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孙吴演义 > 第30章 曹操西进破马超 刘备入蜀宽地域

我的书架

第30章 曹操西进破马超 刘备入蜀宽地域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却说凉关西一线,向由马腾、韩遂驻扎,两人本相和好,结为异姓弟兄,嗣因部曲相侵,竟成仇敌。

  曹操奉承诏命,替他和解,征马腾为卫尉,使腾子超代领部众。

  曹操欲往攻汉中,先遣亲将夏侯渊,发兵河东,与关中督军锺繇相会。

  关西诸将,闻事生疑,马超少年好勇,更恐曹操征父入朝,不怀好意,又复联同韩遂,及侯选、程银、李湛、张横、梁兴、成宜、马玩、杨秋八部兵马,会师十万,进攻潼关。

  曹操本欲东征孙权,忽闻西凉犯境,得知警报,便加罪马腾,阖家下狱,随即命曹仁率同诸将,驰往守关,嘱使坚壁勿战,然后亲督大军,从后继进。

  曹操因而乃令将士固守,潜遣朱灵、徐晃二将,率步骑兵四千人,渡蒲坂津,沿河屯扎。

  马超闻曹军分扎河滨,料曹操必将北渡,来袭背后,马超亟率部众万余人,驰往截击。

  岸上余兵,半被超军杀死,剩得若干残卒,逃回河边,争欲上船避敌,南岸的马超,麾兵攒射,箭如飞蝗,曹操船上的水兵,尽被射死。

  曹操饬诸将带同兵役,就河岸筑起甬道,由北至南,甬道外多张旌旗,作为疑兵,暗中却用舟载兵,偷过渭水,筑造浮桥,便在渭水南结营立栅。

  马超急来攻击,已是不及,乃与韩遂会计,夤夜劫营。不防曹操预先设伏,反把超军围住,经马超奋力杀出,已伤折了许多人马。

  韩遂欲易战为和,向曹操议款,马超怀着满腔懊闷,不愿争议,听令遣人求和。韩遂即派人至曹操营,自请割地纳质,各息兵戈。

  越日曹军排队出营,专请韩遂会叙。曹操与韩遂相见,只言旧事,不提起军情。

  马超在韩遂后面,相距颇远,听不出什么问答。

  韩遂与曹操罢谈,自归军营。

  韩遂既回,马超就问曹操有何言,韩遂答称曹操无他说,止叙旧谊,说得马超越起疑心。

  过了一宵,又由曹操贻书与韩遂,书中多半改窜,韩遂展书阅毕,正在惊讶,忽由马超入帐索书,取过一看,越看越疑,总道是韩遂有心改抹,悻悻趋出。

  越宿,马超与成宜、李堪两军,率兵攻曹操。

  曹操先令轻骑接战,约阅多时,一声鼓响,发出两翼,抄击马超军。

  马超支持不住,向后倒退,成宜、李堪,被操军包裹了去,先后战死。

  曹操军愈奋,马超军愈怯,韩遂又不肯援马超,马超只好西奔,韩遂亦遁去。曹操麾兵追马超,至数十里外方回,关中复安。

  曹操下令班师,凉州参军杨阜,进见曹操道:“马超骁勇,不亚吕布,羌胡等并皆畏服,苦大军遽归,不复设备,恐陇上诸郡,终非国家所得有哩。”

  不免迟疑,会得河间警信,乃是土豪田银、苏伯等作乱,乃决计还军。令杨阜辅冀州刺史韦康,镇守河北,留夏侯渊屯长安,使为援应,自引兵还邺中,诛马腾家族。

  再说益州刺史刘璋,袭父遗业,因与张鲁屡年战争,也恐人心未服,特向朝廷上表,且遣使致意曹操。

  曹操承帝命,令刘璋领益州牧,加封振威将军。刘璋庶兄刘瑁,为平寇将军,刘瑁忽发狂疾,竟致殒命。

  既而刘璋复遣别驾张松,向曹操修好,曹操方击破马超,还兵至邺,见了张松,颇有骄态,傲不为礼。

  张松即日回蜀,劝刘璋绝曹操,迎近刘备。刘璋从之,令法正出使荆州。

  法正出使归来,言刘备宽仁长厚,足为外援。又退见张松,独谓刘备雄武过人,可以奉作州主,张松亦怀有此意,乐得与法正定谋,待时乃动。

  会值曹操命锺繇发兵,进逼汉中,张松乘机劝说刘璋迎刘备,讨张鲁,拒曹军。刘璋即命法正调兵四千人,往迎刘备。

  法正奉命欲行,突有一人趋入道:“不可!不可!刘备素有英名,岂肯屈居人下?今招令入蜀,视若部曲,彼必不服,待以客礼,免不得喧宾夺主,客得安如泰山,主人却危如垒卵,决不可从!”刘璋见是主簿黄权,进来谏阻。

  刘璋便怫然道:“曹操若长驱入境,试问汝能抵拒否?”

