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孙吴演义 > 第33章 孙权攻肥再失利 刘备回蜀得汉中

我的书架

第33章 孙权攻肥再失利 刘备回蜀得汉中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荆州一事,孙刘双方达成妥协,已无军事。于是孙权借曹操在西之机,亲率兵十万进围合肥,时有吕蒙、凌统、甘宁、蒋钦、陈武、贺齐和徐盛等加入。

  合肥在皖城北,由曹操将张辽、李典、乐进居守。曹操早预防孙权进攻,在西征张鲁时,致与密函于合肥守将,置一木匣中,令护军薛悌带入,封套书云:“贼至乃发”,是说孙权来攻合淝时拆封阅。

  未几,孙权兵至,张辽、乐进、李典、薛悌等始敢发书,开匣观之,书中只有四语曰:“若孙权到来,张、李将军出战,乐将军守城,护军勿得同出与战。”

  那曹操深知其将,张辽、李典勇锐,使之战,乐进持重,使之守城,薛悌文吏,使之勿得与战。

  张辽将教帖与李典、乐进观之,李典、乐进等尚以众寡不敌为疑,乐进道:“将军之意若何?”

  张辽独领曹操用心,慨然道:“公(曹操)远征在外,等到救至,城必破矣。今可发兵出迎,奋力与战,折其锋锐,以安众心,然后可守也。”

  乐进等尚在犹豫,张辽怒道:“成败之机,在此一战,诸君何疑?”

  李典素与张辽不和,闻辽此言,默然不答。乐进见李典不语,便道:“贼众我寡,难以迎敌,不如坚守。”

  张辽道:“公等皆是私意,不顾公事。吾今自出迎敌,决一死战。”便教左右备马。

  李典为张辽坚持出战赴敌精神所动,慨然而起道:“此等国家大事,将军如此,顾君计何如耳,吾可以私憾而忘公义乎?愿听指挥。”

  张辽大喜道:“既曼成肯相助,来日引一军于逍遥津北埋伏。待吴兵杀过来,可先断小师桥,吾与乐文谦击之。”

  李典道:“善”

  于是,张辽与李典始无异言,同心协力,当夜募敢死士八百人,用牛肉犒飨。李典领命,自去点军埋伏。

  次日大战,开城猝发,张辽被甲持戟,先登陷阵,杀数十人,斩二将,大呼自名,冲入吴军营,至孙权麾盖下。

  孙权大惊,不知所为,只得走登高阜,以长戟自守。

  张辽叱孙权下战,孙权不敢动。但他看到张辽所率将众少,仍挥兵围张辽,绕至数重。

  张辽左右麾围,直前急击,张辽十荡十决,无人敢当。围开,张辽麾下数十人得出,没出围余众呼道:“将军弃吾乎?”

  张辽见此,又杀入,复突围,拔出余众。再加李典引兵援应,也是踊跃无前。

  自清晨战至日中,吴人夺气,张辽与李典乃徐徐引归,登城固守,众心始安。

  孙权初战失利,不禁大怒,他不听吕蒙等人的劝阻,强令攻城。

  但合肥毕竟不是皖城,自刘馥以来十余年中,迭经营建,城池高峻,坚固异常。守军刚出击吴军获胜,士气正盛。而吴军疲惫多病、士气不振,围攻合肥城逾旬,城竟不能拔。

  此时吴军疫情蔓延,孙权考虑再三,只得撤兵东归,自与诸将断后。尚在逍遥津北,不意被张辽察悉,遽率步骑突袭过来,孙权将吕蒙、甘宁等急忙抵敌。

  只是甘宁部属正遇疫疾,皆已退回,只留下千余人。甘宁虽引弓射敌,并与凌统已弃旧仇,一起死战,壮气毅然,但还是招架不住张辽等人的攻击。

  张辽仗戟突入,领兵围孙权。吕蒙以死捍卫,凌统率三百人冲入围中,翼扶孙权出围,再回马与张辽接战,不使再进。孙权才得乘马驰上津桥,放马过去。

  哪知桥南已被张辽军拆断,相隔丈余,马不能直接驰过,这慌得孙权仓皇失措,进退两难。幸亲牙将谷利跟随,请孙权退后数步,抱紧马鞍,放松缰绳,自在马后扬鞭一击,骏马受鞭,奋足腾跃,飞过桥南。

