,录像、录音,出具了交通事故鉴定书,双方签字确认并留下了电话号码,告知二人如果有异议需要三日内申诉,还给张凌峰开了个50块钱的罚单,让他抽个时间交警队接受训诫。

白璐忍着疼从包里掏出最新款的苹果手机拨出了电话:“喂,小洁,是我,嗯,赶紧到出版大厦下面的停车场把我的车开出来,往邻里中心的方向开,恩,那边不好停车,我步行过去路上被人撞了,你赶紧过来送我去医院。”

挂断之后,又打了另一个电话,语气明显温柔了很多:“喂,小莫,是妈妈呀,你到家了吗,哦,那你去对面的必胜客吃点pizza吧,嗯,妈妈这边临时有点急事,临时出趟差,对的,嗯,拜拜,妈也爱你。”

张凌峰看着这集美貌与演技于一身的女人,却没心情欣赏,120万的镯子啊,四年不吃不喝才能凑齐,你没事带那么贵的东西不怕被抢啊!然后也给江南发了个短信,说晚上加班,晚点去,没有得到回复,他也懒得理会,她想看的时候,总会看到的。

不一会儿,一辆保时捷帕拉梅拉缓缓停在了路边,一个大约23、4岁的女孩打开车门快步走了过来,女孩一头黑色的短发,面容姣好,一身黑色的职业装,显得很是干练。女孩小跑过来搀扶起白璐,她应该就是白璐口中的小洁。

小洁关切地到:“璐姐,您怎么伤成这样啊?咱们去哪家医院?”

白璐回答道:“去省二院吧,骨科比较有名……那个谁,你要不要一起去?”后面这句是冲着张凌峰的。

“一起去,谢谢您啦!”张凌峰知道这里出租车不好打,况且有机会和对方接触就有机会搞好关系,说不定赔偿的事情还有缓和的机会,屁颠屁颠跟着白璐进了后排。

为什么不去前排副驾驶?因为他这个状态系不了安全带。

这时愁容满面的张凌峰才有空仔细打量坐在左侧的白璐,她穿着紫色的休闲衬衫和牛仔裤,比较随意,焦糖蜜茶色的微卷头发盘得很精致,白皙的瓜子脸,淡红的樱唇,柳眉微蹙,容貌美艳但狐狸眼满是寒霜,让人不敢靠近。

张凌峰试着打破寂静:“那个,白女士,您那个翡翠真的是要120万吗?”

白璐斜眼白了他一眼,冷冷地说道:“120万只多不少,要不要给你做个鉴定?不值120万不用你陪!”

“不用,不用,您说的我都信!”人家这架势,也不至于来忽悠自己一个工薪阶层。

想到即将到来的巨额赔偿,张凌峰不由得头疼起来,右手握拳敲敲眉心,这是他的习惯性动作,每到心烦意乱无法排解的时候,他就会不自主地做出这个动作。可手还没放下,自己就愣住了,下意识地轻轻活动了一下右臂,又用力握拳大幅度地做了个伸直再弯曲的动作,什么情况,右臂居然不疼了?

白璐也半张着嘴巴,难以置信地盯着他的右臂,脸色慢慢变得不屑,冷笑到:“哟,影帝在民间呀,怎么着,刚才是装骨折想博交警同情是吧?可以呀,不去拍电影真太可惜了!”

张凌峰看看刚才还肿胀变形的右小臂,又看看白璐,强迫自己露出八颗牙齿,尴尬地说道:“如果我说,刚才真的很疼,现在又不疼了,你信吗?”

回应他的是一个头发盘的很好看的后脑勺。

张凌峰撸起袖子,发现原本肿胀变形的小臂,居然毫无红肿异常,这也就算了,连之前擦伤的地方都没了痕迹。张凌峰记得手肘关节处,小时候因为摔倒擦伤没有及时处理,留下了一块五毛硬币大小的圆形的伤疤,一直伴随他20多年,可现在,这块伤疤也没了,更不可思议的是,手肘处的皮肤明显比其他地方白,而且肤质嫩滑,检查之下,发现左手手背皮肤也和右手手肘处别无二致,和右手的皮肤形成鲜明的对比,十分诡异。

张林峰感觉自己心跳的速度急剧加快,有紧张和兴奋,更多的是不真实感,还有着一丝对未知的恐惧。

这绝不是正常现象,胳膊上的旧伤疤自己再熟悉不过,绝不会错,而且刚才摔倒后的疼痛是绝对是很严重的损伤,不可能这么快就突然不疼了;此外,肘部的皮肤破损,T恤衫上还有血迹还在,伤口却没了;肘部和左手皮肤的变化,也是反常而突然的,这一切一定和左手有关,因为受伤之后,左手一直都抱着右臂,现在就左手和右手臂发生了变化,这其中必有蹊跷。

可为什么左手会让右臂恢复?

张凌峰却死活想不出任何头绪,脸上的表情也阴晴不定,一脸懵逼的样子被白璐无意中看到。

“怎么着,手没事,脑子摔坏了?警察都走了,你装给谁看呢?”白璐看他这样就来气。

张凌峰现在却没有心思去讨好白璐,在他心中,找到右臂恢复的真正原因,是目前最重要的事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