  黄权答道:“益州不少将士,宁独一权?倘曹兵入境,权愿与诸将深沟高垒,据险固守,也未必定为曹操胜呢。”

  刘璋摇首道:“单靠本州将士,怎能敌曹操?待至兵败地失,还有何幸?”

  黄权再欲有言,刘璋竟不令多说,叫他出任广汉长,黄权只好去讫。

  又有从事王累,亦阻刘璋迎刘备,刘璋亦不听,遂使法正起行。

  法正到了荆州,刘备、诸葛亮以下,很表欢迎,比初次还要优待。法正即向刘备献策道:“如明公大才,何必局促居此?益州天府,刘牧庸愚,公若不取,必为曹操有。现宜从速进行。张别驾又为内应,何患不成?”

  刘备踌躇道:“刘季玉(刘璋字季玉)与我同宗,我不忍夺取,还须从长计议。”

  正谈话间,有文吏趋入,扬眉与语道:“天与不取,反受其咎,愿将军勿疑。”刘备瞧着,乃是副军师庞统,便欠身邀坐。

  庞统就是庞士元,号为凤雏,籍出襄阳。吴督周瑜,尝契重庞统才,当夺取江陵时,曾荐庞统为南郡太守。未几周瑜殁,庞统送丧至吴,吴人陆绩、顾劭、全琮等,皆与庞统交结,引庞统入见孙权,孙权见他面貌不扬,淡漠相待,仍令还守原职。

  庞统返至南郡,适荆州借与刘备,由诸葛亮前来接取。诸葛亮与庞统本来熟识,且关亲谊。庞统为庞德公从子,庞德公尝娶诸葛亮姊为妻,故云亲谊。当即代作荐书,使庞统诣刘备。庞统复向鲁肃辞行,鲁肃正欲与刘备结好,许令前去。

  刘备得见庞统,也与孙权一般思想,只使他为来阳县令。庞统到任后,高卧不治,被刘备下令免官。

  可巧鲁肃使至,遗书通问。书中询及庞士元,谓士元非百里才,当使为治中别驾,方得展彼骥足等语。

  刘备尚以为疑,及诸葛亮面与刘备言,详述庞统历来闻望,刘备始猛忆道:“彼就是司马德操所说的凤雏么?”

  诸葛亮答言正是,且谓德操雅善知人,世因称他为水镜先生。刘备忙邀入庞统,亲自谢过,进为治中从事,嗣且拜为副军师中郎将,待遇与亮相同。

  及法正愿献益州,刘备尚迟疑未决,因即入帐怂恿,劝刘备速行。

  刘备尚拟从缓,庞统申说道:“荆州荒残,人物凋敝,且东有孙吴,北有曹操,如何得志?今益州户口百万,土广财富,可资大业,奈何不往?”

  刘备半晌方说道:“我与曹操,常相水火,曹操以急,我以宽,曹操以暴,我以仁,曹操以谲,我以忠。今若贪利忘义,食言背信,不但曹操将笑我,天下亦且叛我,如何行得?”非虑曹操,实怕孙权,故作姿态。

  庞统微笑道:“将军但知守经,未知达变。方今四海流离,不能拘守一道,汤武尝兼弱攻昧,不失为顺,若事机顺手,得取益州,封刘璋大国,亦不失为信义。今日不取,徒为人利,将军原是有损,刘璋岂真有益吗?”