  孙权过桥后,立即得到奋武将军贺齐三千人的接应。孙权入了大船,才始得转危为安。

  贺齐流涕谏孙权道:“此后,主公须当自重,不可轻敌,今日几危险不测了。”

  孙权亲为贺齐擦泪,答道:“大惭,谨当铭心,应写在衣袖上,以防忘记。”

  孙权安全越桥南来,断后吴军仍置桥北。

张辽确实厉害,率军东一支,西一队,竟把吴军冲作数截。偏将军陈武,竟致战死。

  凌统与张辽血战多时,左右尽死,凌统亦身受数创,他料知孙权已走脱,方才奔回。

  吕蒙、甘宁,也都败退,沿津逃生。

  孙权遥见将士等绕河散走,急令贺齐划船接下,方得渡回。

  张辽击败吴军,收兵回城。他擒了一些吴降人,也一同回归。就在退回途中,问吴降人道:“向有紫髯将军,上长短下,便马善射者是谁?”

  降人答道:“是孙会稽。”

  张辽和乐进听后,张辽对乐进叹道:“早知,举军急追即能擒之,实在是悔恨。”

  贺齐使船接回桥北将士,凌统急切要见孙权,就上孙权大船,见到孙权,悲喜绞加,不由泪流满面。

  孙权亲用衣袖为凌统擦泪,且安尉道:“公绩(凌统字),亡者已矣,苟使卿在,何患无人?”

  凌统伤势很重,遂留下凌统,尽易其衣服,且用卓氏良药医治,凌统伤方无事。

  唯偏将陈武累有战功,深受孙权所爱,此次却被战死,孙权悲哀,自临其葬,命陈武爱妾殉葬,且免陈武客二百家的赋税和徭役。

  随即孙权令各将引还,纷纷驰入濡须坞中。众将士回保濡须,免再受攻击,但抚视濡须疮痍,缓图再行报复。

  再说刘备处理好荆州事后,东线复安,也速率军入蜀。见曹操已得汉中,便布防军事,令张飞驻守巴西,以防曹军攻蜀。

  其实曹操并没得陇望蜀,离汉回邺,使夏侯渊为都护将军,督同张郃、徐晃诸将,屯守汉中,且命丞相长史杜袭,为驸马都尉,留督汉中事。

  张郃奉曹操军令,进略三巴。张飞与张郃相拒至五十余日,张飞用了一计,袭破张郃营,张郃兵败还南郑,张飞乃向刘备告捷。

  法正乘间说刘备道:“曹操西降张鲁,得定汉中,不乘此入图巴蜀,乃留夏侯渊、张郃屯守,匆匆北返,这非由曹操智不及,而力尚未足哩!今观夏侯渊、张郃才略,未必能胜我将帅,我正好进取汉中,为蜀屏蔽,此机不可再失了。”

  刘备从之,乃留诸葛亮居守成都,即用法正为参谋,率诸将进兵汉中。行过巴西,由张飞出迎大军,刘备即命张飞移屯下辨,且遣马超、吴兰为助,自率诸将,进次阳平关。

  曹操闻刘备东出,亟命夏侯渊等拒刘备,另遣曹洪领兵,往争下辨。

  张飞使马超、吴兰出战,吴兰竟阵亡,马超收军入城,与张飞合力拒守。刘备在阳平关上,遣将攻夏侯渊等,亦未得大捷,乃再贻书诸葛亮,促令济师。

  诸葛亮再拨兵二万人赴关,特遣老将黄忠为统帅,往助刘备。

  自经黄忠一行,遂使曹氏大将,就此丧元。黄忠率领援师驰至阳平关,刘备与夏侯渊相拒,已经逾年,既得黄忠来助,遂命为先锋,出关南行,渡过淝水,择得定军山要隘,安营下寨。

  夏侯渊闻报,当即引兵来争,一面奉书曹操,请速接应。曹操遂亲督全军,西指汉中,先遣使诫夏侯渊道:“为将当有怯弱时,不可徒恃勇力。勇为体,智为用,有勇无智,一匹夫敌。还宜谨戒为是!”

  老阿瞒未始不知人,可惜垂诫太迟。夏侯渊不肯少改,定欲争踞定军山。法正劝备坚壁不动,徐俟敌变。那心粗气暴的夏侯渊,麾动部众,一再进搏,俱被刘备军射退。待至日昃,夏侯渊军锐气已衰,势将退去。

  法正语刘备道:“敌兵已懈,可乘间进击了!”