  刘备听后,不禁心动,他不再顾及孙权感受,乃遣法正归报刘璋,约期相见。

  待法正既去,复请诸葛亮决议,诸葛亮所说略如庞统言,因而刘备决意去蜀,留诸葛亮居守荆州,关、张、赵三将为辅,自己带同庞统,及黄忠、魏延诸将,令步卒数万人,西赴益州。

  刘璋先得法正归报,已知刘备即日将至,便令地方官吏,沿途供张,不得有慢。

  至刘备既入境,官吏都出郊迎接,馈遗不绝。

  但刘备行抵巴郡,太守严颜,独拊膺叹息道:“这叫做独坐深山,引虎自卫呢!”话虽如此,但既奉璋命,不得不照例供给。

  刘备得一路无阻,直抵涪城,刘璋亲率步骑三万余人,至涪城迎刘备。

  黄权又复力阻,刘璋终不从。王累且倒悬州门,俟刘璋出城,抗声强谏,刘璋仍置诸不理,累竟用刀割绳,跌毙城下。

  刘璋使法正为先驱,驰白刘备。

  法正已与张松筹定密计,见刘备后,便劝刘备乘会袭刘璋,刘备摇首不答。

  庞统进说道:“今若在会所执刘璋,一举便可得益州了。”

  刘备蹙然道:“初入他国,恩信未著,仓卒欲行此事,莫谓益州无人,遂不用法正谋。”

  既而刘璋已到涪城,与刘备会面,叙及世系,应该兄弟相称,当下略迹言情,刘备极欢洽,今日合宴,明日会饮,差不多有数十天。

  刘璋推刘备行大司马,领司隶校尉,刘备亦推刘璋行镇西大将军,领益州牧,互相标榜,互相敬重,几比同胞兄弟,还要亲昵三分。

  刘璋乃请刘备出击张鲁,刘备毫不推辞,由刘璋厚加资给,握手送行。

  刘备北至葭萌关,接到荆州报信,乃是孙夫人由吴迎去,刘备子刘禅本与偕行,幸由张飞、赵云,将刘禅截回云云。

  未几,刘备又得孙权致书,说是曹操攻吴濡须坞,兵锋甚盛,乞刘备还援。刘备得信生怒道:“彼无故劫我妻孥,尚敢向我求援么?”

  庞统道:“吴不欲我得益州,故借求援为名,促我还师,我既到此地,怎肯空回?现在却有三计,请将军自择。”

  刘备当然愿闻,庞统便道:“今若潜遣精兵,昼夜兼道,径袭成都,刘璋既不武,又无预备,我军猝至,一举便定,这是上计。杨怀、高沛,为刘璋名将,现方据守白水关,曾闻他上书谏刘璋,毋纳我军,我正好因孙曹相争,伪言还顾荆州,即日东归,杨、高二将,喜我退师,必来送行,我就将他擒住斩首,长驱捣入,乃是中计。若退还白帝城,空回荆州,徐作后图,便变做下计了!”

  刘备答说道:“愿从中计。”

  当下贻书刘璋,只言曹操东攻孙吴,荆州地处要冲,也属可危,刘备不得不还兵自顾,幸借精兵万人,粮万斛,返击曹操,俟操退兵,再讨张鲁未迟。

  这书到了成都,刘璋展览后,自思迎刘备入蜀,本为灭张鲁拒曹操起见,今刘备还援荆州,与己无益,还要借索如许兵粮,殊属不情。且除张松、法正外,无论文武官吏,多言刘备不可亲,也未免有所感动,因止给羸兵四千人,劣米五千斛,交与刘备。

  刘备怒对来使道:“我为益州讨御强敌,师劳力殚,今汝主靳财吝赏,如何得使将士效死哩?”

  来使返报刘璋,张松在旁听着,还道刘备真要东归,忙遣法正驰告道:“今大事将成,如何舍此他去?请亟进兵为要。”

  哪知刘备尚未进兵,张松谋已为乃兄所泄,乃兄叫作张肃,曾为广汉太守,一闻张松谋,恐灭门遭累,竟去报告刘璋。

  刘璋至此如梦初醒,捕系张松,立命斩首,且令关隘守将,不得复与刘备交通,但已是无及了。

  刘备用庞统中计,佯欲东归,即遣人至白水关,报告杨怀、高沛二将。杨、高二将巴不得刘备东归,亲出送行,突被刘备军擒住,说他居心不良,立命斩首,遂占据白水关,进拔涪城。

  是时法正才到,始知刘备系诈言东归,当即入贺。

  刘备留住法正,探听成都消息,得悉张松被诛,关隘不通。益州从事郑度,向刘璋献计,教他坚壁清野,固垒勿战,免不得心下担忧。

  因即刘备转问法正,法正慰解道:“刘璋无谋,终不能用此计,请将军放心。”

  果然璋不从郑度言,但遣部将刘璝、冷苞、张任、邓贤等,引兵拒刘备,累战皆败,退保绵竹。

  刘备置酒大会,宴集将士,饮至半酣,顾语庞统道:“今日宴会,不可谓不乐了!”

  庞统直答道:“伐人家国,反以为乐,仁主用心,不宜如此。”

  刘备已酒意醺醺,听得统言,很觉逆耳,便作色道:“武王伐纣,前歌后舞,难道不算为仁主么?卿言殊不合理,可速退去!”

  庞统大笑而出,刘备亦因醉入寝,一睡竟夕。

  翌旦方起,刘备自觉前言未忘,深加后悔,遂延庞统入厅,向他谢过。庞统却不答谢,谈笑自若。

  刘备复说道:“昨日言论,我为最失。”

  庞统方答道:“君臣俱失,何必追忆?”刘备乃开颜大笑,欢叙如恒。

  既而刘璋复遣吴懿、李严、费观诸将,出御刘备军,先后败挫,反皆降刘备,刘备军益强。分遣诸将略定蜀地。冷苞、邓贤战死,张任、刘璝,退至雒城。

  刘璋子刘循奉了父命,至雒助守。张任素有胆力,屡出冲围,虽屡被击退,气不少衰。

  刘备与庞统商定计策,诱张任出城,引过雁桥,把桥拆断,前后夹攻,害得张任进退无路,为刘备所擒。

  刘备劝张任投降,张任抗声道:“忠臣岂肯复事二主?速死为幸。”

  刘备始令推出斩首,收尸礼葬。且命诸军四面筑垒,并力围城。

  刘循、刘璝,不敢再出,但从严防守,积久未懈,城中所需粮食,又由刘璋源源接济,故相持逾年,尚得守住。

  刘备正在焦急,忽接到葭萌关来书,乃是守将霍峻,报称张鲁诱降,已经叱退。现由刘璋将扶禁、向存等来攻,正由霍峻设法抵御等语。

  原来刘备自葭萌关还袭益州,留中郎将霍峻守关,部兵不过千人,张鲁遣将杨帛招霍峻,霍峻怒叱道:“我头可得,城不可得!”杨帛乃退出。

  嗣由刘璋遣兵万余人,从阆水上攻,统将就是扶禁、向存,亏得霍峻战守有方,尚得以少制众。

  惟刘备得了此信,越觉加忧,既不便分兵援霍峻,又恐巴东有警,截断后路。不得已致书荆州,请诸葛亮派兵相助。独庞统急欲邀功,亲出督军,猛攻雒城,城上矢如雨下,竟将庞统射中要害,回营毕命。

  刘备失去庞统,如断右臂,飞使邀请诸葛军师,入蜀参谋。诸葛亮已遣张飞西行,至此闻庞统又殁,不得不亲身入蜀。乃将荆州全权尽委关羽,自率赵云等,泝江西进。

  时张飞已至巴郡,为太守严颜所遏,不得前往。张飞用诱敌计,擒住严颜,瞋目呵叱道:“大军到此,汝何故不降,反敢拒战?”

  严颜亦抗语道:“汝等不道,侵犯我州,我州只有断头将军,没有降将军!”

  张飞闻言愈怒,顾令左右道:“快把这老匹夫,砍下头来!”

  严颜神色不变,向张飞笑语道:“要砍便砍,盛怒何为?”

  说得张飞也为心软,竟下座释严颜,延诸上座,优礼相待。

  严颜感张飞厚遇,乃许投诚。

  张飞遂令严颜为前导,畅行无阻,直抵雒城,与刘备会师。

  诸葛亮亦令赵云先驱,从外水经过江阳犍为,所至皆降,也得至雒城相会。

  雒城固守年余,已经力乏,怎禁得刘备军大至?不由的慌乱起来。

  刘循开城夜遁,刘璝为乱军所杀,雒城遂为刘备有了。刘备正思进攻成都,有人报知张鲁援蜀,特遣骁将马超,领兵西来。

  马超素有勇名,为刘备所知,当即与商诸葛亮,诸葛亮笑答道:“将军勿忧,但遣一辩士往说,便可招降。”乃留意简选,得了一个建宁人李恢,前为郡中督邮,方来投刘备,雅善口才,遂遣令前往。

  正所谓:孔明规划三天下,刘备入蜀始形成。

  前度孙权欲取蜀,受备阻止却自取。

  评:马超少年好武,不顾其父家质于曹操,竟联韩遂兵攻曹境,以致马腾全家下狱。曹操率兵攻打马超、韩遂联军,用离间之术,使马超、韩遂不能合,破马超,关中平。刘备入蜀,开创了蜀汉基业,三分天下刘备据有其一。
sitemap