  刘备即令黄忠,登高临下,一鼓作气。黄忠骤马当先,跃下山来,突入夏侯渊阵中,敌皆披靡。

  夏侯渊正思亲出抵敌,陡与黄忠马相值,砉然一声,便将夏侯渊首劈落马下。

  益州刺史赵颙,急来救夏侯渊,已是不及,遂接住黄忠,交战数合,又被黄忠劈死。

  刘备见黄忠已经得手,策军继进,杀得曹军东逃西散,好似天崩地塌一般。还是张郃引军援应,才得收拾败卒,奔回营中。

  督军杜袭,与夏侯渊司马郭淮,因军中骤失主帅,莫由禀命,势且益危,乃权推张郃为军主,勒兵按阵,军心稍定。一面飞报曹操,敦请进兵。

  此中曹操已得知孙刘荆州之事和解,恐受二边受敌,借孙权新败合肥,发兵至谯,次军居巢,遂攻孙权的濡须口,以攻为守。

  而刘备已得大胜,临兵汉水,意欲东渡。只因夹岸有曹兵守住,恐他半渡截击,只好从缓。忽见汉水对面,尘头大起,有许多人马到来,料知曹操亲至,不禁笑语道:“曹操虽自来,也无能为,我此番定得汉川了!”已有把握。遂敛众据险,不与交锋。

  曹操亦未敢进逼,但与刘备军隔水相持,约阅旬余,未分胜负。黄忠探得曹操军运粮,多在北山下屯聚,便欲引军袭取,刘备乃令黄忠先进,赵云后继。黄忠自欲邀功,但与赵云约定期间,过期方令赵云进援。

  曹操专喜劫人粮草,岂有自己运粮,不加重防的道理?黄忠恃勇轻进,悄悄的渡过汉水,直抵北山,果见粮车蚁聚,一声呐喊,杀将过去,看守兵当然骇走,黄忠正拟向前夺取,不防连珠炮响,曹军两面杀到,一是张郃,一是徐晃,统是曹操手下的猛将。还亏黄忠一柄大刀,左招右架,冲开一条走路,且战且行。

  赵云在营中候信,已过黄忠所约的期间,尚未见还,乃出营了望,遥见黄忠为曹操将所追,败奔回来,当即怒马直前,让过黄忠,截住曹操兵。

  曹操兵虽众,却被赵云挺枪突入,搅乱阵势,驰骤了好多时,方才退回。张郃、徐晃,怎肯相舍?仍然从后追来。

  赵云还至营中,令兵士掩旗息鼓,大开营门,但令两旁伏住弓弩手,静待敌军,自己匹马单枪,伫立营外。

  张郃与徐晃追至赵云营,见赵云孤身独立,不觉称奇,好一歇方敢向前,向赵云奔来,赵云仍然不动,惟把手中枪从后一挥,箭如雨注,攒射曹兵,曹兵统皆骇走。再加天色昏黄,不知赵云有多少伏兵,免不得自相践踏,仓皇奔命。

  赵云更鸣鼓尾追,吓得曹兵纷纷投水,溺毙无数。赵云将曹兵驱过汉水,夺得许多甲械,乃收兵回营。

  越日由刘备至赵云处亲视战处,不禁赞美道:“子龙一身都是胆呢!”胆大还须心细,子龙非仅胆大。乃复搜乘补卒,与曹操坚持。

  曹操军不得一胜,又遇疫气传染,十死二三,不由的怀着退志。忽由许中传到急警,乃是少府耿纪,司直韦晃,太医令吉本,猝然生变,射伤督军王必。王必与典农中郎将严匡,合兵讨平等语。

  原来曹操在邺中,常留长史王必,督领许中军事。王必与京兆人金祎友善,互相通问。金祎系前汉宰辅金日磾后裔,慷慨任侠,自思世为汉臣,不愿事魏,所以谋夺王必军,暗结耿纪、韦晃、吉本诸人,拒曹操迎刘备。

  待至建安二十三年的元夜,许中悬灯庆贺,王必亦在营中宴饮,席尚未终,变忽骤起,营外一片火光,照彻营内,必慌忙上马,出营逃生。忙乱中遇着一箭,正中左肩,忍痛逃往金祎家门,意图躲避。

  金祎家闻有叩门声,还道金祎等成功归来,漫然相应道:“王长史已杀死了么?”

  王必闻话一惊,才知金祎实同谋,忙转身投入严匡营内,严匡即号召兵马,出攻乱党。

  耿纪等本无军士,只带了家仆数百名,东冲西突,哪里敌得过严匡?金祎、吉本,相继战死,耿纪、韦晃被擒,枭首市曹。诸家老小,尽坐诛夷,严匡与王必乃联名报曹操。

  曹操听报,心虽慰,总尚不能无忧。嗣复得知王必病死,更加系念,于是拟班师退去。但从此弃掉汉中,心又不甘,因复欲与刘备大战一场,才定行止,当下使人约战,夹水列阵。

  刘备用法正计议,使黄忠、赵云等,潜渡上流,绕出曹军旁面,冲击过去,用舟渡兵直攻曹操阵。

  曹操只顾前面,不防两旁有敌军杀入,只得分兵对敌,自己徐徐引退。刘备得安渡汉水,进逼曹操军。

  曹操再整军出战,刘备遣养子刘封出马,向前突阵,曹操即令徐晃截住厮杀,且扬鞭指语道:“卖履儿惯使假子冲锋,若叫我黄须儿来,看汝假子能相敌否?”语尚未毕,刘封已退去。

  曹操正思麾兵追击,忽闻刘备营中金鼓齐鸣,又未便轻进,因使人往召黄须儿。黄须儿系曹操子彰,膂力过人,能手格猛兽,不避险阻。惟颏下生须如铁,色却纯黄,故呼为黄须儿。及黄须儿奉命西来,曹操已退入长安了。

  原来曹操因屡战无功,退至斜谷时,当晚餐庖人呈入鸡汤,由曹操且食且饮,适由帐下弁目,入请夜间口号,曹操随口说出鸡肋两字,弁目不敢细问,便传令出去,将士不知所谓。

  独主簿杨修,连夜束装欲归,旁人惊问何因,杨修答说道:“鸡肋两字,寓有深意,弃之不甘,食之无味,据此看来,是必归无疑了!”将士等听到此言,便各整归装。

  事为曹操所闻,查诘大众,俱言由杨修所教,曹操忌杨修益甚。但看众情已有退志,料难再战,不若弃去汉中,即日旋师,于是拔寨齐起,退还长安。

  途中与曹彰相遇,嘱令同回,黄须儿难违父命,也即折还。

  刘备遂得据有汉中,并得降将王平,乃是曹操麾下的署理校尉,素知汉中地理,遂引刘备将刘封、孟达,攻破房陵,再进略上庸,收降太守申耽,汉中大定,群僚遂表请刘备为汉中王。

  刘备再三推辞,嗣经群臣固请,方才勉允,即于建安二十三年七月,在淝阳筑设坛场,陈兵列众,由群佐拥刘备登坛。刘备戴王冠,披王服,佩王玺绶,受群下谒贺。

  礼成以后,立夫人吴氏为王后,子禅为王太子,进许靖为太傅,法正为尚书令,关羽为前将军,张飞为右将军,马超为左将军,黄忠为后将军,赵云为翊军将军。此外文武百僚,俱进位有差。留镇远将军魏延,留守汉中,兼领汉中太守,自引大军,还治成都。

  军师诸葛亮,当然出迎,刘备握手道故,具极欢洽。诸葛亮劝刘备表奏献帝,缴还左将军宜城亭侯印绶,刘备照行,与曹操彻底绝断。

  诸葛亮复进言道:“黄忠名望,与关羽、马超不同,从前马超来降,云长尚欲与较优劣,今使黄忠与彼同列,彼必不服,宜从斟酌。”

  刘备笑答道:“我自能向彼解说,军师勿忧。”

  有诗曰:曹操西攻料权来,置书计谋封匣中。

  刘备认从法正议,争得汉中做汉王。

  评:曹操西出汉中,料知孙权来攻,知守将个性,特分设令诸将,由此击退孙权,可谓曹操用心良苦。刘备回蜀,与曹操争汉中,用法正谋,迫使曹操退出汉中,至此被拥为汉中王,与曹操魏王并立,此举曹操王在先,刘备王在后,均为合法独立政权。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